返回

博狗注册 目录共3526章

首页

博狗注册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4927章 醒来后

博狗注册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钱多多没有多大的意外,毕竟奔现要不就死亡,要不就按f,能互相喜欢的钱多多奔现那么多次才碰过一次。“不用客气。”说完,钱多多就转身走了,话既然都说出口了,何必再讨人嫌?钱多多心里给自己暗暗的说了一句:我的第十一次恋爱,历经天,从今天结束。至于为什么钱多多会记得是天,或者只有他自己知道。孩子们看到钱多多情绪不太好,也不嬉皮笑脸了,或者他们决定钱多多给人飞了心情不好吧。一个调皮的女生把团里最美丽的一个女孩推过来:“大叔,把那个老女人飞了,我们琳琳要你。”推过来的女生抬头瞄了一下钱多多,马上害羞的低下头,用力的垛了一下脚,然后追赶一跑而散的少男少女们。青春的气味,久违了。这群兔崽子不知道岁以下是犯罪么?小太阳跟帕尼坐在沙发上围着手机嘀咕着今晚吃什么。看到风风火火的金软软大吃一惊,不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约会吗?这才点不到就吃完饭啦?“软软,我们点外卖你要吃不?”“给我点一打烧酒!”我去,作为一个酒精辣鸡的金软软要一打烧酒,这是对小太阳的挑衅。小太阳先不顾金软软发生了什么,把酒点了再说。在小太阳的理念里,没有什么不开心是一瓶酒搞不掂的,如果有,那就来一打。“李顺圭你疯了吗?”作为一个呆萌的妹子,现在才发觉有点不对,这个时候顾不上李顺圭犯抽的行为了,连忙去房间找金软软,可惜的是房间早已经给犯锁了。“帕尼,我没事,我休息下,等下吃饭的时候再说。”“那好吧,有事叫我。”客厅里只有两个女孩子在讨论着今天金软软是不是也犯抽了。金软软躺在床上,抱着一个大大的鳄鱼娃娃,用力的把它甩在床下,然后又把它捡回来再把它扔出去。这样重复了十几次,在那里自言自语:终于把李寻欢打趴了,我真的是太厉害了。打开手机,有几条未读短信:“我是一瓶烈酒,喝下去会伤身伤心。”“有人喜欢喝白开水,有人喜欢喝咖啡,有人喜欢喝可乐,有人会一直喜欢同一种饮料,偶尔会换换口味。”“但我不同,以前所有饮料我都喜欢,但我现在最喜欢的还是你这一杯饮料。”“当你准备好,给我电话#####”金泽,你爸今天说话怎么突然那么文青了?这时候金泽终于给面子的叫了几声,还动了动身子,意图找个更舒服的姿势。“好,我会好好考虑的。”信息发出去了,结果是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后面还有一段:你不是对方的好友,请添加好友再聊天。我,金软软,半岛最佳女歌手,女子天团的小个子队长,给人拉黑了?金软软再也控制不住了,在床上狠狠的跳了几下,再次把鳄鱼娃娃踢到床下,连她的爱宠也把它扔到床底下,抓着头发,嘴里无意识的说着一些骂人的话。钱多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楼,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工作是那么痛苦,他第一次对金钱有着无比的渴望,因为有钱就能退休了!大门刚打开,对面的门也开了,林小鹿生气的问着怎么今天那么晚回来。“怎么啦?”对于明知故问的钱多多,林小鹿感到有些委屈:“你不是答应给我做饭吃吗?”林小鹿不说这件事,钱多多都差点把她忘了,谁能想到一个大明星在家里等着一个不怎么专业的厨房给她做饭?钱多多也懒得回家了,毕竟这是个大腿,不看她的样貌,就凭她那张海报换来万rmb就不能得罪。钱多多要开淘宝店的希望还在这个大腿身上呢!钱多多打起精神,把衣袖卷起来,一副要为地主婆卖命的姿态:“今天我就要以十成功力做我的拿手菜给你看看!”林小鹿是一枚人尽皆知的吃货,昨晚钱多多的水平得确一般,但拿手菜怎么都比昨天的好吃吧?更何况现在都快点了,她都要把那a饿没了!“好啊好啊,什么菜?”“水煮泡面!”一群乌鸦飞过………如果不是昨天第一次有男人在小鹿家做饭,而给小鹿一种家的温暖。