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顶集团7610 目录共3778章

首页

云顶集团7610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6107章 醒来后

云顶集团7610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李扬蹦起迪来就处于疯狂状态,客观地说,李扬的舞姿相当不错,随便那么扭几下就能看出有几分专业,动作撩人,眼神诱惑,时不时的用身体贴着我的身体做几个动作,嘴角的美人痣越发诱人犯罪。看着李扬这些风*撩人的动作,好像在召唤男人上去就把她扒光的样子,我的心情十分矛盾、纠结,我的身体受到强烈地召唤,但理智却一直在提醒我,这次意志必须坚定,否则又要犯昨夜的错误,给自己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在舞池里蹦迪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和自己做的斗争,但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自己的两支爪子不由自主开始抚摸李扬撩人的身体。好在舞曲终于完了,我和李扬回到卡座坐下,想喝酒的时候才发现几乎酒水已经被这些内保喝完了。我叫来服务员,又要了一支芝华士。李扬喝了杯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兴奋地说:“今天晚上好嗨呀,我很少玩得这么开心了。”我说:“看你跳舞的姿势就知道你以前经常去夜场玩,舞跳得很相当不错。”李扬大大咧咧地说:“舞跳得好这是必须的,夜店我以前经常去,今年来的少了,可能是老了吧。呵呵,不太喜欢太嘈杂的地方了。”我说:“我也是,人喜欢一样东西都是阶段性的,我以前也常来,现在几乎不怎么来这里了,岁月不饶人啊。”李扬突然笑了一下,靠近我,脸贴着我的脸,咬着我的耳朵说:“你知道我最近为什么很少来英皇了吗,因为我一到这种地方就想吃摇头丸,吸K粉,吃了这些东西我就特别的兴奋,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什么都敢玩。”我皱了皱眉头,摇头丸和K粉这个东西我以前和李玉来英皇玩时试过一次,用过之后亢奋得完全失态,以后就再也不敢碰了,没想到李扬居然喜欢这个东西。我说:“你吸了K粉之后是什么样子?都敢玩什么?”李扬神秘地笑了一下,说:“你看过之后就知道了,我们要不要买点?”我坚决地说:“我不想试这个,吸过之后完全失态。”这时钢蛋又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套着轻纱的女孩子,轻纱内只有布料很少的丨内丨裤和布料更少的胸罩。我仔细看了看,原来这两个就是刚才在舞台上领舞的那两个年轻的舞女。钢蛋得意地说:“唐少,我给你介绍这两个小妹妹认识,左边这个叫小美,右边那个叫小雨,都是我认的干妹妹。小美,小雨,这是我兄弟唐少,大局长,快叫唐哥。”小美和小雨甜甜地笑了笑,异口同声说:“唐哥好。”我连忙说:“两位美女好,快请坐。”钢蛋炫耀地说:“小美今年十九岁,小雨今年二十,都是青春无敌美少女啊。”李扬的脸色很难看,不高兴地说:“钢哥,这两个美女怎么不给我介绍认识?”钢蛋说:“你就算了,你认识她们有什么意义。”说完钢蛋还哈哈笑了起来。这厮就是这样,话说得特别直接。李扬知道钢蛋是出来混的流氓,不像我脾气这么好,没敢发作,只能尴尬地笑了笑,表示自己很大度。钢蛋对两个舞女吩咐道:“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敬唐哥酒。”两个小美女赶紧倒酒,端起杯子跟我碰杯,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我注意观察了下这两个美少女,她们脸上化着很浓的妆,反而遮挡了她们年轻紧绷的皮肤,给人很妖艳的感觉。同时我还注意到,小美和小雨的胳膊和小腿上都有刺青纹身。别看这些舞女年龄不大,但在社会上混的时间并不短,像这些跳舞的女孩子,几乎都是初中没毕业就出来混社会,找个跳舞的师傅,学几个月钢管舞就到夜场里跑场子了。如果从岁算起,她们在夜场这种是非之地已经厮混了三四年,也算老江湖啦。