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电子cq9 目录共9490章

首页

电子cq9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8324章 醒来后

电子cq9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萧晋也动情的反握住她的手,满脸疼惜地说:“不好,少一分都不卖。”萧晋的话一出来,董雅洁就差点儿傻了,茫然的眨眨眼,问:“你、你说什么?”“我说少一分都不卖。”“为什么?你不是懂姐姐吗?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心疼姐姐吗?”董雅洁不甘心的还想继续感情攻势,萧晋却没了耐心,看看表,说:“董姐,价格的事儿,咱就甭纠结了成不?说了不会降就绝不会降,你要是再这么玩下去,一不小心涨一毛可不怪我。”嗖的一下,董雅洁的手就缩了回去,屁股也挪的离他远远的,一张俏脸冷漠如冰,哪里还有一点刚才自怨自艾的样子?“萧先生做事,真要这么绝吗?”想耍猴却被猴耍了,她气的恨不得当场把萧晋咬死。萧晋耸耸肩,说:“做生意嘛!自然是要追求利益最大化,董姐是女强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好吧!”董雅洁深吸口气,扭头对方菁菁道,“去把东西拿来。”方菁菁这会儿早就被俩人刚才那番表演给震懵了。自家老板在谈判中利用性别优势耍手段的样子,她之前倒是见过,但像萧晋这样一边疼惜怜悯一边捅刀子的家伙,她真是头一次见,三观都险些被刷新。难道说,所谓成功的商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看来,自己这辈子估计也只适合当个助理了。“菁菁,去拿东西啊!”见她半天没反应,董雅洁又说了一遍。“哦哦,我这就去。”方菁菁反应过来,赶紧一溜小跑的出了办公室,没一分钟,就推了一辆小车回来。萧晋首先在小车上看见的是一整匹白色的缎子,旁边摆着两个盒子,其中打开的那个里面满是五颜六色的丝线和整整二十套粗细不一的绣花针,没打开的不用说,装的应该就是图样了。他走过去打开,果然,里面放了五幅画,有山,有水,有花,有树,还有鸟鱼,都是刺绣中最常见的图样。“既然萧先生做事这么绝,那咱们就公事公办。”董雅洁冷冷的望着萧晋,说,“以昨天那件红牡丹为准,七天,五副天绣,有半副次品,我就绝对不会给你超过五角的价格,你同意吗?”萧晋根本就不担心这个,因为周沛芹说了,她的水平在村里还算差的。点点头,他说:“可以,不过,如果五副天绣都达到了你的要求,那么我希望,一针一元的价格,董小姐就不要再纠结了。”董雅洁咬咬牙:“一言为定。”“爽快!”萧晋笑着冲她搓了搓手指,说,“预付款,两万,麻烦董小姐赶紧给我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抓紧时间赶回去呢!”啥都没拿来,就说了几句话,一张嘴就要两万,你当你高级陪聊啊?董雅洁心里暗骂,不过也懒得为这点钱再跟萧晋掰扯,直接让方菁菁从保险箱里拿出两沓钱丢了过去。“大老板办事就是敞亮!”萧晋拿着钱冲董雅洁挥了挥手,推起小车就走,到了门口忽然又扭回头来,笑嘻嘻的问道:“不知道董姐这会儿还喜不喜欢我呢?”董雅洁啐了一口:“想让我喜欢,先把自个儿阉了再说。”萧晋哈哈一笑,扬长而去。董雅洁气咻咻的坐回沙发上,问方菁菁道:“菁菁,你确定查清楚了,这家伙真的只是个支教老师?”“查清楚了,他的籍贯、大学都跟昨天在咖啡馆所说的一样,”说着,方菁菁的表情忽然气愤起来,“就是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太可恶,一个个尸位素餐,档案管理混乱的不行,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查到他到底是去了下面哪个县区。”“继续查,花点钱也无所谓,”董雅洁咬牙切齿道,“一定要找到他手里的那些绣工不可!”楼下,还不知道董雅洁已经想要对他釜底抽薪的萧晋把东西搬上车后,就让司机开车往回赶,在下午两点多才到达了囚龙村山外的青山镇。在进山的路口,有两个汉子牵着三头驴等在那里,萧晋让司机把东西卸下来,自己迎上去挨个儿发了根烟,笑道:“等久了吧?辛苦两位大哥了。”那两个汉子是本家兄弟,都姓梁,年纪大一些的名叫梁建国,年纪小一些的叫梁胜利,都是村里老实巴交的农民,见到萧晋还有些局促,拿着烟连连摆手道:“不辛苦不辛苦,萧老师去城里给俺们找财路才辛苦呢!”