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交易平台 目录共9403章

首页

网游交易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9078章 醒来后

网游交易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林文峰轻轻的推开卧室门,印入眼帘的的一张双人床上一男一女交缠在一起白花花的裸体。床头灯微暗,但也能让林文峰清晰的看出床上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周婷美,而与周婷美纠缠在一起的男人林文峰也认识,是周婷美工作的河西银行前进分行的副行长。看着他们熟睡的样子,隐约闻得到房间里浓浓的酒精味和男女事后遗留的淫靡气味,林文峰犹豫了!厨房在他身后的几米处,菜刀就在柜橱上,但是砍了他自己肯定得不到任何好处,砍死了还得偿命,砍伤也得花钱,而且事情就会闹的人尽皆知。自己的脸面肯定丢光了,还是把他们的丑态拍下来当做证据,就算离婚也是能为自己多争取点利益。想到这里,林文峰掏出手机对着床上的二人换着角度擦擦擦擦的一连拍了十几张,关上卧室门,林文峰想了想现在的处境,不由得脑子烦躁。“不能便宜了这一对狗男女,即使自己没本事,只是华丰集团下振华机械设备公司的一名普通销售人员,但是对妻子周婷美那是没话说的小心翼翼呵护有加,从来不曾让她有半点委屈,为什么她会在我出差的时间内和别的男人上了床?肯定是钱了!”原本五天的出差时间才到第三天,由于对方负责采购的副总蔡元华临时接到通知前去北京参加一个会议,此次谈判的时间推后一周。所以林文峰和销售经理李大国坐上晚班的春秋航空从广州回到河西市。本来想着给自己的老婆一个惊喜,谁知道老婆给自己的却是一个惊吓。林文峰浑浑噩噩的提着小型行李箱关上大门下了楼,上了一辆停在楼后面的小车上,发动了汽车,但是却不知道该上哪里。林文峰双手搓搓热后按住双眼揉了又揉,然后放在头上把头发使劲的往后捋了三遍,挂上档慢慢的驶出了小区。“看来婚是肯定要离了,就是怎么样去对付那个副行长赵鉴呢?听说他这个人能说会道加上不要脸,对领导像狗一样伸着舌头讨好,对下属朋友嘻嘻哈哈没一句真话。遇上漂亮女人,真的就是苍蝇闻到臭鸡蛋,赶都赶不走,私下里男人圈称他“贱总”,女人圈称他“建行”。林文峰心想靠这些照片估计是搞不掉对方的,只有他和上层的利益冲突才有一点希望。汽车顺着五一路驶上滨江大道,林文峰想着想着越来越烦躁,渐渐的车速在他不经意间快了许多。对于妻子周婷美,林文峰虽说恨,但恨意不是太大。四年前自己普通大学本科毕业,在一次人才交流会上认识周婷美的,正经的谈了三年恋爱,后来林文峰凑钱买了房和周婷美结了婚。周婷美一直在河西银行前进支行上班,时间和收入比自己充足,结婚后在家里平时说的最多的就是谁谁谁又买了一个包,谁谁谁又去夏威夷度假,虽然没有直说,但是她对这些还是比较向往的。林文峰呢只能更加呵护妻子,节假日陪逛街,逛小吃店,偶然也去周边景点来个自驾游,大部分的收入都是花在妻子身上,谁让她长得这么漂亮,自己这个癞蛤蟆走狗屎运了,二人一道出门招来的一大票羡慕的眼神,林文峰自己也感觉高人一等,倍有面儿。结婚后没多久林文峰换到了一家大集团公司,他想再努力努力,事业上收入上都能再上一个台阶,到那时再要一个小孩,家庭就更加和谐美满了。想想自己这一年多的工作,作为公司新员工就得有新员工的觉悟,经常有无关紧要的业务需要出差,当然就落到他头上。林文峰也觉得这是应该的,想要做好销售工作,必须得多多熟悉业务,多和人打交道,就这样慢慢的获得的公司大部分同事的认可。不过有的同事对他这样的屌丝男娶到白富美还是嫉妒的很,私下里开玩笑说,“小林啊,老婆这么漂亮你得看紧点,别工作那么卖命,三天二头往外跑,小心老婆给你跑没了。”林文峰这时颇为得意的回击道:“我老婆我放心,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我们那是天天新婚呢。”凌晨二点的滨江大道上汽车寥寥无几,林文峰点起一根烟,车速虽快但也平稳至极,笔直的道路在两旁路灯照射下显得非常明亮,过了三江工业区再往前就是出城了。双向八车道变成四车道,路灯也只在仅有的红绿灯路口才有几座。