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磨坊国际 目录共8823章

首页

金磨坊国际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9275章 醒来后

金磨坊国际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当周青皮摇头晃脑的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一边的小阎王听得愣头巴脑的,却还是不停的点着头,嘴里连连称是。周青皮拿眼睛不屑的看了一眼小阎王,心中暗道,老子大小也算是诗书传家,这《三十六计》脱口而出,你个小阎王能听出个屁来?要不是原侦缉队队长凌海跟着鬼子大队长横山去了奉天的话,凭你阎震还能当上侦辑队队长?真要是那个姓凌的站在这里的话,周青皮也不敢拽这釜底抽薪之计的典故,要知道那凌海可是个人物,离开同昌城前,曾经是鬼子的头号心腹。反过来看看这阎震,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香油,还他娘的外号小阎王。周青皮心里长叹了口气,这就叫虎落平阳啊。要是换成以前的话,这姓阎的在自己面前,那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往前算算,东北军还在的时候,这同昌城的县长就是他周青。只不过这东北军刮地皮刮得太厉害,为了能坐稳这县长的宝座,周青不得不三天两头的去下边乡镇里面收粮收税,这一来二去的,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周青皮。本以为自己得了这么个恶名,也算对得起东北军了吧?没成想,鬼子还没来呢,城里的东北军呼拉一下跑得全没影了,把他这光杆县长扔在了城里。没办法,周青皮只能开城投降。但是让周青皮意外的是,鬼子并没有看在他开城投降的份上,继续让他当县长,反而把他打发回了牵马岭老家。为这事,周青皮天天坐在这家里窝火。要说牵马岭老周家,那也是当地大户,手里的银洋也是一箱箱的在地窖里藏着。有时候,周青皮真想拉起队伍和鬼子真刀真枪的拼一拼。然而还没等周青皮亮出胆子来,去年突然传出消息,西山那边的梁丹遇害了,被鬼子打了埋伏,死在了水口子的河套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周青皮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子。我滴个老娘,那梁丹是什么人物?人称白马双枪,据说梁丹上了马,连子丨弹丨都打不着。结果如何,还不是让鬼子给杀了?随着梁丹一死,西山里上千号的人马烟消云散。这让周青皮在家里张大了嘴,半天都没说话来。要说自己这浑身上下有几斤几两,周青皮还是很有底数的,和人家白马梁丹那是没法比。可现在梁丹都完了,他周青皮还敢和鬼子玩命?到是突然听说,圣清宫的王老道突然带着百十号道士又联合了蝎虎子、李白脸等一干人马,在牵马岭拉起老营,和鬼子打了起来,实在让周青皮感到意外。周青皮暗想,这王老道是不是吃素吃得晕了头了?西山刘龙台那么多人马现在都被鬼子给灭了,你王老道又没长那三根救命毫毛,你和鬼子掐个什么劲啊?不过周青皮到底是不比旁人,他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就在圣清宫的王老道和鬼子玩命的时候,周青皮也同样散尽家财,暗地里招兵买马,收拢了几十号亡命之徒,暗作打算。果然不出周青皮所料,同昌城里的鬼子大队长横山走了之后,换了一个叫黑田的家伙。这黑田带着人和王老道打过几次,可牵马岭直通闾山,那蝎虎子、李白脸之流又都是当地悍匪,黑田不熟悉地形,数次都吃了王老道的亏。等到手底下的人报告说,现在同昌城门口的悬赏上,王老道的人头已经被鬼子抬到了一千大洋,周青皮在家里一拍大腿,立马跑到同昌城面见了黑田。那王老道不是自称“穷党”吗?周青皮告诉黑田,自己拉起了一票人马,自称“富党”,就是专门和王老道对着干的。他王老道不是熟悉地形吗?我周青皮也是牵马岭土生土长的坐地户。虽说人马没有王老道多,可周青皮有钱那,他手底下这几十号人,机枪土炮可还真有几门,比“穷党”强多了,只要黑田能信任周青皮,拿下王老道,打下牵马岭,那还不是眨眨眼皮的事情?