那她,林小鹿就不用吃泡面了吧?林小鹿一脸的怀疑人生。这男人说泡面就真的下了个泡面就算了?幸好还有点配菜鸡蛋,不然林小鹿发誓她一定要咬死这讨人厌的家伙。吸溜吸溜,真香。林小鹿喜欢做饭,做饭水平应该比钱多多还好,平时吃泡面早吃厌倦了,但今天她反倒这泡面还不错。不过这男人是不是太不懂事了?有拿出烧酒光自己喝不给主人倒酒的嘛?咳咳咳咳咳咳。见钱多多还是没反应,林小鹿故意的用力把筷子放在桌子上,双手抱凶看着这个低情商的男人,“好了,别咳了,有事直说。”钱多多这个时候也不能故意当做看不见,拿出杯子给林小鹿小心翼翼的倒了半杯。看到钱多多终于醒悟了,林小鹿眯着眼美滋滋的喝了一大口。就是这感觉,真爽。可是这是不是太小气了?才半杯?我怀疑大雄看不起我技安怎么整?用筷子敲着酒杯,林小鹿得意的翘着二郎腿。“你还说是我们粉丝,不知道我们宿舍的除了某个小个子不怎么能喝的,其它都是酒神么?”钱多多苦笑,只是现在下面下着雨,家里面只剩下这一瓶烧酒真的有点舍不得。“当然,我之前看你录综艺的时候吃饭还一定要配酒呢。”“那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因为现在只剩下这一瓶了。”“然后呢?”“我舍不得。。。。。。”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我相信钱多多的坟头草都有一米高了。不过气呼呼的林小鹿好可爱,脸鼓起来,好像用手指去碰一下怎么办?林小鹿感觉到钱多多想作怪的恶作剧,一副你敢动我就敢哭的神情。最终钱多多还是举白旗投降,乖乖的给林小鹿倒酒。不过还是半杯。。还害怕林小鹿得寸进尺,用口对着瓶子喝了口,这样她就不会抢了吧?“你好恶心啊,也好小气啊!”林小鹿一脸嫌弃的看着钱多多把凳子搬的远远的,一副不想与你为伍的样子。林小鹿回了房间,钱多多也没多想,抽烟喝酒,感觉比在自己家里还自由!林小鹿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特别在林小鹿从房间搬出来一箱烧酒时!林小鹿,你就是我钱多多这辈子认定的朋友了!“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还好,做偶像压力太大,以前刚出道时还是姐妹们住在一起,有了委屈还有人安慰。”“现在有钱了,红了,回宿舍的时间更少了,现在大家都有各的忙,除了组合一起出节目外,我们也很少聚了。”。龙城,农历七月十五。今天正好是我二十岁生日。可惜,别说蛋糕,我已经饿了三天三夜,唯有走进面前的当铺。“当了!”我摘下身上仅存的玉佩,递到了高高的柜台上。一双鼠眼目光深邃,滴溜溜的朝着柜台外瞧了一眼,这才把注意力放到玉佩上。“破玉佩一块,价值三个大子儿。”闻言,我一把拉住玉佩的红绳,抢夺回来。“你爷爷的,三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啊!”我气的不行,拿上玉佩就走出当铺,好歹也是块玉啊,这么不值钱?咕咕咕。肚子又开始闹起了革命,饿了三天,粒米未进,我早已饿的头晕眼花。“三块钱?打发要饭的,哼!”我气不打一处来,愤愤的朝着当铺门口啐了一口。我在社会上混迹这么多年,可不会吃了这亏。我噗通一声坐倒在肮脏的角落中,看着玉佩上简单刻画的方字,无奈的叹出口气来。屋漏偏逢连夜雨,就连路灯都舍我而去,让原本就饿疯的我更是进入了绝望的状态。眼前也渐渐出现了我的家人,但他们渐渐离我远去,我根本追不上。除了我一个,全家人一夜之间便患上了绝症。只不过一个星期,全都离世而亡。我那时候还小,除了哭,根本听不懂他们所说。除了爷爷,用最后一口气告诉我,我的命很奇特,锁命之相。若是想保住方家,二十岁前,隐于世中,等他们时候,不用敛尸,更不能回家!如能挺过二十岁,锁命便会有改变,但却还需改命才行。爷爷也是在这个时候,把玉佩给了我,让我死也要带在身上。如有机缘,便能找到龙城张家。这也是我流落到龙城,一直逗留于此的原因。但在此之前,务必不能透露自己身份。爷爷跟我说完这些,便也没了气息。可留在这时候,一个小小光点在胸口微微亮起,我从来没见过玉片有这种样子,眼中霎时显出了一丝惊讶。