林文峰低着头把烟头在车载烟灰缸内摁灭,正准备从烟盒内再抽出一根,眼睛微微的向车前方瞟了一下,突然一个黑影出现的车子行驶的路线中间。那黑影黑乎乎像只山猫,又或是野猪,看的不清楚,车速很快,林文峰顾不得拿烟,双手握住方向盘,猛地狠踩刹车,跟着方向往左朝中间隔离带这边打去。只听得“砰、砰”二声,前面一声较小,车子碰到了路中间的动物,那果然是一只小野猪,被撞得嗷一声弹到路边的一个杉树滑了下来,翻起身体跑开了。后面“砰”的一声是车子撞上了隔离带,又弹到路中间,车头朝着路边的杉树撞去。刚发生碰撞的那一刻,林文峰就知道今晚对于他来说真是祸不单行,命运的巴掌毫不留情的朝他抽过来,家庭已然破碎,难道还想要了他的命?安全气囊弹开了,反而遮住了他的视线,车子甩着尾向右前方漂移,左前车门猛烈的撞在树上,林文峰的头也狠狠地碰上左侧的门玻璃上,玻璃碎成蛛网。林文峰只觉得脑袋像被榔头狠敲了一下,迷糊中车尾向前,向着路边护坡冲去,随即翻腾了几圈四轮斜着朝上,车头插进了护坡下面的沟渠中,整个车子一小半在水里一大半露在水面外。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碰撞连带着碰到了路边的电线网,还是车子本身的电路短路,噼里啪啦一阵电流声,车子冒出了白烟,林文峰刚刚从过山车的感觉中出来,又被电流打了得抖了又抖,随即昏死过去。林文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整个头上缠着绷带,胳膊上打着吊瓶,他的妻子周婷美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你醒了?怎么回事,你开车一贯很小心地,怎么会发生这么严重的车祸。”周婷美看了看林文峰,轻声的说道,眼神中有一丝不自然的闪烁。林文峰的头艰难地向周婷美这边侧了一点,盯着她的眼睛想张口说话,但是头顶左侧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痛,跟着心跳一下一下的跳疼。周婷美闪烁的眼神仿佛在对着林文峰说:“不知道昨晚的事他知不知道,他不是在广州出差吗?吃过晚饭之后刚打的电话,夜里怎么在河西出车祸?”“这是周婷美的想法吗?”林文峰不知道,他看着周婷美口角轻微张动但是并没有说话。“一早进城的一个好心人经过那个地方,发现你的车,打了,后来到了医院从你的包中找出工作牌,才联系上你们公司,你们经理打电话给我,我过来的时候你刚从急诊那边转过来。”周婷美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到家的时候,门口停了一辆桑塔纳轿车,我们的车刚停下,轿车的灯朝着我们闪了两下大灯。我俩下车之后,过去伸着脖子一看,竟然是尸影。她下了车,看着我俩说:“你们的书店挺不错的,我可以进去借本书吗?”现在天气挺热的了,尸影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戴着遮阳帽,扎着一条红色腰带,显得特别有气质。这美利坚的女同志就是和国内的不一样,洋气!我说:“我们开书店,自然希望有顾客关顾。”进来之后,尸影在屋子里走了两圈,选了两本书拿着过来,交了押金之后,她坐在了椅子里,拿着书看了起来,一直看到了天黑之后,她才扭了扭脖子,说:“虎子,老陈,你俩都饿了吧。我请你们吃饭吧。”虎子说:“吃饭就免了吧,你来干嘛来了,有话直说。”尸影把书放下,随后站起来一笑说:“我是来请你们参加我的生日宴会的,我在郊区托人买了个院子。三天后是我的生日,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去捧场啊。我在国内没有什么朋友,我可是当你们是朋友了。这是地址。”说着,拿笔写了个纸条,递给了我们。虎子接过去之后,一笑说:“既然你当我们是朋友,我们一定去给你捧场。”“那就说定了,老陈,到时候你也一定要过去。到时候会有很多朋友过去,我介绍一些朋友给你们认识。”我点点头说:“好,我一定过去。”尸影出去,开上那辆桑塔纳走了。虎子说:“这辆上海桑塔纳二十多万啊,这婆子是真有钱啊。”我说:“她真当我们是朋友了?”虎子看着我笑笑说:“还不是为了知道那牌子的秘密。看着吧,指不定搞什么幺蛾子呢。”这天晚上,我拿着那本《古文翻译词典》对照着我祖父留下来的那本《入地眼》看了起来,我一句一句的查,做注解,总算是让我看懂了这本书。