萧晋摆摆手,“这算什么财路啊!一点小钱儿而已,举手之劳。”梁胜利比较机灵,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连忙问:“这么说,萧老师这趟事儿,是办成了?”萧晋笑着点头道:“成了,以后咱村里,只要是会祖传绣活儿的,月收入就不会少于三千块。”“三千块?天爷呀!这可比出去打工挣的还多啊!萧老师你没骗俺?”“胜利哥,瞧你这话儿说的,我要是在这事儿上骗你们的话,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混啊?”说完,萧晋哈哈大笑。“那是,那是。”梁胜利跟着一起憨厚的笑。一旁的梁建国也跟着笑,只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别扭,有些嫉妒,也有些郁闷。这时,那边司机已经把东西都卸下来了,萧晋过去付了车钱,就招呼两个汉子把东西装到驴背上的筐里。别看驴子比马和牛都小,走起山路来却再适合不过,几百斤的东西驮起来轻轻松松,吃的还不需要太精细,简直就是吃苦耐劳的典范。装好东西顺着小路慢慢上山,一路上梁胜利都跟萧晋有说有笑的,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没多久,萧晋就发现梁建国的不对劲了,就问:“建国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梁建国吧嗒吧嗒抽了好几口烟才艰难的开口:“萧老师,这能挣钱的事儿,只……只有绣活儿吗?”萧晋一听就明白了,这位家里的婆娘如果不是外村的,那小时候就肯定没好好学天绣,以至于现在好不容易碰上月收入三千块的好事儿,却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郁闷才怪,估计回去拿皮带抽媳妇儿的心都有了。“怎么会?挣钱的活计多着呐!”这事儿萧晋进城的路上就想好了,所以直接就拍着梁建国的肩膀笑道,“我还想着让村里出去打工的人都回来呢!没有挣钱的门路怎么行?”梁建国瞬间就精神了,激动道:“真的?还有别的挣钱路子?”“当然,”萧晋用脚跺了跺脚下的路,说,“我的最终目标,就是让咱们村里所有的人都月收入起码上万,不过,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修一条能走车的路,回去我就跟老族长说,一天一百块,建国大哥,你干不干?”梁建国嘴唇都开始哆嗦了,农村汉子啥都没有,就是有一把子力气,农忙的时候还好,农闲的时候,除了晚上在炕上折腾婆娘之外,都没个发泄的地方,现在好了,干一天活就有一百块钱,一个月下来也有三千块,二傻子才不干呢!走在后面的梁胜利要比他镇定一些,开口道:“俺的娘咧!咱村的壮劳力虽然只有八个,可是加在一起,一天光工钱就得八百块,一个月就是三八二十四……两千……两万四啊!萧老师,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不过,咱可先说清楚了,我是求财的,可不要命!“放心,两只眼睛一个肾,最多三局,出不了人命!”萧逸一屁股坐在赌桌前,指了指桌上的骰子,“玩点简单的,咱就……摇个骰子吧!”“萧逸。”小七最后喊了一声。萧逸瞟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女人,一言不发!赌局,开始了。哐啷……骰盅落桌!“大还是小”“小”萧逸随口说出了一个字,随意的,就像赌的不是自己。小七看着都替萧逸急。“就这水平还敢跟老子玩狠得?”当骰子被揭开那一刻,小七差点瘫坐在地上,五点大,萧逸第一局输了。“一只眼了!”大光头咧咧嘴。“继续,这次换我摇!”萧逸一脸平静的接过骰盅,粗糙的手法略减笨拙。哐啷……一下、两下、萧逸怔了下,眉眼间一下明朗了。一连摇了十几下,大光头瞅那架势,笑的都裂开了嘴!咋地,你抡开了膀子摇,还能摇出个花儿来不成?砰……骰盅落桌,萧逸嘴角也翘起了一丝弧度。“小”没等萧逸问话,大光头嘴里就蹦出来一个“小”字。听完大光头的话,萧逸笑了,刚才他摇骰子的时候就发现里面被注了水银,这次大光头的急切回答,更加确切了。萧逸没再理会其他直接抱起了丫丫。“几个意思?来横的?”萧逸也不废话把骰子拿过来就朝着桌上一拍。“还让我说的明白点吗”看着桌上碎掉的骰子,还有水银。大光头望着萧逸离去的背影,脸色难看死了。从里面出来,小七脑子里面还是一片混乱,就这么没事了?“以后别赌了行不行,不为了我也为了丫丫。