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人官网 目录共8766章

首页

华人官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3190章 醒来后

华人官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爹,我要出去闯荡,我一定会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胡耀祖跪在久病不起的父亲面前大声说。胡家是老式的三间瓦房,胡耀祖和哥哥胡立业分别住两头的房间,父母亲住在堂屋香火后面的小屋子里,此刻,胡老爹躺在床上不停咳嗽,虚弱地说,“我们就是老老实实的乡下人,现在兵荒马乱的,出什么头啊?待在家吧。”大哥扶父亲坐起来,给他轻轻抚背,“耀祖,你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听爹的话。”“现……现在,饭……饭……饭都……都吃……吃不……不饱,呆……呆在家……家……也……也是饿死。”胡耀祖小时候生了一场病,发烧很久,好了以后,也不知怎么回事,一紧张,说话就打结。“你说话不利索,找媳妇都困难,还能干什么大事?”父亲侧过身子看着他。“我……我命中注定,我……我一定娶个漂亮的媳妇回来。”胡耀祖铁了心要出去闯荡。父亲看拦不住,也不说话,对大哥点点头。大哥说,“爹同意了,你走吧。”胡耀祖给父亲磕了三个头,转头看已经开始抹泪的母亲,拿着早已收拾好的背包,微微弯腰给大哥鞠躬,“哥,爹妈就拜托给你一个人了。”“二弟,拿着。”胡立业拿出一块大洋给胡耀祖。胡耀祖知道,这是他家全部的财产,“大……大哥,我……我不要,你留着给爹抓药吧。”“你拿着,爹没药我们可以到山上挖,你出门在外,没盘缠怎么行,我们在家,挖点野菜能填饱肚子,你在外面,什么都得花钱,没钱难道你去抢啊?”大哥说。“大……大哥,”胡耀祖擦眼泪,“我一定混个人样回来。”“实在混不下去,要想着还有一个家,日子过得苦点,也是家。”胡立业说。“我知道了大哥。”胡耀祖接过大洋,仔细放到包里最隐秘的地方。“外面和村里不一样,什么事多留点心眼。”胡立业嘱咐道。胡耀祖告别大哥,拿上母亲备好的干粮,挥泪出发,走了三天三夜,才到了广州,包里带的干饼子早就吃完了,他饿得头昏眼花,在路上任何地方看到水井,他都去喝,就是怎么喝都饿。可是实在舍不得花那块大洋,现在他头发凌乱,衣服鞋子都很脏,鞋头甚至已经走破了,大拇指都漏出来了,全身脏兮兮的,像极了叫花子。“兄弟,买馒头吗?”胡耀祖站在包子铺前,站了很久,直咽口水,手里紧紧拽着大洋,却不舍得用,“老……老板,你需要伙计吗?我不要钱,管吃就行。”“兄弟,对不住你,我也想去当伙计,找个管吃的地方,现在生意难做,”老板没再理睬胡耀祖,转头对着人群大声吆喝着,“包子、馒头!”“老板,你能不能先记账,给一个馒头,我挣钱还你。”胡耀祖声音很小,说话还没有打结。“你饿啊?”老板看他。胡耀祖点了点头。“那地方,管吃管住,关键看你有没有这本事。”胡耀祖顺着老板手指的地方看,有一张桌子,两三个穿军装的年轻人坐在后面。他上了几天学,认识几个字,“黄埔军校报名处。”老板诧异地笑起来,“你一个叫花子,还认识字?不错,那你去碰碰运气。”胡耀祖走了过去,呆呆地站在桌子前面。年轻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友好地问,“你干嘛?”“我……我……我来……来报名。”胡耀祖说。“就你?”穿军装的年轻人笑了。“我……我……我怎么了?”胡耀祖慌忙看自己,除了脏兮兮的,没什么特别。“你认识字吗?”年轻人问。“认……认……认识几个。”胡耀祖点头。“写的是什么?”年轻人用指头敲着桌子旁边斜立着的纸板。“黄埔军校报名处。”胡耀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呵呵,你还知道是军校,我们是在招特殊人才,”穿军装的年轻人站了起来,推着胡耀祖,“不是收留逃荒的,你离远点。”“你……你……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特殊人才?”胡耀祖赖着不走。“怎么回事?”一个像军官的人走了过来。