我这才发现,这是一本关于阴宅大墓的风水书。越看越上瘾,不知不觉就看到了天亮。到了天亮的时候,我已经把整本书扫了一遍。扫完了之后,我闭上眼想睡觉。但是脑子里全是这本书的内容,我根本就睡不着。于是我又坐了起来,又拿着这本书看。这次我是逐字逐句仔仔细细看了下去,虎子叫我去吃早餐我说不饿,没有去。还是虎子给我带回来的豆腐脑和油条。我倒在床上一直抱着这本书看到了晚上,这一整天,我又把这本书捋了一遍。这本书仔细看下去,了解的更多了。这本书是一位得道高人写的,这位得道高人叫辜托,不过据他说,这本书也不是他的原创,他只是把以前的一本手册给整理了一下,然后加上了自己的理解。这本《入地眼》,主要就是说的以风水为根据,对阴宅的选址和探查。这书也算是图文并茂,文字说不清的就用图来表达。图表达不出来的,就用文字注解。我是真的看上瘾了。虎子看书也很容易上瘾。他迷上了金庸写的《鹿鼎记》。这书看开了就停不下来,干脆他把铺子关了,倒在床上和我一起看书。第二天虎子拉回来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这电视机是木头壳子的,中间是屏幕,两边是两个大喇叭。右边调台,全频道。电视机上面支着两个天线,用的时候拔出来,不用的时候能缩回去,就像是老师的教鞭一样。电视机是昆仑牌的,据说也就是壳子是我们的木匠造的,机芯全是日本进口的。虎子把电视摆在了屋子里之后,打开调台,找到了中央台之后,他拍着电视说:“四百六十大洋,老陈,这可是好东西。很多人没有票的都在外面等着呢,我刚拉出来,就给我加一百块钱要转走。买到就是赚到了。”正看得来劲呢,突然就停电了。气得虎子直骂,喊着要去找供电局,问问他们是不是缺钱盖发电厂。他说:“老陈,整天停电,这还怎么赶英超美?还是看小说靠谱,它不用电啊!不用电就不会受人摆布,等我有钱了,我自己买个发电机,到时候发的电用不了,我就卖给别人,还能赚一笔。”接下来的时间里,只要是有电,虎子就会来看电视,没有电的时候就去看小说。实在是无聊了,还会骑着挎斗子在大街上兜两圈。他生活的有滋有味的。而我就是一直在看那本书,看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这本书总算是被我看透了,再也看不出什么新东西来。我现在只要是一闭眼,满脑袋都是书里的那些关于阴宅大墓的东西。这时候,我是真的知道累了,倒在床上的瞬间,脑袋几乎就麻木了,我闭上眼的瞬间就睡着了。接下来我是醒了睡,睡了醒,浑浑噩噩过了一晚上,到了早上的时候,我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虎子在旁边说:“老陈,走吧,去参加生日宴会。”我拿起来桌子上的电子表,我说:“这才几点啊!”“不得去洗个澡啊,然后弄一身像样的行头过去。咱虽然是乡下来的,但是也不能给乡下人丢脸吧。”虎子说着就把我被窝掀开了,说:“我拿了毛巾香皂和香波,在外面等你。”我还没出去呢,外面的挎斗子就启动了起来。我出去坐上挎斗子,虎子带着我先去了国营浴池,在里面泡了个澡。用洗发香波洗出来的头发又顺又滑,用手摸着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时候我深刻意识到,有钱真好。洗完澡之后我们又去了供销大厦,我们弄了一件衬衣,一条西裤,一双大皮鞋。穿上之后,总有一种狗带嚼子的感觉,不像那回事。我俩试来试去,营业员很不开心。营业员是个女的,一边吃瓜子,一边用眼睛斜我们。不耐烦了,说:“买得起再试,买不起就别试。咱们这可是国营单位,不是你们家的试衣间。”虎子说:“你这不是废话嘛,不试怎么买。”“诶呦喂,你倒是买啊。”虎子还要说啥,我说:“行了,买了吧。”我们花钱买了东西,营业员一脸的不高兴。给我们包衣服都是摔摔打打的,包好了直接扔到了我们的身上。全国供销社的售货员都这德行,我们也都习惯了。出来之后,虎子开着大挎斗子直奔南苑那边就过去了,虎子说尸影给的地址就在机场附近。虎子说南苑机场是军用机场,这假洋鬼子住在那边,不会想搞什么破坏吧。虎子一边走,一边怀疑尸影是打入我国内部的间谍,还想着要不要去公丨安丨局报案。我说你少来吧,人家就是一个文物贩子,什么间谍,你想多了。我俩看到了一片小树林,进去小树林把新衣服换上,旧衣服包上,塞进了大挎斗子的行李箱。