突然,玉佩上的房子瞬间就发出了晶莹的光辉来,光芒透着微薄的衣服,散了出来。我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胸口的玉佩变的炙热起来,我想要去拉下那块灼热的玉佩,可当手刚刚触摸到玉佩时,一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似乎有很多讯息透过手中的玉佩传递到了我的脑中。无数的星光不停的被吸入到体内,原本灿烂的星空也顷刻昏暗无比。我连连抽搐了几下,身体也紧跟着无法动弹起来。玉佩光芒大盛,直穿天际,巨大的光柱直指天空中一颗未知的星辰。这便是像是激活了某种能量一般,星辰也紧跟着挥洒出奇异的光辉,洒在了玉佩上。由于我不能动,只能任由这种光辉洒在身上。玉佩就像是某种媒介一般,不断的温润着我的身躯。我的身躯也逐渐透亮起来,闪烁着荧光,持续不断……良久,光辉消失,整片天空再次陷入到沉寂之中,星辰也再次被城中灯光遮蔽。我从地上缓缓的爬起来,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这里仿佛经历过一场世纪大战一般,异常疼痛。可窝最关心的额还是胸口那块玉佩,拉开衣服一看,却发现脖子上只挂了一根红绳。红绳下面的玉佩早不见,我赶忙伸手去摸,却只是摸到了一块异常坚硬的皮肤。就像是烙印一般。那微微发着银光的玉佩此时早已镶嵌进了皮肤之下。我用手去触摸的时候,硬化的皮肤微光一闪,没入了皮肤之下,从表面看来,一点变化都没有。“玉尺经?”我稍稍恢复了净身状态,突然就发现了脑海中多了一本经书,立马紧张起来。任凭我看过再多的小说,此刻在脑海中莫名其妙出现一本经书,没吓坏就不错了。而且经书能在我的意识下翻阅,脑中的玉尺经文字也变的越发清晰,这又让我惊喜不已。可是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来,这关乎我家的职业。爷爷曾是一名风水大师,在我小时候就教过我一些堪舆风水上的知识。爷爷曾说过,现在所流传的玉尺经并不是真迹,只有方家才有,但这么多年,爷爷也从未找到。看样子,我脑中的玉尺经并不是后人伪造,是方家努力寻找的那本。这里面缩写的东西可要比小时候看的书精妙多了,光是前面的一段介绍,就让我赞叹不已。我草草的先翻阅了一遍这本经书的大概,顿时,双眸中散发出了烈烈余晖。玉尺经主修风水、堪舆,更有一些诸如算命、卜卦、奇门、星象之篇章,繁复杂乱,却又井然有序。眼下正是夜晚,此处又没人烟,只有一盏路灯散发出惨白的亮光。我便不再顾及,索性盘腿而坐,重新闭上双眼回到脑海中,仔细翻看玉尺经。在灯光下,我不时的呼出一口浊气,又缓缓的吸入,动作从笨拙缓缓变的轻盈。每有一口浊气吐出,我胸口便发出莹莹绿光,旋即又消失在空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气温也逐渐下降,但我却丝毫没有感觉,就连身上的衣物被露珠打湿,依旧沉寂在某种状态之中……翌日。当一抹晨曦照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也从沉寂中缓缓苏醒了过来,我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深深的吸了口气。我三天来没吃过任何东西,却根本看不出憔悴来,反而显得更加精神奕奕。“真是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还真是入迷了。”我自嘲的摇了摇头。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这玉尺经中记录的东西居然这么精彩。一晚上没睡不说,还能这么入神的观看一本经书。在我记忆中,除了连环画能这么用功之外,也别无他物了。咕咕咕。“得先想办法把吃的解决了。”我揉了揉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走出了这片旧楼区,朝着大街上而去。此时正是清晨时分,街面上除了早餐店有人外,似乎也没多少人走动。