正所谓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黑田一听周青皮的话,乐得合不拢嘴。当场向周青皮承诺,如果周青皮能帮助皇军消灭王老道,立刻就把县长的宝座送给周青皮。此时此刻,周青皮站在牵马岭下曾家屯的前面,看着曾家屯鸡飞狗跳的样子,周青皮心里这得意洋洋的劲,也就可想而知了。说到底,这鬼子虽然打仗厉害,可毕竟是外来人啊,这要没有他周青皮的帮助,鬼子就算是打下了同昌城,也睡不踏实啊。说实话,真要是那西山的白马梁丹还活着,借周青皮个胆子,他也不敢投降鬼子。想当初同昌城里的几个大汉奸,李西侯、何大耳朵等人,不是全死在了梁丹的手底下?不过现在不同了,就看看圣清宫王老道这点人马刀枪,别说今天黑田还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队出兵,就算是单凭“富党”的人马,周青皮都十拿九稳能活捉王老道。也正是因此,小阎王看向周青皮的眼光越发的恭敬起来,小阎王心里明白,这周青皮终究是同昌城的地头蛇,凭他小阎王这两把刷子,是斗不过周青皮的。反倒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周青皮眼瞅着就是同昌城的伪县长了,要是他在黑田那里替自己美言几句,别说这侦辑队的队长了,就算是保安团的团长,不也照样手拿把掐?想到这,小阎王一脸讪笑的说道:“周县长就是高明,今天这一仗打完,牵马岭就算是彻底平静了,周县长功不可没啊!”“哪里,哪里……”周青皮连肉皮都笑出纹来了,却还是连连摇头,“这一仗,那首功当然是黑田太君。要是没有黑田太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王老道也没有那么容易消灭。你我都是替皇军效力的,在边上摇旗呐喊、站脚助威,自然是份内的事。不过嘛,只要扫平了牵马岭,从今以后北镇到同昌这一条线,算是畅通无阻,皇军也能高枕无忧了。”周青皮只有最后这句话才是最有份量的,要知道牵马岭地处交通要道,联结着同昌与北镇的交通路线,王老道的“穷党”掐住了牵马岭,就等掐住了鬼子的脖子。要不然的话,鬼子能这么着急,非灭王老道不可吗?从今以后,这条道上想要安宁,鬼子就非指望他周青皮不可,那他周青皮这县长的位子,也就坐得越发稳当了。小阎王也不是榆木脑袋,这点话音还能听不出来?立刻点头道:“要怎么说,这同昌城还得是您周爷当县长呢,换了别人,根本就不行。”心里却想着,你他娘的周青皮真要是有那胆量,去年梁丹还活着的时候,你咋没敢出来呢?还不是怂包一个?但不管咋说,现在同昌城里除了鬼子肯定就是周青皮最大了,小阎王陪着笑脸说道:“以后有啥事,周县长您只管吩咐,小弟在这里打个包票,但凡您吩咐下来的事,那就是我亲爹吩咐的一样,我这是立马照办。”周青皮拿眼皮扫了小阎王一脸,这小阎王今年三十多岁,还一脸的皱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快五十了呢。他周青皮虽然眼瞅奔四十的人了,可保养得不错,越活越年轻。他乐意给自己当干儿子,自己还不乐意要呢。再者说了,这小阎王就是个势力小人,带着侦辑队的人欺负欺负老百姓到是拿手,可真要出了事,你还指望他,那都不如找个泥菩萨去上柱香呢。。大长腿咯咯笑着,说,哟,小菜还是个处男,姐姐我这是捡到了啊。我红着脸说,不是处,只是好久不错了……尼玛,这臊的我。大长腿一副我懂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脸,说,乖乖,姐姐就喜欢你这种嫩雏,快去,洗白白,然后让姐姐吃了你,姐姐都湿了。操,还有什么话比这更撩人的,我恨不得把自己衣服撕烂了,赶紧脱下来,老子好久不洗澡了,其实也不好意思,身上穿着一个湿乎乎的内内,就想钻进去。这时候我往想着把衣服放到床上,往里一走,却在床上看见一对白花花的东西,我去,当时我就楞住了,看了好一会,我才意识到,那白花花的东西居然是婚纱!哄的一下,我脑子就炸开了,我回过头来,抱着大长腿,说:“想不到你口味还挺重啊,来宾馆cos起来了,婚纱啊,我刺激,不过,我喜欢啊!”大长腿只是嘿嘿笑着,推开我,让我赶紧去洗澡。我乐的找不到北了,推开洗刷间就钻了进去。我把热水开大,哗啦啦的浇在我身上,这尼玛还跟做梦一样啊,我这是要约炮了啊,真的要约炮了,还是八分轻熟女,不过肯定是黑木耳,黑木耳怎么了,我就喜欢黑木耳!