小美说:“唐哥,我们敬您一杯。老听钢蛋说起您,我们也很想又机会认识您,这次机会难得,您一定要和我们两个多喝几杯,以后见了面您可不能装作不认识。”我嬉皮笑脸地说:“别一口一个您的,听着怪别扭的。瞧你们这话说的,哪能呢,钢蛋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以后要办什么事,或者是缺钱花了,找你唐哥我就是了。”小雨说:“有唐哥这句话我们心里就踏实了,以后还请唐哥多关照啊。来,唐哥,我单独敬你一个。”我和两个美少女喝了几杯酒,余光观察到李扬正在跟钢蛋说什么。钢蛋点点头,说了句“包在我身上”,说完就匆匆走出了卡座。我纳闷地问李扬:“你让钢蛋干什么去了?”李扬笑了笑,答非所问地说:“你和两个小美女玩得那么开心,我总要找点节目。”我知道李扬是在怪我冷落了她,连忙说:“你过来,我们四个人一起玩扑克,最先出完牌的发话,最后一个出完牌的脱衣服,怎么样?”李扬兴奋地坐过来,说:“好啊,谁输了不脱是王八蛋,敢跟我玩扑克,输不死你!”小美趴在我肩膀上,咬着我的耳朵说:“唐哥,玩脱衣服要去包房,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怎么玩啊。”我激将说:“还没玩呢你怎么敢肯定自己会输,太没自信了吧。”小美吃吃笑着说:“不是我怕输,我们就是跳脱衣舞的,还怕脱衣服啊,我是担心你输得连丨内丨裤都脱下来。”我觉得小美说得有道理,打牌技术再好也要看运气,搞不好在大厅里这三个女人把我扒光了那可就不好玩了。我犹豫着,要不要去开个包房。小雨说:“唐哥,要不你开个包房吧,我们开房也有提成的,就当是照顾我们生意了。”小雨话不多,但每句话都说到关键处,显然是个老油条。李扬也附和说:“开个包房吧,又花不了几个钱,你一个大局长不至于这么小气吧。”虽说从请李扬吃饭到现在我已经花了两千多块钱,但这点钱对我来说只是九牛一毛,我担心的是一旦开了房怕控制不住自己。然而三个美女轮番轰炸,我很快就被打败了,点点头说:“小美,你去给我开个房,要大包。”小美一听说开房,兴奋地站起来,冲我笑了一下就快步走了出去。正巧这时钢蛋回来了,狐疑地看了看我们,问小雨:“小美去干什么去了?”小雨说:“去开包房,唐哥请客。”钢蛋兴奋地说:“开包房,好啊,我刚才还准备问你要不要开呢。”我嘱咐钢蛋说:“开了房就不要叫你那些哥们进去骚扰我了,这些人太能闹也太能喝了,刚买的酒我还没来得及喝就被他们喝光了。”李扬拉了拉钢蛋的衣角,问:“搞到了吗?”钢弹点点头,轻描淡写地说:“这点事对我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根本就不算是个事。”李扬兴奋地在钢蛋肩膀上拍了一下,说:“太好了,今晚有得爽了,我就知道没有钢哥办不到的事情。”钢蛋得意地笑了笑,说:“小意思。来,我们先喝两杯。”钢蛋在桌子上找啤酒,却发现啤酒瓶全是空的,失望地说:“妈的,这帮家伙还真把酒都给喝光了。”。按理我和钢蛋的社会地位相差太远,但我一直很喜欢钢蛋,而且我上小学时钢蛋帮我打了不少架。钢蛋虽然嘴上不说,但我也清楚,他很崇拜我,他学习和家庭都不太好,所以崇拜我学习好,家世显赫。而且我混到副局长还拿他当哥们,他内心里觉得我很看得起他,因此也真心待我。其实钢蛋拿我当兄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钢蛋觉得我能给他长脸。试想一下,像他这样没背景没学历的人,和一个局长称兄道弟,在自己的兄弟当中那是多么的荣耀,说出话来都比别人嗓门响亮许多。钢蛋发起火的时候,谁的面子都不给,但我要说句话,钢蛋再大的脾气他能压下去。钢蛋是个好兄弟,他真拿我当哥们,我自然也不能亏待了,每次他缺钱的时候我都会几千甚至上万的借给他,明知道他还不起我还是借给他。偶尔我还会请他和他的兄弟们吃顿饭,出去玩一玩,这些人众星捧月把我捧在中间,对我异常的崇敬。甚至有时候我都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是个黑社会大哥。十几分钟后,我和李扬来到英皇,进了大厅一股音乐的热浪和刺鼻的烟味立即扑面而来。我捂着鼻子进门,一到这种场合李扬却显得特别兴奋,身体下意识跟着音乐的节奏扭动起来,眼睛在人群中瞄来瞄去,似乎是在寻找今夜的猎物。这的确是个适合把妹扣仔的场合,寂寞无聊寻求刺激的人都会到这里来寻找猎物。