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法老王正式官网 目录共6925章

首页

法老王正式官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5213章 醒来后

法老王正式官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嫂子更待我如同亲人,我刚刚说出那些话,她肯定很生气了。我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和她道歉。我摆弄着调羹,吃着米饭,想着嫂子刚刚的表现,她应该也很喜欢那种刺激的体验,我甚至脑海里冒出一个令我自己都吃惊的念头,如果其他男人胁迫嫂子,让她做出某些下流的事,她是不是也不会反抗,并且很享受的。这个念头一生,我就赶紧摇了摇头,我不想亵渎嫂子。“饭都凉了,还不赶紧吃。”我嗯了一声,我大口的把饭吃完,然后收拾好,放回到桌子上。中午我请嫂子在食堂吃的饭,她打好饭,竟然和我分开坐的,我知道她是生气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暂时放一放。中午休息的时候,手机响了,多了一条信息,我以为是垃圾信息差点删掉,不过信息内容却让我脸色瞬间拉了下来。“徐志是吧,你老婆的身材真不错,特别是屁股/沟里的那个胎记,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哈哈,或许你还不知道的吧,绿帽男,你的老婆我会好好照顾的。”信息上点名提到了我,还有那个胎记,证明这个信息是发给我的。我气的猛的放下了茶杯,办公室哐当一声响,很多人不解的望向我,包括嫂子。我红着眼扫了一圈,突然冲出了办公室,一出去之后就回拨了那个短信上留的电话。不过那号码拨过去,却是忙音,我又发信息过去,问他是谁,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不过信息发出去后,我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人回复。这个短信突如其来的冲入我的生活里,却又凭空的消失。短信内容上的文字却让我当头棒喝,昨天还抱着一丝侥幸,今天无异于坐实了老婆出/轨的证据。因为短信上讲的,是真实的。老婆身上皮肤非常白,衣服脱掉后,没有一丝的瑕疵,结了婚以后她告诉我,其实她有印痕的,只不过藏的比较隐蔽而已。我当时还以为她开玩笑,最后她告诉我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一眼,确实在屁股/沟有一个隐蔽的紫色胎记。如果不是这条短信提醒,我几乎忘记了这个事。该死。我脸色铁青,一想到那个扣破的黑丝裤袜,我瞬间知道那个混蛋怎么知道那个胎记的了,肯定是从老婆后面进去的时候,被发现了。要不然这样隐蔽的地方,根本没人会发现,老婆也不会主动告诉陌生人这个事情,除非那个男人,和我一样拥有过老婆的身体。我突然流露出一股想杀人的冲动,特别一想到本分,保守的老婆,竟然犹如一条狗一样跪在那里,让男人从后面进入,我就感觉深深的耻辱。特别那句,绿帽男,更是让我羞怒的快要发疯。我眼冒血丝,气愤到了极致。我没想到老婆竟然在外面,给我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想到这里,我怒火冲天,想立即去质问她,不过想到她昨天的撒谎,我知道哪怕问了也没用。现在最关键,就是找到让她无法抵赖的证据。我没想到老婆的表现竟然这么的下贱,竟然让人掰开屁股,看到了那个隐蔽的胎记,一想到过去我视如宝贝的老婆,在外面犹如草芥一样,被人随意的使唤和践踏,我愤怒的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当鲜血随着手腕落下的时候,疼痛才把我拉回了现实。我知道事情已经发生,再也不能回到原点,我要做的就是揪出来,那个被老婆用谎言保护起来的男人。我首先要找到这个信息是谁发的,即然电话打不通,信息没人回,我就想到了可以去营业厅去查询,只要能找到这个人,就能揭穿老婆的谎言。我打了一个电话给电信客服,不过那边说必须机主本人身份证号或是凭借验证码才可以,我根本拿不到这些,只能作罢。我想到了我们班的一个学生,她妈妈是一家电信营业厅的经理,我之前去过一次,那个营业厅不大,属于一个小网点。