等把赌债还完,我们一家好好的过日子”“我答应你”面对小七希冀的目光,萧逸内心的柔软被碰触了一下,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对陌生的母女,不等小七开口,萧逸就先说话了。“我想一个人走走”“那......那你早点回来,我和丫丫等你”萧逸想自己一个人走走,想以后的生活,想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小七母女。突然他觉得似乎自己遗漏了什么。对了爸妈昨天打电话让他回家拿钱还赌债,萧逸怀着忐忑和复杂的心情一步步的朝着记忆中家的方向走去。“晓晓,这个学期结束爸给你找个工作,就别去学校了”“凭什么啊?”“咱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爸也不想...”“又是我哥,为了他就不让我上学。凭什么啊为了他看看咱们家现在被折腾成什么样了。”“ 你和你哥不一样,他现在,一事无成,要再这样下去,他那个家都要散了啊。”“不听,我不听。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要上。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呜呜,从小到大,你们有什么都是先我哥,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都是让着他,我难道就是捡来的,呜呜呜”萧逸走到家门口,听到这些,心被狠狠的揪了一把,还有种暖暖的感觉。前世不论多有钱多成功却没有这种感觉。“爸妈我回来了”平复了下内心,萧逸推开门笑着进来。“快进来, 我去给你们做饭”萧逸他妈红着眼说道。“怎么了”“没.....没什么”“什么没什么,就是因为他让我上不成学,还说没事。为什么你们就那么偏心,我难道不是亲生的呀,我恨你”萧晓狠狠的瞪了一眼萧逸哭着跑了出去,屋里面就剩下父亲萧建明、萧逸和母亲黄淑兰,气氛有点压抑。看着父亲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萧逸有点难受。“爸妈,你们担心我的着落,还有晓晓的学费吧”“家里事你少操心,我和你妈活一天家里的事就轮不到你操心,你少赌点就是对家里最大的贡献,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小七和丫丫着想呀。”“你爸说的对,咱们家这种条件你也知道,真的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你就听妈句劝,别赌了行吗。”“恩,以后不会了。但是晓晓的学还是要上的,妈我饿了,你去做点好吃的,我去看看晓晓跑哪了”“还在生气?”“要你管,你跟来干嘛,我恨你,不想看到你”“当然要管,谁让你是我妹妹”萧逸看着坐在路边的萧晓笑着说道,只是萧晓似乎不怎么愿意搭理他,直接把头转到了另外一边,眼角还挂着泪花。“都哭成小花猫了,都不可爱了”“哼”萧逸边给萧晓擦眼泪边说着,这次萧晓没有再躲闪,兄妹俩感情挺深的。不知道是因为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关系,还是晓晓看起来和上一世自己妹妹特别像,萧逸对这个妹妹格外亲切。“爸妈说让你上学了”“真的?”“哥啥时候骗过你”“可.....可咱们家里没钱”“放心吧,一定会有办法的”“哥,我是不是太不懂事了”“没有,是我以前不懂事,只知道赌,不求上进”萧逸看着妹妹这样,心里说不出的心酸,穷人孩子早当家一点都不假。萧晓不是不理解家里,只是对于她一个十五六的小女孩而已,缀学的事情,一下子太接受不了了。“哥,我刚才也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我想好了,等过几天我就跟着小英去饭店刷碗。到时候等我赚到钱了,把钱都给你我一分都不留,听说饭店管吃管住,我也用不到。这样你就能给嫂子和小侄女买好多东西了”“哥,还有就是你别赌了,这些年爸妈还有嫂子丫丫他们过得太苦了,他们太不容易了。”“哥的事你不用操心,上学的事没商量,你必须上”“哥,算了吧,咱们家是什么情况你也知道,爸妈说的对,你是男的,你要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你都老大不小了,也不能这么晃荡下去,咱们家的钱还是留给吧。至于我就算了,再闹下去,也只能让他们为难,这样挺好,挺好”萧晓说完眼泪又掉了下来,看着懂事的妹妹,萧逸眼圈也红了。萧逸最终没有要爸妈的钱,虽然他现在还欠着不少债务,但是看着已经生出白发的爸妈还有懂事的小妹,他怎么忍心拿走家里唯一的积蓄。