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凯旋门真人娱乐网 目录共5157章

首页

凯旋门真人娱乐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9 8:39

即将更新:第8825章 醒来后

凯旋门真人娱乐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再者说,这样的事情陈六合见过太多太多了,多到有些麻木不仁,他好不容易暂时脱离了尔虞我诈刀山火海的旋涡,此刻并不想又惹上太多不必要的麻烦。蹬上那辆破旧的三轮车,昂头望了望美女房主所住的楼层,陈六合摇头苦笑了一声:“看来这全方位家政小能手也是高危职业,以后还是得另谋出路才行。”第二天一大早,陈六合起床做好了早饭,咸菜清粥,兄妹两吃完,陈六合一如既往的蹬着三轮车把沈清舞送到了学校。整整一天,陈六合都是蹬着个破三轮在大街小巷内转悠,做着每个市井小民都在做的事情,讨生计。当然,开窍的陈六合今天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找工作,拿这那份信息不全的简历走访了不下十几个招聘公司,可丫没一家能够慧眼识珠,皆是在看到陈六合简历的一瞬间就投去了鄙夷轻蔑的目光,直接让其滚蛋。又一次面试失败,陈六合拖着落寞的背影走出了一家地产公司,不免有些意兴阑珊,蹲在破三轮旁边抽烟边看着手中的简历。这特么也没什么毛病啊,难道现在的面试官都眼瞎吗?看不到小爷身上出类拔萃的优秀?如果有人知道陈六合此刻心中的想法,指定会往他脸上吐口水。这特么也能叫简历?姓名:陈六合。年龄:。性别:自己看。学历:无限高。特长:无所不能。工作经验:当过兵、扛过枪、追过子丨弹丨、受过伤,还曾被组织上派到西南地区进行深度改造。特别是这最后一点,每个人盘根问底到最后,才知道这不知廉耻的家伙所谓的深度改造就是在西南坐过牢,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劳改犯。还有看看那性别、学历、特长,填的都是什么鬼?对于这样毫无严谨可言的简历,试问每个面试官都会直接PASS的。再加上陈六合有劳改出狱的前科,找不到工作也实属正常。更为重要的是,这家伙一般的职务还看不上,今天这十几家公司都是直奔着经理级别以上的岗位而去。要是他都能找到工作,那么这个世界就太疯狂了!满心愤慨的陈六合同志压根没意识到这一点,一个劲的坡口大骂那些人有眼无珠,就凭自己这气质这才识,别说做个小经理,就算做个总经理也多少有些埋没人才的意思。昂头望着渐渐西落的夕阳,陈六合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一副历经沧桑的没落神情,委实有些令十八岁以下一切萌妹着迷的忧郁特质。丢掉烟屁股,用脚下那十块钱一双的解放鞋碾了碾,潇洒的甩了甩头上那不足一寸的头发,给了地产公司一个鄙夷的眼神后,便蹬车向杭城大学赶去。当陈六合带着沈清舞回到住所的时候,还没进门,赫然就看到大门外停着一辆红色的宝马车,一个身材高挑的曼妙女子正站在车旁。看到女人,陈六合微微皱了皱眉头,善于严察言观色的沈清舞轻声问道:“哥,你认识?”“不算认识。”陈六合说道,三轮车在大门外停下,陈六合没去搭理那脸色一喜的女人,而是先把沈清舞小心翼翼的抬下三轮车,才对眼巴巴的女人说道:“有事?”“有事想请你帮忙。”秦若涵连忙说道。陈六合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道:“那你赶紧打哪来回哪去,我还要做饭,很忙。”“你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要拒绝吗?”秦若涵脸色一紧,说道。“呵呵,管你什么事,我都没那闲工夫参与你的破事。”陈六合摆摆手,扶着三轮车走进大院,懒得去搭理对方。秦若涵怔怔的看着陈六合,脸色有些煞白,银牙用力咬着下唇,一脸的无助与绝望,眼眶中似乎都漫上了一层雾气。沈清舞神情平淡的扫了秦若涵一眼,脸上无喜无悲,看不出什么,不过秦若涵此刻流露出来的神情,却是让她心中微微一叹,似乎勾起了她心中的一抹共鸣亦或是回忆。这样的神色,在一年前似乎也出现过在自己身上,那时候的自己,爷爷离世、哥哥入狱,京城那潭深不见底的浑水中,就只有自己一人面对周围的冷眼与讥讽,甚至还有报复。那时候,自己或许就像眼前这个女人一样,无助又凄凉吧。“遇到大麻烦了?”