我匆匆用纸巾擦了一下手上的血,打电话叫来了舒雅,说出了我想查个人名之后,舒雅马上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我提醒她,这个事情很麻烦的。谁知道舒雅告诉我,她妈妈有时候忙的时候,都是让她帮忙给顾客冲话费,办过户的,因为营业厅就在他们家楼下,所以她经常去楼下玩,这个事情很简单。我欲言又止,我觉得我利用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去做这种违规的事,不过想到妻子背叛带来的屈辱,我默然的点了点头。“徐老师我帮你的话,你必须答应我一个小要求。”舒雅笑着道。“只要不是考试作弊,我都可以答应你。”我急切的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没多想,就直接答应了下来。“我成绩可是很好的,怎么会作弊。”舒雅轻哼了一声,皱起了可爱的小眉头。舒雅说的没错,她的学习成绩确实很好,而且还是这所学校的校花,我虽然不懂高中生评选校花做什么,有时候也感叹眼前的女孩,确实非常的漂亮。舒雅十七岁,穿着一套上白下灰的统一裙装校服,白净的脸庞,精致的五官,扎住一个马尾辫,两个眼睛笑起来像是会说话一样,看我答应之后,就挥了挥手,跑进了教室里。中午的时候,老婆倒是主动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晚上想吃什么,她今天下班早,可以烧给我吃,我冷笑一声,那条短信发过来,我哪里还有心情去吃,这些都是她在外面惹的事。一个好好的家,搞成这个样子。我随口应付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等下午的课结束了之后,我本来打算在路上随便吃点,说实话我不大想这么早回去,面对她。这让我会想到短信上说的那个事,舒雅有给我打电话,说是已经查到了,让我到学校不远的小广场等她。下午时,嫂子有问过我手怎么了,我没多解释,心里惦记着那个号码的主人,我急忙走了。我搞不懂明明一个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非要见面才能说,不过我还是到了小广场,夜晚的人挺多的,有几对还是我所在学校里的学生,尽管是高中生,或许是大城市的关系,普遍都偏成熟,有不少都手挽着手,还有抱在一起的。不过看到我过来,那几对小情侣飞一般的跑掉了。我没心情理会这些事情,磕了一支烟出来,没过多久,就看到舒雅气吁吁的跑了过来,满头大汗,看她的样子好像一路小跑过来的。我从旁边超市里买了一瓶果汁,习惯性的拧开后,递给了她。舒雅脸色红彤彤的接过饮料,很淑女的喝了几口饮料后,才是放下书包,坐在了我旁边。我等她缓了缓,就急忙问她查的怎么样。“号码没有绑定身份证号,所以不知道机主的姓名,不过我有把通信记录给拍了一份,因为拍的太小,所以我刚刚特意去打印了一份给你。”舒雅从书包里抽出来一张A纸,递给了我。原来她要当面见我,是以为要给我打印出来的通话记录。我匆忙接过A纸,开始找老婆的号码,看到纸上还有一些标注的红色线,我疑惑的看了一眼舒雅,她低声解释了一句。。胡丽丽的父亲就很无奈的说,老刘,你也知道,现在找一份工作很不容易,没有特殊的关系,那是凡进必考,任何事如果是赛场选拔,是有很多机遇在里面的,无法控制,很着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说,你也知道人不在位置,很多时候说话就没有马力了。胡丽丽的父亲说的是实话,做官不在位置了,也就没有那个力量了。在位的时候,那是众人捧星一样的爱戴,不在位了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没有人把他当回事。所以,做官的人退位后都很不适应,有的人因此大病一场,大骂世道炎凉,人走茶凉。可从一般人的角度来考虑,你在位置的时候没有给别人一点好处,整天***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似乎世界上只有他牛逼,是最有能力的人。退位后,多年的高官恶习,希望别人能如以前一样尊重,那是不可能的。刘大明就很理解的说,也是,也是,世道就是这样,退位后确实很多事情很难操作。如果信得过我,我把你家女儿的事放在心上,再说,你女儿对象秦书凯就是我的下属,人很好,到时候有此理由,也好在田主任前面提这件事。