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富豪3破解版 目录共7941章

首页

大富豪3破解版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9 8:39

即将更新:第5497章 醒来后

大富豪3破解版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倩影,我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难过,我想对她说我喜欢你,但是我怕会遭到她的不屑和取笑。今天又是一天都没好好听课,下午还来了一场数学考试,我心里当时烦透了,就只把十二道选择题全写了a,然后趴在桌子上想睡一会儿,可一闭眼,想到的全是婉儿,搞得我心烦意乱的。好几次我都想和婉儿说句话,可她一脸冷淡,理都不理我。一放学,婉儿背起书包匆匆离去,我作业都没来得及装进书包里,背起书包追上婉儿。婉儿停下脚步,冷冷的说,“别跟着我,回家我和你做就是了。”然后她整理了下衣服,往她房间走去,我见状赶紧跟了上来,老实说,这是婉儿从小到大第一次主动让我进她卧室,卧室很美,有一种少女初恋的感觉,房间的墙壁被粉刷成粉色的,上面还贴着薛之谦的海报,桌子上还摆放着哆啦a梦的手办。我一把抱着婉儿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她扑向她那柔软的大床,开始摸上了她那并不凸起的胸部,看着婉儿发出一声惊呼,脸色更加通红了,我捏了捏她的胸部,喃喃道:“这么小……”一听这话,婉儿可不愿意了,本来沉浸在享受中的她脸色一沉,把我推开。“婉儿,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急忙道歉。婉儿神情淡漠的看了我一眼,不再理我,穿好衣服开始往房间外走去。我急了,一把拉住婉儿,威胁道:“你要是再不和我做的话,我告诉爸妈那件事了啊。”婉儿厌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她大声对我吼道:“你去告啊,你去告啊,就会拿这件事情欺负我,谢伟他们欺负你,讹你的钱时,你怎么不还手?就会欺负我一个女生?李玥,你真贱,不是男人,怂包。”我愣住了,这是婉儿第二次说我怂包,第一次是因为我怕灵儿,一个女生。而这一次是因为我只敢欺负她而不敢和那些欺负我的人还手。“婉儿,我……”“我去洗个澡,洗完澡后陪你做,记住,做完后你我再不相欠,你再也不是我哥。”婉儿背对着我,冷冷的说道。其实,仔细想想,我之所以会被谢伟欺负还是拜婉儿所赐,从高一上学期就找别的同学欺负我,导致同学们觉得我很好欺负,有事没事就来整整我。等了一会儿婉儿见她估计还要待会才出来,闲着我也是无聊,索性玩起了她的电脑,她的电脑一天都没关,只是把显示器给关了,我打开显示器,再打开qq,刚想登陆的时候,我看到上面那个qq号设置的是记住密码,这个qq昵称为羽落夜的就是婉儿的号。本来吧,我是不想碰婉儿**的,但是今天我不知道怎么了,鬼迷心窍的登陆了她的qq,刚一上去,婉儿的小窗口就滴滴滴的响个不停,我看到好友列表有个备注为灵儿的头像闪烁不停。我本来想着打开看了一眼后关掉的,但是我看到林灵儿给婉儿回复了一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不由得有些好奇了,打开消息记录看了起来,这一看,我可傻眼了。羽落夜:在吗?灵儿:嘻嘻,婉儿,有什么事找姐姐?(坏笑)羽落夜:帮我个忙,你找人教训下我们班的谢伟和我们组长陈亮。灵儿:他们怎么惹你了,我的小婉儿?(愤怒)羽落夜:今天早上我一来,他们欺负我同桌,而且诽谤我,让我在全班同学难堪。灵儿:哦?同桌?就是你说的那个怂逼男?怎么,你喜欢上他了?上学期的时候还是你让外班的一些人教训他来着。(偷笑)羽落夜:不是不是,身为我的同桌,被别人欺负,我感觉很丢脸的,而且那些人诽谤我说我被人上过,哎呀,你就帮帮我。灵儿: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除去最后一条消息是灵儿前几分钟发来的,其余的对话都是今天上午上课期间用手机聊的,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婉儿都在为我的事操心。