“报……报……报告……”年轻人受到胡耀祖的感染,说话也打结。“长官。”胡耀祖帮那年轻人把话接上。年轻人瞪他一眼,对军官说,“报告长官,他说话都说不清楚,也要来报考军校。”“你……你……你还不是也说不清楚。”胡耀祖看向年轻人。“你……”年轻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被军官一个手势制止了。他转头问胡耀祖,“你有什么本事吗?你知道黄埔军校吗?”“你需要什么本事,我就有什么本事。”有时候,胡耀祖讲话也不结巴。“你最大的本事是什么?”军官被他的憨样逗笑了。“我……我……我特别能跑,跑得很快。”胡耀祖比划着手脚。“是吗?你跑一圈给我看看。”军官说。“我都三天没好好吃饭了,而且我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三天都在赶路,现在跑不动了。”胡耀祖实话实说。军官没理睬他,转身要走,胡耀祖急了,拦住军官,“长官,我跑。”军官笑起来,指着前面,“如果你真跑得快,那包子铺的包子我管饱。”“你说话要算话。”军官点点头,胡耀祖放下背包,脱下已经快要掉底的鞋子,准备开跑。“看到没有,前面有两个穿军装的人,你把他们的帽子摘下来交给我,当然你不要被他们抓住。”军官说。胡耀祖看过去,两个军人正在前面两百米的地方并排走着,他再确定一遍,“说好管我的包子。”然后拔腿就跑。他速度非常快,一眨眼工夫已经到了,“这小子还真的能跑。”年轻人都看傻眼了。他们说话的当儿,胡耀祖已经摘下两个军人的帽子,转身往回跑。军人转身,看到自己的帽子被一个叫花子拿着跑得飞快,他们追了过来。当然,两个人都追不上胡耀祖,其中一个人掏出枪,“叫花子,你站住,我要开枪了。”说完还真的朝天上放了一枪。把胡耀祖吓坏了,抱着头,拼命跑到军官面前,“帽子,帽子!”“你就不怕他们真的开枪把你打死?”军官拿到帽子笑着问。“把帽子交给你有包子吃,还……还……还有活着的希望,要不我也会饿死。”胡耀祖害怕地转头看着跑过来的两个军人。“长官。”两个跑得差点大喘气的军人站直了给军官行礼。“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们走吧。”军官把帽子给了那两个士兵,带着胡耀祖去包子铺,坐在一张桌边。“老……老……老板,包……包……包子。”胡耀祖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他已经几乎饿了三天。“你为什么跑得这么快?”军官看着他。“我……我……我们村有一个举人,有钱,他家天天都有包子吃,我常常去顺几个。”胡耀祖憨厚地笑着。。单个包房面积达平方米,一张超大的围台摆在包房正中央,天花板可以像天幕一样开启,按下电动按钮,在音乐声中面积近百平方米的玻璃天花板缓慢向两侧拉开,如同汽车的天窗一样。菜牌,除了传统的鲍鱼、鱼翅、海鲜外,印象最深的是一种煲粥,一小碗粥,几口就吃完了,元每客。那天晚上,财政局分管副局长带了一个处长和张富贵,还有就是秦书凯和金大洲。交通局来的是一个分管副局长和三个处长一个办公室的办事员。众人坐下后,财政局的副局长说,今晚很荣幸和交通局的领导在一起喝酒,主要是加深感情,联系工作,按照普安的惯例先把两杯喝了,再介绍来宾。两杯过后,交通局的领导就把来的几个人都做了介绍,后来财政局的就把自己带过来的几个人给来宾做了介绍,然后开始一个一个的相互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聊各类的话题。因为人数相等,所以把对方的几个人喝了一遍,再和自己的人一遍,每个人就是半斤多酒下肚,到了一个量,以后怎么喝和谁喝那就要看领导的眼色了。在中国,只要有官在的地方,就有不平等的地方,包括吃饭喝酒,那是官让你喝,你才能喝,否则,那就是没有原则,没有政治性的乱喝,领导不仅会瞧不起,别人也会不待见。下属们就等着领导的吩咐。这个时侯,服务员给每个人上了一碗鱼翅,财政局的副局长就一边用小勺子喝一边看着张富贵说,小张,你联系的村要铺几条道路,就要麻烦交通局的胡局长帮忙,你一定要陪领导喝好,这样才能把路铺好。领导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说,下属就要当成圣旨来看待。张富贵就端着一碗酒,从座位上走到胡局长身边说,局长,以后很多事麻烦给予帮助,敬局长一碗。