大厅无数红男绿女在大厅里喝着酒扭动着身体,每个人都眼神飘忽,神情暧昧。噪音、酒精、香烟,情色以及丨毒丨品充斥集中,江海人放纵的时候之所以喜欢到这里来,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充斥着一股随时都有搞一下的可能,好像只要你招招手就会有猎物送上门来。我一进门,钢蛋就看到了我,在不远处伸手和我打招呼。我和李扬走过去,钢蛋看到我还带了个女人有点吃惊,不过也没说什么,带我们去了号卡座落座。钢蛋说:“唐少,今天想喝什么酒,我请你。”我笑着说:“怎么,你发财啦?”钢蛋说:“发锤子财,发了财我还能在这里干,早跑省城搞大买卖去了。好久没见你了,今天我请兄弟喝个酒。”我摆摆手说:“还跟我来这一套,你我还不清楚吗。好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李扬,这位是我兄弟钢蛋。”钢蛋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扬,说:“长得很风*嘛,唐少,这是你的新马子?”钢蛋就是这样,说话又难听又直接,往往很多好话到了他嘴巴里就变味了,让人觉得很尴尬。我不满地瞪了一眼钢蛋,说:“不会说话你就闭嘴!不过李扬似乎并不太在乎钢蛋这么说她,听到钢蛋说她长得风*,还问是不是我马子反倒让她有点兴奋。她伸出手,示意和钢蛋握手,说:“没事,我倒觉得钢蛋说话很幽默。我叫李扬,是唐亮的女性朋友。”钢蛋和李扬握了下手,笑着说:“都一样,都一样。”服务员过来,拿着酒水单问我们:“先生喝什么酒?”我望着李扬,说:“你想喝什么酒?”李扬说:“我要喝芝华士。”我点点头,对服务员说:“拿一瓶芝华士,加雪碧和冰块。”钢蛋说:“这个是我兄弟唐少,你让厨房送个果盘过来,就说我说的。”服务员说:“好的钢哥,我马上送来。”在等酒的间隙,李扬四处看着大厅里扭动的男男女女,表情很兴奋,自己也不时扭动着屁股。钢蛋靠近我坐下,低声说:“这女人看起来好骚啊,她到底是不是你马子?”我说:“不是,她是李玉的女友,今天死缠着我,非要让我请喝酒。”钢蛋说:“李玉的女友缠着你干什么,你不会想泡朋友的马子吧。”我没好气地说:“去你的,我是那种人吗?”钢蛋说:“我看你就是那种人。我们这里来了两个跳舞的舞女,舞跳得好,床技更是一流。都很年轻漂亮,我本来打算给你介绍认识一下,你带了马子来就不方便介绍了吧?”我激动地说:“没事,不用理她,你只管叫她们过来认识下。”钢蛋说:“那这个女的怎么办,方便吗?”我说:“不用管她,我和她没什么特殊关系。”停顿片刻我又说:“不过不要现在叫过来,等酒喝到一半再叫过来,那样就不会太尴尬。”钢蛋奸笑着说:“你这个小子,一肚子都是花花肠子。你们当官的那些弯弯绕我咋就学不会,明明听到美女口水都快流出来啦,可脸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我说:“滚,你今晚屁话可真多。”这时服务员送来了酒水和果盘,调好酒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一矮身退了出去。钢蛋端起酒杯,大声说:“我借酒献佛,敬你们两位一杯。来,大家干了它。”钢蛋端起杯子,把被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向我们亮出杯底,眼睛望着我们。钢蛋这厮就是这样,喝洋酒也跟喝白酒一样,每杯都干,还亮杯底给人看。他喝完吐了吐舌头,说:“这酒怎么这么难喝。”钢蛋痛苦的神情惹得李扬咯咯地笑了起来,端起杯子昂头把杯子里的酒抽干,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的美人痣。这个撩人的动作钢蛋也看得呆住了。不知道李扬知不知道自己这个动作到底有多么撩人,也许她是知道的,所以才不厌其烦地做出这个习惯性动作。妈的,真是不打算让人活了!钢蛋不喜欢喝洋酒,喜欢喝白酒和啤酒,我疏忽了这一点。马上招手叫来服务员,说:“拿一打百威过来。”钢蛋嘿嘿地傻笑,说:“还是我兄弟了解我。李扬,唐少是我最好的兄弟,如果有人敢招惹他,我马上去灭了狗日的全家。”李扬说:“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是个讲义气的好兄弟,来,我敬你一杯。”钢蛋摆摆手,痛苦地说:“这酒太他妈难喝了,还是等啤酒来了咱们再喝。”