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牛棋牌游戏 目录共4435章

首页

金牛棋牌游戏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2367章 醒来后

金牛棋牌游戏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大大小小的行李包放进了屋里,李小亮开始向外拿礼物。刘忠军的有,李大双的有,李大双媳妇宋巧莲的有,刘安家的当然也有,剩下还有些给街坊邻居的。李小亮本身的东西不包,穿的用的就一包,外加一台笔记本,书什么的他没带回来。“你这孩子,每次回来都搞这么多,自己在学校也不好好的养身子,我看着比以前还瘦。”李忠军老怀大畅的数落道。他本身的性格也不张狂强横,这些年来,当爹又当妈,现在脾气更是温和。“我在学校吃的很好。”李小亮憨憨笑着说。同外面比起来,家的确会给人一种贴心的温暖。“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李忠军问了一句,不过没等李小亮回答,他就一拍大腿道:“看我,这人一老就不行,你这么晚回来肯定没吃饭,你们先坐着,我给你们做饭去。”林玉芳赶紧站起来说:“李大爷,你别去,我来吧。”“不行不行,刘家媳妇,你也是客人,还是我来。”正说着,外面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一步跨进门,手里还端着一个饭筐。“咦,来人了。哟,是小亮回来了。”“嫂子。”李小亮站起来。来的正是李大双的媳妇,宋巧莲。宋巧莲二十二岁,比李小亮大一岁。个子有一米六左右,丰乳肥臀,不好看也不难看,很标准的那种农村女人。有些小性子,好占点小便宜,但心肠不坏。与李小亮的关系还不错,她有个弟弟,李小亮每次回来,她都让她弟弟跟李小亮学习。李小亮的辅导高中生都没问题,更不要说小学生,今年宋巧莲的弟弟就考上了县重点中学。宋巧莲对李小亮也是心存感激。“刚回来吧,快坐快坐,累了一路了。”宋巧莲说着,把饭筐放在桌上,里面是煮好的香梨。“先吃点梨,我去做饭。哟,刘家大嫂也在啊,你杂回来了?同俺们家小亮路上碰着的?”宋巧莲仿佛这才看到林玉芳一般,虽是招呼着,语气却带着一份淡淡的嘲讽。李小亮更加感觉不对劲了。他看了李忠军一眼,道:“嫂子,你别忙活了,一会我自己个做就成了。我哥怎么样?”“你哥……”宋巧莲脸色有些难看,目光闪烁。“别提这浑小子,不务正业,交了一帮子狐朋狗友的混蛋。”李忠军愤怒的一拍桌子道:“我,我真想打断他的腿。”院门咣当一声被人推开,一个男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正是李大双。“哎哟,我杂听着谁说打断腿啊?爹,你是要打断谁的腿?哈哈,同你儿子说,这事让我来,我兄弟多,你说一声就行。嘿嘿……”李大双醉的东倒西歪的向堂屋里走着,嘴里嚷嚷着:“哟,今天人挺多啊,爹,你来朋友了么?喝了么?咱们再喝点……我告诉你们,在上林在平罗,有啥事提我李大双,管用……哈哈,爹,拿几个钱,最近手头不宽敞。”李忠军气的一哆嗦。宋巧莲飞快的瞄了李小亮一眼,没吱声。其实李忠军与宋巧莲都有些尴尬。无论是李忠军还是李大双,都是只指望着地里的庄稼,别的没有生财之道。李大双的新房新宅子,娶宋巧莲的钱都是李小亮高考状元的奖励所得。李小亮只是留了部分在身上,绝大部分都在李忠军那里。李忠军说留给李小亮结婚用,但李小亮没在意,他一开始就想把这些钱留给李忠军养老,李大双结婚的钱他也出的甘心情愿。不管谁的钱,但李家算是有钱了。有钱了,就有人打主意,也有人巴结。李大双哪里会想这些,结果交了一帮混吃喝的狐朋狗友,流氓地痞。自己钱没了,就向李忠军要。李忠军毕竟是他爹,也不可能一分钱不给他。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情况。李忠军老脸一红,抓起脚上的鞋,急走两步,就要抽李大双,李小亮连忙拦下。“小亮你别拉我,今天我非抽这浑小子不行,越来越不象话了。”“爹,你别这样。”李小亮怎么会放手。谁知这时,李小亮感觉肩头的衣服一急,随即被人拉着半转身,接着就看一个拳头迎面打来,鼻子一酸一疼,头一晕摔在地上。“呸,我说是谁,是你个狗东西。”李大双扑过来,对着李小亮拳打脚踢:“李小亮,你居然敢回来,你吃我的住我的,我娘因为你没钱看病死了,我因为你没钱上学,没钱娶老婆,我要打死你!”李小亮蜷在地上,苦笑不已。说实话,对于李忠军老伴的死,他真的有愧疚感。当时李忠军老伴得着病,吃个鸡蛋,李小亮一半李忠军给他老伴一半。李小亮曾想,如果没有他,或者李忠军的老伴会活的更久一些。