虽然字里行间中并没有明确的表明是在为我出头,甚至说我丢她脸了,但是我知道,她还是帮我的。我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的贱,还是个傻逼,婉儿在帮我,我却只想和她做那事儿,真他妈畜生都不如,还误解谢伟曾经是受婉儿指引才来欺负我的。这时,婉儿也洗好澡了,推开门进来。我暗道一声糟糕,此刻还打开着她的qq,上面还挂着林灵儿的聊天窗口,情急之下连忙按ctrltl键锁定qq。“你……你翻我qq?”婉儿刚进门后,看到她的qq被挂着,不过是我锁定qq后的界面。我赶紧把她qq关掉,然后撒谎说,“没有,我是等你等的太无聊了,想玩会儿游戏,刚打开显示器,发现你qq在线,就想帮你退了,这时候你进来了。”婉儿满腹狐疑的盯着我看了好久,她也不确信是不是今天早上上学之前忘记关qq了,她把我拉了起来,自己坐在电脑面前登陆上qq,一页页看了看她的好友列表。不过也看不出什么,因为在锁定qq状态下是能查收到好友发来的消息的,我退出后,就算婉儿在登录qq,那灵儿闪烁着的头像也自然停止了跳动。“谁知道你藏在哪了。”婉儿把手机还给我后,嘀嘀咕咕的说,这句话其实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只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好了,来做吧。”婉儿犹豫了下,然后又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说道。我一愣,说:“我没拿照片威胁你啊。”婉儿瞪了我一眼,然后脸色红扑扑的说:“这次算是给你的奖励,如果表现好了,还有……还有下次。”我一听这话,一脸兴奋的扑向婉儿,我一把搂住她,开始疯狂的亲吻她的小嘴、脸颊、脖子,然后伸手握着那并不凸起的胸部。婉儿呻吟了一声,眼睛迷离的看着我,然后主动地朝着我下面摸去。我也等不及了,刚想把她衣服全脱光的时候,客厅门开了,然后一道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婉儿,今天妈妈提前回来了。”我和婉儿被吓得脸色都煞白煞白的,我俩现在衣衫不整的模样被抓住,肯定死定了,婉儿可能没事,我估计会被再次撵出去。“你赶紧先出去帮我应付着,我得整理下头发,而且我腰带被你弄掉了,得好一会儿才能弄上。”婉儿脸上红扑扑的,她踢了我一脚,说道。这就是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区别了,现在这个春末夏初的季节,我穿的就一件牛仔裤和薄外套,穿起来那肯定比婉儿穿连衣裙再整理她那略微散乱的头发要快。我也照做了,麻利的穿上衣服裤子后赶紧走出去。“哎,玥儿你怎么在婉儿的房间内?”养母此刻刚换完鞋子,见我从婉儿的房间内出来,有些惊讶。“噢,我问婉儿借根笔,我笔忘到学校了。”我赶紧扯了个谎,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现在我心里真是懊恼,都怪养母回来的不是时候,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让婉儿把我火给勾上来了的时候回来。。白哲如玉的颈部一路向下而去,纯白色丝质衬衫下隐隐可见的红色,下身紧身牛仔裤,但依旧不能包裹住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李信能够确定欧阳静雪绝对有马甲线,并且还是很完美的那一种。欧阳静雪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不喜,继续问道:“快说!”“咳咳!钱我是不会要的,毕竟在这里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所以钱对我而言就是一堆废纸,但你们的话……”李信咳嗽两声,眼神扫过张钰琪和欧阳静雪的身体。“你个混蛋!怎么出门不被车撞死,吃东西不被毒死,只会趁人而危的家伙!真是不得好死!我诅咒你喝水塞凉牙!吃鱼……被鱼刺卡死!”