之后我俩互相审视一番,觉得没啥问题了,开上车直奔南苑机场。到了附近几番打听,总算是找到了尸影的家。尸影在这里买了一套院子,我们来的时候,门口停了很多车,有桑塔纳,有天津大发,更多的是天津夏利。虎子一直就想弄辆夏利开,只不过全车下来要十二万左右,实在是买不起,这才退而求其次,弄了辆大挎斗子。。  一句“开工”之后,蓝昊拿着紫砂壶坐在院子中喝起了茶,不多时南宫岩来了,蓝昊请到客厅很恭敬的问道:“将军可否满意?”“很好,你为我建造的家非常不错,我还有一件事求你帮忙。”南宫岩说的严肃。蓝昊做了个请的姿势:“将军有什么吩咐就说,又不是外人。”套套近乎没坏处,南宫岩在灵人的世界身份挺高,而且送给蓝昊的金子卖了二十多万呢,求他办点事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在战场上厮杀二十年,妻子和孩子在家等我二十年,最终也没能回到家中照顾他们,给你留下的金丝珍珠耳环本来是一对,我的后裔有一对,如果碰到了麻烦你照顾照顾,我也不是白求你的,和我出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有大生意给你。”蓝昊彬彬有礼,向南宫岩鞠了一躬,极力控制心里的激动:“将军受我一拜,您太照顾我生意了,我们现在就走。”到门市房交代张琦几句,蓝昊开车带上南宫岩到了一处大宅,在蓝昊的印象里石头城可没有这处古香古色的大宅。“将军,这宅子气势恢宏,身份一定高贵。”“进去小心说话,这是公主府邸,石头城六朝古都多少王公贵族都有府邸,底蕴深厚,你的通灵商店以后会有数不尽的财富等着你赚。”蓝昊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上前抱了一下南宫岩,结果可想而知,抱了个空,脑袋磕在了车窗上:“哎呦,又忘了!”南宫岩摇摇头,下车带着蓝昊敲响了大宅的门,开门的人让他们稍等一会儿,五分钟后才带着南宫岩和蓝昊走进公主府。到了客厅,蓝昊一直站着,很快公主在两个丫鬟的陪伴下到了客厅,南宫岩和蓝昊同时行礼,公主摆摆手让他们坐好。蓝昊可不敢坐下,怕摔到地上:“公主我站着就好,不知公主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劳的?”灵人世界的大人物也是大人物,都是送钱的财神,蓝昊毕恭毕敬。“蓝老板很会来事儿,南宫将军推荐的人果然不错,今年的寿诞就由你来准备,少不了你的好处,现在去管家那领了要准备的物品,准备好了南宫将军会告诉你怎么领钱。”蓝昊再次向公主行了大礼,随着管家退出了大堂,来到账房领了物品清单,清单是一个小本子至少有上千件的物品需要准备。“好好做,少不了你的好处。”管家眯缝着眼睛,眼神有些怪异。蓝昊脑子一转,对管家说道:“陈管家,我会特意为您准备五十刀纸,如果明天您有空可以到我店里,会叫经理给您把事办了。”“后生可畏,做人蛮机灵的,我现在带你出去,南宫将军还要和公主谈事情。”陈管家带着蓝昊出了公主府邸,在外面的车上等了两个多小时南宫岩才出来,上车后蓝昊问道:“将军,她是哪个朝代的公主?”南宫岩沉默了一会儿才回蓝昊:“陈国公主,你有福了。”话简单实用,蓝昊开车返回蓝家祖宅,把南宫将军放在门口,蓝昊独自回到祖宅之中马上叫张琦关店。“张琦叫大家都过来,发财了知道不,来了一笔大生意,要把这次的生意做好,我们能重新装修店面了,而且每个员工的奖金都翻倍!”蓝昊激动,张琦脚下都快飞起来了。所有员工都到了蓝昊面前,蓝昊必须和大家商量,他想不周全的事有两个掌柜和张琦呢,拿出清单小本放在大家面前:“都看一看清单,我门需要准备的物品很多,但是我相信大家的能力。”看到清单之后一个个的都蔫头耷拉脑的样子,清单上的物品太多,要在一个星期内准备好,凭蓝昊和张琦肯定不能完成,而且蓝昊的通灵商店刚刚开张,没有和扎纸工厂或是店铺打通关系,办起来非常困难。“夏白化,董航庆你们两个都是做生意的老手了,这一单要做起来一周之内能完成吗?”夏白化吭哧半天才说道:“不好办,如果能有一个十个人的扎纸铺子能完成,要蓝老板去联系了。”商量了半个多小时,问题只能蓝昊和张琦两人自己解决,夏白化和董航庆都帮不上忙,面临这么大的单,困难也摆在了眼前。蓝昊摆摆手让夏白化他们几个灵人员工去休息,趴在桌子上瞪着张琦,张琦一脸的无奈:“蓝哥,我只能尽力了,明天我门去石头城双峰区找找张老爹,绝对的手艺人,清单上的物品都会做,可他岁数大了,到哪去找十几个人来准备无解。”