胡局长就说,怎么能这样喝,我岁数大了,少喝点,也就端起了碗。张富贵就说,局长你随便。说完,站在那儿,把一碗酒喝了下去。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能力。交通局的人看到自己的局长被财政局的人敬酒了,赶紧也从座位上下来争先恐后的给财政局的领导敬酒。不要认为领导现在是在和人喝酒,其实,下属们的一言一行领导都看到眼里,带下属们来就是要他们喝酒的,领导来是谈事情的。任何时候,下属要分清目的。如此一番下来,很多人就喝的差不多了,就停下来,等待下一个兴奋点的带来,下面的兴奋点,醉酒就是这个时候产生的。秦书凯已经到外面的卫生间扣吐了一次,张富贵把自己带来就是喝酒的,下面肯定还是要喝很多酒的。众人抽烟的抽烟,喝酒的喝酒,休息一会,财政局的副局长就说,胡局长,下面再让张富贵处长陪你喝一碗,他挂职地方的事情你一定要关照,能不能评为先进就看你局长的帮助了。虽然,主要领导已经决定,但是这个时侯戴高帽子还是必要的。胡局长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满嘴酒气地说,工作上的事情只要有可能,肯定会关照的,我昨天看了你们的报告,三个村接近公里米宽的路和公里米宽的路,不是大问题,今年全部解决。但是如果想拿个先进,这个酒再喝就要有个喝法。几个人的眼睛就看着胡局长,等待下文。胡局长说,很简单,如果下面谁陪我喝,我喝一碗,他就喝一瓶,等到今晚带的酒喝完了,路今年也就全部铺好了,今晚的酒也就结束了,想喝等路铺好了,一起喝庆功酒。来的时候,秦书凯看到带了两箱酒,每箱六瓶,就是瓶。财政局的副局长就问服务员,还剩下几瓶。服务员告知还有三瓶多一点的数字后,财政局的副局长就说,张富贵,下面怎么喝就是你们的事,今年联系村的路能不能一步到位完成任务,就看你们的表现能不能让胡局长满意。张富贵就看着秦书凯。秦书凯太知道眼光里的含义,就站起来,让服务员开了一瓶,拿着一瓶酒走到胡局长身边说,局长,我敬你,请你多关照。说完,就站在那儿,把一瓶酒咕噜咕噜喝了下去,拿着空的瓶子,等着胡局长把一碗酒喝完,才回到座位上。大家都鼓掌。出了宾馆的门,张富贵狠狠的拍了秦书凯肩膀。秦书凯知道,这一拍里隐含着很多的内容,一是对秦书凯的佩服。当时秦书凯陪胡局长喝下一瓶酒后,金大洲也陪着胡局长喝了一瓶。剩下的一瓶酒让谁喝下去,还没有结果。胡局长就说,如果不喝下去,那么任务今年肯定完不成。几个人就相互的看看,张富贵明显的多了,金大洲也是严重的超量。秦书凯就站了起来,对胡局长说,局长,这个桌上我岁数最小,这瓶酒怎么说也该我包了,说完,站着把一瓶酒喝了下去,让所有人吃惊。胡局长看着秦书凯把酒喝下去,当时就对几个处长表态说,财政局的事你们要放在心上,今年一定全部到位。张富贵一拍另外的意思就是小伙子,够意思,以后不会亏待你的。因为这顿饭,让财政局分管的副局长很有面子,如此的喝酒作风,说出去那是够吹很长时间牛逼的。同时,张富贵和秦书凯的关系也无形中前进了一步。等到把交通局的几位领导送上车后,财政局的副局长很高兴,他对张富贵说,你们几个表现的非常好,从没有醉酒的交通局胡局长肯定也没有遇到这么喝酒的,估计以后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在我面前狂了。都是官场上的人,谁的底细都知道的很清楚。后来,财政局的副局长走后,张富贵就请秦书凯、金大洲还有财政局同来的处长一同到酒店不远处的洗浴中心去泡泡,说醒醒酒。进入洗浴中心,几个人泡过后,又上去请小姐推拿了一通,再修修脚,一直到点多才结束。这一番下来,秦书凯就感到市县的差别,不管从接待、环境等,他进入张富贵的办公房间看到,里面的办公条件那是县里永远也赶不上的,也就了解县里的很多干部想方设法向市区调动的原因。还有就是人员的接触面比较宽广,起点高,对一个人以后仕途的发展那是很有好处的。当天晚上,三个人又一同返回普水,因为秦书凯说回县城有事情,张富贵就让市局的司机把他们一同送到了普水。路上张富贵很兴奋的说,下面的时间就可以拉开腿睡觉,因为村里急需解决的铺路问题,都已经顺利的解决了。秦书凯和金大洲就很感谢的说,都是张处长帮助的结果,以后有什么事要我们做的,说一声肯定不遗余力。因为,两个人知道,如果不是张富贵从市级层面上来协调,铺路等问题,估计自己的单位都没有能力解决。