我洗的特别干净,尤其是那里,打了好几遍肥皂,都快洗秃噜皮了。不过就在这时候,门口铛铛传来敲门声,本来我那下面硬的都像是烧火棍了,这一听敲门声,肥皂直接掉地下了,那东西也吓软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大长腿轻轻软软的叫了声,谁啊?门外一个爷们喊,小茹,是我。当时我直接吓蒙圈了啊,哆嗦的不知道该干嘛了,这,这尼玛,这是什么节奏?还不等我脑子反应过来,门吱呀一声就开了,大长腿居然开门了!!!“小茹,我错了,你别生气了行不行?明天就订婚了,你怎么还逃婚?”那个男的就站在厕所门口说。原来大长腿叫小茹,不过,这男的说订婚了什么意思?那婚纱他娘的不是cos的装备,是真的用来结婚的东西?!大长腿呵呵一笑,说:“生气,为什么生气,连皓,你别以为我除了你就没别的男人了,你可以玩女人,我同样也可以养小白脸,我是干什么的,你也知道。”那个连皓一听,连忙说:“小茹,我知道你是气我的,对不起,那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大长腿嘘了一声,制止了连皓继续说话,她说:“听,这是什么声音……”我在厕所里,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大长腿一说有声音,我也支愣着耳朵听,这狗日的大长腿,不是来害我的吧。“操,这是谁的衣服!”那连皓没听见什么声音,倒是看见我的衣服了,我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让你**上脑,乱脱衣服,脱你妹啊!“洗澡水响,谁在里面!”说着,那连皓一脚把门踹开,我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那里,然后两人对眼了,我操……我脑子一片空白,知道这肯定是完了。这尼玛后悔的啊,刚才我还想着大长腿会不会跟我一起进来洗澡,故意留门,留你麻痹!连皓看见我楞了一下,我看他那连直接成了绿色的,骂了一句操,就朝我踹来,我心虚啊,又光着屁股,赶紧往边上一躲,可是地上滑,连皓进来,踩到肥皂,没踹到我,俩人摔在了地上。这尼玛连皓摔地上后也不放过我,掐着我的脖子,骂着,m,我弄死你!大长腿冲着连皓喊了一声:“住手!连皓,滚,你给我滚!你看见了吗,老娘也有小的,我就订婚前给你戴绿帽子,怎么了,给我滚,别他妈来烦我了。”操,美女说脏话都那么好听,我被掐着,看着那大长腿,那一刻,真他娘的有女王范!连皓听了大长腿的话,爬了起来,点着头,指着我说:“行,小子,你有种,你给我等着,我弄不死你我不叫连皓。”说着摔门就走了。我本也想装下逼,放个狠话来着,但是心虚啊,而且那连皓一身阿玛尼,气场又强,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的,我这小菜比那什么放狠话啊。大长腿看见连皓走了后,骂了一句:“操。”然后开门走了出去。等我哆哆嗦嗦穿好衣服的时候,那大长腿也没回来,就算是我是傻逼,我也知道自己被大长腿给利用了,草泥马,逼没操上,倒是来这捡肥皂了,那狗日的掐的我真疼。不过这都是皮外伤,我约炮出师未捷,以后还怎么约?心灵上的创伤啊!还有,我更害怕的是,这狗日的连皓是什么来头,我得罪了他,会不会死的很惨?大长腿最后到底是没回来,我他妈没有来被摆了一道,心里很不爽,不过,摸了好几次,也帮我打了次飞机,也算是收回点利息,我想给大长腿打个电话,但是想了想,这狗日的,是她坑我的,应该是她给我道歉。装逼模式又开始,既然知道人家不肯给日,我也就走了,到楼下时候,前台小姐叫我说,问我是不是退房,说大长腿已经离开了,要把房款退给我。操,老子是那种人吗,不就是押金吗,我随口一问,多少押金,小姐说,两千。尼玛,我身子一抖,老子可是吃了一星期方便面了,套套的钱还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本来装清高的我,面不改色的结果退还的多押金,溜了。这一晚,揩了心目中最想上类型女人的油,然后还白捡了块钱,虽然挨揍了,但是我心情还是愉悦的,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给那大长腿发了一个信息,虽然你拿我当挡箭牌,但是,我不生气你。发完之后,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好贱。