张钰琪见到李信的眼神,瞬间恼怒起来,狠狠的咬着牙说道,说到后面的鱼时,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散发着鱼香的烤鱼,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继续诅咒起来。李信有些脸黑,我话还没说完,你就怼了过来,你是有多么看我不爽?欧阳静雪的眼神也冷了下来,似乎有杀气在周围徘徊。“我话还没说完!我的意思是,你们除了钱之外,可以用一些东西和我交换食物,当然,我得看你们的东西价值怎么样!”“如果你的东西对我没有用,我是不会换的!”李信一脸正色说道。“好!”欧阳静雪深深看了一眼李信,然后把自己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你的呢?”欧阳静雪回过头看了一眼张钰琪说道。张钰琪抿了抿嘴,表情有些不情愿的走了过来,然后把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欧阳静雪拿出来的东西中有一张银行卡,几根绑头发都有皮筋,还有一面折叠镜。张钰琪拿出来的就是几张银行卡,不屑的看了李信一眼,然后但趾高气昂的说道:“每张卡里都有好几百万,其中有张卡有万!”张钰琪说这番话语气还加重了不少,仿佛是在说穷鬼,你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李信只是随便扫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道:“这些东西对我而言都没用!所以我不想换!”“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这一张卡里面的钱能买多少鱼?你居然还不想换?”张钰琪一脸不相信道。“我说了多少遍!钱在这里没用,你还以为这是在那里?拿着几张银行卡就以为能够买到任何东西吗?”“现在情况不同了!钱并不是万能的,所以你把你这大小姐脾气给我收一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惯着你!”李信直接冷言冷语,打击张钰琪道。“你……”张钰琪被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神狠狠的看着李信,但却没有半点杀伤力。“这些都是我辛辛苦苦抓来的,你们都没有付出一点劳动,就想用一些虚无的数字换走我的成果?”李信把剩下两条鱼放上去烤,一边烤着,一边没好气的说道。“你看!你有三条鱼!肯定也吃不完,不如先借两条鱼给我们,到时候我们一定会还给你!或者是用同等物的东西给你!”欧阳静雪不同于张钰琪,所以思考片刻后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李信半信半疑道。“我以我欧阳静雪的人格保障!这下总行了吧?”欧阳静雪迫于无奈说道。“我也以我的人格保障!”张钰琪一听,连忙上前一步说道。“你的人格我不相信!”李信对着张钰琪回应了一句。“你……混蛋!”张钰琪咬牙切齿的说道。“拿去!”李信把两条烤到一半的鱼交到欧阳静雪手上。“我也有?!”张钰琪见到两条鱼,顿时愣了一下,很是古怪的问道。欧阳静雪看了一眼手中的两条鱼,沉思片刻,她觉得李信和自己见过异性有很大区别。不仅不像一些追求者讨好自己,而且看起来是有几分刀子嘴豆腐心的样子。李信本来不想给张钰琪,因为自己和林璃成为朋友的时候,张钰琪身为闺蜜就看不起自己。在张钰琪眼中,自己就是一个打工仔,永远也配不上林璃,所以一般李信和林璃在一起的时候,张钰琪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导致他们之间的交际很少,仅仅见过一两面。虽然是不想给张钰琪,但想到她和林璃的关系,犹豫片刻还是给了。“两条鱼记得要还的!”李信坐在火堆边沉声说道。“当然!”欧阳静雪抢在张钰琪面前说道。张钰琪本来是想怼李信的,两条鱼你怎么这么计较?还是不是个男人?但见欧阳静雪把话都说了,她只好撇了撇嘴,然后闭上嘴巴。“借火烤鱼应该没事吧?”欧阳静雪走了过来,尽量平静的问道。“用吧!”李信心想把鱼都借出去了,再借火也算不了什么。欧阳静雪见状,已经猜出大半李信的性格,吃软不吃硬,而且很有原则。