“想不出来怎么办?睡一觉就解决了。”蓝昊闭上眼睛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张琦愣了半天不知道蓝昊这是什么节奏。做早餐的任务道了张琦的身上,后院可还有个林妹妹等着吃饭呢,两个小时后,林语苏黑着脸,张琦一脸无辜,两人看看桌子上的菜,看看打着呼噜的蓝昊,都没有动筷子。“蓝昊,你快点起来,我饿了!”林语苏声音洪亮,蓝昊跳了起来,手太急把桌子掀了起来,黑乎乎的面条腾空而起落在了蓝昊的脑袋上。“哎呀,烫死我了!”蓝昊疼的直叫,林语苏在旁边捧着肚子笑,张琦双手拿着筷子在蓝昊的脑袋上乱夹。捣鼓了两三分钟才弄好,蓝昊已经成了爆炸头,林语苏依旧笑个不停:“哈哈哈,太时髦了,哈哈哈……”攥紧了拳头,蓝昊又慢慢松开:“唯小人和女子难侍候!”说完逃出了餐厅奔向厨房,三下五除二三碗西红柿鸡蛋面呈现在了林语苏和张琦的面前,张琦给蓝昊竖起大拇指:“蓝哥你的手艺没得说,我刚才做得可惨了,林姑娘给我胳膊打起包了。”撂下筷子就给蓝昊看,蓝昊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好男不和女斗。”“蓝昊,还钱!”尖叫声从林语苏嘴里喊出来。蓝昊赶紧夸林语苏美,漂亮,能用的词都用上了,总算是平息了她的怒火,现在可是关键时期,不能起内讧。“找小姑娘的事,我会全力帮助可以不?”蓝昊站起来到林语苏旁边毕恭毕敬的说着。“看你有诚意,暂时不要你还钱,不过你要陪我去范庄。”“我的姑奶奶,这周不成,我得赚钱呀,刚来的大单,除非你不想要钱了。”欠林语苏的钱事小辫子,也让蓝昊成了大爷,林语苏不得不妥协。“那我叫晓东陪我去。”张琦见两人在面前斗来斗去,悄悄滴走出餐厅,怕自己在两人中间躺枪,等了十分钟出来的事蓝昊,嘴里嘟囔着:“又让小白脸钻了空子。”“蓝哥,单子重要呀,那可是陈国公主,不能得罪,我开车现在我们就去双峰区找张老爹,他和我有点渊源,到了之后或许我们的事就迎刃而解了。”“走走走,等我赚了这一单非要小白脸好看,你说我对林妹妹多好,她怎么就对那个小白脸情有独钟呢?”蓝昊一边走一边问张琦。张琦打开车门,到了驾驶室,启动车子后说道:“爱情我不懂,据说死不要脸就能抱得美人归,蓝哥我看好你。”“你说的对,坚持到底,死缠烂打,就不信斗不过那个小白脸,关键我比他长得帅。”。直到现在我都感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十分荒唐,因为我婚内出轨了。我只是个普通妇女,而我出轨对象却是我们当地赫赫有名的土豪,我之所以会和他所有交集,一切拜我老公所赐。当时我老公杨瑞的公司接了一笔大单子,把所有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眼看距离项目完成越来越近,却没想到对方无缘无故扣押了一千五百万的尾款。期间杨瑞也去沟通了很多次,可对方态度强硬,坚决不给。眼看着公司要破产,家里的房子车子都怕保不住,我气的自己跑去找他们老板要钱,可连庄氏的大门还没进就被轰出来了。接下来的几天我把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可都行不通。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从杨瑞口中意外得知庄氏集团的老总庄逸阳在富康大酒店休息。我当时就觉得这是唯一的机会,我绝对不能错过。就算庄逸阳是老虎,我也必须去找他将钱给要回来。为此我特意打听到庄逸阳休息的地方,所以到了酒店之后我直接到了他房间门口。按照原计划我应该理直气壮地直接敲门,但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门突然自己打开了。紧接着我被一只手直接拽了进去,然后就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将我抵在门上。我下意识想要逃跑,但对方把我禁锢在门上我压根动不了。这时我看清了他的脸,确定是庄逸阳,但他满身的酒味,我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想要张嘴解释却被他的大嘴堵住了,只能呜呜的叫着。