张富贵就很大气的说,我只是牵个头,给个机会,功劳是你们喝酒喝来的,特别是小秦,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喝酒,真是长了见识,知道什么是喝酒,什么叫酒量啊。金大洲就说,小秦是因为张处长这么鼎力帮助,提供机会,只有如此喝酒才能代表我们两个人对张处长的感谢。任何时候,拍马屁是永远没有错的,错的就是不会拍马屁,不拍马屁,让马感到屁股发痒,那就坏事了。到了县城后,张富贵和金大洲两人走了,秦书凯就和柳橙联系,问,柳姐,我已经到了普水,你在哪儿?。  县医院两个内科,内一科是呼吸、消化、心内在一起,内二科是内分泌和感染科在一起,也不知道医院咋想的把呼吸和感染没分到一起,李辉昨天已经打听清楚了,他想进内科,如果张凡也去内科他想选张凡不选的科室,假假的张凡人家也算是毕业。“我想去外科。骨科最好。”张凡基础一般,内科相对外科更加考量基础。聊了几句,郭启亮和居马别克也进来了。几个人聊了一会,李辉的女友王莎进来了。“你们还在聊天啊,咋没收拾收拾啊,刚王主任打电话让我们去楼下,准备吃饭去了。快走吧”王莎个子不高,但是声音很好听。几个人一听,赶忙的下楼。医院的两辆已经停到宿舍楼下了。王主任在车对大家招了招手,“赶紧车吧,院长已经出发了。”巴图的车是个现代伊兰特,偶尔医院接个领导啥的,一般都算是院长的私家车。夸克县宾馆是县委指定的宾馆,所以下属的机构有招待一般都是到夸克县宾馆餐厅。张凡他们进去以后,发现包厢里的桌子已经坐着好些人。几人都是刚毕业的学生,社会经验不足,也很少参加这样的宴会,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巴图站起来笑着对着王主任说道:“我们的管家婆,开始给大家分配座位吧,男女岔开坐,一对一对的可不能分配错啊。”大家附和着笑了几声。菜的很快,凉菜刚齐,热菜开始端进来了,院长没说吃,大家也没动筷子。第一个热菜端来以后,巴图端着酒杯说道:“在座的不管是医院的老人还是新来的大学生,今天能做到一起是天给我们的缘分,希望老人能帮助新来的大学生。我们大学生呢要加快进入角色,提早的融入到我们县医院这个大家庭里来,今天借着这杯水酒,为大学生接风并祝新来的大学生工作顺利,生活美满。”说着话把手里的酒给喝了下去。张凡看着手大概有一两的酒杯发憷。他很少喝酒,偶尔也喝个啤酒从来都没喝过白酒。夸克县的规矩是吃菜前先喝三杯酒,三杯酒下去,张凡看房子已经开始旋转,拿起筷子想吃几口压压酒意,筷子都还没伸出去,张凡眼前一黑身子发软的钻到了饭桌下面。在做的都是搞医的也不着急,负起张凡摸了摸动脉,内一科主任李成军笑着对巴图说道:“小伙子喝醉了,回医院打点解酒好了。”“看来我们的大学生还没有好好的进入社会啊,工作要努力喝酒也要跟啊。小陈你先把张凡送到急救室去。”小张是救护车司机。说完再次举杯说道:“来我们的小伙子、大姑娘们再喝一杯,能喝多少酒能干都少工作。”当天晚,大学生们全体覆灭。只不过张凡最早阵亡了。巴图他们也是刻意的让大学生们喝醉,他较相信酒后呈现本色的说法。张凡没喝过白酒,喝的太猛醒的也快,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急救室的床,旁边都是急救设备。虽然醒了,还是晕的厉害,准备起来去卫生间方便一下,结果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屏幕。“绑定超级医疗辅助系统,开始传输系统资料。”张凡眼一花,再一次的混了过去。张凡彻底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医院组织科室的主任和新来大学生去草原二日游。张凡坐在车的后排,沉默不语。“你别往心里去,昨天我们都喝醉了,只不过你醉的早一点而已,我们这些粉嫩的雏,哪能和那些老油子呢。”李辉看张凡兴致不高,悄悄的安慰了张凡几句。“也不是,我倒真没想那么多,是从来没喝醉过,今天还有点晕,我还是再眯一会算了。”其实张凡在脑海研究突如其来的系统。超级辅助系统诞生于未来的一个世纪后,为了提升华国医疗体系,汇集了N多科学家发明这种可以快速提升医生治疗治疗水平的系统,它汇集了查询、辅助、训练等各种功能,结果不知为什么划过时空的裂隙进入了张凡的身体。