“很感谢,刘主任那是太感谢了。我们一家和秦书凯都会很好的感谢你!”胡丽丽的父亲一直担心的就是女儿的工作没有着落,大学生村官那是一时没有办法的办法,三年结束谁知道又是什么政策。刘大明这个人虽然知道不怎么样,但是这个世道,能有这个心就很感谢了。“老胡,你也知道现在事业单位进一个人,到了上面卡的很紧,要想不考试直接进入,这件事我一个人操作肯定不行,肯定需要秦书凯的配合。”刘大明这个时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那就是通过这件事来控制秦书凯,从而让秦书凯如狗一样被自己牵着。“老刘,需要秦书凯做什么,你尽管吩咐,我会让他配合的!”秦书凯和胡丽丽两个人的关系突破关键的一步后,两个人身体都交流了,什么话就可以说了,秦书凯就把自己和刘大明之间的事给胡丽丽介绍过。胡丽丽的父亲听女儿说过秦书凯和刘大明之间的很多事,知道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很深,到现在都是对面不啃西瓜皮。“秦书凯打个报告,让我转给主任,到时候我从关心下属的角度和田主任认真谈谈,再和其他几个班子成员沟通一下,到时候田主任会考虑的!”后来,两个人又谈了很多具体的操作等问题,胡丽丽的父亲等刘大明走后,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想了很多,不管能否有效果,决定最近到码头镇一趟,和秦书凯胡丽丽好好地谈谈,能解决胡丽丽的工作那是最大的事。胡丽丽的父亲到乡镇去了一趟后,那段时间秦书凯和胡丽丽两个人就一直在讨论胡丽丽父亲说的事,认为这件事操着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真如胡丽丽父亲说的,有%的希望,就要%的努力。一天晚上,两个人坐在房间内边看电视边议论胡丽丽父亲来乡镇说的话,胡丽丽的父亲要求他们两个人要主动和刘大明搞好关系,秦书凯按照刘大明的要求,做该做的事,争取把胡丽丽的工作安排好。秦书凯心里就在想着胡丽丽父亲的话,为了这个女人,自己是该牺牲,放弃自尊,配合牛大茂,为她争取一些。但是,秦书凯心里对刘大明的能力很有怀疑,安排一个人进事业单位,如果学历在本科以上的人,对普水有点背景的领导来说,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刘大明不过是一个副主任,能力似乎有点让人不可信。有%的希望,就要%的努力。秦书凯就想到这句话。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秦书凯不得不正视刘大明的力量,虽然刘大明不是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强大,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弱小,很多时候刘大明的活动能力还是很强的,是秦书凯无法比拟的。这件事与牛大娟有关系。一天,牛大娟来到码头镇,为吴龙送身体送性福来了,晚上这个会叫的“牛”被吴龙精华浇灌多了,所以第二天精神很足,很早就起床,起来后来到隔壁叫上胡丽丽,说今天是周末,两个人一起到离码头镇不远的浦和县城区转转。高中时候是同班同学,在一起的话题肯定就多。胡丽丽就和秦书凯打声招呼后,早饭没有吃,就和牛大娟一起走了。傍晚,玩了一天的胡丽丽回来,坐在宿舍的破沙发上,很累的摸样,休息了一会,说出的话,让秦书凯很吃惊。胡丽丽说,今天和牛大娟到浦和县城的街上逛了很多商店,在新亚商城,牛大娟买了一套价值不菲的西服。胡丽丽当时很奇怪,因为农村出生的牛大娟不可能买这么昂贵的衣服给吴龙,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她不会这么大方,就问,买这么昂贵的衣服,是不是准备和吴龙结婚用?牛大娟很自豪的说,很多时候受人滴水之恩,就要涌泉相报,何况这个恩情很大。买这件衣服是准备送人的,其实一件衣服根本不能表达她和吴龙的心意,暂时能力有限,以后经济允许了,再好好回报。胡丽丽看到牛大娟说的很真诚,就问,什么事?感谢谁?牛大娟说,最近刘大明通过关系,帮助牛大娟找人,把牛大娟从农业局调到了财政局,谁都知道这两个单位的权力差别很大,牛大娟是从鸡窝一下子到了金窝,乞丐转眼变为富翁。昨晚和吴龙两个人商议了很久,决定对刘大明局长进行好好的表示,暂时就给他买一套西服吧。