“臭娘们,你男人欠我们三千块钱,赶紧还”“能不能宽限我们几天?”“ 老子宽限你们,谁宽限老子啊,少废话把你男人叫出来”“就几天”小七面对上门要账的只得苦苦哀求,丫丫害怕的抱着妈妈纤细的腿懂事的不哭也不闹,只是眼睛里面露出害怕的样子。“没钱是吧,弟兄们搬东西,把值钱的搬走”“你们.....你们不能这样,,等有了钱一准还”看着要把电视机搬走,小七伸开双手拦着不让他们搬,电视是这个贫穷的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也是丫丫童年唯一的乐趣。“让开”“不行,你们不能把电视搬走”“兄弟们把这娘们儿拉开,今天老子还搬定了”丫丫的哭声、小七和这些人撕扯的声音乱成了一团。。  但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当我将监控录像翻到昨天晚上时,却发现视频里根本没有什么蛇的存在!而视频里的我则是满脸惊恐的看着岗亭外面,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般。咕嘟...“都是幻象吗?”我吞咽了一口唾沫。从收费站回到宿舍,我脑子还有些发蒙。过去我从没有想过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真实的幻想。哪怕是到了现在,我依旧感觉昨天的那些蛇是真实存在的。接下来的几天。我不是每天晚上都会遇到犯困的情况。但每天晚上,我都是会遇到恐怖的事情!在第二天,我遇到了成群的黄鼠狼。在第三天,我遇到了纸人抬轿。在第四天,我遇到了阴兵借道。几乎每一次,我都是要被吓得半死,生怕那些脏东西会进岗亭里找我。就这般,我撑过了一星期。等到第八天的时候,我刚刚坐在岗亭里没有多久,就是听到了车子的轰鸣声。紧接着一辆车就是接近了收费站。我眉头一挑,感觉这辆车有些熟悉。“是苏笑嫣的那辆车?!”我身上的汗毛倒竖了起来。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弄清楚苏笑嫣到底是人还是邪祟。“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样是很不礼貌的吗?”车窗摇下来后,苏笑嫣魅惑众生的俏脸露了出来。“这个...那个...”我额头有汗,一时间就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了般,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要告诉你,今天是你的劫数。”苏笑嫣叹息了一声后说道。“什么意思?”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看看你右胳膊上,是不是有七道黑色痕迹。”苏笑嫣的话让我皱起眉头,半信半疑的将右臂上的衣服拉了起来,下一秒我就是看到了七道乌黑的淤痕!这七道淤痕排列很是整齐,看上去像是被人用手掐出来的。“这怎么可能,我昨晚洗澡的时候明明还没有。”我用手摸了一下那些淤痕,不疼,但也擦不掉。“这些是诅咒印记,擦不掉的。”“那怎么办?”“跟我走,要不然你今晚就会成为祭品。”苏笑嫣满脸认真的说道。我眉头紧锁,不知道苏笑嫣说的话是真还是假,我又该不该相信她。“十二点了。”苏笑嫣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叹息了一声。我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脸上写满了疑惑。但下一刻,一股大风却是突然刮了起来!阴风阵阵中,有白雾被席卷而来,笼罩了整个收费站。也就是在此时,我感觉不远处的白雾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出现。“它们来了。”苏笑嫣脸上写满了凝重,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白雾。“它们是谁?”我呼吸都是屏住了,身上的汗毛倒竖了起来。苏笑嫣没有回答我,但很快我就知道白雾中是什么东西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看上起足有十几米长,水桶粗细,此刻正在白雾中游走着。另外还有一只狮子大小的黄鼠狼,此刻双目泛着绿光,隐约间好像是正在对着月亮朝拜。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不远处有纸人在行走,另外还有面目狰狞的阴兵在出现...