却没想到,刚走上大街,便和一急匆匆的女人撞了个满怀。“你这人有病吧,见到人还撞上来!”眼前的少女长的相当精致,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上,亮丽的眸子正一刻不停的盯着。那微皱的眉头配上玲珑的鼻子,显得十分秀气。但偏偏鼻头上多了个小黑点。咕咕咕。肚子再次发出了几声抗议。三天没吃,身体早已有些支撑不住。我想着要不就从这丫头身上弄点钱花花,反正自己饿的都有些头晕眼花了。我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女孩还以为我要占她便宜,不停的往后退,嘴里也骂了起来。“你别过来啊,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可喊非礼了!”被女孩这么一说,我淡淡一笑,回答道:“别怪我多嘴,你今天要有口舌,会破财。”我为什么这么说,也正好是昨天一夜的功劳,正好他通读了面相十二宫的那部分,根据玉尺经中记载,鼻头那里叫准头,也就是所谓的财帛宫,鼻主财星莹若隆,两边厨灶若教空,仰露家无财与栗,地阁相朝甲柜丰。。  所以她看见我时,分明有点不好意思,微微垂着头,都不敢直视我,小声的和我打招呼,道:“叶庆泉,来办公室有事情呀?”其实我倒没有什么看不起宣丽玲的,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路怎么走都是自己选的,我又何必当什么圣人婊。所以,我促狭的挤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小声嘀咕道:“高局在休息室,等你着呢,快去吧。”宣丽玲俏脸‘腾!’的红了,羞涩的盯了我一眼,低着头走进办公室,和办公室主任说了一声,之后楼推开了高启荣的休息室。我扭过头,扬起脸来,嘴角浮起了一丝坏笑,之后我笑眯眯的背着手,来到了后勤处的库房,轻轻地推开了门。仓库里那个胖胖的刘大姐没在,居然张晓芬一个人。她正整理着一些杂乱堆放的物品,弯着腰,翘着臀,将身那条蓝色牛仔裤绷的紧紧的,像是个熟透的桃瓣似得,诱人极了,让我眼前登时一亮。听见仓库来了人,张晓芬淡淡的转过脸,一见是我来了,还以为是专门来找自己的,嘴角浮起一丝幽怨的浅笑,拍了拍手的灰尘,直起身子将衣角往下扯了扯,微笑着说:“你来啦。”我见她一个在仓库里,心里感觉痒痒的,于是笑嘻嘻的问道:“晓芬姐,怎么今天你一个人在忙啊,刘姐呢?”张晓芬说道:“刘姐今天家里有点事情,早请了假,没来。”说着,她朝我走了过来。我一听,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诡笑,转过身,一脚踢了门。自从张晓芬次和我在她家厨房的草堆里滚了几滚,小少丨妇丨那一颗寂寞的心灵被我给完全征服了。见了我关门的举动,她心里“噗通噗通!”的一阵乱跳,如小鹿乱撞,连呼吸的节奏都有点慌乱了,双颊也不知不觉的浮起了淡淡的红晕。我一眼看穿了她的小心思,笑嘻嘻的调笑着道:“芬姐,昨晚睡的好不好啊?”张晓芬昨晚和我微信聊天,有点想让我过去的意思,但被我含糊过去了。她羞涩的微微垂头,接着又挑起眼睑,偷偷看了我一眼,羞怯的说道:“还好,你呢?”我呵呵一笑,说道:“不怎么好。”张晓芬抬起头,好的问道:“为什么呀?”我走到张晓芬身边,两人几乎是脸挨着脸了。我弯下腰,凑近她,直勾勾的盯着她,故意逗她道:“想你了呗!”“骗人!”张晓芬嘟囔了一句,撅着粉唇,双手下意识的抓住衣角在搅动着,有点心慌意乱的模样。我挺喜欢这小少丨妇丨羞怯怯的小模样,呵呵笑了起来,反正时间还早,我一伸胳膊,准备掏支香烟出来抽。没想到张晓芬以为我是要抱她,她慌张的连忙绕着我的身体,快步走到仓库门前,快速的将门反锁住,之后靠在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之前看见她的动作,还有点愣怔,待转过身见了张晓芬的举动,心里登时乐了。心里嘀咕,这女人还真是一口填不满的井啊,像张晓芬这样独守几年空房的小少丨妇丨,滚过一次草堆居然……嘿嘿!