系统自动检测并鉴定出张凡为医学实习生,未来系统也是按照华国的医疗体系循循渐进的让医生学习,因为张凡只是实习医生,所以系统屏幕只是出现了四个大块,内外妇儿,但是只能选择一个选项去学习。张凡醒来的第一时间开始研究,几年的大学生涯下来,早造了张凡粗大的神经,并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的系统而慌乱。四大科目,但是只有一个选项,系统已经告知张凡,未获得执业医师之前,只能进入一个科目学习。张凡很是纠结,在外科和内科之间犹豫,妇科和儿科已经放弃了。因为大学忙着赚学费去了,知识储备不够,进入内科可以提升自己的知识,填补自己的缺陷。可张凡在医院实习的时候感觉自己特别喜欢外科,张凡犹豫了一会,决定选择外科系统。选择外科后,其他的三项科目变成灰色呈无法选择项。外科又出现了两个子选项,外科临床康复,外科临床治疗。这次系统到时没给单项选择,两个都可以学习。张凡先进入外科临床治疗后,豁!外科条目下好多啊,神经外科、骨科、普外科、泌尿科好多好多,张凡喜欢骨科,因为骨科简单粗暴而又直观。进入骨科后,又出现好多条目,脊柱、关节、创伤、显微好多好多,看的他彻底懵逼了。张凡看着N多的选项开始发昏,真是印证了那句络名言“劝人学医死全家。”要学习的科目是太多太多了。这也是未来科学家们发明系统的目的,快速的提升医生的治疗水平,不用像目前一样,一个医生没十来年没法成熟。要想学习骨科的其他的科目,得首先学习外科基础。在系统一步步的引导下,张凡进入了外科基础学习。补液、抗干扰、外伤基础急救,又是三大项,张凡都快进入奔溃边缘了,“我难道是了个假大学?好些科目在大学期间见都没见过。”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大坑,自己选的跪也要跪着走下去。不说自己的未来的执业生涯把,妹妹马要高考大学,这大学学费生活费不得不逼迫着张凡超前走。做为哥哥可不愿自己的亲妹子为了学费生活费去提早的面对冷漠的社会。外科基础学习,一个手术缝合打结有很多,张凡在脑海开始进行学习。超级医疗辅助系统通过丘脑刺激脑枢,使学习者效率提高五倍左右,再通过神经元刺激各个自主肌肉是使用者达到肌肉记忆。张凡大五的时候没好好实习,是走了个过场。对医学也知道个名目,具体干什么的他也不清楚,张凡点击打结练习,脑海开始一步一步的进行打结练习,系统使用者的效率是去了,可相对的消耗体力和精神也是去了。夸克县的草原是亚洲第一大草原,海拔-米左右,属高山,东西较窄,呈带状。巩乃斯河水系,水资源较丰富,流向由东向西,年平均径流量.亿立方米,受西伯利亚气团及北冰洋湿气流的影响,气侯较为凉爽,相对湿度较高,年降水量在毫米左右,年平均气温.℃,旅游季节平均气温在. ---.℃之间。。余成都还有个外号叫余专家,送仙桥里好些个商贩都是他的粉丝,从侧面也证明这个余成都有两把刷子。他祖辈是开当铺的,家里藏的东西不少,从小耳读目染,倒有些眼界。听见余成都一口道出这烟杆的年代,众人也有些惊奇。这当口,余成都看着烟杆上那JB两个英文字母,不由得咝了声,皱紧眉头,摸着下巴自言自语。“JB!?”“捷豹?!”“结巴!?”“劲霸!?”“咝……”“这个是啥子意思喃?”“明明烟嘴跟烟杆包浆都差不离,铜绿铜锈也是老的,烟嘴年代至少也得有一百年了……”“可……这JB又是个啥意思?”“难道是烟杆的牌子?”余老板身边的几个跟班小弟凑趣的讨好接话。“鸡扒牌烟杆!?”余成都回头就是一巴掌,怒道:“鸡扒个锤子。”“你才是个鸡扒。”“你听见过有叫鸡扒牌的玩意没有?”挨打的跟班捂着肿起老高的脸,嗳嗳嗳的苦笑着,满脸苦相。周围的摊主和路人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余成都抠着光秃秃的脑袋,眼睛眯成一条线,皱眉苦脸,似乎已经陷了进去。“难道谁叫JB这人!?”“嗳,我说,这烟杆你卖了多少。”何猴子比起了一个手势:“一千。”“呃……一千块!?”“倒也不算贵。也不离谱。”余成都点着烟来,曼声说道:“我出一千五。给我包起来。我拿回去慢慢琢磨琢磨。”听到这话,何猴子顿时眉开眼笑,不住点头。“余老板就是大气。”余成都倒也不客气,挥手叫人拿来手包,开始数钱。何猴子则转向曾子墨,呵呵说道:“美女,不好意思,对不住,这烟杆人余老板要了……您……”曾子墨怔了怔,娇声说道:“何老板,这烟杆你要卖两个买家吗?”