这都是我这一星期之内看到的脏东西,它们居然是在这一刻全部出现了!“快上车,要不然就晚了!”苏笑嫣断喝声让我从呆愣状态惊醒了过来。我咬了咬牙,额头上冷汗都是已经流进了眼睛里。很显然我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苏笑嫣。毕竟周元天叮嘱过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收费站。“神仙难救找死的鬼,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苏笑嫣叹息了一声,准备开车离去。“等等我!”此时那些脏东西都是已经接近收费站。最终我还是选择相信了苏笑嫣,主要是我感觉苏笑嫣不像坏人,应该不会害我。从岗亭内走出来,我急忙坐上了苏笑嫣的豪车。车内很豪华,这样的豪车,我过去从未做过。但现在我显然是没有心情去看这些了。轰...我坐上车后,苏笑嫣启动车子,很快就是冲进了前面的夜幕白雾中。在后方,那些脏东西看到我和苏笑嫣的离去,都是疯狂了!伴随着狂风阵阵的出现,那些脏东西速度也都是加快起来,跟在苏笑嫣的车子后面。“它们的目标是我?怎么会这样?”我后背发凉,感觉苏笑嫣应该是知道一些内幕。“你是被选中的祭品,身上已经被诅咒纠缠,它们不找你找谁?”苏笑嫣冷笑着说道。“祭品?周元天是故意要害我的?”我脸色大变,之前就感觉周元天有些目的不纯。“在你之前,已经有五任祭品死去,你是第六个。”“不对吧?我之前见过一个人,他曾经就是大洼湖收费站的收费员。”我想到了李文华。“呵呵...在这里做过收费员的人,都已经死了。”苏笑嫣哂笑了两声,然后淡淡说道。“都死了?那李大哥难道是...”我打了一个冷颤。如果苏笑嫣没有撒谎的话,那李文华绝对不是人。“我们怎么还没有摆脱它们?”车后面那些脏东西还在不断的追赶着,苏笑嫣驱车并没有甩开它们。“你不死,我们是甩不掉它们的。”“那怎么办?”“简单,你死了就行。”苏笑嫣把车停在了一旁,然后看着我脸上露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不好!”我脸色大变,第一时间就要开车门下车。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车门却已经锁死了,无论我怎么做都是打不开!“没有了心脏的人,等同于死人,它们就不会追你了。”苏笑嫣左手一挥,我身体一紧,感觉就像是被绳索捆绑了一般,再也动弹不得了。下一秒苏笑嫣直接弯腰凑近了我,然后红唇印在了我的嘴唇上!“色邪祟?还是狐狸精?她是要吸我的纯阳之气吗?”我眼睛瞪大,心中各种念头都是浮现了出来。这是我的初吻,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女人夺走。不过我感觉苏笑嫣似乎也是有些紧张。如此青涩的吻,她不会也是初吻吧?我心中想着,脑子却变得越来越昏沉,逐渐失去了意识。“真不应该离开收费站...”我是真的后悔了,周元天明明是非常郑重的叮咛着我,千万不能离开收费站。“人没了心还能活吗?我们一定都能活下去。”苏笑嫣抚摸着我的脸庞,漂亮的大眼睛中写满了复杂。只可惜现在的我已经是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次醒来时,我正躺在收费站的岗亭里。太阳高照,阳光很是刺眼。现在已经是早上九点多。“我没有死?”。我微微一笑,又接着翻下去,很快又被一行字吸引:“见到小泉了,他看去心不在焉的,和我说话时目光有点闪烁,像是有心事,正源曾经说过,他多半是听到了,这可真让人头痛,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我可没脸见人了!”“这些日子,正源一直在提那件事儿,搞得我心烦意乱。甚至,连和他争吵的心思都没有了。我真是命苦,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天太不公平了,早晨在楼下遇到了小泉,和他聊了一会儿,心情好多了。这个臭小子,他怎么那样自信呢,好像去了珠城,一定会成功的,嗯,我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要排除正源的干扰,把生意做好,我要当女富豪呢!嘻嘻!”