李扬往我身边挪了挪,端起酒杯说:“唐少,我们先喝一个。”我端起杯子说:“既然出来玩就别这么叫我,你和钢蛋一样叫我唐少。”李扬说:“好,那我以后就叫你唐少,我们两个走一个呗。”我说好,端起杯子和李扬碰了一杯。两杯酒下肚,李扬的那股劲又上来了,眼神左右闪烁,身体不断摇摆,舌头时不时伸出来舔舔嘴唇,看人的眼神里一股春色。我心里暗叹一声,这样的极品**真不知道李玉从哪挖掘出来的。啤酒送过来后钢蛋来了精神,和我们连干了两支。后来英皇的许多内保都跑出来向钢蛋敬酒,也向我和李扬敬酒。虽然名义上这些家伙是来敬我们酒,说穿了就是来蹭酒喝的。英皇的管理很严,内保没有帮客人买酒的权力,整个晚上待在房间里也无聊,只能去捡客人喝不完的酒,有熟人就跑去蹭吃蹭喝。所以我每次来这些都很高兴,因为他们又有酒喝了。我以为李扬会很不耐烦,没想到她却十分高兴,只要有人敬酒就喝,把自己很快搞得特别嗨。当两个穿得特别性感的年轻舞女出现在舞台上领舞时,李扬硬拉着我下了舞池蹦迪。。  迷彩服瞪了司机一眼,粗声粗气的道。司机看看迷彩服,再看看被扔下车爬在一起的三个光头,张张嘴,又闭上,苦着脸发动了车。对于貌似比光头还暴力的迷彩服与李小亮,车内的人连嘀咕也不敢,只是目光闪烁的向这边看两眼,又慌乱的转到别处。迷彩服坐到了李小亮的另一边,换位子什么的,根本不用迷彩服开口,周围的人不是因为没地方坐,估计早闪开了。林玉芳已坐直了身体,脸红红的向迷彩服致谢。李小亮心里不舒服,自己多少也出力了吧,林玉芳居然没谢他,好象他做这些理所当然一样。迷彩服呵呵一笑,摆了下手,不在意的道:“不用谢,我就看他们不顺眼。我叫郑国,哎小子,你也练过吧,同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李小亮呆了呆,摇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郑国瞪大眼睛,一指林玉芳道:“你别说不认识她,那三个垃圾明摆着是找她的,你会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不相信我?”“不是这样的。”说话的不是李小亮,而是林玉芳:“小亮真的是我刚巧碰到的,不过那些人是坏人,他们,他们是……”说到这里,林玉芳又吞吞吐吐了。郑国看看四周,似乎明白林玉芳是有话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便点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啊,小子,你叫小亮?呵呵,你是学生吧?”郑国把话题引到了别处,李小亮当然不会傻的不明白。两人说说笑笑,天南地北的乱侃。李小亮的知识面广,什么都能聊几句,到后来聊到机械车床,边上的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也有了兴趣,插起话来。三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平罗县城。下车后,几人还约着去喝一顿。那戴眼镜的中年人,自称是玉江市丰收机械厂技工,叫赵西明。与李小亮谈的火热,一时不想离开,郑国请客他也没客气,也一起进了酒店。对于赵西明,李小亮与郑国倒不反感。在车上,赵西明没有站出来,但李小亮明白,如果林玉芳不是他认识的人,估计他也不会充英雄。毕竟人有避凶趋吉的本能,人到中年那份热血冲动少了,也明白自己量力而行的道理,赵西明一看就是那种技术型的文化人,没有能力对抗彪悍流氓。林玉芳对众人心存感激,又胆小怕事,期期艾艾的把事说出来,李小亮郑国他们也只听明白了一个大概。大体上就是林玉芳被骗了,对方骗了林玉芳的钱财后还准备把林玉芳卖掉,结果林玉芳找了一个机会跑出来了,后来碰到了李小亮。李小亮暗为林玉芳庆幸的同时,心里又一紧。虽然林玉芳说的模糊,但从今天碰到的这事上来看,对方的组织不但大胆妄为,做事严密,而且能量不小。记的事上那戴墨镜的光头可是说过车站通知的话,如果防人逃走能通过通知的手段来阻止,这些人的背后一定站着一个大人物。骗人钱财的方式又是金字塔式的结构,很有可能是现在刚刚兴起的传销。虽然国家已有打击的趋势,但还没有明文下来。如果这个骗钱方式与黑帮结合起来,那危害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了。再说,从林玉芳的身份上看,这伙人的目标已瞄上了农民。