胡丽丽听到这个消息就说祝贺啊,单位是越来越好,前途也就越来越顺。嘴上是这么说,心里肯定感想很多,高中的时候是同班同学,牛大娟上的是专科院校,三年大专毕业很荣幸考上公务员,先到农业局现在到了财政局,财政局那是很多领导的之女都无法进去的单位,也是很多人巴结的单位。胡丽丽,上的是本科院校,大学四年毕业了,公务员没有考上,事业单位也进不了,没有办法才参加大学生村官选拔,成为一个农民。虽然政策说,对待学生村官,乡镇有编制的情况下有限录用,每年提供一定比例的公务员岗位定向招考,实际操着谁都知道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世道轮流转,读书的时候,牛大娟是农村来的,现在到了县城的单位上班。而胡丽丽读书的时候,是城里的,干部之女,很有优势,现在却到农村来上班。心里的不平衡,让胡丽丽很想改变现状。当时,胡丽丽父亲到乡镇和他们谈刘大明能帮助胡丽丽改变现状的时候,胡丽丽心里也动摇过,想到让秦书凯尽快和刘大明沟通。后来,听了秦书凯的解释,也认为很有道理,如果刘大明有关系也不可能连挂职队长都弄不上,有关系也不可能被人弄下来作挂职,有关系也不可能如狗一样听局长田主任的指使。有关系的话,应该是田主任巴结刘大明才对。有了这个想法,胡丽丽也就赞同秦书凯不去巴结刘大明,热脸贴上冷屁股,那是很伤男人自尊的行为,也是不可为的行为。现在,刘大明能帮助没有什么关系的牛大娟调动工作,那是很让胡丽丽眼红的,说明刘大明当时和父亲说的事也许很有操作性,不过是他暂时不愿意操作而已,如果愿意肯定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于是,胡丽丽就把希望放在秦书凯的身上。。  我面色一沉,没好气地道:“怎么,你又要去赌?”方正源摇了摇头,连忙否认道:“不是,方哥到现在都没吃午饭,饿得心里发慌,想去买两包方便面。”我登时愣住了,从衣服里掏出几十块钱递了过去,不解地道:“怎么会搞成这样,嘉琪姐不在家吗?”方正源叹了口气,苦恼地道:“午又吵了一架,嘉琪摔门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准是又回娘家了!”我皱起眉头,用责备的口吻道:“方哥,这是你的不对了,不好好过日子,总拌嘴吵架有什么意思啊?”方正源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道:“我也不想啊,唉!人家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最近一段时间,事事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没有顺心的时候。”我微微皱眉,缓和了语气道:“方哥,不管怎么样,也要先戒赌,再这样混下去,会害死人的。”方正源连连点头,笑着道:“好,好,其实,我也知道赌博不好,早想戒掉了。”我虽然不太相信他能戒赌,还是点头道:“方哥,只要戒了赌,一切都好说,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方正源咧嘴一笑,讨好地道:“小泉,到我家里坐坐吧,方哥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好啊。”我点了点头,等方正源买了方便面,陪着他一起了楼。回到房间,方正源取了热水,将方便面泡好,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想必是饿极了,不到三分钟的功夫,连汤带面地吃了个精光。他把碗筷丢下,抹了下嘴,随手掏出一颗烟点,深吸了一口,吐着烟圈道:“小泉,这些日子,岳父家里好像客人蛮多的。”我嗯了一声,轻描淡写地道:“都是宋叔叔农机厂的同事,是来谈工作的。”方正源笑了笑,跷起二郎腿,懒洋洋地道:“我听说了,是你写了什么材料,引起了市里领导的重视。你这下威风了,岳父那些农机厂的同事也都是看你的面子来的。”我摆了摆手,淡淡地道:“哪能这么说,宋叔叔做事情一向踏实,农机厂的领导对他也是相当认可的。”方正源掸了掸烟灰,有些懊恼地道:“其实吧,当初我要是不受伤,要是留在部队发展,说不定现在也戴几道杠杠了,哪会像现在这样落魄。”我打量他一眼,笑了笑,轻声的道:“方哥,咱们是一家人,有话直说吧。”方正源闷头吸了口烟,犹豫着道:“小泉,能不能帮我个忙,把我也弄到农机厂班,我保证好好干,绝不给你丢脸。”