“正源最近很过分,经常不见人影,晚回来,发现家里的凳子都坏了,我试着修了下,没弄好,坐在地,抱着凳子哭了,越哭越觉得委屈,想下楼,去赌场找他算账,可后来,又消气了,把小泉叫回来帮忙,可是,那臭小子竟然学坏了,胆子也够大的,居然敢当着正源的面说些下流话,公然调戏人家,哼,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我苦笑了一下,又翻开几页,见面写着:“陪正源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和前两次一样,还是没有希望,连人工受.精都没有可能,晚回来,正源心情不好,喝了酒,又提那事儿了,我很想一口答应,气气他,可又有些不忍心,他这人现在跟魔怔了似的,总是爱钻牛角尖,其实孩子哪有那样重要,只要两个人齐心协力,把日子过好,什么都强。”“今天丢丑了,去小泉家里,看到臭小子在看色.情杂志,我想教训他一下,结果,反而被他戏弄了,那个时候,我身软绵绵的,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那坏小子还起反应了,顶在我小腹,一跳一跳的,我当时吓坏了,生怕他硬来,可又有点……天啊,怎么会这样?真羞死了!”“回家换了衣服,忽然发现,下面都湿透了,那个臭小子,真是不像话,你有性幻想的权力,可也别欺负人呐!呜呜!这次吃亏了,不但被吃了豆腐,还要陪他逛街,不过,怪的是,我好像并没有生气,还玩得很开心,而且,好久都没这样开心了,唉,人真是复杂,不敢深想了!”“小泉救人时受伤了,我和正源去医院看他,他还在沉睡,我们两人都感到非常内疚,要不是因为我们,他也不会弄成这样,爸妈虽然没有说我们,可是我心里非常难过。”“吃晚饭的时候,正源喝了酒,又提起那件事情,还说小泉已经同意了,只要我点头,今晚能过来,我感到很羞愧,也很生气,但没有拒绝,好像被他缠得不耐烦了,默认了。”“正源出去了,我心里很乱,洗澡的时候,险些滑倒,躺在床,怎么也睡不着,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假如晚进来的人,真是小泉,那该怎么办呢?”我忽然感到异常紧张,也有些激动,把日记本放下,悄悄地下了床,摸黑去了卫生间,小解之后,扭开水龙头,哗哗地洗了手,重新回到西屋,钻进被窝里,又翻开一页,却见面写着:“到了凌晨,我仍然没有睡意,一直在胡思乱想,竟像是在期待什么,后来,感到有些口渴,到厨房拿水,刚刚走到门口,听到楼道里有脚步声,我吓了一跳,赶忙回到床。”“那人开门进来了,却一直没有进卧室,直觉,不像是正源,我的心怦怦直跳,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却只能躺在床装睡,过了一会儿,看到小泉进屋了,还好,是小泉,不是别的陌生人。”“小泉没有关灯,坐在床边,看着我,被他看得心慌意乱,我转过身子,这时忽然感觉,睡袍穿得太短了,我能感觉到,他在看我的腿,我想把腿蜷起来,又不太敢,真是窘迫死了!”“我想一直装睡到天亮,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可这臭小子忽然喊我了,我不知该怎么办,当时都快急哭了,可他还在喊,没办法,我只好起来,气呼呼地把他骂跑了!”看到这里,我叹了口气,拿手拍了下大腿,暗自懊恼,他现在忽然发现老话说的实在太对了,女人心海底针。自己实在是不懂得女人的心思,居然错过了极好的机会。再往后翻,直到最后一页,都没有找到与自己有关的内容,说的都是她与范正源分手之后的心情,我苦笑着合日记本,重新塞到枕头下面。“要是那晚再坚决一些,结果会不同了吧?”脑海里想着这个问题,我咧嘴苦笑一下,抱着枕头,怔怔地发呆,过了许久,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夜里两点多钟,房门忽然被轻轻推开,一个袅娜的身影走了进来。“啪!”房间里的电灯打开,我从睡梦惊醒,却懒得动弹,只抬起头,眯着眼睛,含糊地问道:“谁?”“是我!”宋嘉琪抱着枕头来到床边,轻盈地坐下,把我向旁边推了推,悄声道:“不行了,那屋没法睡,老爸的呼噜打得太响,像跑火车一样,老妈还抢被子,我实在受不了。我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道:“你快进来,别受凉了,我们挤挤吧,好困啊,我先睡了。”“嗯,你不打呼噜好!”宋嘉琪抿嘴一笑,放下枕头,把拖鞋踢掉,悉悉索索地钻进被窝,又弓起纤细的腰肢,探出小手,点了下墙的开关,房间里又恢复了黑暗。我闭眼眯了几分钟,非但没有睡着,反而渐渐清醒了,忽然意识到,两人是躺在一个被窝里,这孤男寡女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似乎应该发生点什么了?