还好林玉芳上过两年小学,如果她大字不识,连回家的车都不认的,想逃都不可能。现在的农民又有多少识字的?再加上他们本性纯良憨厚,容易相信人,又有些农民特有的狡黠与欲望,很可能人人中招。下林村会怎么样?义父李忠军又怎么样?李小亮突然心里慌慌了……感觉一阵风暴即将来临,而且今天自己也露脸了,以后少不了麻烦。郑国与赵西明似乎也想到了一些东西,也沉默起来。啪!郑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恼火的道:“原本以为玉江是个很朴实不错的地方,没想到居然有这样肮脏杂碎,这绝不能放过。”郑国并没有说自己的具体身份,只是隐约的说自己是吃公家饭的。从身手上,李小亮已知道郑国不简单,他猜着郑国很可能是丨警丨察机关的人。赵西明看了眼郑国,摇了下头,他大概认为郑国太年轻,便道:“郑国兄弟,这种事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可以解决的,有些事虽然令人气愤,但咱们却不是救世主,也没有救世主的能力,能让自己人不受伤害,这才是最重要的。”赵西明明哲保身的话,李小亮有些不认同,不过想想自己现在,也只能把这份不认同放在心底,心里暗暗下决心,如果下林村的人还有被骗的,一定想办法救出来。郑国横了赵西明一眼,语气不善的道:“老赵,我就看不起你这种人,如果人人都象你这样,那些混蛋只会越不越嚣张。他们现在这样,也都是你这种人惯的。”赵西明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的话对方听不进去,也就不言语了。郑国却不想就此作罢,冷哼一声道:“如果人人都啥事不管,今天咱们也不会在这里喝酒。这事我是管定了,如果把这伙孙子搞进去,还当个屁公务员。小亮,咱们两对脾气,你要不也同哥一起干吧。”李小亮心说,这话杂听着同要入伙梁山似的,也太不靠谱了。他苦笑了一下道:“国哥,只要你说了,我当然愿意跟你干。虽然就我一个人,但咱也不含糊。不过这除黑打恶之类的事,还得动用官方力量比较有效果,毕竟他们名正言顺。”郑国愣了一下,端起酒杯,拍了拍李小亮的肩膀道:“是哥欠考虑,你还是个学生,这事你帮不上啥忙。不过你这兄弟我是交定了。”说完一饮而尽。李小亮也举杯喝掉杯中的酒。之后三人再不谈这事,一顿饭吃的虽不是兴高采烈,但气氛也不错。郑国与李小亮的关系倒是越来越亲密,赵西明倒也是自始至终面带微笑,没有什么嫉妒或别的想法,他就是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人。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已是下午四点左右。李小亮与林玉芳还要有十来里路要走,便向郑国赵西明告辞。郑国本想送李小亮回去,但他酒喝的不少,被李小亮推辞了。不过分开时,郑国拉着李小亮的手说如果有事,让他去县武装部找他。李小亮才知道自己猜的有些出入,没想到郑国不是丨警丨察机关的,而是武装部的。他对武装部没啥概念,只知道与民兵有关,自己找他帮忙的话还真不知道他能帮什么。不过,他觉着这多少也算县城里的一个官方朋友,有事指不定真能用上。去车站的路上,林玉芳紧挨着李小亮,眼睛不住的四处看。李小亮以为她想逛逛,再看看时间还不算太晚,便说:“嫂子,要不咱逛逛再回家?我这里有钱。”林玉芳却摇了摇头,有些紧张的道:“小亮,咱还是快回去吧,这里也不太安全。”李小亮这才意识到林玉芳不是想逛街,而是有些紧张。他想起三个光头,不由问道:“嫂子,你是说,平罗县也有他们的人?”。林菲菲这时候出来打圆场,恰好这几个敬酒的男生中有一个正暗恋林菲菲,就主动和严寒碰了杯,这样一来,严寒有了个台阶下,其他几个要敬小南酒的人也不好继续强求,纷纷和严寒碰杯喝酒,严寒也是来者不拒,一口气连喝杯。几个男生起哄过后就坐下继续聊天了。这一幕,发生得匆忙而温暖,小南喜欢这种被保护的感觉,就算不是男女之情的那种关系,她也喜欢并享受这种感觉。而对于严寒来说,小南埋下的那颗种子,此刻也许已经发芽了。新年晚会过后的几天,严寒一直忙于协会活动的策划和筹备,他也希望第一个活动就能办得漂亮,就像刚刚结束的晚会一样成功。如果说学生会办的活动是靠场面和“行政命令”,那么严寒要办的活动就是纯市场化运作的,要通过活动本身吸引人。严寒要办的是邀请当时中国几个著名黑客走进莲城大学进行一次公开的讲座和交流活动。