我听的一愣,疑惑的问道:“方哥,你帮着嘉琪姐看店不是挺好的吗?另外,算你想去农机厂工作,直接找宋叔叔是,怎么会找我帮忙,我毕竟不是农机厂的人啊,这岂不是绕远路了嘛?”“以前没结婚的时候,帮嘉琪打工倒也没什么,但结了婚,老是在老婆手下干活,人家不也说闲话嘛!”方正源挠了挠头,讪讪一笑,又接着道:“至于找你帮忙进农机厂……嘿嘿!岳父岳母肯定不相信我能戒赌,况且,你在他们二老的心里,可我这个女婿的份量重的多……”我想了想,沉吟道:“这事儿应该没问题,不过,要给我一点时间,你也知道,我毕竟才参加工作,算有个别领导对我另眼相看,但我也不能顺杆子往爬,那样不但会被别人看轻,说不定领导心里一生气,你想进农机厂这事情也黄了。”方正源眼睛一亮,笑着道:“明白,明白,小泉,还是你考虑的周到,这事儿不急,半年内能帮方哥办成行。”我也笑了,点着头道:“方哥,你愿意正经找个工作,我会支持你的。”方正源掸了掸烟灰,轻声道:“小泉,掏心窝子说吧,这些年,我们这小家能支撑到现在,全靠你嘉琪姐了,我在旁边眼巴巴地瞅着,却帮不忙,心里也很难受,要是能到农机厂班,家里的压力,能减轻不少。”我收起笑容,沉吟道:“方哥,你的想法很好,但我始终有些担心,要是戒不了赌,早晚有一天,会弄到倾家荡产,到那个时候,你再后悔晚了。”方正源伸出右手,赌誓发愿地道:“小泉,你放心,从今天开始,再赌一次,我切掉一根手指,直到切光为止。”我愣了一下,哭笑不得地道:“瞧你说的,有那么难戒吗?”方正源吸了口烟,把烟头熄灭,苦笑道:“怎么说呢,每次戒赌的时候,我都会感到心烦意乱,紧张焦虑,还会整夜失眠,只有进了赌场,才能兴奋起来。”我摆了下手,淡淡地道:“要是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你能慢慢克服了。”“你说的对。”方正源打了个哈欠,抬腕看了下表,笑着说道:“小泉,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跟我一起过去吧,把你嘉琪姐接回来,估计这会儿,她应该消气了。”我连连摆手,笑着道:“你们两口子的事情,我跟着掺和什么?”方正源叹了口气,悻悻地道:“走吧,岳母家的意见很大,不带你,我连门都进不去!”我笑了笑,摇着头道:“方哥,你这姑爷当的,也太失败了。”方正源哭丧着脸,摆手道:“没办法,兜里没钱,到哪都不受待见!”我微微皱眉,毫不客气地道:“借口!”方正源走到门边,苦笑着道:“行了,你个半大小子,别教训我了!”我们俩一起下了楼,我从车棚里推出自行车,载着方正源离开小区,向东郊行去。半路,方正源抬头望天,小声嘟囔道:“小泉,其实想想,真离了婚,其实也不错,我已经拖累了嘉琪这些年,怪不忍心的,要是分开后,她也解脱了。”我没有吭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既然都这样想了,为什么不对她好点,再卖些力气,把日子过好呢?”方正源轻轻摇头,愁眉不展地道:“道理谁都会讲,可像我现在这个样子,日子又怎么能过好呢?”我笑了笑,轻声安慰道:“方哥,只要你肯卖力气,早晚能摆脱现状的,咱们还年轻,有很多赚钱的机会。”“不只是钱的事儿。”方正源拿手捂住脸,痛苦地道:“穷倒不怕,怕的是人生没有奔头。”我微微皱眉,也有些同情这个男人,小声劝道:“方哥,想开点吧,别总钻牛角尖。”方正源点了点头,又摸出一颗烟点,慢吞吞地吸了起来,脸满是惆怅,过了许久,才摇头道:“当初真不该结婚,嘉琪是个好女人,是我害了她。”我沉默了,把自行车骑得飞快,很快了土路,沿着蜿蜒的小路,向前行去,远远地,能望见一座小山,山满是葱郁的树木,英阿姨的房子,在山脚下不远处。方正源狠吸了口烟,又轻声问道:“小泉,那些杂志,你都看了吗?”我笑了笑,随口应道:“看了,还不错。”方正源咳嗽了几声,嗓音干涩地道:“杂志虽然好看,不过,还是真人更漂亮,小泉,找机会,方哥领你出去玩玩,怎么样?”我笑着摇头,心里嘀咕:这方面我可有经验,哪里还需要你领我去玩。方正源摸着下巴,吞吞吐吐地道:“如果……不是那些女人,而是一个很漂亮的……”。艰难的将视线从文秀岫手腕上的伤口处移开,季幼青暗自深呼吸了几口,才压下自己的情绪。等她再看向文秀岫的时候,又恢复了平常在人前的样子。“秀岫……”“我累了。”少女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季幼青的话。