鬼使神差的,沈清舞出言问道,别看她年龄不大,但早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青葱少女,在京城那个大染缸里侵染了这么多年,别说耳濡目染,就算是熏陶,也熏陶出一个成熟的心智来。况且她这个智商高到令人恐怖的才女,这二十年来所经历的事情,可不仅仅是用悲惨或曲折就能概括的,写成一本书籍,都绰绰有余。她不会去怜悯谁,也不会去同情谁,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应该让哥哥打了九十分以上的女人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忍。听到沈清舞的话,秦若涵含泪点头,她真的遇到大麻烦了,遇到了天大的麻烦,否则她也不可能会找到陈六合的家门来,从她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起,就证明她已经穷途末路别无选择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把陈六合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沈清舞点点头,没说什么,操控着轮椅进了院子,就在秦若涵心灰意冷的时候,沈清舞的声音传来:“院门没锁,有什么事进来说吧。”刚停好车,正准备洗菜的陈六合听到沈清舞的声音,轻笑了一声:“怎么?动了恻隐之心?”“没有,只是觉得她和一年前的我很像。”沈清舞这句平淡的话,却是让得陈六合神色一怔,眼中浮现出一瞬间的至寒,旋即很快隐没,他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拿着青菜走到了水池旁,开始洗菜。沈清舞似乎发现了陈六合的心里活动,她来到陈六合身边,轻轻拽了拽陈六合的衣角,小声道:“哥,苦也不苦。”“我知道,咱老沈家的人都是硬骨头,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挺拔的脊梁!”陈六合咧嘴笑着,没有酸涩,没有苦楚。“坐。”沈清舞指了指一匹小板凳,对跟进来的秦若涵说道。不等秦若涵说话,陈六合就先开口:“你能到我家来等我,就证明你现在遇到的事情很严峻,也证明你现在到了急病乱投医甚至走投无路的地步,否则你不可能会求到我这个根本就不熟悉的人头上来。”陈六合一边洗菜,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往往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很棘手,甚至要人命。”顿了顿,陈六合道:“说实话,我们无亲无故,你的死活安危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秦若涵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陈六合那张似乎永远挂着懒散的面孔,道:“对不起,我已经没办法了,我所能想到的办法都想过了,最终直觉告诉我,只有你才能帮我。”陈六合嗤笑了一声:“直觉?那玩意值几个钱?你又凭什么认为我能帮你?而不是你拉着我陪你一块去死?”秦若涵娇躯一颤,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陈六合笑了笑,这句话倒是没让他去反驳什么,而是说道:“先把你的事情说给我听听,然后再看我能不能做一次活雷锋。”。“好啊好啊,又能吃大餐了。”范萱萱抱着一叠文件从李大国的经理室走了出来,“林哥,不好意思,那天我有事实在走不开就没有去医院探望你,后来老大说了你没什么事,真的耶,才几天就来上班了。”“确实没什么事,算是大难不死哦,不知道后福能不能早点出现。”林文峰调笑了一句和大家暂别一下,去了李大国的办公室。“李哥,我来了。”“文峰啊,身体恢复的怎么样,要不是广州城投的单子,定让你多休息几天的。”“没事,在家休息也是无聊,公司人多热闹,还有助于我记忆恢复呢。”“那我就简单的和你说一下广州城投的事情,可能下周我们还得去一趟,他们蔡总北京开会已经回来了。”接下来李大国把广州城投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事情也简单,广州城投要采购一批路桥设备,基建处的吴俊逸处长早年跟华丰房地产的一个副总关系不错,就将振华机械给推荐到城投。