何猴子呆了呆,嘴里啊啊两声,灿灿笑说:“这不是……不是……”“人余老板那个……”“嘿嘿……对不住您了……”曾子墨紧紧的抿着嘴,瑶鼻轻哼。余成都嗯了一声,笑了起来,满脸横肉堆在一块。色眯眯的打量着曾子墨,咂咂嘴戏谑叫道:“怎么?”“美女你也想要这烟杆?”曾子墨看也不看余成都,对何猴子娇声说道:“何老板,做生意讲的诚信,我先拿到的烟杆,我已经付钱,你这是什么意思?”何猴子面色难堪,嘴里打着哈哈。余成都却是色色的笑着说道。“要我说,这样的旧家什还真不适合你这样的黛玉妹纸……”边上的人全都哄笑起来,看曾子墨的眼神中充满了猥亵和欲望。曾子墨玉脸一下红潮涌动,杏眼水雾蒙蒙,羞恼异常。红扑扑的脸蛋在阳光下更显娇嫩,都快滴出水来。胸口起伏不定,那高高的连绵应在众人眼底,无数人暗地里吞着口水。余成都粗鲁不堪的话语令自己羞愤难当,自己这个天之骄女何时受到过这样的调戏当当中侮辱。莲藕般的手轻轻颤抖,更显苍白。没有半点犹豫,当下就要丢了烟杆。这时候,一只黑乎乎的手握住了曾子墨的玉臂,轻声说道:“你不放手,谁也拿不走。”金锋的话语传入曾子墨耳内,不知道为什么,曾子墨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侧首看看金锋,轻轻嗯了一声,将手里的烟杆握得紧了些,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手臂就在金锋黑乎乎的手里握着。余成都哦了声,漫不经意的扫扫民工打扮的金锋,鼻子里哼了一声,满是轻蔑。“哎呦喂,美女出门还带着保镖的啊……”“电影里都是道士下山,我看你倒像是个农棒子下山……”金锋瞥了余成都一眼,冷冷说道。“吃了大便记得要刷牙!”。余成都笑容顿时凝结,盯着金锋,嘶声叫道:“小子,你想搞事是不?”一脸肃容的金锋清冷说道。“我看上的东西,没人能拿走!”眼神中的那股豪情aa如高山般伫立。余成都面色阴森,冷笑说道:“巧了。我也看上这个玩意了。”“我今天还就非得把买了。”金锋淡淡说道:“你买不走。”余成都冷冷说道:“你试试!”金锋静静说道:“你试试!”虽然金锋这个男人穿着打扮就像是个民工,甚至连民工都不如,但脸上那股子精气神却是有种目空一切的感觉。金锋看自己的那股子眼神令余成都很不舒服,嘶声叫道:“我今天还真就买定这烟杆了。”余成都话一出,身后那些个狐朋狗党兼小弟们齐刷刷的站出来,冷笑迭迭望着金锋。周围的人微微变色,不约而同的往后退。瞧这架势,估计要开片的节奏了。曾子墨有些发慌,低低拽拽金锋,轻声说道:“不买了。我们走吧。”金锋却是不不为所动。余成都占尽天时地利,满脸嚣张,极尽蔑视扫扫金锋。“跟袍哥斗。作死!”大声叫道:“不是我瞧不起你,小子。在哥的眼里,你就是这个……”“跟我斗?!”“哥的钱堆起来,比你还高。”“猴子,你这烟杆喊价多少?”何猴子瞪圆了眼睛,摊开手来,五指张开。余成都大叫一声好!冷眼鄙视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五千就五千!”“我,不还价。”“袍哥人家不差钱!”“这个**烟杆,我拿回去慢慢研究!”何猴子大喜过望,双手伸出去就要从曾子墨手里拿烟杆。曾子墨挨着金锋站在一起,玉臂与金锋的靠在一起,丝丝酥麻。“怎么办?”“我有钱。我们跟他抬价吧。”金锋转头看了看曾子墨。“我说过,你不放手,没人能拿得走。”平平静静的一句话,曾子墨却在金锋眼中看见了一股从未有过的豪情。一瞬间,曾子墨的心都在颤栗。“怎么样?没话说了吧?”“小子,告诉你没钱就别装。”“现在这年月,比的就是谁的钱多。”“你,现在没话可说了吧。”“猴子,把烟杆给哥拿过来。”何猴子嗳嗳应承,双手就要抢曾子墨的烟杆。面对余成都和何猴子的步步紧逼,金锋此时此刻,上前一步。沉声一字一句说道。“规矩,还要不要?”何猴子顿时间心中咯噔一下,浑身僵硬,双手定在半空。慢慢抬起头来,摊主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兄弟……”这一幕出来,令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余成都猖狂至极,大笑说道:“什么规矩?”“你给我讲规矩!?”“我钱多,我就是规矩。”