“……”季幼青看着少女憔悴苍白的脸,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少女一副拒绝谈话的样子,让季幼青知道,现在走出第一步已经很不容易,若是急于求成的话,恐怕会刺激到少女的情绪。‘不管怎么样,起码她开口了不是吗?’季幼青在心中为自己打气。“那好,我先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晚一些,我再来看你。”季幼青站了起来,打算先退一步。文秀岫不理她。季幼青视线在房中扫了一圈。刚才,她在唱独角戏的时候,就检查过病房。里面没有任何尖锐的物品,似乎是怕文秀岫再次自杀。现在文秀岫抗拒接触任何人,季幼青也只能拜托护士和医生,路过她病房时,多照看一下。离开文秀岫的病房,季幼青若有所思。虽然今天和文秀岫沟通失败,但是季幼青还是看出了很多东西。“喂,前面那个穿衬衣裤子的女人站住。”宛如纨绔弟子的语气,打断了季幼青的思绪。衬衣裤子?季幼青看了看左右,这里是病房区,走廊上没有多少人,符合对方口中描述穿着的人,似乎就只有自己?季幼青有些疑惑,但还是停了下来,转过身。‘是他!’季幼青看清了站在自己对面的人,一下就认出了他是谁。她并不是脸盲,更何况对方长得很有记忆点,所以哪怕是只见过一面,季幼青也记住了这个人的长相。“喂……”“对不起,昨天不小心撞到你,好像还摔到了你的手机,如果需要赔偿的话,我可以给你钱。”季幼青抢在唐钰开口之前道。“???”唐钰被噎住。这是什么情况?季幼青在他愣神之时,主动走近了两步,看到对方猛然警惕起来的表情,忙停下解释,“其实昨天我就想跟你说对不起的,只是当时的情况实在是有些混乱,让我来不及开口。希望你不要介意今天迟来的道歉。”“……”唐钰惊愕的看着她。为什么今天的她和昨天的她完全不同?季幼青见他不说话,又道:“嗯,你的手机怎么样?”“屏幕摔坏了。”唐钰下意识的回答。季幼青心中偷偷松了口气。还好只是换屏,若是要换一部手机,她不知道自己的荷包能不能承受得住。唐钰被季幼青的反差,弄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只能看着女人从包里摸出了几百块钱,递给自己。“这是赔你手机屏幕的钱,如果不够,你下次拿费用的收据来找我补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季幼青把钱塞在唐钰手中,然后转身大步离开。等等!‘我是来找她要钱的?’一直到季幼青的背影消失在走了尽头,唐钰才清醒过来。他是在乎这……唐钰看了一眼手里的三百块钱。心中怒吼,‘我是在乎这三百块钱的人吗?’但他还是默默的把手里的三百块钱揣入了自己的兜里。唐钰转念过来后才发现,这个女人虽然对昨天撞到自己的事道歉了,可是对后面差点捏碎自己手腕的事,却好像一点表示都没有?是故意的,还是她根本没意识到,昨天被捏手腕的人是自己?唐钰郁闷死了!他只是想给自己讨个公道而已啊!怎么就那么难?“下次我一定要让你再给我道歉一次!”人早就走了,唐钰也只能对着空气咬牙切齿。来医院,是奉了校长的命。现在从医院出来,季幼青当然不能跑回家休息,还得继续回学校上班。季幼青依然选择了步行返回学校,顺便可以在路上整理一下思绪,寻找一个突破口。不知不觉,她走到了北阳一中的大门外。北阳一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都在一个校区,只是中间隔了一些建筑罢了。才看到北阳一中的大门,季幼青就被喧闹的声音吸引。在学校门口,围了不少人,学校的保安正在努力的维持秩序。人群中,她好像还看到了杨主任的身影。堵在学校门口的人中,还有人拿着专业的摄像机和话筒。“大家来看看啊,就是这个吃人的学校!我好好的女儿送到这里来读书,结果孩子就在学校里自杀了啊……我可怜的女儿啊……你们这个黑心的学校,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把她都逼得自杀了……”季幼青站在最外面,听到了人群中女人尖锐的声音。她认得这个声音,是文秀岫的母亲。‘不是说她母亲不愿再继续请假,所以去上班了吗?怎么跑来了学校门口闹事,还带来了记者?’季幼青皱眉。“这位家长,现在事情还在调查中,没有下定论的事,你不好这样污蔑啊!”杨主任被一些听了文秀岫母亲的话,义愤填膺的围观群众堵在中间,动也不能动,鼻梁上的眼镜都挤歪了。场面一度混乱。季幼青默默的朝着一旁的树荫下移动了几步,让自己的身影掩藏在其中。她并没有从文秀岫口中问出什么有价值的话,此刻出面也根本无法解决现场的矛盾,还不如不要露面的好。