通过了资格预审和第一轮谈判,后面剩了三家单位参加第二轮谈判,实际也就二家,振华机械和五一重工,还有一家基本是陪衬的。这类机械设备的单子,价格不是主要的,要综合看公司的软硬实力,产品的知名度和口碑,所以里面很有文章可做,就好比汽车中的奔驰和宝马,价格差不多的谁更好?“五一重工是个国际品牌,质量比我们的好,但是价格呢也确实比我们贵得多,我们报价是万,我通过私下关系了解到五一的报价达到了万,比我们足足高了万,价格上我们是有足够的优势,关键是对方蔡总是个谨慎的人,我们想拿下这一单必须让他了解到我们的产品质量和五一重工的差不多。”“我觉得对方对我们的意向比较多,第一,我们的产品虽说不是国际知名品牌,但也有一定的知名度,算是二线品牌吧,满足对方招标要求;“第二,价格应该超过对方心理预期,但也产生了一种低价低质量的心理隐患;“第三呢,我们的对手五一重工是个国际控股集团,对于这样的小项目可能也不是很重视,而且报价比我们高的多,所以我们只要准备充足,理应拿下此单。”“价格确实我们有优势,但目前的形势对我们却不利,如果五一重工只要降价%左右,广州城投肯定会选择他,根据我们的成本测算,我估计五一重工的毛利%左右,即使他降%,也还有%的利润,现在吃不准他们会不会在下一轮降价。”李大国小小的眼睛露出精光。“看了小朱拿过来的资料,我也在思考五一重工,他们是国际控股公司,有着完整的一套工作方式,即使要降价也不是说谈判部门能随便降价的,风控部门会针对市场,针对甲方公司进行分析,毕竟甲方的付款不是一次性的。”“讲到付款,城投的条件有点苛刻,我问了一下一部的老祁,他们签的合同基本上都是收到货后货款回来个七八成的,然后加上一二年的免费保修期,广州城投的大爷们倒好,货到付一半,剩下的%二年付清,每年付%,也就是说这批货出去换不回全部现金的,如果不是看中南方的市场,我们也会放弃这一单的。”“公司既然接受了城投的条件,说明也是有决心打开南方市场的堡垒,即使不赚钱也要上,何况这一单还是有利润的,只要拿下城投,其他几个大的建筑安装和路桥施工单位必定会对我们另眼相看的,这是花钱做广告才能有的效益。”“我们来准备一下对策,你去成本部把城投采购的设备需要的成本在让他们核算一下,然后再问一下市场部对这单假定成交造成的广告效益做个估价。”“好的,我马上去办。”林文峰想起假装失忆一事,显出为难的表情说道:“只是其他部门的人员我忘了找谁。”“这样,就让范萱萱陪你去,顺便让他带你熟悉一下公司,其他人员都尽快认全了。”“好的,谢谢老大。”“周末之前把数据搞到手,我在等对方通知我们过去,估计最迟不会超过下周三的。”“保证完成任务。”林文峰走出经理房间,来到范萱萱座位前说:“萱小妹,老大有任务交给你,这几天就属你清闲一点,让你带我去跑另外几个部门办事,顺便认识一下公司的人员,熟悉公司的幻境,怎么样好差事吧。”“老大发话了,不敢不从啊,倒是你深得老大信任啊,一来就安排任务,前途光明哦。”范萱萱调侃了一下林文峰。林文峰俯下身靠近范萱萱,轻声的笑道“那你得赶紧来拍马屁,等我以后混好了,你就跟我混吧。”钱忠良看到这一幕,喊道:“吆,说什么悄悄话呢?”林文峰赶忙回道:“哪有什么悄悄话,怕打扰你们工作。”随即眼神对上钱忠良的眼神,意念一动,脑海中传来了钱忠良的想法:“妈的,脑子怎么不撞坏掉,失忆了还想勾勾搭搭,老子都没占过范萱萱这个臭娘们便宜,虽然长得一般般,但是身材前凸后翘,床上尤物啊!等到李大国走了,姓林的这孙子当上经理,会不会对这娘们动手?要是偷偷弄到他们乱搞的证据,先尝尝范萱萱这娘们什么滋味,再搞掉姓林的,经理之位也有可能轮到我头上呢!”钱忠良骂道:“工作个屁,上次去西江陪客户吃饭,辣的我肠子都起泡,他奶奶的,那帮孙子就是从小辣酱里泡大的。”林文峰说:“啊,还有这样的事?”周旭升接过话题:“早知道这样,西江那边的业务你让给小朱啊,他可是能吃辣哦。”“小朱不行的,对方那帮孙子他可搞不定,特别是那个销售经理,又想好处又不想他们公司让步,不给就处处找茬,难搞得很。”周旭升笑着说:“是不是说得难上天,才能显出你老钱的能力,不过从你说的吃个饭也能看出对方确实不好搞。”“一共吃过二次饭,酒倒是没喝多,辣的受不了啊。”钱忠良恨恨的说道。朱胜杰这时朝钱忠良那边喊道:“钱哥,下次还有西江那边的业务,我帮你去三陪,业务算你的,我就混个吃喝,哈哈。”林文峰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假装一样样的观看了自己的物品,想起钱忠良的龌龊想法,暗自庆幸自己原来洁身自好,没有留下不好的蛛丝马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表面上和和气气的人背后捅刀子也是很正常的,所以林文峰打定了以后做事得更加小心翼翼。