我笑着朝她走过去,张晓芬更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或许是因为在单位库房偷.情的紧张,她的喉咙动了一下,明显像是咽了口唾沫。等我快要走到张晓芬身边时,她往前走了几步,一把搂住我的腰,踮起脚,一下子勾住了我的脖子,把那粉唇用力的盖在了我的嘴。我贪婪地嗅着她身好闻的香味,我心里欢喜极了,双手环扣在她的纤腰,低了头,把嘴唇压在那娇嫩的粉唇,撬开她的贝齿,肆意地吻了起来。张晓芬脸红得更加厉害了,显得娇艳异常,在对方热烈的拥吻下,感到有些眩晕,她忙伸出双臂,勾住了叶庆泉的脖子,递过香.舌,温柔地回应着,一时间娇.喘连连,硕大的酥胸起伏不定。我心花怒放间,用力的将美人揽在怀,双手温柔地游.走着,不停的抚摸着她,两个人的身子也紧紧地贴在一起,下意识地摩擦着,喘.息声渐渐变得浓重起来。情.欲仿佛灯芯,一旦点燃,无法轻易熄灭,我把怀的美人抵在墙壁,疯狂地揉.搓着,看着她娇羞无限的模样,脑子‘嗡’的一声,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双手忍不住溜到她的腰胯边,揽着她的小蛮腰,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呀!”的一声轻呼,张晓芬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惊慌的问道:“王……庆泉,你要干什么呀?”“干什么?晓芬姐,你说还能干什么?干你呗!”我一脸坏笑着,拦腰抱着她,走到了仓库里那张供她们库管员休息的三人沙发旁边,将她放在了面。“小泉,这……万一有人来了……”张晓芬娇呼了一声,恍然惊觉,仰起霞飞双颊的俏脸,慌张的问我。“今天是周末,局里那几个人都快走的差不多了。”我一边说着话,同时歪着头追了过去,再次用嘴堵住那两片娇艳的红唇,递过舌头,大力地吸.吮起来。几番挣扎后,张晓芬不堪挑逗,渐渐迷失在热吻,重新勾住我的脖子,火辣辣地响应着。在极度的亢奋,我保持着一份清醒,双手灵活地将她那牛仔裤向下褪去,这会儿,张晓芬已经自觉的撅起了屁股。我盯着那粉嫩雪白的两片桃瓣,感觉到血脉贲张,在热烈的拥吻之,双手忙碌了一番,便把身子奋力向前挺去,鼻端发出一声闷哼。“唔……”张晓芬蹙着秀眉,扬起白腻的脖颈,娇羞地呻.吟了一声,那张晕红的俏脸变得有些恍惚,粉唇微动,似是在轻轻呢喃着。。英阿姨撇了下嘴,悻悻地道:“能配得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你吓跑了?”宋建国略微尴尬的干巴巴笑了几声,道:“那个……嗯!嘉琪啊,叫他明天回来吃饭,这臭小子,吓得居然不敢回家了。”“高大秘,多谢了啊。”从宋嘉琪那得知事情已圆满解决,我挂断电话,把手机揣好,笑眯眯地道。我也没想到,高见会有这样大的能量,只一个电话,把医院里的事情摆平了,倒少了很多麻烦。这时高见手里端着茶盏,边喝边含糊地道:“叶老弟,客气个啥,咱们俩都是跟着尚市长的人,应该互相照顾着点。”我点了点头,递了一支烟给他,点火之后,我笑着道:“高兄真是深藏不露啊,到了关键时刻,还真好使!”高见听得心里美滋滋地,跷起二郎腿摇了摇,不无得意地道:“没什么,我姐夫在调到卫生局前,在市医院当了近十年的院长,那里的人面都熟悉,没谁敢不给他的面子。”说完,他凑了过来,小声的道:“老弟,次对你说的那事情,你考虑的如何?”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对方问的是什么事情,迟疑的道:“高大秘,你说的是……?”“唉!我说你老弟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还犯迷糊了呢?”高见怎么了咂嘴,道:“是我次在医院里对你说的那事,到尚市长身边来工作……”“噢!……我想起了。”我一下子反应过来,高见当时是说过不太想继续当秘书。不过我没有直接说什么,而是微微一笑,问道:“怎么,高兄想去开发区那边的事情,莫非已经运作的差不多了?”高见摇了摇头,有些索然的叹息一声,道:“还没,老板现在手头的事情较多,我离开之后,没有一个得力的人顶,怕是不行。