很快,就有接到学校报警的警车赶到了北阳一中门口,车子一停,下来了好几个穿着制服的丨警丨察。季幼青有注意到,之前来过学校的两名丨警丨察也在其中。有了丨警丨察的加入,杨主任在人群中被解救了出来,他扶了扶眼镜,快速整理着一身的狼狈。“丨警丨察同志,这位阿姨说,她的女儿在北阳一中自杀了,这是真的吗?”“丨警丨察同志你们有在调查这件事吗?文同学到底是因为什么自杀的?”“丨警丨察同志,文同学的母亲说,是学校的学习压力太大,学校老师对文同学太苛刻,才导致她承受不住压力,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对吗?”“丨警丨察同志……”“……”丨警丨察一出现,立即转移了围观众人的火力。而文秀岫的母亲,则一边哭一边骂,要和学校讨个说法。季幼青站在后面听了一会,就听出了文秀岫母亲的用意。虽然不知道找媒体来围堵学校是她自己想到的,还是别人帮她想到的,但目的其实就只有一个……想向学校要钱!校门口的闹剧还在继续,任凭丨警丨察还有杨主任都说了,目前事件还在调查中,还没有证据指明学校欺负学生,老师苛待的事,但依然无法浇灭那些自诩正义的围观人群的‘热情’,文秀岫的母亲也没有停止哭诉。最后,杨主任主动说,去学校里谈,却被文秀岫的母亲坚决的拒绝了。甚至还说出了,怕自己进去之后,也出不来的话。仿佛在她面前的根本不是教书育人的学校,而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杨主任被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无可奈何。后来,还是在丨警丨察的劝说下,才让文秀岫的母亲和记者们先离开。,我这还没回过神来,突然手电筒在上面亮了,照着我的脸。就听虎子喊道:“老陈,还楞啥呢?快出来啊!”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掀开这血葫芦就往上爬,虎子一伸手抓住我的手,把我拉了上去。我到了上面就开始提裤子。就听虎子说:“多亏虎爷还是童子身,老陈,要不是我守身如玉,今天你就交代这里了。”我这时候总算是明白过来那场雨是什么了,我说:“我槽,我说这雨怎么一股子尿骚味呢。”“最近水喝得不多。你就将就点吧。”虎子说着,用手电筒照了照棺材里面,那血葫芦这时候脸朝下,趴在了棺材里。她竟然一动不动了。虎子说:“老陈,封棺。”我被吓傻了,经过这么一折腾哪里还有力气,但是又不能不干。只能咬牙把棺盖推回来盖上,虎子用斧子将棺盖上的棺钉一个个砸下去。然后我俩把椁盖又拽回来,推进去之后,封好。之后用河沙将坑填平了。这一套干下来,东方见白。大风还在吹着,很快就把我俩弄出来的痕迹给吹平了。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再看虎子的脸上,出了汗之后粘上灰土,已经不像样子了。从他就看得出来,我自己也是这个德行。虎子和我坐在了河床上,背靠着背,他说:“老陈,你跟我去北京吧。我估摸了一下,一个金簪子,还有那块牌子,怎么也能值个万八千的。我俩有本钱了,可以做点小买卖。”我说:“没户口能行吗?那不成了盲流子了吗?”虎子说:“你不和我回去的话,这两件东西我俩就分了。干脆我俩就抓阄,抓到啥就是啥。”说着,随手虎子就拿起了两个石子,一大一小,他把手背过去,然后把两只手伸出来说:“老陈,抓到啥是啥,大的是牌子,小的是簪子。”我伸手点了点左手,他两只手同时松开,我选的是大的。他从挎包里把牌子拿出来递给了我。这金牌大概四公分宽,七公分长,上面有看不懂的文字。虎子说:“好像是契丹文,这东西八成是辽代的。千万别当金子就这么卖了,这是文物。”我点点头,把牌子在袖子上蹭了蹭之后,塞到了大衣里面的口袋里。我俩回去大龙沟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虎子去找队长请假,说自己肚子转着筋的疼,拧着劲的疼,让我护送他回滦县。其实上学时候就是这把戏,俩人商量好之后,一个假装肚子疼,一个假装护送回家。之后俩人就去河套摸鱼去了。我和虎子离开大龙沟背着行李往回走,先回了我家。我家就我一个人,家里冷锅冷灶,除了我会喘气,连耗子都没有。曾经何等辉煌的一个富贵人家,这才几十年,到了我这一代就这样了,难免令人唏嘘。(以后再交代家里变迁的事,先说正题。)虎子看了我家的情况之后,语重心长说:“老陈,你还是跟我去北京吧。你看看你,在家就一个人,有啥意思?