我使劲拍打着他,却被他直接扛起扔到床上,直接用床单捆住我的手。我哭喊着,怒骂着,身上的衣服还是一件件地落地。他贯穿我的那一刻,我使劲咬在他的肩膀上,入口的血腥味都无法冲淡我的耻辱。我泪流满面地任他折腾,到最后这羞耻中居然还带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愉悦!暴风雨后庄逸阳似乎清醒了,递给我一张支票让我走,很显然他将我当成了卖肉的。羞愤当头,我一把撕了支票,裹着浴巾就哭着跑出去了。我就算是报警,那也只能查出来是我主动进入他的房间,所以这等于吃了个哑巴亏。我这身装扮,在路上引起无数人指指点点,等我回到家,居然没有人。婆婆不在家,杨瑞也不在家。这让我害怕的心落地,赶紧去泡个澡,好好地洗一洗,将那个男人的味道去掉。换身衣服,在家等着杨瑞,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我居然婚内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给他戴了绿帽子,他现在能承受得住这么残忍的消息吗?前几天他就自杀了一次,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再加上婆婆那么厉害,让我将这个消息直接隐瞒了下来。面对杨瑞的彻夜未归,我甚至都不敢问,好在他也没有问过昨晚几点回来的。听闻我也没有将钱要回来,杨瑞脸色有些发白,主动地就要提离婚,说是不要拖累我。“不,不要离婚!我们可以继续要钱,实在不行就打官司。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我本来心中就有愧,这个时候怎么能扔下杨瑞呢?可是不管我怎么说,怎么劝,杨瑞都是铁定了心,一定要离婚。我只能求助婆婆,她直抹泪,说不管我们两个的事情。看着一纸离婚书,上面写的是给我一套小房子,没有任何债务。杨瑞这是要将所有的债务都扛在他自己的身上,他越是这样,我这心中就越发地难受。下定决心,不能离婚,必须要再次找庄逸阳,要回属于我们家的钱。那一夜,我的手机钱包全部都丢在那里。所以这一次,我是在前台要求见庄逸阳,告知房间号,日期。面对前台小姐轻视的眼神,我心中酸楚,但更怕他不见我。半个小时后,庄逸阳的助理程贺将钱包手机都送下来给我,并且将那晚的支票一起给了我。“林小姐,庄总不希望有后续!”这明显是怀疑我欲擒故纵,手机钱包故意丢在那呢?我在对方鄙夷的眼神中收了那张十万块的支票,然后将我的名片递给对方。“告诉你们庄总,还欠我们家一千四百九十万的工程款!”说完我就在坐在楼下等着。今天来,我可没有打算走。如果对方不见我,我就一直等下去,等到他见我为止。程贺拿着我的名片,迟疑了一会就转身回去。又等了十分钟,前台小姐通知我去顶层见庄逸阳。面对阳城第一富豪,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绝对不要再被蛊惑。已经对不起杨瑞一次,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要回这工程款,就算是将功赎罪。一路走进庄氏集团老总的办公室,那是真切地让我感受到上市公司与我们家公司,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我坐立不安地等着庄逸阳忙完,甚至都不敢去看他。白天的他太过于冷漠,那天晚上也许是因为喝了酒,才会热情得跟一个火炉一样,燃烧得我失去了理智。许久,他抬起头,“你是瑞龙公司的人?”一句话就让我倍感苦涩与羞耻,很显然他忘记那晚的事情。我点点头,在他那漠视的眼光下拿出两家公司的合同,“庄氏集团没有给我们结尾款一千五百万,请您今天给我!”他公事公办地拿起合同,看了几眼,然后打了个内线,该项目经理跟财务人员一起进来。听着他们的汇报,我这时才明白,是杨瑞以次充好,交付验收的时候被查出来,所以庄氏集团拒付。而这一切,杨瑞根本就没有跟我说,真是羞得我当场要钻进地缝。“杨夫人,这钱,我们怕是不能给你了!如果没事,我要去开会了!”庄逸阳站起来居高临下地说着,抬腿就走人了。我有什么立场,再拦住对方呢?估计没有那一夜,今天这办公室我都进不来。