所以这段时间,我也没敢跟老板提这个事情,开发区那边,毕竟还得尚市长去打招呼……”我笑了笑,沉吟着道:“高兄,从资源局里出来,到尚市长身边工作,也算是人往高处走,我当然是愿意的。但尚市长那边……你觉得他有没有其他的选择?不要我们哥俩在这里商量了半天,老板却有其他的想法,那咱俩闹的笑话可大了。”高见摘下眼镜,拿出眼镜布,擦着厚厚的镜片,笑着道:“老弟,我虽然没有你悟性高,可毕竟为老板为服务了这么些年,他对你的欣赏,我能不清楚?你放心吧,只要你愿意过来,哪天我来找个机会和老板提一下, 你觉得怎么样?”我自然点头同意,说完事情后,我们俩在饭店小酌了几杯,买单时,高见飞拦着不许我付钱,说他签个字行。拗不过他,我只得作罢,笑着说那下次一定得给我个机会表达下谢意。穆婉兰在和我联系之后,当即让公司的人行动起来,她亲自带领公司计划部的人加班加点,做出了一份堪称完美的标书。忙完之后,穆婉兰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去不去她家。我稍一犹豫,还是打消了过去的念头,轻轻摇头,笑着道:“兰姐,这阵子是非常时期,我们俩还是悠着点,万一被那帮老狐狸发现我们俩在一起,而没过多久,你们公司的标书一出来,我担心会被他们闻出味道,这样我以后的日子估计难过了。”穆婉兰毕竟是老家伙,我能想到的这些,她转念想到了,虽然心里十分期盼我能过去滋润她一下,但为了我考虑,她还是点了点头,道:“小叶,你说的对,是我考虑不周。那算了,这阵子你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等熬过这段时期,姐再来感谢你。”刚刚收拾了桌子,躺在床,枕头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猜想这个时间打来的,多半是宋嘉琪了,赶忙摸起电话,喂了一声,果然,耳边响起了一阵熟悉的笑声。“小泉,明天有时间吗?”宋嘉琪坐在服装店里,手里摆弄着一管圆珠笔,小声问道。我心头一颤,悄声问道:“当然有了,怎么,还想去看电影吗?”宋嘉琪抿嘴一笑,摇头道:“不是,老爸叫你回家吃饭,要和你喝几杯呢。”我听了,心里有点打怵,半开玩笑地道:“嘉琪姐,宋叔叔不会是摆的鸿门宴吧?”宋嘉琪哼了一声,拉长声音道:“是鸿门宴,那你到底敢不敢回来啊?”我笑了笑,语气轻柔地道:“老婆大人已经下令了,哪有不去的道理!”宋嘉琪心里美滋滋的,却啐了一口,晕红着脸道:“臭小子,别乱说,哪个是你老婆?”我嘿嘿地笑了起来,摸着鼻子道:“干脆,趁着这次机会,我把事情挑明了,向英阿姨提亲吧,你觉得怎么样?”宋嘉琪赶忙摇头,小声道:“小泉,你别乱来,老爸虽然请你喝酒,可不见得是同意咱俩好了。”我笑了笑,轻声道:“嘉琪姐,那你同意了吗?”宋嘉琪一时口误,被我捉到语病,觉得脸发烧,蹙眉道:“那还用说,当然不同意了,早说过了,咱俩只做姐弟。”我叹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轻笑道:“嘉琪姐,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情况不同了。”宋嘉琪心里慌慌的,咬着嘴唇,幽幽地道:“有什么不同的,你把那晚的事情忘掉不好了?”我笑着摇头,低声道:“那怎么能忘掉呢,做梦都会记起的。”宋嘉琪咯咯一笑,拿手摸着发烫的面颊,轻啐道:“真是,你啊,不知和谁学的,知道油嘴滑舌。”我莞尔一笑,道:“都是肺腑之言嘛,哪里有油嘴滑舌了,对了,我还有件礼物要捎给你。”宋嘉琪点了点头,轻声道:“好吧,那你记得过来,我早点回家,给你弄点可口的。”我微微一笑,悄声调笑的道:“哪有你更可口的了?”“小坏蛋,别说那些疯话!”宋嘉琪啐了一口,挂断电话,拿起小镜子,照着里面一张红艳艳的俏脸,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忍不住吃吃地笑了起来。