林文峰打开电脑惊奇的喊了一声:“密码居然让我一次就猜对了。”坐在对面的朱胜杰说:“那运气真不错。”上了QQ,和范萱萱约定好,吃过饭一道先去成本部。下午上班后,林文峰带着广州城投的采购单和范萱萱一道来到了三楼的成本部,坐在成本部经理张志轩的对面。“听说你出车祸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撞了,暂时失了一点忆,公司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了,不是小范介绍我还不知道成本是张经理在领导呢。”林文峰苦笑了一声。。  我走上前搂了搂老婆,低声说了一句,辛苦了,我自己来就行。“老公只要你舒服,就好,你是这个家的支柱,没了你,我们就没有家了。”老婆对我甜甜一笑,抱着我的腰身低喃道。我嗯了一声,我很想问老婆,即然这么在乎我,为什么还出/轨,不过想了想,她肯定会撒谎,我心底叹息一声,感觉索然无味,没有再说什么。我心里其实很希望,老婆能够对我坦白,或许我会给她一次机会。我渐渐的不愿意直接去质问她,因为她会撒谎,我也不想一次一次的去争执,所以我选择了沉默,要么她坦白,要么我找到她出/轨的证据,到时候转身就走。老婆简单做了一些早餐,我吃了饭去了学校,今天她休息所以告诉我,她要在家补一觉,我嗯了一声,嘱托她锁好门就走出了家门。下了楼,突然门卫老王叫住了我。我笑着问他有什么事情,他咧着老黄牙瞅着劣质的烟,笑着问我老婆有没有在家?我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不悦,问他有什么事情。老王告诉我,老婆曾打过物业的电话,说是找个修下水道的,他刚好懂得通下水道,到时候随便给他一点烟钱就好,绝对比请的那些人便宜多了。我告诉他已经修好了,望着老王满脸懊悔猛抽了两口烟,那一嘴的发黄的牙齿,我就感觉非常的恶心,直觉告诉我,他根本不是为了那几个钱,而是为了见我的老婆。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如果不是我早晨刚好碰到,老王会不会直接上楼,万一老婆开了门,我一想到她在电梯的表现,她估计都不敢吭声和反抗。我看到对面的老王,已经快五十多了,还没有娶媳妇,过去感觉他还挺亲切,突然望着他一脸懊恼的神情,满脸的褶子和大黄牙,我就有些愤怒。怪不得每次我和老婆出去,老王都表现的很热情和亲切,有时候还主动帮我老婆拎着米油。我忍不住有些担心,老婆会不会被老王占便宜了,一想到老王穿着好似几年没洗的衣服,离得近的时候,还能闻到一股酸臭味,我无法想象柔弱的老婆,有没有被这个半辈子没有碰过女人的混蛋给占了便宜。我沉着脸直接警告老王,以后没事不要打听我老婆,要不然我投诉到物业处,让他丢了工作。老王满脸尴尬的连连摆了摆手,嘴里说着误会了,误会了,就头也不回的跑回了门卫处。我不知道,这番警告有没有作用。我上了公交车后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不要乱开门,特别是门卫处的老王,老婆问我为什么,我就不耐烦的告诉她,记得不要开门。当老婆应承下来后,我才挂了电话,我想到昨天那个被她标注成赵丽莎的高大鹏,就急忙翻找微信通讯录,想要找到舒雅的微信,让她接下来多注意一下这个人的通讯记录。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舒雅的微信,我才想到昨天加的匆忙,忘记备注了,我通过聊天框的加入信息找到了一个疑似舒雅的微信。她的头像是一个米老鼠,我不确定她是不是舒雅,我的微信上有很多学生还有一些过去的大学同学和学校领导,万一搞错人了,可就麻烦了。我点开舒雅的朋友圈,发现我竟然被屏蔽了。我有点纳闷,我发了一个信息过去,问她是不是舒雅,过了一会也没有人回,我暗暗庆幸,还好刚刚没有直接问她。我最后得到一个结论,要么舒雅删了我,要么就是屏蔽我观看朋友圈。我用另外一个老家的手机号,又申请了一个微信,这个号,一直没有舍得丢,大多数就是给父母通个电话,加上月租费也不高,就留着了。我把那几个疑似舒雅的微信,重新加上。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我也下了公交车,突然两个微信同时响了,我先拿出经常用的那个微信,看到舒雅回我信息了,这才想到早晨都有晨读,那个时候是不能玩手机的。