不过郁闷的是,短信过了一会提示发送失败。回到家都点多了,看着兜里那被压扁的套套,我苦笑了一下,哎,这第一次约炮以失败告终,还尼玛被揍了,点真被。有些欲火中烧的我,找了几个毛片,自己解决了一下,然后躺在床上,但是脑子里都是那大长腿精致的小脸,那说女王不女王的气质,当然,最主要的是那被黑丝紧紧包裹的修长大腿,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极品。翻来覆去,最后我还是抱着最后一点希望,给大长腿重新发了一遍信息,可是短信一直闪啊闪,就是发送不过去。我登上qq,在那个群里找queen这个人,但已经提示没有符合条件的人了,至于我那最近联系人中,同样是没了queen的存在。我心里感觉不妙,拨通了那电话号码,可是还没通,对面就提示对不起,对方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请稍后在拨。我操,这女人好狠的心,居然把我拉进黑名单了,本来还抱着一点希望,但是这次是**裸的被耍了。以后的日子,我偶尔回想起这个骗我说约炮,但其实把我当成挡箭牌的女人,但是,现在天下之大,我去哪找她,不是没想过换手机打她电话,他妈的,我换手机号打了,那手机号居然停机了,换号了!操他娘的,这世界上,好人难当啊,好炮更是难约啊!。  李小亮坚定的道:“爹,嫂子,你们别劝我了。这事,我决定了。”听着李小亮的话,李忠军抓着李小亮的手一颤,然后慢慢的放开了。宋巧莲要说什么,也被他挥手止住。他佝偻的身子也站的直了些,目光复杂似又有些年轻时当支书时的气度。“小亮,你长大了。”李忠军直直的看着李小亮道:“爹老了,有些事做的不够好,但你该知道,爹这心里装着你。你是大人了,有决定爹支持你,无论啥样,这里都是你家。这事谁说了都不算,我说了才算!”“嗯。”李小亮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到李忠军对他的疼爱之情:“爹,我会常会来看你。”“说啥傻话,回家就是回家,看啥看我我,你先出去看看实习的单位过几天就回来,回家是该的,不是啥看我不看我的。”“……嗯。”李忠军的语气虽然带着训斥的味道,却让李小亮冰冷的心融化了些许。李小亮心目中,那个带着雷厉风行的李支书更象一个一家之长,只是这些年,家的重担压的李忠军不再象他自己。他点头应着,道:“我知道了爹,你们回去吧。”李巧莲又想再说话,却见转身回家的李忠军对她使了个眼色,便也对李小亮点点头,犹犹豫豫的跟着李忠军回去。李忠军转身的刹那,李小亮突然感觉这月光下,李忠军脸上的皱纹似是更深了一些,他猛然感觉这些皱纹象是自己给李忠军刻上去一样,心里一时百味具杂。他仰面向月,长长的呼了口气。这次见面,有喜有乐有悲有痛,却让他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真的长大了,而为自己遮挡风雨的人真老了,这个家并不是他一辈子生活的地方,但却在他心的一辈子的家。无论前路多危险,他也要闯荡下去!他伏身拿起包,正要走,却感到胳脯上多了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回过头,看到的是目光莹莹的林玉芳。“嫂子。”“今……天晚了,明个儿再走吧。你,还没吃饭呢,要不,去我家吧……”林玉芳的声音象柔柔的风,却吹进了李小亮的心里。他象没有了魂一样,任由林玉芳拉着,一步步,走进了刘家。这一幕被一脚迈出院门的宋巧莲看到,宋巧莲吃了一惊,眼睛左右看了看,做贼一样退回院子,又看了一眼刘家的大门,随手把院门关上。其实宋巧莲也没有看见胡同口的阴暗角落里,闪过怨毒的一张脸。“呸!”李二胜在地上吐了口唾沫,阴狠的看了看刘家的大门,嘴里骂出两个字。“**!”回头走了。李小亮走进刘安家,等林玉芳插上大门才明白他过来。他一激灵,感觉自己这事办错了,不由一阵慌乱,转头对林玉芳道:“嫂子,大婶子她……”话说了一半,他突然想到刘安家现在居然连点灯光都没有。这有些不对啊。“家里……没人。”林玉芳说着低头向堂屋里走。“啊?”李小亮傻呼呼一呆,这是啥意思?家里没有人……难道她想同自己……不对不对,林玉芳不是这样的人,可家里怎么没人呢?李小亮胡思乱想的跟着林玉芳走进屋,等林玉芳一拉灯后,他又是一呆。整个堂屋里空空荡荡,除了一个矮旧桌子破凳子,再不见一件东西。