严寒上中学的时候崇拜黑客,他觉得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有网络,就可以进入世界上防卫等级最高、安保最严密的机构,查看他想查看的资料,修改他想修改的信息,删除他想删除的数据,来无影、去无踪,这太酷了。那时人们对黑客的印象是隐藏在电脑后面的人,而这一次,严寒把他们请到了前台,请进了高等学府,这无疑是具有轰动效应的。严寒要请的几位黑客是当年参与了震惊中外的“中美黑客大战”的几位知名黑客,其中一位就是这场大战的组织和策划者之一。“中美黑客大战”一共打了两场,第一场是因为年月日凌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三名中国记者当场死亡,数十人受伤。中国政府发表抗议,民众激愤游行,事情的结果是美国赔款道歉,算是不了了之。大使馆遭到轰炸之际,愤怒的中国黑客们迅速行动,第二天,一个名为“中国黑客紧急会议中心”的组织就宣告成立,在网页上公布了美国多家网站的密码。不止这个会议中心,这次行动中,甚至出现了多个有组织的“黑客兵团”,几天时间就攻陷了上百个美国政府机构及军方的网站,在其首页放置悼念遇难者和抗议的文字、图片。这次“攻击”大概在一周后渐渐平息下来。但中国当年的互联网还处于起步阶段,美方更为猛烈地“反攻”,最终使得双方“两败俱伤”。中国红客联盟、中国鹰派联盟、中华黑客联盟,成为国内最知名的三大黑客组织。中国黑客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次群体攻击,就是由这三大组织联合发起的。当严寒他们把活动海报挂在宣传栏上以后,这张海报面前就总是人头攒动,议论纷纷,最终报名人数超过学术报告厅可容纳人数的倍之多。不过,海报挂出去的第二天,就被社联的人扯掉了,理由是这个活动请来的人的身份有点儿敏感,需要向学校报批,经学校同意后方可继续进行。没办法,开弓没有回头箭,严寒又只好带着诚意拜访学校的分管领导,领导仿佛正等着严寒到来,还没等严寒把情况说完,就开口道:“黑客一般都是在网上搞破坏的人啊,不是窃取资料就是破坏电脑,不做好事,这种人怎么可以到学校来做讲座?”严寒解释道:“这是社会对黑客的误解,其实黑客一词最早是指拥有高超计算机和网络技术的人,真正的黑客进入别人的服务器是为了帮助对方找出安全漏洞,提升网络安全意识和水平,不是做坏事的。”“你跟我说这些没用,要是出了事,谁负这个责任?”“我负。我请来的真的都是好人,其中名气最大的是当年中美黑客大战的策划者和组织者,现在还是xx市公丨安丨局网络安全顾问,老师您说政府会请一个有案底的人当顾问吗?”这个信息,正是这个黑客透露给严寒的,他早就料到在学校举办讲座可能会遇到阻力,所以跟严寒说如果有问题可以适当地讲讲他的其他身份。也许是被严寒的道理说服了,也许是不想继续被严寒这小伙子软磨硬泡,分管领导勉强同意了严寒的这个活动:“你跟他们说,多讲网络技术,多讲这方面的知识,大学讲座嘛,还是要以学术为主。”“好的好的,谢谢老师。”此前在与几位黑客的沟通中,严寒判断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心里对活动的风险是有把握的。严寒把消息发到了论坛里,潭州和黎洲几个高校的学生听说这个活动也慕名前来报名,活动筹备的事情越来越多,严寒也把工作做了一下分工,刘志彬负责所有物料准备、校内宣传;李沛负责当天活动现场的主持;杨菁菁负责外联和媒体,没想到这么一个小活动得到了凤凰卫视、江南电视台、日本nhk电视台的关注,希望以各种形式收集活动现场的视频以便报道,凤凰卫视更表示要派人到现场录影和采访。由于工作量大,严寒让会长助理协助杨菁菁一起负责这个事。严寒发了个信息给叶小南,邀请她来参加这个活动,叶小南表示怕听不懂,严寒说其实不会讲什么技术的东西,基本以分享经历和感悟为主,叶小南其实连黑客是什么意思都还没搞明白,见严寒这么热情,也不好拒绝,就一口答应了。活动是在莲城大学图书馆学术报告厅举办的,活动开场前半小时,叶小南带着林菲菲、王允、何雅如约而至,严寒在门口打着招呼,“小南,你早说要来四个人,我好给你们预留位置啊,今天人数估计会爆”。小南不好意思地说:“啊?我不知道,那……我们还有位置吗?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走也可以的。”“有有有,跟我来吧。”严寒办的活动,挪也能挪几个位子出来的。