我皱了皱眉看着那个微信号,是那个屏蔽我观看朋友圈的微信,我让她打开朋友圈,其实我想确定一下她是不是舒雅。不过她扭捏了半天,就是不愿意打开。我最后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让她发个语音,只要能确定是她本人就行,最后舒雅发了语音,我听声音像是在厕所里,因为旁边还能听到淅淅沥沥的声音。我神色有些不自然,干咳了一声,交代她注意下那个叫高大鹏的通讯记录,就把手机揣回口袋里,走进了办公室。中午放学后,老婆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要不要回来吃饭。我不想来回赶车太麻烦,就让她自己吃。我在食堂吃过饭后,在办公室休息,突然舒雅给我打过来电话,然后让我看微信,不大一会,我收到一个照片,是高大鹏的通话记录,有两分钟,而给他打电话的手机号码,我非常熟悉,竟然是老婆的。老婆主动给高大鹏,打的电话。我看了一眼通讯记录,老婆刚挂了我的电话,就给这个高大鹏打了。难道老婆给我打电话,只是一个幌子,最根本的目的,只是确认我是不是要回家,更方便她去约会那个高大鹏。我一想到老婆的这个目的,脸色就是铁青一片,我收拾好公文包,转身直接出了办公室,打了一辆车直奔家里。我心急如火的冲回家,我担心老婆会和那个高大鹏,在属于我的床上就直接搞起来。我的内心很矛盾,我很希望到家后,老婆只是在做家务,又希望真让我抓到她出/轨的证据。我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匆忙给了钱,我脸色难看,推开车门就想冲回家。突然一道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听到老王在喊老婆的名字。他想干什么?我抬头看过去,老婆走出小区门口,那个门卫老王匆忙迎过来,笑的满脸褶皱都开了,我这个时候竟然长出了一口气,最起码老婆没有和那个高大鹏在我家里做那种事。我转念一想,现在刚好下午一点半,老婆应该吃过午饭了,这个时间出去做什么?她今天休息,而且看她的穿着也不像去上班,更像是为了约会。难道老婆是担心家里不安全,所以才特意打扮一下,为了怕我突然回去更是提前打电话,探了我口风。我望着老婆满脸笑意的脸庞,那一双眼睛水蒙蒙的好似透着一抹喜悦的神情,离多远都能感受到她的魅力。她为了出门,打扮得很漂亮,一袭裁剪得体的连衣裙,在两腿之间做了斜开叉,显得风格清爽中透着浓浓的女人味,两条修长的美腿显现出来,在浅薄的黑丝裤袜的衬托下,绷紧的裙子中一抹黑,越发的撩人心弦,走动之间,她的雪臀被包裹的更为挺翘饱满。门卫老王望向老婆背后臀部的眼神,一副赤/裸裸想要占有的冲动,她的身材太完美了,几乎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都会有冲动。老婆走出小区后,没有坐公交车和出租车,我有些诧异,慢慢的跟在后面。老婆走到离小区有段距离的隐蔽的路口,突然停了下来,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刘大明面对吴龙的不满,很自信地安慰说。自从知道贾仁达回来吗,上次会后和贾仁达联系上,刘大明心里就一直高兴,听了吴龙的汇报,心里就暗骂道,这群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到时候有你们哭的时候。“几个人这么做,明显的就是让我们难看!”吴龙很生气地抱怨说,心里却在恨跟错了人,跟着张富贵,说不定也和秦书凯一样提早享受挂职胜利的成果了。下面的几个月又是怎样,但愿不要虚度光阴。“不要灰心!”刘大明看到吴龙很不快乐的脸色,知道吴龙心里的感觉,就安慰说。“有主任做后盾,很有信心!”吴龙知道该说什么,只要巴结好刘大明,到时候请他出面和单位的余副局长说几句好话,加大对自己联系村的扶持力度,胜利果实才有指望。“吴龙,不要多考虑,我会对你负责的。”刘大明说,“不过以后咱们要勤沟通,关键时刻一定要互相支持,互相补台,咱们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这一点不说你也明白,没听人家说吗?政界,成功的唯一经验就是团结,教训就是不团结。你看看,起内讧的没有几个好下场。”刘大明知道,要控制好吴龙,语言上的敲打是不能少的,关键时候也要帮助他做点实事,有甜头,那么下属才能听话,整天空口说白话,没有人当回事的,即使说的人真的想做,听的人也会把它当成是放屁。