欧阳静雪人如其名,安静下来如雪一般冰冷,而且她的性格也是不会轻而易举的去求别人。张钰琪也差不多,大小姐性格就看不出来,怎么可能会求别人呢?张钰琪和欧阳静雪两人坐在李信对面,然后把鱼放在火上烤。李信微微一抬头,两女的脸立马入眼,可能是因为两女在全心全意的烤鱼,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李信的眼神。两女不愧是能被评为校花的女人,脸上看不到一丝瑕疵,而且她们身上居然有香味,并且是截然不同的两股香味。“啊!这怎么烤焦了?”张钰琪突然惊呼道,眼神都有些委屈起来。李信看向张钰琪手中的烤鱼,果然烤焦了一大半,并且还在冒着烟。欧阳静雪烤的倒是很冷静,一副井井有条的样子,左右翻滚,这边烤一下,那边烤一下,所以并没有造成和张钰琪同样的事故。欧阳静雪见烤的差不多了,于是用手撕下一点,放进口中,但立马又吐在手中。欧阳静雪的脸黑了起来,因为没有烤熟,虽然表面看起来像是熟的样子,但里面还是生肉。欧阳静雪抬头看了一眼李信,发现李信已经拿着烤熟的鱼吃了起来,鱼香味也飘了过来,她的肚子忍不住叫了起来。“???”欧阳静雪疑惑的看向张钰琪。原来是张钰琪的肚子响了起来。张钰琪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想到自己根本没有烤过鱼,根本烤不好,所以大小姐的脾气立马又上来了,对着李信命令的说道:“你帮我烤!”“求我!”李信可不会惯着张钰琪,直接冷冷的说道。“你……我求你好了!”张钰琪本想张口就骂李信,但肚子此时又响了起来,但她既想保留面子,又想让李信帮她烤鱼,所以把头撇向一边冷冷的说道。“不行!重来!”李信摇了一下头平静的说道,然后咬了一口手中的鱼,发现有点烫嘴,于是连忙吹了两口气,继续咬了一口。张钰琪看着李信吃鱼,看起来十分好吃的样子,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然后看一眼自己手中惨不忍睹的鱼,顿时撅起嘴了,表示现在不开心了。还是饿了,最终只能向恶势力低头,然后开始自我催眠,自己一时的求他,并不代表一世的求他,而且这里也没有其他外人,所以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  “那你多休息你几天啊,毕竟身体更重要。”“上次广州城投的单子马上二次谈判了,我们李哥还是想把事情做得更保险一点,对于这份采购单,希望张经理能够安排人员再仔细测算一下。”“上次不是给过成本核算了吗?”张志轩拿过采购单看了一下:“我有印象,上个月才做过的。”“这我知道,当时是测算成本还是比较保守的,自己生产的一些主要精密部件控制器都是按照外购价格定的,近一个月钢铁市场行情浮动,还有其他的各种原因,我想还是请张经理帮忙一下重新仔细的核算一下成本。”“那行吧,我安排江浩去弄一下,到时候你直接找他就行。”“感谢张哥支持工作,签下单请你喝酒。”“那是必须得,谁叫你们销售部除了公司采购部之外,油水最大的,哪像我们成本部、还有技术研发等部门,日子过得苦哈哈的。”张志轩跟林文峰和范萱萱打了个哈哈,随即喊江浩进来安排工作。江浩进来接过采购单,对张志轩说:“张经理,这个单子什么时候要?要等我手头上二个单子忙完才能有空。”林文峰一听那可不行,说道:“兄弟,我们这个单子下周要最终定案了,成本核算一定要在周末下班前给我,算是帮帮忙嘛,到时候请你喝酒。”“不是我不愿意帮,那二个单子也是比较急的,高中安排下来的,您也知道的。”江浩对着张志轩说道。林文峰急了:“张经理,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安排加个班,或者是安排其他人员?”“我也没办法啊,成本部连我在内一共个人,你们销售部三个部门加起来多个,还有研发那边来单子核算成本,我们都忙不过来了啊。”“这次是特殊情况,南方市场第一次去开拓,拿下这一单,下次我们也有经验了,这里肯定有你们功劳,到时候我们李哥给总经理汇报的时候忘不了你们的。”林文峰提了一下李大国,顺带提了一下老总。张志轩也听到风声,李大国可能升为副总,也就没必要太不给面子,考虑了一下对江浩说:“小江,你手头上的二个单子稍微放一放,以这单为主,尽快出结果,那二单趁着周末加加班,辛苦一下,即使晚一二天,高总那边我来打招呼吧。”