在这里一辈子你能有啥出息?”我说:“我去北京能干啥?”虎子说:“有本钱了想干点啥都行。我们可以租房开个书店。现在金庸、古龙、卧龙生写的武侠小说多火啊,我们连租带卖,在北京一个月也能混个两三百的不成问题。”“那毕竟不是我的家。”我说。虎子叹口气,他说人各有志吧。随后给我写了个地址,说:“老陈,你这样,你在家里要是呆腻了,你就去北京找我。我肯定安排你。”我嗯了一声,然后去找我三姨奶借了一瓢白面,扒拉了一锅疙瘩汤,我和虎子就在我家的炕桌上给扒拉了。第二天一早,我送虎子到了国道旁,等到了去滦县的公共汽车,送走了虎子。我回来之后,在家里捡了半月粪,拾了一垛柴火。靠着东家借西家挪来那点粮食度日,时间久了,也就没有人借给我了。怎么办呢?我现在也算是被逼上梁山了,拿着那块金牌就去了县里。在县里饿着肚子走了一天,也没有能找到合适买家。有那种摆地摊的老头,看了东西之后,直摇头,给我三十块钱问我卖不卖。我实在是气氛,心说这小地方就是不行,不识货啊,这东西别说是金的,就算是铁的也不止这个价吧。到了种地的时候,别家都是一家一国的,有人拉牲口,有人掌犁杖,有人下种,有人施肥。我孤身一人,根本就种不成地。想种地,连种子化肥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啊!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下去。我给虎子写了一封信,问他混的咋样,和他说了下我的情况。半月后我收到了虎子的回信,他让我立即坐火车去北京,还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买好车票之后给他打个电话,他去火车站接我。说心里话,现在家里已经没有一粒粮食了。我去火车站买票,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火车票是这样的一个宽两公分长四公分左右的小纸板儿。我是第二天八点零五的车票,中午十二点二十八分到北京站。村里有一部手摇电话,我给村书记送了一盒官厅烟,村书记才打开了电话室的门。他帮我摇电话,然后通过那边的话务员转接过去,那边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说找虎子,她问我找虎子什么事。我说我是虎子的朋友,我坐明天的火车去北京,到时候需要他去接我一下。那边女人说知道了,会转告虎子的。我也没有什么好带的,几件衣服,从大板柜里找出来一套还算新的被褥,这被褥还是我祖母的嫁妆带过来的,都是好棉花的。家里最贵重的东西就是一把梳子,还有祖父留下来的一本叫《入地眼》的书。这是一本有关风水的书,虽然看不太懂,但这是祖父留下来的东西,也算是个念想。我把那块金牌缝到了自己的裤衩子上,都说火车上有很多小偷,别的东西偷了就偷了,这东西不能丢。从这天下午我就断了顿儿,我也不好意思再找人借粮食了,就这样忍着,心说忍到明天中午见到虎子就有吃的了。也是从这天我才知道,这世上最难以忍受的事情就是饥饿。我寻思着睡着了就不饿了,但是偏偏就饿得睡不着。我只能喝凉水充饥。在炕上躺到了后半夜又觉得冷,干脆就下炕去抱柴火烧炕,把炕烧热乎了我就蜷缩在炕上忍着。到了早上的时候,我饿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心生一计,去敲响了隔壁的大门。经过商量,他们给了我几块烤红薯,我把门口那一堆粪送给隔壁了。也就是这几块烤红薯,支撑着我走到了火车站,准时上了火车。不然我双腿没有一点力气,一动就冒虚汗,根本是走不到火车站的。上了火车之后,我就急切地盼着火车快点开出去。火车在昌黎站停靠三分钟,这三分钟,就像是等了三个世纪那么长。火车开出去的时候,我看着窗外,心总算是踏实了下来。我穷怕了,也饿怕了。没出过门,更没坐过火车,不知道火车什么时候能到北京,还好我旁边坐着的一个戴眼镜的女老师也是去北京,她说要我跟着她,她下车的时候会带上我。《淮婳》《精确》《岳两女共夫》《穿成八零福运小厨娘》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法老王正式官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38297_724287.html
法老王正式官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