随着林玉芳拉开偏房的灯,李小亮看到偏房里也是同遭贼洗劫了一般。林玉芳却象是习以为常了一般,打开了各房的灯看了一下,从一个旮旯里拿出些面,然后去厨房里生火做饭。李小亮怔怔的站在堂屋,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印象中,刘安家绝不是现在的样子。虽然刘安家不能算是富裕,但过的还不错。沙发家具全套,电视洗衣机也有,哪里会是现在这种被鬼子扫荡后的情形。他冲进了厨房,对忙个不停的林玉芳道:“嫂子,这是杂回事,这是杂的了?”揉着面的林玉芳,平静的道:“都卖了。”“卖了?杂卖了?谁卖的?”李小亮不得不急。当初刘安同他兄弟一般,刘安病故意,他还下决心要照顾刘安家的人。可现在,刘安的老娘不见,家也成了这样,他哪里会受的了。林玉芳抬起了头,看着李小亮的眼睛没说话。李小亮突然明白,自己不该向林玉芳吼。就林玉芳的样子,卖东西的事绝对与她一点关系也没有。那除了林玉芳,就是刘安的老娘范翠红。再想想今天碰到的一系列异常,李小亮想到了,这事很可能出在范翠红身上。“嫂子……”当当当当当。林玉芳熟练的切着面叶,没有理会李小亮的话,自故自的道:“都卖了,就两个月的功夫,家里值点钱的东西都卖了,这房子也差点卖了,不过没卖房子却把俺卖了。”“范翠红?!她疯了!”“那些人都疯了,是被骗去那个地方的人都疯了。一个个象疯子一样,说自己会有多少钱多少钱,却一个个骗自己的亲人,骗了钱再骗人。”李小亮脑子里浮现出两个字“传销”。这东西同林玉芳说的一样一样的。林玉芳的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她突然扔下菜刀,一把抱住李小亮。“俺好怕,俺好怕!那些人象疯子,象魔鬼,他们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他们看人就是象在看钱,象是要吃人一样。”李小亮被林玉芳抱着,却没有一丝欲念,心里咯噔一声。他能想象的出,林玉芳就象是一只小白兔,被扔到狼群里的样子。如果不是林玉芳生性胆小,怕她现在也变的同那些人一样了。“婆婆卖了所有的东西,又骗人,有点关系的亲戚她都骗,后来村里的人都不放过。”李小亮终于明白为什么李忠军、宋巧莲对林玉芳那样的态度了。“最后,她没有人骗了,又说我不听话,准备把俺卖了……”林玉芳抱着李小亮嚎啕大哭,却让李小亮浑身一紧。这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这是要出事啊……“没事了,没事了,嫂子,都过去了,过去了。”李小亮拍着林玉芳的后背,笨拙的劝导安慰。这劝人的活,他真没干过,很是一幅呆傻的样子。对于林玉芳的遭遇,他又心疼又可怜,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只能暗自祈求这样有点效果。林玉芳抱着李小亮越哭越大声,她的心一直提着,情绪一直藏在心里,今天这一哭,她仿佛把这次的事还有以前的委屈都哭了出来,一时止也止不住。李小亮手足无措,木呆呆的站着,拍也不管用,劝也不管用,到后来林玉芳没停下,他倒是急的直冒汗。好在林玉芳发泄不久,没多大会,就渐渐声音小了下来。李小亮这才松了口气,说:“嫂子,你哭累了,要不,我来做饭吧。”他说完就后悔,啥叫哭累了。不过,一句不当的话,却让林玉芳愕然抬起了头,等林玉芳看到李小亮那尴尬的表情同额头上急的汗,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李小亮,林玉芳开始只是佩服。后来,李小亮常来她家,接触的多了,感觉这个偶像般的人物更真实了。在她眼里,李小亮知书达礼,又诚实可靠,再加上学识渊博,心地善良,渐渐对李小亮生了情愫。可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只能把这份情深埋在心底。。小美女见我想要脱上衣,把头转了过去,轻声说:“我叫苏小洁,你呢?”我把毛衣拔下来,趴在床上,这一动,身上又有些疼,我吸着凉气说:“我叫陈凯,好了。”我趴着看不见苏小洁脸上表情,只是听见她在那边把热水倒在盆里,然后洗了洗毛巾,把药水破开,然后……就没了然后。我等了半天,感觉她站在后面好久了,还是没动静,我转过头去,正好看见她一脸纠结的看着毛巾,还有药水,见我扭头,她弱弱的问我:“那个……这该怎么弄?”我晕,这一脸的无辜啊,弄的我好无语。