,已经出离老道士视线的奔驰车上,开车的大个子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胖子,笑着说道:“这老道士也是没遛儿,给徒弟起名字叫车前子。他不知道车前子是中药名啊,利尿的”“车前子”胖子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将目光转到了车窗外面。看着黑漆漆的夜色,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可是个宝贝疙瘩”清晨,一阵鸡叫声让迷迷糊糊的年轻人睁开了眼睛。时隔与高亮的第一次见面过去了十年,车前子已经成年。他虽说是个小老道,却剃了个寸头,穿上宽大的道袍怎么看都像是个和尚。现在的车前子中等偏上的身材,原本还算清秀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刀疤,伤口留在左眼眼眶上,只要再深一分这只眼睛便要废掉了。因为这道刀疤,让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有些不好招惹的味道带着起床气爬起来的车前子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说道:“死瘟鸡!天不亮就瞎叫等着——今晚就把你炖了蘑菇”一边嘟囔着,车前子一边晃晃悠悠的套上了道袍。原本他是要去茅房方便的,可是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却看到对面师父孔大龙的道房大门开着。“老登儿醒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车前子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溜溜达达的向着老道士的屋里走去。走到屋门口的时候,对着里面说了一句:“那个谁,小卖铺的李老蒯让你赶紧清帐。瞎子都知道你们俩明铺夜盖的交情,别紧着她一家薅羊毛。拢共就四百来块”说到一半的时候,车前子察觉到屋子里面有些异样。当下他直接走进了屋子,这才发现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柜子、箱子大开,里面孔大龙的俗家衣服已经消失不见。除了那几件衣物之外,所有值钱的物件和身份证件也跟着一起失踪了。“又他么跑路了,老登儿这次又输了多少”站在在一片狼藉的屋子里,车前子也是一阵的郁闷。这已经不是孔大龙第一次消失了,老道士有耍钱的毛病。只要一输钱他就会消失一阵子,可是过了十天半个月之后,他总能带着一大笔回来将赌债还清。问他哪来的钱,老登儿都是笑嘻嘻的说是赢回来的。车前子虽然不信这种鬼话,不过问了几次都没有问出实话,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现在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了,老登儿竟然连自己的身份证件都带走了,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就在车前子准备打电话找孔大龙的狐朋狗友,问问老登儿到底输了多少钱的时候,突然在凌乱的桌子上面发现了一个信封。上面写着——爱徒车前子亲启的字样“老登儿这是让我给他擦屁股”车前子不看也能猜到信里面写着什么,八成就是让自己看好道观,他去想办法化缘还债。不过怎么也要知道自己这位老恩师在外面欠了多少钱,躲在哪里了。就在车前子准备拆开信封看一眼的时候,道观大门口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姓孔的你给我出来!说好昨天还钱的,结果老子等了你一晚上!”“x你xx的别装死!出来今天你就算死也要先还钱再咽气”“孔老道你xxx!赶紧滚出来还钱!再不还钱的话,今天开始你这个王八窝就改姓了”道观门口停了七八辆轿车,从里面下来二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走在最前面的三个人光着膀子,露出来上半身描龙画凤的纹身。