“局长,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为你是从,不打折扣!”后来,刘大明就问跟踪张富贵的事,到底有没有结果?难道张富贵几个月的时候就没有和牛小娟**过?都是过来人,刘大明很不相信这样的结果,男女之间有了那种事,有几个能忍的了半年的。吴龙不知道如何回答,为了应付,就说一直跟着张富贵,天气冷了,张富贵出去就少了,也就没有跟踪,下面肯定会放在心上,仔细观察,就不信抓不住把柄。后来,吴龙又叹了口气,很无奈地说,以后更难跟踪张富贵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刘大明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吴龙就把年前跟踪,最后被张富贵发现,被警告的事都说了一遍。这么说,不仅为去年的跟踪无果找到了解释,也为今年的所谓跟踪打下伏笔。刘大明听了吴龙的话,感到很吃惊,原来张富贵已经知道了吴龙跟踪的事,就要当心,否则,张富贵哪一天把这件事找个理由向领导汇报,说别有用心的派人跟着他,想抓住他的把柄,那么就闹大了。领导人认为,你能让人跟踪张富贵,就能跟踪我,那么名声也就完了。官场,名声比脸重要,很多领导都不要脸,做着男娼女盗的勾当,但是却很不能不要名声,那是在官场混事的关键,刘大明也不例外。刘大明就说,张富贵既然知道了,再跟踪一定要小心,不能让他再次抓住证据,否则,我们就别想混了。后来,刘大明就问,张富贵和刘小娟那天在宿舍**的事除了你和秦书凯看到,还有什么人看到?吴龙想了想很久说,除了他和秦书凯,其余没有人能够有此福眼,可是,秦书凯是张富贵的人,肯定不会说出这件事,证明这件事,否则,根本就不用这么花费时间和精力。刘大明想了很久说,秦书凯这个野小子,其实很好对付,他这种人看好的就是眼前利益,没有长远的眼光,典型的有奶就是娘的人。就说张富贵,如果不帮助秦书凯从市交通局找到关系铺路,秦书凯肯定不会如此的跟着,整天如狗一样,所以,给点好处,秦书凯就会如狗一样听我的指挥的。吴龙就很不信的看着刘大明,心里想,如果有本事,秦书凯肯定会如狗一样听刘大明的话,因为在单位,刘大明是他的领导,两年回去了还是领导,聪明的秦书凯肯定考虑过这个问题,出现现在的局面,唯一的理由就是刘大明不是一个很有用领导,下属可以不把他当回事。刘大明没有理会吴龙的眼光,继续说,秦书凯的事,以后我会处理的,过一会你到房间看看秦书凯有没有回来,没有回来就给秦书凯打电话,让他有空到我房间,有事要谈。后来,刘大明又说,吴龙,你上次对我说,你和对象都在农业局很多地方很不方便,想把对象调动工作的事我最经考虑了,认为你说的很有道理,关键是你的对象想到哪个单位去?,吴龙那次随刘大明去陪县里的一个局长喝酒,饭后回来的时候刘大明介绍说这个局长和自己是高中同学,关系很不一般,如果吴龙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就说一声。吴龙当时就趁着酒气,说了和对象同在一个单位不方便的事。吴龙说的时候,根本没有当回事,工作调动对领导来说那是很小的事,对没有背景的人来说,那就是天大的事。刘大明能帮助,那就是无形中占了一个大便宜,不帮助,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只当是酒话。听刘大明这么说,赶紧回答说:“好的单位也不想,说的过去就行,目的就是希望结婚了夫妻别在一个单位,在一起,很不方便!”吴龙时刻觉得,夫妻在一个单位那是相当得不好。人不都说距离产生美,小别胜新婚什么的么?本来每天下班后面对同一个人,日子久了多少都会觉得无聊,这要是小时不离不弃的,那就可以用痛苦来形容了。特别是男人,有时候想和朋友一起出去坐坐,连个借口都没得编。“这么说我就好操作了!”那天,刘大明和吴龙难得的取得空前的团结。刘大明看着吴龙走出房间,心里就在想下一步如何操着吴龙对象工作调动的事,这件事做好了就考虑如何控制秦书凯,刘大明已经想好了控制秦书凯的由头,只要操作好,刘大明很有信心。年后,刘大明按照和一把手田主任约好的时间,前往主任办公室。主任的办公室在七楼的东边,到了门口看到办公室的门开着,说明田主任已经来了。于是先探头和一把手打声招呼,人也就随之进了去。“新年好,给你拜个晚年!”“老刘啊,新年好,快进来!”