我无力的转头去,趴在床上说:“这用热毛巾,肯定就是为了促进血液循环,你先抹药,后来在用热毛巾捂捂,擦擦就好了。”苏小洁听见之后,弱弱的噢了一声,过了一小会,我感觉背上一凉,然后就是一个柔柔软软的东西摸了上来,有些疼,但是更多的是爽,我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似乎是听见我叫唤,苏小洁俩手微微一颤,然后问我:“疼吗?”我有些尴尬,因为她这么一给我弄,让我想起了毛片上看的推油,我下面不安分的硬了起来,我趴在床上,杵的难受,就尴尬的抬了抬屁股,可是苏小洁惊讶的说了一声:“疼吗?”尼玛,这妹子到底有没有这么单纯,我真不知道那次是怎么在嘉年华里面见她的,是不是装纯啊?我只是撅着屁股,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倒是熟稔了起来,这丫头似乎是有按摩经验,那双手除了一开始的放不开之外,现在初了给我擦药,还顺便的又按又捏的,有时候似乎是按到穴位,我忍不住的哼哼着。苏小洁在后面不知道咕哝着什么,不一会,她帮我擦好了药,然后用热毛巾帮我擦了擦,等到了我腰间之时,她轻声说了句:“好了。”我趴在床上,浑身软绵绵的,那感觉说不上来,轻飘飘的,懒洋洋的,一身轻松,见我这样,后面的苏小洁轻声笑了笑,说:“陈凯,不要总对着电脑,对身体不好,好了,你先别起来了,我走了。”当时我身上真的像是被抽干了最后一点力气,舒服的不像是样子,所以小美女苏小洁给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嗯了一声,直到她推门离开,我才意识到,操,到嘴的水灵白菜,又跑了!!关键是,我还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我赶紧爬起来,追了出去,可是门口的电梯已经显示到了楼,我踢着拖鞋往下追,可是到了楼底下,夜风习习,哪里还有小美女苏小洁的影子!我恨不的抽自己几巴掌,这到嘴边的艳遇怎么又错过了!这妹子这么水灵,又是那地方的,玩个一月情什么的该有多好!我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慢吞吞的回到楼上,将整个人扔在床上恨铁不成钢的用枕头捂住自己的头……接下来的这些天,我一直心慌慌的,生怕连皓找上门来,或者是丨警丨察踹门而入,我特意留意新闻,看有没有说什么青年在酒吧外面被打死了。可是连皓死的新闻没看见,倒是出现了一个让我心花怒放的消息,我考的那个职位,第一名因为作弊,成绩取消,然后名次往前递,本来是第四的我,现在成了第三,也就是说,我进了面试!这个消息让美的让我发狂,这些天我一直在想那天约炮未遂的大长腿还有水灵大白菜苏小洁当然还挂念着连皓那事,可是知道这消息,我这几天的郁闷一扫而空,当天自己出去点了几个啤酒喝的醉醺醺的,回家像是个傻逼又跳又笑。面试的时间是二月份,年后了,不过过年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操蛋的事情,从小是孤儿,除了那个现在在德国留学的没丝毫血缘的姐姐,我在这社会上,没有啥亲人。小时候我还跟着收养我的那个老头子在村里混,等他百年,我就去了福利院,再后来,我几乎是凭自己努力上完了大学,最苦的时候,我和在德国的那个疯女人一起捡别人吃剩的饭。日子在一天天过,和我合租的那些人陆续回家,眨眼间就新年了,过年的当天晚上,我自己弄了一瓶衡水老白干,买了点熟食,拎着东西在路上走的时候,天下雪了,看着漫天雪花,还有那暖融融的窗火,我心里有些发酸,这万家灯火,没有一盏是为我而亮。回到家,一边喝着酒,一边想着看看德国那位上没上qq,可是发了几个消息后,没人回我,心情有些失落,看哪哪都是悲凉,不知不觉那瓶老白干被我自己喝光了,后来意识不清晰,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起来,头痛欲裂,我拿手机看时间的时候,发现有几条信息,都是大学还有高中的朋友,不过有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认识是谁的,就发了一个新年快乐,估计是哪个人换号没跟我说。那些伤春悲秋的事就不说了,眨眼就到了面试时间,面试时候,我穿上正装,对着镜子里那棱角分明的人喊道:“加油!加油!”