搞定了成本部,算是开了一个好头,接下来要去隔壁的市场部。市场部主要负责市场开发、产品在电视网络报纸上的推广等,经理尹能达是个能人,自身的业务能力很强,而且跟河西周边的媒体、广告公司都比较熟,听到林文峰道明来意,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剩下的时间范萱萱领着林文峰走在公司宽阔的中间过道,没走到一个部门门口就详细的介绍这个部门的人员,涉及隐私或谣言的话基本没有多说一句,这另林文峰对范萱萱高看一眼。“可以适当的评价一下各部门的头头以及老总副总吗?你就这么对着一个人脸说个名字,我印象不深啊。”林文峰有意考验一下范萱萱。“背后说人不太好吧,即使要说我也是只跟你说说,也只是我自己的个人看法,其实公司里大部分领导都比较好的,除了那个高副总。”“高副总?高仲全?为什么啊?”“还不是我们部门有几次单子出问题了呗,特别是去年那个西江的单子,卖出去的台挖机有质量问题,那个高总明知道那一批机子质检不过关,还是让货出厂了,后来一年没到客户那边反应有个控制器老是有问题,这也是影响我们公司声誉的,现在我们二部在西江那边都不好做了。”范萱萱直到现在还有点愤慨。“哦,有这么回事啊,那你们怎么知道的?”“一部售出去同样的机器都没有问题,而且我听一部的人说,他们老大祁同南跟高仲全关系好着呢。”“这么一说,一部的老祁还是很会搞关系的了?”“他啊,号称齐天大圣,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有单子什么手段都敢上的。”“那我是什么样的?”林文峰冷不丁冒出这一句。显然范萱萱没有考虑到如何评价林文峰,想了又想说道:“你想事情周到,办事情积极,在公司任劳任怨,乐于助人,和同事相处融洽,从来没有花边新闻,是个模范大丈夫,俗称你是个‘好人’,哈哈。”“哎,就这样被发了‘好人卡’了,其实我也是有贼心的,就是没有那个贼胆而已。”林文峰狡黠的盯着范萱萱笑了笑。“我不信,难道你脑袋被撞了一下,改性了?没道理啊,你可不能做出让我们大跌眼镜的事情哦。”范萱萱反过来将了林文峰一军。三楼是几个老总办公室和财务部、人事部,范萱萱没有带林文峰细看,直接上了四楼,打开展览室的灯仔细介绍公司情况,以及公司各种产品的展板。一个下午时间过的很快,下楼的时候范萱萱还特意问了问林文峰记忆有没有恢复点,林文峰回答了暂时没有但是人和事越来越熟悉了,还开玩笑的说:“特别是你!”“几天没见,像是变了个人,油嘴滑舌的,讨打了。”范萱萱佯装举起小拳拳。“好了好了,公司公共场合,千万别给别人看到,否则我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也有你怕的时候!”“我是怕影响到你,我一个有妇之夫,你还是个大姑娘呢,对了,有男朋友了吗?”“哎,我看上的看不上我,看上我的我看不上,难啊。”“回头有好的小伙我给你介绍。”“不了,还是看缘分吧。”林文峰去了一下卫生间,让范萱萱一个人先回办公室。过了几分钟才回到办公室,向李大国汇报好工作也就下班了。上午抽空联系的大众s店说他的车辆还有三四天才能修好,想着怎么快速赚钱,于是坐公交车去了一趟城南的古玩市场。一个个门面房挂着差不多大小的**斋、**轩、**院的招牌,门面有大有小,有的专门收受字画,有的专门收受钱币,有的专门卖玉器、原石等,还有的乱七八糟都有。林文峰走进一家玉器店,站在展架上观赏一件件玉器,老板一看林文峰头缠纱布,猜测出此人可能最近倒霉了,需要玉器辟邪转运。于是走过来对林文峰说道:“您好,看您样子是不是需要点挂件来转转运?”“嗯?我看看,你推荐推荐。”林文峰看老板不似奸诈之人,便让他介绍一下。老板从柜面里拿出一只盒子放在柜台上打开,“男带观音女带佛,这只观音挂件采用最好的老坑和田羊脂白玉雕刻而成,色泽圆润,质地细腻,价格也不贵,才,您看看。”林文峰拿起观音挂件,看了看也看不出啥,自己是个大外行,于是装作仔细观察,过了一会跟老板说:“不大喜欢,我再看看吧。”这样转了好几家,都没有适合施展读心再投资赚钱的东西。正准备往回走,抬头看到一家门口挂着个广告,上面大大的二个字:“活动”。林文峰看了一下大致明白了意思,商家为了促销,只要买价值元的东西,可以免费抽奖一次,奖品是十万元。此类广告大街上经常看到,但是这一家的规则却不同,商家准备个盒子,里面只有一个能中奖,而且每人每次抽完奖若没中,商家打开全部盒子以证明某个盒子内奖品确实存在。