我放下电话,躺在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一直折腾到半夜,我忽地打开壁灯,掀起被子下了地,美滋滋的点了一根烟,走到镜子前,指着镜的身影道:“真是个少丨妇丨杀手,罪过,罪过啊!”周六的午,高启荣又被丁幸松接出去喝了顿酒,当然为的还是煤矿招标的事儿。他已经收了人家一百万定金,肯定得帮别人谋划着这件事。高启荣午酒喝的不算多,他想留点精神,对付丁幸松给他准备的那几个俄罗斯妹子,想想他有点兴奋起来。那天真是让高启荣爽爆了,三个白皮肤、蓝眼睛,性.感火辣的俄罗斯妞儿轮番阵,让他飘飘欲仙、醉生梦死,那感觉,简直做神仙还快活。多少年都没完全硬起来过的小小高,那晚却硬的像根小钢.炮似得。当然,这里面最大的功劳是那两粒伟哥。去宾馆的路,高启荣坐在丁幸松的大奔后座,他满意的拍了拍对方的大腿,笑着道:“丁总,招标的事情……你按照我给你的数据去做,你放心,包管你会标的!”下午,我算计着时间差不多了,下楼骑着自行车赶往了宋嘉琪的服装店,去了以后才发现,宋嘉琪居然已经提早回家了,店里只有小芳在守着。,林玉芳点点头,道:“俺听说了,那些人厉害的很,上次去咱村拉人的车,就是县城里的,这里肯定有他们的人。”李小亮一愣,他没想到那伙人居然把势力搞的这么大。想想三个光头明目张胆的栏车截人,他心里也没底了,说不准那三个光头已通知这边了。“车站咱不去了。”李小亮停下脚步道。“那咱杂回家?你还有这么多东西。”“坐三轮。”“那个贵。”“那些人可能在车站堵咱们。”李小亮一句话赌住了林玉芳的嘴。拦下辆跑客的三轮,讨价还价一番,两个上了车。开三轮车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人挺精神,话头也多。“今天车站出事了。”老头眉飞色舞的说。李小亮与林玉芳对视一眼,心说还真猜中了。李小亮装着不明所以的说:“出啥事了大爷?热闹不?”“热闹的狠!”李小亮的问话正中他的心垲上,他潇洒的一甩头发,道:“知道咱县里道上的大黑二黑不?他们手下的小弟把车站给封了,哎哟,你们是没看到那场面啊,好多人被揍,丨警丨察来了都不管用。凡是去上林的车,谁都走不了。”车主说完,随口就问:“啊对了,你们不是去上林乡吧?”李小亮心里咯噔一声,赶紧道,:“不是,我们去佃户屯,离上林乡不远,不过不是上林乡。”其实佃户屯不在上林乡不假,却是与下林村距离不远,两村中间隔着着大田地,也算是相邻。本来李小亮想直接回家,现在这情况只能迂回了。“哦,那没事。我可告诉你们,这上林乡不知道啥人得罪了大黑二黑,凡是今天去上林的人都被挡下了。就是去上林乡的路口,都有人查。哎,对了,我听说上林乡原来不少学武架子(武术的方言)的,挺有名的,都说祖传的,有这么回事不?”这事李小亮当然知道。上林乡原本就有武术传统,有人说上林原来是义和团拳会门团的所在,这倒也有考究。上林乡北有一处老旧庙,庙内广场上刻着一个大大“坤”字。这倒是同义和团八门的记载有些相符合。不过,也有人说上林乡原来是一个小国“不周”的所在。上林乡附近有山,山名周山。绵延数十里与昆山山脉相连。这里也曾有过考古队来,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不了了之。但很多村镇的老人都坚信这不周国的存在。上林乡的人则说是不周国大将军的传承,拳法武功都是传自不周。李小亮曾用感兴趣研究过,不过,他发现上林乡祖传的武术,并不是真的是什么不周拳。这些拳法与八极、梅花等拳法都有相关的地方。所以,李小亮认为这个是以讹传讹了。但有一点却是李小亮解释不清的,就是传说不周国是药国。不周国人都懂种药,而上林乡以及周山附近,的确是有很多药材。过去,也有种药的传统。只是现在这些药材被经济作物所代替,已是面目全非了。李小亮对这样的作法嗤之以鼻,他觉着这是本末倒置。如果说想要赚钱,其实种药材比别的更赚钱。原来不赚钱,只是种的方法不对而已。这次回来,李小亮也打过药材的主意。与开三轮的老头说说笑笑,谈谈传说,到了佃户屯已是五点多了。天近傍晚,李小亮给了车钱,还送了老头一瓶饮料。路上还真有人查卡,都被老头对付过去了,李小亮也是感激他。挥别的老头,林玉芳才真正的松了口气的样子,看起来轻松了很多。太阳夕照,李小亮看着脸上染上橘红颜色的林玉芳,突然感觉这个女人细看起来,真的很漂亮。