到了面试地点,那年龄段从到都有,不少人拿着书在那念念叨叨紧张的很,把我弄的也紧张兮兮。一个个的来,等开门穿着职业装的那个妹子喊了一声:“李翔,下一位陈凯!”的时候,我心里才有些发慌。关键是那个李翔垂头丧气出来就是嗷呜一嗓子哭了,弄的我更没底了。我哆嗦的进到面试的屋子里,房间正中有一张桌椅,周围是半包围的面试管,远远的坐在那里,尼玛除了一个男的,清一色的娘子君,我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坐在椅子上,脸上挂起微笑,抬头看的时候,呆住了。这尼玛不可能!怎么会是她!那正对着我的那个女的,怎么会是大长腿!!!!我吃惊的看着大长腿,但是大长腿好像是不认识我一样,张嘴就对我说:“先做下自我介绍吧。”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这狗血的事,大长腿居然是面试官之一,看她坐的位置,好像是地位挺重要的,我当时脑子都空白了,直到出来,我才稍微回了回神,至于面试的过程,我只想说声“**!”除了我专业的心理学,关于监狱的一些事情,我是一点不知道!哎,关键是还有大长腿,我知道她的丑事,怎么可能让我通过面试。生活,总是爱开玩笑的,给你一个希望的同时,会狠狠的给你一巴掌,让你认清这世界到底有多么残酷,反正我活了岁,好事什么也没摊上过。回家开始找其它工作,这公务员实在是太难考,我准备先工作了,然后准备一下省考,国考实在是太难了。不过这工作哪有这么好找,在我想着要不要去当销售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对面的语气有些冷,是个女人的,“是陈凯吗?”我说:“恩,我是。”“你被录取了。”然后就是啪的一声,对面挂了电话。这娘们明显是性冷淡,说不定还在更年期,不过现在我已经不再注意这些细节,因为,那娘们告诉我,我被录取了!!本来以为没戏了,但是谁想到,到后来,还能闹这么一出,那个更年期女人刚给我打完电话,我手机就收到一个短信,晚上六点,上次那个上岛咖啡厅,不见不散。,张富贵怎么能错过这个美好的时机,对他来说此刻需要的就是看看那女人的……,同时找个机会把自己抖动的家伙放进去挥洒一番。于是说:“别动,让我好好的看看脚!”同时用力一拉,把刘小娟与自己的距离拉近。此刻脸部与她那么地近距离接触,感觉到彼此地呼吸那么地急促,她马上安静下来了,像受惊了一样看着他的双眼,他也看着她,马上说:“怎么了,脚是不是很痛?”刘小娟脸上恢复了笑容:“是啊,有点痛。”“那我要好好的检查检查!”说完,张富贵又低下头,双手捧着脚不住的看,其实那双眼睛如小偷一样盯住女人的**,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能看的都看了许多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张富贵心里要好好享受眼前这“落难”的尤物了。此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思考虑任何事,他决定为了一亲佳人,只有大胆冒险了!张富贵又看了下她的脸,那羞笑尚未褪去,显得更加迷人,他心中的火也在这一刻爆发了无法抵挡,顺手就把她抱到了怀里,捏住了她的臀,向她的白嫩的玉颈吻了上去。刘小娟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干什么嘛。不住的挣扎,后来挣扎就有点虚伪了。张富贵于是把刘小娟抱起来,女人被平躺着放在旁边的床上,如一只带宰的羔羊……吴龙向刘大明汇报说,最近按照他的吩咐,一直在暗中跟踪张富贵,没有发现他不正常的地方,每天晚上下班后就是到宿舍睡觉,或者开车回到市区的老家,当然开始是否回家,不能知道,因为两条腿跟不上四个轮子的,没有发现在外过夜的情况。“最近张富贵和刘小娟就没有在一起?”刘大明眼睛睁的很大,不相信的看着吴龙。都是过来人,谁都知道男女这件事如果有了开头,想收都收不住,尝了甜头,哪能忍的了多久。“张富贵和刘小娟是经常在一起,都是正常的办公来往接待,过后就是各人回自己的宿舍,没有两个人单独在宿舍等的事!”刘大明听到这里,想了想,摇了摇头,感到不正常,这里肯定有什么文章,吴龙因为大意没有注意到。自从没有竞争上队长,刘大明一直就想不出哪儿出了问题,后来听了吴龙看到张富贵和刘小娟**的汇报,就认为机会又来了。