商家精明的认为%的几率抽中大奖,也就是次中一次,但是次的抽奖机会是十万元的销售额带来的,这十万元销售额的成本是多少就耐人寻味了,反正广告效应有了,也不会亏本。林文峰想通了里面的弯弯道道,走进去看看,正好有一人消费了多块,正准备抽奖。一个大托盘上满满摆放整齐的个首饰盒,每个首饰盒上贴着-的标签。准备抽奖的那个人笑嘻嘻的看了周围的大伙,然后闭上双眼双手合十拜了拜,随后睁眼看着托盘上的首饰盒,伸手去取了一个。林文峰此刻盯着端出托盘的店老板,那老板看了看抽奖人,又笑眯眯的环顾后面的众人,其中就有林文峰,眼神对上的一刹那,林文峰意念中传来店老板的心思:“上次大奖就是放在号盒子,连续次号盒子了,没想到这次还会是号盒子!我就是赌你们认为我不敢放了,哈哈,你们能猜到个鬼啊!”林文峰忍住头疼,狂喜不止,但表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一丝丝。只见那抽奖人手里拿着号盒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店老板随手一个个打开了首饰盒,等到打开第八个的时候众人“哇”的同时喊出声音来,果然号首饰盒里有个写着“十万”的标签贴在底部。老板把托盘端着走进后面办公室准备下一轮的抽奖,林文峰转身去了柜台那边,在一堆银元里面随便捡了一个。银元的正面写着“壹圆”二字,上下均有长须龙浮雕;钱币的背面则写着“大清银币,宣统三年”几个繁体字,一眼看上去就像高仿的钱币。林文峰估计这银元最多值个几百块吧,在这里却标价元一个,正好能抽奖一次。等付完款,店老板端着托盘又出来了。老板还是笑眯眯的环顾着大家一圈后盯着林文峰说道:“小伙子,看你头上有伤,最近运气应该不大好吧。”林文峰盯着老板的眼睛,意念中再次传来老板的心思:“你们以为我还放号,哈哈哈,绝对猜不到我把大奖放在号了,你们追我号码,我还追你们号码呢。”林文峰心里嘀咕一声“操,真奸诈。”刚刚号没有中奖,%的人不会再去选号的,而且连续出了次号,这一次有没有可能是号呢?林文峰伸手去拿首饰盒,手从号盒子上方慢慢移到号,又往后移了几个,在老板的注视下,手又移到号上,看上去犹豫不决啊,几秒过后林文峰像是下了决心,一把抓住号盒子迅速打开,果然首饰盒里有个写着“十万”的标签贴在底部。老板神情一下子僵住了,不过看着周围一脸惊愕的众人,明白这是一次最好的广告,马上变过来脸笑呵呵的说:“小伙子,转运了,恭喜啊,十万现金可能不太方便吧,你提供银行卡号,我让财务马上转给你。”林文峰压着自己狂喜的心情对老板说:“就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狗屎运来了啊,祝老板生意兴隆啊!”随后和老板安排的女财务对接好卡号转完账,等到钱真真实实的到了自己银行卡里才觉得这不是梦,对着众人祝福几句便走出这家店,随后打车回了家。刚到家没一会,周婷美也回来了,银行下班的早,不过她约着周慧一道去逛了一下前几天新开的千盛广场,还给林文峰打包带了一份扬州炒饭。林文峰刚从赚钱的狂喜中回过神来,对周婷美还真是矛盾的很。他宁愿相信那晚看到的画面是假的,但是那顶绿帽子真真切切的存在,他接受不了,退一万步给自己找理由:男人能同时爱几个女人,如果手段高明的话,这几个女人之间关系也是能和平相处的。换位一下女人同时交往着几个男人,那么一旦这几个男人相互知道了,不可能和平相处的。这就是大男子主义的一个表现吧——我的钥匙可以开几把锁,但是你的锁不能让几把钥匙都能开。林文峰想到自己的这把锁,不只有自己的钥匙能开,别人的钥匙也能开,这锁必须得扔,理由还不能是别的钥匙也能开这把锁了,头疼啊。吃完饭,去书房看资料到点多,洗刷完毕,和周婷美草草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林文峰装作头疼发作,盖上薄被睡觉去了。又是没有交流的一晚,第二天林文峰早早起床,出门跑步去了。在林文峰学生时代就是个长跑爱好者,工作后跑的少了,但也起码每周都要跑二三次的,经常跑步的人几天不跑步浑身会难受的。结婚后在周婷美的要求下,早晨跑步被禁止了,林文峰想跑只有晚上去跑,因为早上容易把她吵醒,即使没吵醒等周婷美醒来时旁边的被窝里空荡荡时,她心理也觉得空荡荡的。