李家养了他,给了他命,他觉着这个情还不完,李大双打他,他又怎么能还手。“够了,你个龟儿子!”李忠军挥着手中的鞋就向李大双身上抽,李巧莲也慌忙上前扯他的丈夫,林玉芳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你打我!”李大双冲着李忠军吼道:“你打,你打死我好了!小时候你因为他打我,现在还打我,你打死,你打死我你没儿子!”“你……”李忠军指着李大双,气的手脚发抖的说不出话来。李小亮连忙趴起来,扶住李忠军,对李大双道:“大哥,你少说句,你看气的……”“我特么凭什么少说!”李大双跳着高的吼道:“你叫谁大哥?谁是你大哥!你还真当这里是你家啊?你就是没人要的野种!”李小亮目光一冷,这句话让他从心底发寒。李忠军一个耳光打在李大双脸上。“你给我滚!”没想到,这话让李大双歇斯底里的叫着跳着。“好,我滚!我滚!!我凭什么滚,我是你生的,这是我家,不是他的。要滚是他,不是我!!李小亮,你滚,你给我滚。”李小亮一闭眼又猛的睁开,抓起地上的包,抬脚向门外走去。“小亮!”李忠军同宋巧莲都追了出来。“小亮你不能走,这是你的家,你走去哪里?!”李忠军拉住李小亮说。宋巧莲也跟着道:“小亮你别向心里去,你哥这是喝糊涂了,他心里不是这样……想的。”李小亮惨然一笑,他看看自己说话都底气不足的宋巧莲,又看看死死抓着他的李忠军,道:“爹,我没生气,真的。他喝多了,我没喝多。我明白,这是我的家,你们是我的亲人,这是改不了的。”他顿了一下,接着道:“正因为这样,我不想咱这个家闹的不象家。再说,我也长大了,不可能窝在咱们家不出门,我要工作,我要赚钱,我会有我的生活。早点,晚点都一样。我出来不是怄气,是不想大双哥闹起来,到最后搞的家不象家。”“我……这次来是要实习,也不会常在家里住。又何必让您老生这个气,我不想大双哥心里难受,嫂子也跟着不舒服,我会回来,爹,你不用担心。”宋忠军却不放开手,嘴里不停的说:“小亮小亮,这不行,你知道这是家你就不能走。”那样子象是一放手,李小亮就会再不见了一样。。不一会儿,穿戴整齐的王谦已经走了出来,一脸惋惜的看着脸色红润,陷入沉睡之中的美女,王谦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唉,果然又看错了。这美女都是人造的啊。这瓜子脸、这眼角、这唇线,就没有一个是纯天然的。什么时候,我才能摆脱这种*焚身的处境啊……”一番感慨之后,王谦就已经清理好了房间的痕迹。此时此刻,即便是最专业的痕迹鉴定专家都不可能知道这里曾经来进来过两人,关上了房门,王谦施施然下楼。此时,张哥一听到动静,就无比好奇的探出了他那头颅,照例是一脸的贱笑,照例是一脸的玩味。还刻意的看了看时间。调侃着道:“谦哥!你这不行啊。这时间不持久啊。这次久一点,也才不到两小时。这么极品的货色,你就舍得走啊?我啊,劝你就这么住着。多来几次,早晨起来难不成还能告你非礼不成?”“去去去!麻溜的,把你那可恶的脑袋给缩回去。你给我算着时间呢?放心,不会超过你钟点房的时间的。记得明天早晨问那美女要房费。怎么说你知道的啊。”王谦都懒得废话了。这货惦记的可不是美女,而是房费。果然,一听王谦这么说,张哥那麻花脸立刻就笑成了一朵花,讪笑着道:“好你个小子。哥哥我这是在教你呢。不就是男欢女爱么?这个社会谁吃亏还不一定呢。好心当成驴肝肺。老子睡了。”张哥的喋喋不休王谦直接无视了,走出宾馆,没有了空调冷气的压制,顿时一股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可这对王谦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他的火来自于身体之内跟外物无关。凌晨四点多的星城市已然有些寂静无声的感觉。建国西路上的路灯还在坚定的照亮着这一方地界。大大小小的酒吧外面,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些沉睡在路边的醉鬼,当然了,大多以醉汉居多。偶尔也可以看到那么几个长得不是那么和谐的醉女。‘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响起,王谦立刻从自己那迷彩服兜里拿出了一个老年机,一看号码王谦就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按下接听键,王谦就直接道:“怎么着?这是准备收摊了么?”对面一个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道:“谦哥,还早呢。有人非得跟你喝酒。赖在我这里不走了。”一听到这个话王谦的面色顿时一变,大脑都不经过思考,直接道:“我去你大爷的。和尚你他妈真是个贱人。