“机会难得,应该好好把握。”我心情激动起来,感到睡意全无,悄悄侧过身子,睁开眼睛,却见黑暗之,宋嘉琪侧卧在身边,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枕边,那张嫩腻如脂的俏脸,还带着甜美的笑意。宋嘉琪忽然睁开眼睛,蹙眉望着我,悄声问道:“小泉,你看什么呢?”我摸了下鼻子,嘿嘿地笑道:“嘉琪姐,你没有睡着?”宋嘉琪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地道:“我习惯早睡,要是过了夜里十二点钟,会失眠,有时到天亮才能睡着。”我笑了笑,一脸认真地道:“那可不行,女人要睡眠充足,多喝水,才能保持好的状态,不然,会很快变老的。”宋嘉琪撇了撇嘴,轻笑道:“小样,懂得还不少呢!”我微微一笑,嗅着身前诱人的体香,继续道:“当然了,要想睡眠质量好,最好是被人抱着睡。”宋嘉琪拿手掩住小嘴,咯咯地笑道:“臭小子,说什么呢?”我伸开双臂,半开玩笑地道:“过来吧,搂你一会儿,很快能睡着了!”“搂你个头!”宋嘉琪伸出小手,拨开我的胳膊,又幽幽地叹了口气,轻声道:“你快睡吧,明儿个你还得班呢,别管我。”我轻轻摇头,微笑道:“不成了,嘉琪姐,我也失眠了!”宋嘉琪面露讶色,吃吃地笑道:“你刚才不是说困死了么,怎么会失眠呢?”我翻了下白眼,悻悻地道:“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偷偷钻进我的被窝,能睡着才怪!”宋嘉琪哼了一声,拉了下被子,娇俏地道:“小泉,不要搞错,这可是我的被窝,你是鸠占鹊巢了!”我没有分辨,而是嘿嘿笑道:“现在是咱俩的了!”宋嘉琪笑了笑,忽然叹了口气,悄声的道:“快睡吧,别胡思乱想了。”“好吧。”我点了点头,却在被窝里探过一只脚,碰了碰那只纤细修长的美腿,心不觉一荡。,我面色一沉,没好气地道:“怎么,你又要去赌?”方正源摇了摇头,连忙否认道:“不是,方哥到现在都没吃午饭,饿得心里发慌,想去买两包方便面。”我登时愣住了,从衣服里掏出几十块钱递了过去,不解地道:“怎么会搞成这样,嘉琪姐不在家吗?”方正源叹了口气,苦恼地道:“午又吵了一架,嘉琪摔门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准是又回娘家了!”我皱起眉头,用责备的口吻道:“方哥,这是你的不对了,不好好过日子,总拌嘴吵架有什么意思啊?”方正源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道:“我也不想啊,唉!人家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最近一段时间,事事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没有顺心的时候。”我微微皱眉,缓和了语气道:“方哥,不管怎么样,也要先戒赌,再这样混下去,会害死人的。”方正源连连点头,笑着道:“好,好,其实,我也知道赌博不好,早想戒掉了。”我虽然不太相信他能戒赌,还是点头道:“方哥,只要戒了赌,一切都好说,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方正源咧嘴一笑,讨好地道:“小泉,到我家里坐坐吧,方哥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好啊。”我点了点头,等方正源买了方便面,陪着他一起了楼。回到房间,方正源取了热水,将方便面泡好,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想必是饿极了,不到三分钟的功夫,连汤带面地吃了个精光。他把碗筷丢下,抹了下嘴,随手掏出一颗烟点,深吸了一口,吐着烟圈道:“小泉,这些日子,岳父家里好像客人蛮多的。”我嗯了一声,轻描淡写地道:“都是宋叔叔农机厂的同事,是来谈工作的。”方正源笑了笑,跷起二郎腿,懒洋洋地道:“我听说了,是你写了什么材料,引起了市里领导的重视。你这下威风了,岳父那些农机厂的同事也都是看你的面子来的。”我摆了摆手,淡淡地道:“哪能这么说,宋叔叔做事情一向踏实,农机厂的领导对他也是相当认可的。”方正源掸了掸烟灰,有些懊恼地道:“其实吧,当初我要是不受伤,要是留在部队发展,说不定现在也戴几道杠杠了,哪会像现在这样落魄。”我打量他一眼,笑了笑,轻声的道:“方哥,咱们是一家人,有话直说吧。”方正源闷头吸了口烟,犹豫着道:“小泉,能不能帮我个忙,把我也弄到农机厂班,我保证好好干,绝不给你丢脸。”