离小区不远的地方有个公园,这个点都是大爷大妈们,几个年轻人在遛狗,纯锻炼的年轻人没有。林文峰踩着轻快的步伐缓慢的跑动着,速度也只有平时的一半,一想到周婷美他就觉得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哑巴吃黄连,说还不能说,有必要抓紧离婚的步伐了,找什么样的借口呢?林文峰仔细的回想起自己有哪些周婷美难以忍受的习惯,跑步算一个,在家抽烟算一个,还有偶尔的不讲卫生,还有不喜欢吃肥肠、螺蛳粉、臭豆腐、榴莲等带气味的东西。带了包子油条和豆浆回家,林文峰吃好后对着刚刚起床的周婷美打了招呼就去上班了。到了公司,部门的其他同事还没有来,林文峰把窗户打开透气,拿了抹布把办公桌都擦了一遍,又去卫生间拿了拖把拖起地来。这样的事情他以前经常做,有一次还被老总孙刚正看到呢,拿着拖把的林文峰在楼梯口,喊了一句“孙总早上好”换来的是孙刚正点头致意,不过后来好像也没翻起什么涟漪,如果当时能读懂孙刚正的心思,对症下药肯定事半功倍。包括李大国的办公室都搞完卫生后,同事们陆陆续续到来了。赵伟冲着林文峰竖起来大拇指:“文峰一来,咱办公室就一尘不染了,辛苦辛苦了。”“正好锻炼身体,有助于伤口恢复呢,不辛苦。”林文峰客气的回了一句。等到李大国来了,叫林文峰和范萱萱一道到他办公室。“我昨天下午和广州那边联系了,他们周一开例会,约好了下周二上午点去他们公司再谈,那我们下周一就过去,这一次萱萱也一道去一下,文件上的有些报价和条款等我们到了后再调整,萱萱你有没有问题?”范萱萱极少出差,何况这么远的长途,听到李大国的安排不经一愣,“哦,没有问题。”“文峰,你回头盯一下成本和市场,务必后天上午把最终数据拿到手。”,我不知道她这通电话要打多久,准备把欠条赶紧给她,然后拿一个她的电话或名片好联系她的方式,就马上撤,专心找我的工作去。刚刚靠近一点,就听到她在对着电话有些吼了。“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边上五米内的人,几乎都听到了。纷纷看向了她。她也反应过来,扭着看了一下人群,赤着脚往墙角快速走了过去,然后声音变得有些时断时续了。但从她的动作,反应,还有脸色来看,很明显,是发生了什么让她着急上火的事了。远远看着她,就好像看到一个相当内急的人,明明已经在厕所了,但里面却有人占着位置一样。憋气,急,全身都不舒服,上头,上脸,时而激烈,时而又平静一下。她打着赤脚,不停地在墙边跺着脚,声音时高时低。断断续续地听到她的几句不完整的话。很难想象,像她这样精致的职场女,也会有这样的一面。我见她也只是第二面而已,还在同一个上午,所以,基本上我是无法代入她的情绪的。心里有的念头,只是在想,谁他娘的这么有本事?把一个这样的女人,欺负成这样?这时,她换动作了,电话打久了,那只手有些累,刚准备换手,才看到另一只手里,还捏着我的那八十零钱,稍停滞了一下,转过头来扫了我这个方向一眼,看到我还在原地,手里真的拿着一张纸,惊讶了一下,然后,把钱塞进了小西装有内口袋,换了一只手接着打电话。在刻意压低了声音之下,我已经听不清她的话的。我有些等不了了,我还得找工作呢,这还没找到工作,就给自己弄下一大笔欠款,上哪说理去?于是,拿着手里的欠条,向她走过去。越是靠近,她的声音就越清晰了起来。“你说什么屁话?这些年,哪不是我天天在养家?我靠你啥了?吃你啥了?用你啥了?你要和我说这样的混账话?你妈?你整天就知道你妈说,你妈说,你为什么不和她一直过日子?要结婚干什么?”然后,她突然提高了声音:“你说什么?你妈说我生不了孩子?都是我的错?混蛋,一家子全是混蛋!”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和老公吵架呢!还扯到家婆和孩子啥的?怪不得火气这么大!我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啪的一声大响,自己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生疼,仔细一看,原来是舒服职场女的手机。她,居然气到把手机砸了?然后零件散了一堆,有几片撞到了我身上。好家伙,看着精致如画,力气还真大啊!我差点要掉头就跑,这么爆脾气的女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其实心里还有一个念头:这么贵的手机,摔了多可惜?