小南几人坐下后不久,会场就座无虚席了,几位院里的领导和老师坐在第一排,过道里也挤满了人,最后一排也站满了人,严寒站在主讲台的一侧,看着满屋子的人,心里暗自高兴,严寒此前最担心冷场,现在看来,心里最大的一块儿石头已经落地了。活动办得精彩、热烈、圆满,当然这主要源于主讲人讲得精彩和同学们的好奇,严寒在会后还接受了一家电视媒体的采访,严寒第一次面对电视镜头,一紧张有点儿结巴,ng了三次。散场的时候,严寒还没来得及跟小南打招呼小南一行四人就已不见踪影了。晚上,李沛和李菁菁她们吵着要去开庆功宴,严寒其实没什么心情,但毕竟自己是会长,为了搞好团结,不得不去,还不得不买单。两场活动结束后的一连几天,严寒如生了一场大病,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学习生活。“叮~”严寒的手机上跳出一条短信提示,严寒拿起手机,居然是小南的短信:“学长,可以跟你学习一下电脑吗?”中学时代,严寒也就比别的同学在电脑方面多懂一点儿,这点小伎俩严寒自觉没什么,但那时候电脑刚刚走进寻常百姓家,什么diy装机、重装系统、查杀病毒、拨号上网设置等确实会难倒大多数人,尤其是女同学在这方面更要生疏一些,所以跟严寒玩儿得稍微好一点儿的女同学就会请严寒去家里帮忙,有时候正好到饭点了,女同学的父母就会请严寒在家里吃饭表示感谢。刚开始,严寒还挺享受这种被人需要和帮人解决问题的满足感,但是次数多了,严寒也觉得烦,慢慢地就开始以各种借口推辞。许多年后,互联网上有很多男生帮女生修电脑的梗,但是,那时候叫你帮忙修电脑,真的就是修个电脑而已,大家都不要想多了。,萧逸感觉脑袋一阵刺痛,脸颊有点湿湿的,是血。他第一反应是,老子被人开瓢了!老子身价百亿的大老板,谁特么敢打我?我的保镖呢,我的秘书呢,我的……“ 你....你们别打爸爸了,我不许你们打爸爸,呜呜……”一声哭腔传进耳朵里,萧逸睁开眼……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张开双臂,正挡在了他面前,就像个护犊子的老母鸡,虽然看起来怯生生的,却没有丝毫的躲闪。屁大点孩子护着他?这一幕,格外的刺眼!爸爸?是在叫我吗?然后进入眼中的是牌九,麻将,赌桌……还有拎着啤酒瓶的大光头?随即,一股剧烈刺痛冲进大脑里,差点击溃了他脆弱的神经。萧逸摸着满头的冷汗,一段杂乱记忆浮现在眼前……我,萧逸,二十四岁,结婚四年,老婆小七,女儿丫丫,婚后没有工作,游手好闲,嗜赌成性,酗酒家暴打老婆。坦白说,就是一人渣!仅有的一点人性......是对女儿还不错。而就在刚才……我输掉了自己的女儿!“小子,输不起就别赌,输了还想赖账,我看你特么活腻了。”大光头拎着酒瓶儿,凶神恶煞。“呜呜呜,坏人,你是大坏蛋,滚蛋,不要打爸爸,我要告诉妈妈!”女儿挡在萧逸身前,战战兢兢,但却是毫不退步。这一幕,看的萧逸双眼生疼,都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这么懂事的女儿,你竟然把她输了?就连张牙舞爪的大光头都看不过去了,瞅着小丫头直咂嘴,“你个傻丫头,你爸都把你卖了,还护着他干啥?”“骗人,你骗人,爸爸最喜欢丫丫了,呜呜呜!”“骗你?不信你问问你爸。”大光头一句话,一下让丫丫紧张了起来,含着泪珠的大眼睛,瘪着小嘴,扭头看向了萧逸,“爸爸,你……你真的……”“我……”即便商场沉浮几十年,见惯了人情世故的萧逸,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躲闪的目光,甚至不敢去看丫丫的那双眼……那希冀的眼神……太刺眼了!哇……似乎得到了什么回应,丫丫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哭起来了。“作孽啊,这么好的孩子,居然跟了这么个烂人”就连做尽了缺德事的大光头,都忍不住骂了句烂人,把亲闺女都送上了赌桌?什么玩意儿啊!“行啦,别哭了,乖乖跟我走吧,好歹给你找个人家,也比跟着你这杂种爹强!”给丫丫手里塞了两块大白兔,大光头伸手就要抱丫丫。也就这时,门外冲进来一个发了疯的女人!“滚,滚,别碰我女儿!”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伴着她手里那把狂劈乱砍的菜刀,一下冲散了门口的一群混混,也吓退了要抱她女儿的大光头。女人一把把闺女揽在身后,一把菜刀对着所有人,“滚,都给我滚,谁敢碰我女儿,我就跟他拼命!”