所以,我赔上自己的身体,什么都没有换来!这十万块简直就是个笑话,我将支票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转身离开。既然以次充好,那我们根本就没有欠下那么多的外债。杨瑞啊杨瑞,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在骗我?我恍恍惚惚地回到公司,居然发现他的秘书衣衫不整地从办公室出来。秘书许琴更是挑衅地看着我,扭着腰去工作,连一句问候都没有。看见我,杨瑞先是惊讶,很快又恢复了那爱理不理地样子。原来这才是离婚的主要原因吗?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人!“我同意离婚!但是财产要合法分割!你根本就没有亏损那么多,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我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吼起来!心如刀割,他是我的丈夫,是我要走一生的人,却伤我最深!“合法分割?一个婚内出轨的人,有这资格吗?”杨瑞撕破脸皮,变成了一副我完全不认识的样子。婚内出轨?呵呵,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却装作不知道!一副为我好,不让我背负债务,离婚还给一套小房子,这算是施舍吗?,等人群都散去之后,季幼青才走出树荫,朝学校大门走去。“杨主任。”季幼青主动喊道。杨主任脖子上还有不知被谁抓的抓痕,听到季幼青的声音,他暂停了与丨警丨察的交谈,转头看过来。“季老师?”他注意到季幼青走来的方向,问了句,“你是刚从医院回来吗?”季幼青走到他面前点头,同样也和身边的丨警丨察打了招呼。和杨主任说话的两个丨警丨察,就是今天一大早来学校给她录笔录的两位。他们刚从学校离开不久,去附近派出所了解情况,就听到学校报案说文秀岫的母亲带了记者来学校闹事,所以又跟着派出所一起出警了。“季老师是去医院看文秀岫?”那个女警眸光锐利的在季幼青身上打量。季幼青心中无愧,也任由她打量。“是的。”“文秀岫现在情况怎么样?”女警紧接着问。他们原本打算去完派出所后,就去医院的。关于文秀岫现在的情况,不仅丨警丨察在意,学校也很在意。杨主任也跟着问,“季老师,你问清楚文同学是为什么自杀了吗?”在三人期待的眼神中,季幼青遗憾的摇头。“她虽然醒了,但是一直不肯说话,拒绝和外界交流。对不起杨主任,我什么都没问出来。”听到这个答案,杨主任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是,他也知道这不能怪在季幼青身上,只能反过来安慰道:“没关系,这也不怪你。”两个丨警丨察对视一眼,心中有了决定。女警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去医院看看,或许我们能问出点什么。”杨主任眸中一亮,感激的道:“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希望两位丨警丨察同志能早日调查清楚,还我们学校清白。”两个丨警丨察没有再说什么,告辞之后,就开车朝医院的方向去了。杨主任和季幼青一起走向学校,杨主任问,“季老师,你还有其他办法让文秀岫开口吗?”季幼青在路上已经想过了,此时也不担心杨主任追问。“我先去她班上了解一下,再和她的老师谈谈,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等放学后,再去一趟医院。”杨主任一边听一边点头,“这也行。那一切,就拜托你了,在这件事上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直接找我,或是找校长。”“谢谢杨主任。”季幼青真诚道谢。在去高二教学楼的岔路口,季幼青想起了文秀岫的母亲,便问杨主任道:“文秀岫母亲那里……”一提到这个人,杨主任的眉头都皱得打结了。季幼青继续道:“我去医院的时候,听管床医生说她去上班了。但是,她却出现在了学校门口,还找来了记者。”后面的猜测,她一个字没说,她相信杨主任能猜得到。果然,杨主任脸色变了变,对她道:“好,这件事我知道了。