田主任很热情的打着招呼,刘大明进来后,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在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两个人就如平常一样,天南海北的吹了一会,话题从慢慢的转入正题。刘大明就把自己做驻村挂职联系村的实际情况,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汇报了一下,最后请田主任什么时候带人去考察一下。以前,刘大明也向田主任汇报几次,他都是以单位资金比较紧张等理由推辞了。这次,刘大明知道田主任肯定会安排资金对提出的问题给与解决的,说话就很有底气。刘大明很有底气的和田主任说话,和他遇到老同学贾仁达有很大关系。春节后,刘大明知道现在是时机到贾仁达那儿谈自己事情的时候了。于是,给贾仁达打个电话,说老同学,有件事想请你领导帮忙,不知道行不行?贾仁达很大度的回答说,如果有事不和我商议,那也就不是老同学了,说吧,什么事?,在我迟疑的时候,收到了一条信息,是大长腿发来的:“第一天上班,别迟到。”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那女王气透过短息传过来。罢了,既然来了,就来试试吧,大不了再辞职啊,话说,公务员能辞职么。我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监狱的大门,严丝合缝,黑乎乎冷冰冰的大铁门,估计将近十米高,跟周围的墙严丝合缝,上面还有巨大的铆钉,怎么看怎么狰狞,那感觉就像是地狱之门一般。大铁门周围,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像是古代城墙那玩意,反正铁门上面还有很高的水泥建筑,上面写着xx女子监狱,在上面,就是国徽,最上面一左一右,像是瞭望台一样的建筑。我傻不拉几的在那打量,这时候在大门旁边水泥水泥桩的玻璃窗里有个人开始喊了:“什么人,监狱重地,赶紧走!”我还想说这里怎么没站岗的呢,原来都藏在那里面了,就露出一个一米见方的玻璃窗,还用铁栏杆挡住,可算是不能越狱了。我正愁不知道咋进去,一见有人搭理我,赶紧屁颠屁颠走过去,说:“大哥……”我这话还没说完,我就看见里面那人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我靠,我发誓这狗日的是拿出了一把枪,我当时就傻了,赶紧站住,两手往上举起来,说:“大,大哥,我是好人啊……”那人一喊:“谁是你大哥,你是干什么的?”他这么一说,我才听清楚了,这人声音比较粗,但是是个女的!我赶紧麻利的说自己的来历,然后看她没意见,小心的把那红头文件拿了出来,她示意我拿过去,然后让我拿出身份证,打开一个像是银行窗口下面那小小的通道,让我把东西塞了进去,皱着眉头打量了我一会,嘟囔了一句:“男的?”然后她让我往回退了几步,拿起电话打了起来。看见她放下电话,我凑近乎的往前考去,说:“姐姐……”“谁是你姐姐,回去!”那女的一脸横肉,我擦,这里面果然都是内分泌失调的狂暴女人。过了一会,我听见铁门再响,巴巴的看着,足足响了有一分钟多钟,我才看见在大门左边三米处的那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铁门开了,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冲我喊道:“陈凯?”我赶紧点头。那女人声音冷的像是死了啥一样,冲我喊道:“没嘴么,不会说话,点什么头,赶紧进来!一点规矩都没有!”我去,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为啥都刺挠我?而且这人我听出来了,不是别人,就是上次给我打电话,通知我通过面试的那个女的,这里面的狱警的哦苏哈i神经病么?不是说好的物依稀为贵么,怎么我一点不受待见啊?我走到铁门前面,那女的像是搜犯人一样,先检查了我身上,然后让我把手机和钥匙拿了出来,她在前面,带头走了那黑黑的小门之中。我回头再看了一眼那艳阳天,深吸了一口气,跟着进去。该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呢,不舒服,绝对的不舒服。那个门虽然不算厚,但是门所在的大门墩子比较厚,所以从小门中间来,要通过一个像是地道样的通道,大概是一两米,然后就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监狱。