我听的一愣,疑惑的问道:“方哥,你帮着嘉琪姐看店不是挺好的吗?另外,算你想去农机厂工作,直接找宋叔叔是,怎么会找我帮忙,我毕竟不是农机厂的人啊,这岂不是绕远路了嘛?”“以前没结婚的时候,帮嘉琪打工倒也没什么,但结了婚,老是在老婆手下干活,人家不也说闲话嘛!”方正源挠了挠头,讪讪一笑,又接着道:“至于找你帮忙进农机厂……嘿嘿!岳父岳母肯定不相信我能戒赌,况且,你在他们二老的心里,可我这个女婿的份量重的多……”我想了想,沉吟道:“这事儿应该没问题,不过,要给我一点时间,你也知道,我毕竟才参加工作,算有个别领导对我另眼相看,但我也不能顺杆子往爬,那样不但会被别人看轻,说不定领导心里一生气,你想进农机厂这事情也黄了。”方正源眼睛一亮,笑着道:“明白,明白,小泉,还是你考虑的周到,这事儿不急,半年内能帮方哥办成行。”我也笑了,点着头道:“方哥,你愿意正经找个工作,我会支持你的。”方正源掸了掸烟灰,轻声道:“小泉,掏心窝子说吧,这些年,我们这小家能支撑到现在,全靠你嘉琪姐了,我在旁边眼巴巴地瞅着,却帮不忙,心里也很难受,要是能到农机厂班,家里的压力,能减轻不少。”我收起笑容,沉吟道:“方哥,你的想法很好,但我始终有些担心,要是戒不了赌,早晚有一天,会弄到倾家荡产,到那个时候,你再后悔晚了。”方正源伸出右手,赌誓发愿地道:“小泉,你放心,从今天开始,再赌一次,我切掉一根手指,直到切光为止。”我愣了一下,哭笑不得地道:“瞧你说的,有那么难戒吗?”方正源吸了口烟,把烟头熄灭,苦笑道:“怎么说呢,每次戒赌的时候,我都会感到心烦意乱,紧张焦虑,还会整夜失眠,只有进了赌场,才能兴奋起来。”我摆了下手,淡淡地道:“要是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你能慢慢克服了。”“你说的对。”方正源打了个哈欠,抬腕看了下表,笑着说道:“小泉,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跟我一起过去吧,把你嘉琪姐接回来,估计这会儿,她应该消气了。”我连连摆手,笑着道:“你们两口子的事情,我跟着掺和什么?”方正源叹了口气,悻悻地道:“走吧,岳母家的意见很大,不带你,我连门都进不去!”我笑了笑,摇着头道:“方哥,你这姑爷当的,也太失败了。”方正源哭丧着脸,摆手道:“没办法,兜里没钱,到哪都不受待见!”我微微皱眉,毫不客气地道:“借口!”方正源走到门边,苦笑着道:“行了,你个半大小子,别教训我了!”我们俩一起下了楼,我从车棚里推出自行车,载着方正源离开小区,向东郊行去。半路,方正源抬头望天,小声嘟囔道:“小泉,其实想想,真离了婚,其实也不错,我已经拖累了嘉琪这些年,怪不忍心的,要是分开后,她也解脱了。”我没有吭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既然都这样想了,为什么不对她好点,再卖些力气,把日子过好呢?”方正源轻轻摇头,愁眉不展地道:“道理谁都会讲,可像我现在这个样子,日子又怎么能过好呢?”我笑了笑,轻声安慰道:“方哥,只要你肯卖力气,早晚能摆脱现状的,咱们还年轻,有很多赚钱的机会。”“不只是钱的事儿。”方正源拿手捂住脸,痛苦地道:“穷倒不怕,怕的是人生没有奔头。”我微微皱眉,也有些同情这个男人,小声劝道:“方哥,想开点吧,别总钻牛角尖。”方正源点了点头,又摸出一颗烟点,慢吞吞地吸了起来,脸满是惆怅,过了许久,才摇头道:“当初真不该结婚,嘉琪是个好女人,是我害了她。”我沉默了,把自行车骑得飞快,很快了土路,沿着蜿蜒的小路,向前行去,远远地,能望见一座小山,山满是葱郁的树木,英阿姨的房子,在山脚下不远处。方正源狠吸了口烟,又轻声问道:“小泉,那些杂志,你都看了吗?”我笑了笑,随口应道:“看了,还不错。”方正源咳嗽了几声,嗓音干涩地道:“杂志虽然好看,不过,还是真人更漂亮,小泉,找机会,方哥领你出去玩玩,怎么样?”我笑着摇头,心里嘀咕:这方面我可有经验,哪里还需要你领我去玩。方正源摸着下巴,吞吞吐吐地道:“如果……不是那些女人,而是一个很漂亮的……”《穿书后我成了富婆》《重生天域女神》《岳两女共夫》《东城往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电子cq9》。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95135_936964.html
电子cq9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