季老师你去忙你的,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咱们两个及时沟通,我的联系方式咱们教师群里就有。”季幼青点了点头,目送杨主任匆匆离开。等杨主任离开之后,她才继续朝前走。回来的路上,季幼青有发信息请林璇帮她查了一下高二三班的课表,也就是文秀岫所在的班级。现在这个时间,是早上第三节课刚上,高二三班正好是体育课。操场在高二教学楼的后面,季幼青绕过了前面的教学楼,穿过一个小花园,就看到了正在操场上跟着体育老师上课的同学。文秀岫的事,学校里根本没办法封锁住。她是在学校厕所里自杀的,救护车、警车都来了,众目睽睽之下,已经上高中的学生们,又怎么会猜不到发生了什么?季幼青走到操场边缘看着高二三班的学生,他们的课业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但是心理上呢?离季幼青站着的位置不远的树荫下,有两个女生坐在椅子上,看着操场中的同学,小声的说着话。身为过来人,季幼青立即就反应过来她们为什么没有上课。想了想,季幼青朝两人走了过去。“你们好。”季幼青走到两个女学生身边,主动的打招呼。正在小声交谈的两个高二三班女生,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立即抬头看向季幼青。在看清季幼青长相的时候,她们怔了一下,便想起眼前的人,是学校新来的心理老师。这学期开学后,已经给他们班上过两次课。“季老师。”“季老师好。”两个女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神态拘谨。“不用起来,坐吧。”季幼青对她们笑道。她的笑容一向给人很温和,亲切的感觉,也让两个女生放松了紧张的心情。操场上,传来吹哨的声音。三人都抬眸望去,高二三班的同学们,已经开始按照体育老师的要求,围着操场跑了起来。两个女生坐的椅子很长,足够容纳三个人坐下都不会拥挤。季幼青主动道:“不介意我在这坐一会吧?”两个女生连连摇头。这可是学校的老师,她们怎么敢介意?季幼青笑着坐下后,侧目看向她们道:“怎么样?肚子很疼吗?要不要去医务室?”“不用不用,其实也不是很疼,就是做不了剧烈运动。”其中一个女生忙道。另一个女生也跟着点头。季幼青道:“嗯,这种感觉我很懂。”说完,她还冲两人眨了眨眼睛。这俏皮的一幕,顿时拉近了三个女生之间的距离。季幼青顺着她们这个年龄比较关心的话题和她们聊了起来。等操场上的跑圈结束后,上课的同学进行到下一项运动中时,季幼青才把话题一转,问两人:“你们和文秀岫熟悉吗?”两个女生都摇摇头。她们的反应很自然,也很放松,没有丝毫隐瞒和迟疑。如果季幼青一上来就问关于文秀岫的事,恐怕两人会因为紧张,而下意识的隐瞒一些有用的线索。而不是像现在,自然主动的配合季幼青。“季老师,文秀岫性格很闷,在班上基本上都不说话。”“是啊,感觉她像隐形人一样,没见到她和谁走得近。”两个女生挽着手臂,对季幼青道。季幼青问,“她一直都是这样吗?”“是的。”其中一个女生点头。另一个女生倒是认真的想了想,才回答:“高一的时候,她偶尔还会说几句话。可是到了高二,她几乎都不和人接触了。有时候老师叫她站起来回答问题,她说话的感觉也怪怪的。”“怪怪的?”季幼青敏锐的抓住了这个点。说话的女生点点头。“就是……我也说不太上来。反正就是觉得,如果是女老师叫她回答问题,她还算正常。但,如果是男老师叫她,她就会很紧张,而且大多数都回答不上来。”“会不会是她刚好碰上了自己不会的题,所以紧张?”季幼青猜测。可是,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却齐齐摇头。“不会啊!有些题很简单的。比如就像教语文的龙老师,叫她朗读课文,她都紧张得开不了口。”女生很积极的举例。《我的世界与仙侠》《暗黑迪迦次元之旅》《岳两女共夫》《从忍界开始的777倍能力强化》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网游交易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81534_623783.html
网游交易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