“走拉,咱们回家。”李小亮道。“啊,好。”林玉芳的语气里竟然透出份欢乐,这让李小亮的心情不由自主的也开心起来。大包小包,李小亮带的东西说不多也不多,说不少也不少。好在林玉芳平时干活,不是那种风吹倒的女人,倒是与李小亮拿的差不多。两人背着挎着东西,走在乡间小路上,两边是或高或低的庄稼,猛的看起来,倒是有些象回娘家走亲戚的小夫妻。佃户屯与下林村之间的大田野有六、七里路,路两边的玉米地较多,虽然天色有些暗了,两人说说笑笑倒也不显的吓人。但走着走着,林玉芳突然停了下来。李小亮不解,却见林玉芳指了指前方的玉米地。现在这时节是盛夏刚过不久,玉米抽丝期已过,正是子粒形成期。其实玉米很省心,一般不用人费心照顾。而且现在是玉米已长了一人多高,呆在里面会热的难受。就算是傍晚,也没有人喜欢在玉米地里呆。林玉芳现在指的玉米地里却传出来人说话的声音。看看两边看不到头的玉米地,脚下的小路愈发显的窄小,隐秘:“打劫的”这三个字不由自主的出现在李小亮的脑海里。现在这社会安定和谐不假,但没有犯罪那是绝不可能。小偷很普遍就不说了,就是抢劫的哪个乡镇没有也是不可能的。当然,谋财害命的那种是少数,无业游民型的流氓有时也会客串一下劫匪搞点钱,偶有发生的。下林村到佃户屯这片大田地里有抢劫的,这样的传闻不时发生,而且不是空穴来风。现在这正是“青纱帐”时节,正是出事的时候,猛然听到人声,不得不让李小亮有这样的想法。李小亮与林玉芳对视一眼,两人的想法差不多。李小亮四处看了看,发现道边有半个砖头,他弯腰一把抓在手里。冲林玉芳打个小心的手势,让她等着,自己慢慢向声响处摸去。可他没走两步,就发现林玉芳跟了上来。“你怎么跟过来了?”李小亮压低声音道:“我就看看情况,不一定是打劫的。”“俺,俺害怕。”林玉芳低声回答,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小亮,象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儿。“我……”李小亮很想说真出事我自己不一定管,你这不是添乱啊?但看看林玉芳的样子,心不由的一软,改口道:“那你小心点,看情况不对就跑。”林玉芳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带着欣喜,又象是想到什么,凑近李小亮说:“俺刚刚好象听到有女的声音,也不一定是劫道的。”李小亮心说有女的可能还是劫色的呢,不过他紧了紧手中的砖头,说:“咱看看,要是劫道的,人多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引开他们,人少你也别动,有啥事我来。”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真碰到抢劫的,李小亮一个人他还能跑,但带着林玉芳就不行了。最好的办法是偷袭搞定他们,躲起来只能算下策,因为他们能躲别人能找。两人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向声音潜去,还未到地方,便又听到了声音。“哎哟,别这样。”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李小亮心里一动,这声音有些耳熟。“啥样啊,你还想我啥样啊?”另一个男人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语气里带着兴奋与戏谑,也有些耳熟。“你个死人,要死啊,别乱抓,啊……”“嘿嘿,兰香,你说让我抓哪里我抓哪里,绝不乱抓。”《无安煜立》《总之我就是船长》《岳两女共夫》《魔王当了救世主》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博狗注册》。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68174_922331.html
博狗注册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