也是个败家娘们儿!她怒发冲冠地扫了我一眼,完全没有停滞的意思,甩手,赤着脚,转身就走,破了的手机,断了根的鞋,统统不要了!只兜走了我一样东西,就是那八十块钱!我想喊住她,但她相当生气和飞快的速度,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很快就消失在楼道中了。我看着一地的破手机碎片,和她放弃的两只鞋,还有手上的借条!我要怎么整?我今天肯定是出门忘记看黄历了!一个上午,都碰到些什么事?碰到些什么人?鬼使神差般,我居然在地上捡起了被摔成几片的手机,顺手将被遗弃的超级贵的鞋子也拎了起来。那款手机,是折叠式的,现在被摔成两半,里面的卡什么的,都掉了出来,我一样一样的查看一下,想看看能不能修好,万一舒职场女回头找呢?这不是有个电话还可以联系不是。我正细细地翻看手机时,手机虽然摔了,但那淡淡的香气仍然从上面隐隐传出来,这用的是什么香水?这时,同一种香气从边上袭来。一只手猛地从我手里将手机夺了回去,从碎片堆里,找出了手机卡。然后,再把电话的碎片扔还了给我。“无耻之徒,弄坏了我的鞋,还想白捡我的手机和电话卡?”舒职场女捡回电话卡,才恶狠狠地冲我再次发飙!我差点就血冲脑了,这什么跟什么?我好心帮你把东西捡起来,你还以为我是要白拿你的东西?这黑锅,我是背个没完了?“欸我说舒小姐,你这人,怎么有胸无脑呢?我好心替你把东西捡起来,替你保存着,万一你回来了,不是有个电话卡还能用的嘛?我怎么就成无耻之徒了??”我也是气极了,有胸无脑这种话,突然就冲口而出了。这句话,本来是我经常对着我班上的罗大妈说的,这个大妈,不是指她年纪大,而是拆开来说的。那是真的大,比舒职场女至少大了两个杯。简直可以当奶妈啊,所以,才把她称为罗大妈。话刚出口,我的后背就一凉,一种要遭殃的感觉涌上心头。通常我这样对罗大妈说的时候,她的脚就直接踩上来了。果然,这个舒小妈,也一脚踩了上来。还好还好,她是赤着脚的,如果是穿着高跟鞋踩下来,我觉得我肯定三天走不了路,更别说出来找工作了!本来疼的应该是我,结果,她现在赤着脚来踩我,我这种筋骨的人,完全抵御住了她的袭击,反而是她的脚掌,被我的反震之力,给弄疼了。果然,她疼得往后退了半步,狠狠地盯着我,一眼看到我脚下的高跟鞋,很想穿起来再踩我几脚的样子。我赶紧用脚将她的鞋子往后一收,伸手拦一下她。“舒大姐,别再来了啊,我刚刚是随口说的,你可别当真,那是我和同学之间开玩笑开习惯了,算我错了。你也踩了我一脚,算打平了啊!”她的满脸满眼,全是火星子,估计有根引线,都能燃起来。但是,她还是扑了上来,我的手也不敢再拦,她身材也不矮,如果我的手一直拦着,会刚好碰到不能碰的位置的。还好,她没踩过来,只是劈手将我手里的欠条给夺了过去,一脸冰霜地快速地扫着上面的内容。“你为什么不把电话写上?我怎么找你??你不会是想用这八十,就赖掉我的账吧?”她有些咬牙切齿。她现在是在气头上,很明显,没打算不和我算这笔账,而且是准备要我赔这笔欠条款给她的。“我刚来花城,全身上下也就八十块钱,我哪有钱买手机?”我也不怕告诉她实情。“你,你连个手机都没有,还没工作,你打算怎么还我的钱?”她脸色还是很不好,说话根本没有余地。我指着欠条说道:“我这不是给你打欠条了吗?我只要找到工作,拿到工资就会还你的。你留一张你的电话或名片给我,我赚到钱就会第一时间还给你的!”“写张欠条,就想混过去了?”她上前一步,瞪着我说。“这可是我亲笔写的,我要真想混,我怎么可能给你写欠条?”我觉得,这女人,有点疯了。这是打算找我出气吗?“我又不认识你,你又没电话,我怎么能信你?怎么能信你能赚到钱?怎么能信你,赚到了钱会还我?”《元枪弑天》《真巧你也有马甲》《岳两女共夫》《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长》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大富豪3破解版》。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55197_386151.html
大富豪3破解版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