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到了道观门口,一个小混混正要上前踹门的时候,道观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留着寸头的车前子已经出现在了大门口,还没等小混混反应过来,道士手里多了一柄铁锨。对着他的脑袋平拍了下来。小混混没想到这个道士敢直接动手,他连躲避的意识都没有,铁锨已经拍在了脸上。“嘭!”的一声,这人哼都没有哼一声,被打晕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见到自己的同伴挨打,其余的混混都不干了。一边咋咋唬唬的叫骂,一边抄出来出来砍刀、铁棒之类的家伙要过来和车前子拼命。眼看着车前子就要被围殴的时候,这些混混身后响起来一个被烟酒毁掉的声音来:“你们都给老子住手!临出门的时候老子怎么和你们说的?咱们正大光明来讨债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都别动手”说话的功夫,一个皮肤黝黑的光头从众人身后走了出来。见到这个人出现,混混们纷纷让出道来。有了光头刚才这几句话,这些人并不敢造次。斜着眼看了看走出来的光头,车前子坐在了大门门槛上。他也不理会对面这些混混,一言不发在门前的石头台阶上磨着那柄铁锨边缘。光头明显认得车前子,看得出来他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有些忌惮。走到了门前之后,陪着笑脸说道:“小兄弟,今天这事不是冲你来的。你也知道你师父那德行,赌鬼托生的。”说话的时候,光头掏出来一摞欠条来放在了车前子的面前。欠条上面是孔老道的笔记,光头一张一张在车前子面前走了一遍,嘴里同时说道:“从过年的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我这里拿钱。三千五千的帐我就不要了,过万的一共是十五笔帐。最大一笔二十万,最小的也有四万八。加在一起一共是一百八十八万,看在当初你们师徒俩帮过我的份上,我这个放高利贷的都没敢算利息老四、三哥你们过来,让这位小师父也看看孔老道欠了你们多少钱。”听说老登儿这一家就欠了小两百万,车前子很是有些意想不到。这老家伙怎么欠了怎么多钱?往常顶天了也就输个十万八万,这小两百万,把孔大龙他卖了都还不上。这时候,后面两个光着膀子的大汉也都走了过来。两个人分别掏出来七八张欠条,上面都是孔大龙的笔记,一个欠了八十九万,另外一个欠了正好五十万。看着车前子还是不表态,光头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按理说,你对我有恩。前年要不是小师父你,我那个被狐狸迷了的老姑娘差一点就废了。可是我这一大家子人吃马喂的,手下的兄弟都等着钱开响,人家也得养老婆孩子,孔大龙也太不像话了”说话的时候,光头又掏出来一张土地证明来和抵押文书。车前子扫了一眼,这个竟然是他所在道观的土地证明,老登儿竟然背着自己把道观抵押了出去。看着车前子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光头跟着叹了口气,说道:“他从我们手里拿钱太多,拿了还不还,按着规矩我是不肯借的。最后你师父把道观的土地抵给我们了,说好了大上个月还钱,结果一拖就拖到现在”难怪老登儿这些日子一直魂不守舍的,原来是因为这个。车前子心里已经明白了,当下心里一阵发狠,自己和自己起誓,等着找到老登儿的,让他想到耍钱就哆嗦。车前子也不理会这些人,当着他们的面。将孔大龙留给自己信封拆了,掏出来里面的信纸看了起来。上面写着:吾徒车前子,为师受原始元尊托梦,准备前往终南山渡劫成仙。现将道观衣统传与你,望你将道统发扬光大,为师我就算渡劫失败,碎尸万段也算无憾了。如遇钱财等俗物烦恼,可去名片所在之地,寻名唤高亮之人解惑。《萌学园之我只喜欢你》《被迫成亲后夫君他失踪了》《岳两女共夫》《我有一个超级农场》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华人官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67953_417833.html
华人官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