这……就是我老婆,小七?萧逸端详着那个披头散发的疯女人。记忆中,他老婆应该是一个端庄温柔的女人,胆小,羞涩,性子温和,平日里都没跟人红过脸。更别提打架骂人!可现在,她披头散发,鞋都跑丢了一只,一把菜刀狂劈乱砍,活像个疯婆子。迎着萧逸的目光,小七抓起地上麻将牌,劈头盖脸的砸了萧逸一脸。“萧逸你就不是人!”小七目光灼灼的瞪着他,“你连个畜生都不如,虎毒都不食子呢,你居然赌自己的亲女儿。”“你个王八蛋,明天我们就离婚,女儿是我的,要赌你就赌你自己,以后你是死是活,跟我们娘俩没半点关系!”小七瞪着他,连哭带骂,那眼神恨不得拔了萧逸的皮。“干啥干啥呢,在这跟我又哭又闹又闹离婚的,耍无赖是吧?”大光头瞪着牛眼大的眼珠子,啪…合同往桌上一拍,“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白纸黑字跟这写着呢,要么给我三万块钱,要么把这小丫头给我留下!”“三万块……”小七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三万啊,别说三万,她现在连三千都拿不出来。小七气的浑身直发抖,这多少次了,自从嫁给萧逸就没过一天安稳日子,要不是丫丫亲近他,离不开他这个爹,她早和萧逸离婚了。“萧逸,你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屁股,别想拖上我女儿!”小七一咬牙,抱着女儿就要往外走。“干啥,给我耍无赖是吧!”大光头直接急了眼。“没钱,就把人给我留下!”“来人啊,给我抢!”“爸爸……呜呜,爸爸!”叫骂声,厮打声,还有女儿的哭喊声……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是一群男人的对手!啪……菜刀被打在地上!女儿被夺走!小七无力的哭嚎着,叫喊着。突然,她扑通一声朝大光头跪下了,“大哥,我求你了,要抓你就抓我走,放过我女儿,行吗?”斯……萧逸深吸了一口气,发酸的鼻腔一下呛红了眼。见面不过五分钟,要说什么夫妻情谊,父女情深有吗?没有!这一幕幕,就像一个木偶看着一群陌生人。商场沉浮几十年,从白手起家到身家百亿,吃喝嫖赌耍过,坑蒙拐骗干过,萧逸不敢说自己是个好人!但起码……还算个人!砰……一脚踢飞挡在身前的烂椅子,萧逸站了出来!“欺负女人孩子算什么能耐,有什么事冲我来!”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就连小七都愣住了!大光头直接就给逗乐了,“你装什么大尾巴狼,说的好像刚才把亲闺女送上赌桌的,不是你一样!”“咋地,刚才那一酒瓶子没吃够是吧,还想在跟我比划比划!”大光头拎起了酒瓶子!“那就比划比划呗!”吱……萧逸拉过来一张桌子。一句话,小七脸都绿了。本来还以为萧逸要当回男人了,却没想到,赌,还是赌!女儿都给输出去了,还能输什么?只有她了!“萧逸,你是不是疯了。”小七气的浑身发抖。萧逸直接无视小七的愤怒,泛红的眼神望着大光头,锋芒毕露!“赌,你还能拿什么跟我赌?”大光头摸着锃亮的后脑勺,色眯眯的瞟了小七一眼。“嘿嘿,你该不会是……想跟赌我老婆吧”“把你的狗眼收好!”“哎呦,还舍不得?除了老婆,你还能跟我赌什么?”“赌我自己”“赌你?”大光头愣了!萧逸指着自己泛红的眼,“一只眼角膜多少万,一个肾多少钱,我身上这点家伙式儿,赌得起。”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气!疯了,赌疯了,这小子……是要赌命?小七怔怔的摊在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子,你认真的?”大光头瞪大了眼珠子!“少废话,不敢就把女儿还我!”“有意思,老子赌了!”大光头嘴角咧出一丝残忍的笑,“你赌家伙式儿,怎么赌,你说话。”《开局随身小世界》《余生的你》《岳两女共夫》《重生之韩二妮不一样的人生》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云顶集团7610》。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50825_478170.html
云顶集团7610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