让吴龙暗中跟踪张富贵,抓住什么把柄,关键时候把张富贵弄倒。“张富贵平时在乡镇的时候晚上都在宿舍?如果接待,是哪些人?”“不出去现在都在宿舍,有的时候和姜照光书记等人也在一起,一个月一般都聚几次,过后都是聊天。”“如果和姜照光在一起,千万不要跟着。”刘大明知道,做事要有分寸,如果姜照光知道自己安排人跟着他,肯定把自己弄得一无所有,有些人能得罪,有些人不能得罪,官官相护,你能跟踪姜照光,这边的诸侯,知道了能有你的好果子吃,做领导的家伙被人抓住了,那还有什么玩的。“知道了,要不要继续跟踪张富贵?”“要,就不信这个小子突然老实了,继续,肯定会抓住什么有用的东西,只要抓住铁证,你想要的什么都有了。”刘大明知道,什么东西能调动吴龙的积极性。“知道了,肯定会仔细的观察,有什么情况立即汇报!”“辛苦了,没有办法,对付张富贵,这个时侯只能用非正常的手段,也许这是你和我能抓到好处的最后一招!”对于刘大明不信任的口气,吴龙解释说,我也知道这是关键,最近一直在跟踪,张富贵***可能知道有人跟踪,每天除了上下班,就是吃饭回宿舍睡觉,还有就是开车回市区。你看,我的眼里都是血丝,都是每天晚上跟踪张富贵这个家伙,睡眠不足造成的。吴龙很有底气地解释,刘大明也不会跟踪自己,自己说什么还不就是什么。其实吴龙最近一直没有跟踪,如此的累,那是最近他的对象牛大娟带乡里,和牛大娟做的多。如此男女健身,眼里没有血丝,肯定不可能。“知道了,要注意休息,不过跟踪张富贵,抓住东西那是翻身的关键,不能放弃!”刘大明安慰说,心里却骂道,没用的东西,没有抓着证据,就是累死,也是活该,没用的狗。刘大明最近也很无奈,联系村需要铺路需要钱,每次到发改委提到这件事,一把手田主任总是不耐烦的说,老刘,你也知道单位的不容易,能把几十职工的福利弄好就很不容易了,没有那么多的钱来支持你联系的村,当然单位也不是不问,条件允许肯定考虑。刘大明很生气,心里骂道,***,当初推荐自己下乡的时候,话说的多么动听,全力做好后勤服务工作,要什么单位都会尽全力满足,现在铺一条路也就多万块就不能满足,还指望你什么。就很不满的说:“主任,我也知道单位的实际情况,可是联系的村市委年底考核,对优秀的进行表彰,后劲的批评,我这么做主要是为单位作想,如果因为支持不力被市委点名批评,那是因小失大,再说,我个人也没有什么,主要是单位和主任你。”“刘主任,你说的很有道理,作为一把手肯定比你着急,但是着急没有用,必要拿出真金白银才能解决问题,不过有秦书凯今年从市里争取来的成绩,单位的功劳肯定不会垫底,再说,你能不能如秦书凯一样,从市里那个部门拉一点赞助。”田主任见识的事太多了,肯定知道如何打太极,应付刘大明那是绰绰有余,再说,一个秦书凯,一个办事员能从市里拉回几十万,作为一个副主任拉百万也不是没有问题,联系村的事还好意思向单位张口。有了比较,就有了分析,就认为刘大明不行。刘大明心里就想,操他妈,秦书凯如果不是张富贵的原因,不要说从市里拉赞助,连市里哪个部门的门向哪儿开都不知道,拉屁赞助。嘴上仍然说:“主任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正在和市里相关的部门联系,可是暂时无法到位,就想请局长能不能以单位的名义先支持一点!”“支持一定会支持的,等到春节的时候会考虑慰问的形式给村里的困难家庭送一点温暖,你和秦书凯联系的村每个村慰问家左右,这样也是几万的开支!”田主任肯定不会被刘大明套进去,顺着刘大明的话说。因为,每年县直机关慰问困难户都有任务,到那儿慰问那是一举二得。刘大明没有办法,知道自己不努力,到最后单位肯定会对自己联系的村支持的,那么肯定是挂职要结束的时候,单位那是迫于市委考核的指挥棒才这么做的。失望的回到乡镇,就把不满都发在张富贵身上,假如张富贵不帮助秦书凯和金大洲两个人,那么县里来的四个人帮扶联系村的实际水平都是在一个水平线上,刘大明等人也就不会着急。现在有了张富贵的帮助,差距就很明显了。《灵气复苏时我已无敌怎么办》《他的小软糖超甜》《岳两女共夫》《风鸣末世》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金磨坊国际》。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93283_457384.html
金磨坊国际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