前面带路进来的女狱警头也不会,冲我喊了一声:“站住别动!”我他娘的被她一惊一乍吓了一跳,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她就扭着屁股朝着刚才我看见的那个守卫室走去,虽然是在监狱内,但是守卫室的门依旧是铁的,露出小小窗口。她进去之后,我就开始打量起这监狱里面的情景来。如果说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女子监狱,那就是干净,绝逼是太干净了,那感觉像是有洁癖的人一点点的擦出来的,冬末本就是萧瑟,再配上这不似人间的干净,虽然现代化气息很重,但是让人莫名感觉到荒无人气。跟我想象的一点不一样,监狱里面很大,而且里面看不见人,电影里那随处可见像是散步一样的犯人一个都没有,甚至连狱警都没有。反倒是房子不少,错落有致,将这硕大的监狱,化成一个又一个的区。这时候那门开了,臭脾气的狱警出来,手里拿着我的身份证还有那红头文件,臭屁的从我身边经过,从牙缝里挤出俩字:“跟着。”我真不知道,我是哪里招惹到这个八婆了,就他娘的像是我爆了她的菊花一样,我跟她走的时候,问了一句:“我的手机呢?”那个女狱警站住身子,转过头来用那种表情看着我,有些讥讽,说:“手机?你以为这是你家啊,想要手机就要手机!跟你说,来这手机都要放到警卫室!不准带!还有,以后叫我刘姐,没大没小!”cao,我当时真的有些忍不住了,这一来就给我下马威啊!我强忍着怒气跟着她走进了一个大楼,进了一楼的一个办公室。那个刘姐让我站在门外面,然后自己敲门进去,里面传来一个有些老的女声:“进来。”那个刘姐一进去,立马点头哈腰,语气腔调像是哈巴狗的哼哼:“张指导啊,咱们不是招了一个科员吗,今天来了,你见见吗?”那个老女人的声音穿过打开的房门,传到我的耳朵里:“进来吧。”我敲了敲门,走了进去,看见一个老女人,大概是多岁,带着眼镜,短头发,穿着警服,正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眼镜看着电脑屏幕。听见我进来,她抬起头,冲我官方的笑了笑说:“小陈吧,坐坐,你看看小伙子长的真有精神头啊,一表人才,小刘啊,你先出去,去给小陈安排个宿舍吧,我跟小陈聊聊。”那个小刘听见后,点头走了出去,那个指导员保养的不错,眼角稍微有些细纹,但是带着黑框眼镜,还有那岁月沉淀下来的气质,给人一个特别知性的感觉。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现象,所以从一开始进门的紧张,到现在的有恃无恐。指导员一边站起来,一边对我说:“小陈啊,喝水吧,我是张指导员,你可以叫我张姐,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过来问我。”我坐在沙发上,接过张指导员递过来一纸杯水,笑眯眯的说:“谢谢张姐。”张指导员似乎是对我直接称呼她张姐有些惊讶,眼中闪过异样的神情,坐在电脑前,她也不看我,手放在鼠标前,一动一动,而她眼镜上反射出来的图像,让我有些异样的兴奋……张指导简单的跟我聊了一些关于监狱里面的事情,还有我专业的事情,到了后来,她才说:“小陈啊,咱们这监狱中少一位心理指导师,你也知道,女犯人常待在这里,心理总会出问题的,曾经招了几个女心理指导,但都干不了,这才招了你这一个男的,你啊,要好好努力,别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啊。”她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有人敲门,门外姓刘的那女狱警说:“张指导,是我。”张指导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让那个刘姐进来,她走到我面前,我赶紧站起来,她不高,头顶到我鼻尖的位置,不过那胸倒是不小,撑的警服鼓鼓囊囊的,这就是熟妇吧。《人类还有希望吗》《玄幻之开局成为异生兽》《岳两女共夫》《我想对你说的》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凯旋门真人娱乐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86894_110368.html
凯旋门真人娱乐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