活该找不到婆娘。”“嘿嘿!咱妈说身材好的粗壮女人才好生养。我这不是还没遇到么?”和尚也不生气,反而是笑嘻嘻的说起了他的择偶标准。这话让王谦直接无语了。脑海里瞬间浮现了一副画面,就在那夜宵摊上,一个一米九几的粗壮抠脚大汉,打着赤膊正在做着烧烤,旁边一个毫不逊色的壮妞正在做着收钱、端盘子、送啤酒的工作。顿时王谦就哆嗦了一下,直接道:“少废话了,你谦爷我天天熬夜的保着自己的小命我容易么?不去,说什么都不去。就说我不在!”话音落下,电话那端一个略带有一丁点沙哑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谦哥哥,你怎么就不在呢?你这是掩耳盗铃、睁着眼睛说瞎话啊。难怪你给别人看相、算命、测风水的时候能那么顺溜啊。”王谦一听到这个话,电话立刻挪开了,正准备挂电话呢。老年机那听筒已经传来了这个有些沙哑,却更是充满野性的声音:“挂电话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去你那里。给你十分钟,赶紧的过来,少废话!”说完,那边倒是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从建国西路这里,到和尚做夜宵的地方其实很近,从建国西路这边过去,星城市内赫赫有名的美食一条街——坡子街就在旁边。而和尚的夜宵摊位就在坡子街的边上。还不到十分钟,确切的说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样子,王谦就已经到了这边,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夜宵摊点都已经撤了。昏黄的灯光之下,少林夜宵城的招牌无比的醒目。一个烧烤的小推车,一个冷藏的陈列展览柜,十几张塑料的桌子配套的椅子已经收了一大半了。王谦远远的就看到了和尚那油光呈亮的大光头,一米九五的身高,那粗壮的身板给人一种震撼。在靠近着烧烤摊旁边的一张桌子这里,一个有着酒红色头发的年轻女子正在和尚的陪同之下吃着串、喝着酒。一看到王谦过来,红色头发的女孩就已经站了起来,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八的样子,柳叶眉、丹凤眼、鼻梁高挺,烈焰红唇,光是这五官和身材就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了,比起王谦刚才捡到的那极品美女有过之而无不及。走近细看,女孩的脖子上、手臂上、胸前、手掌合谷穴、大腿外侧、小腿外侧都纹上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图案和字母。配合浓烈的烟熏妆,再加上黑色的宽松小背心。穿的是黑色齐臀小皮裙,脚上是一双镂空的网靴。王谦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辣啊!辣眼睛。王谦硬着头皮走了上去,道:“苏酥,你这不是跟和尚吃着么?吃得好好的,那啥,我还有点事情,要不先走了?”随着王谦的话语落下,苏酥,也就是这个辣妹也站了起来,笑得灿烂,笑得花枝乱颤,直接上前,伸手揽住了王谦的胳膊,娇嗔道:“好啊,那我们一起呗,回你家。”随着苏酥这一靠近,王谦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可以看到王谦的眼白又开始有变成红色的倾向了。王谦直接隔开一米的距离,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大声道:“打住!苏大小姐,您可别害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要说绝色,可以这么说,苏酥绝对算是顶级层次的那一批。可是无奈属性不和啊。苏酥是女人之中万中无一的阴体阳脉,这可跟那极品美女不同,跟苏酥去那啥,那是火上浇油——老寿星喝砒霜嫌命长啊。看着王谦那样子,苏酥倒也不再胡来了,眉眼一挑,对着旁边一脸憨厚的和尚道:“和尚,上酒,两件啤酒,喝完拉倒!”“好嘞!你们先坐着,我去烤点东西。”和尚应付一句,立刻就走开了,一手一件啤酒无比轻松的放在了旁边。然后屁颠屁颠的去烤串去了。一人一瓶,拿着,苏酥挑衅的看了王谦一眼,道:“老规矩?”随着两人一口而尽,苏酥的脸色也有了些变化,看着王谦道:“你这怪病什么时候能治好啊?”苏酥这话立刻就让王谦火了,眉头一挑,正色道:“苏酥,别以为我怕你啊。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我这是练功出岔子了。可不是病。就凭你谦哥我这种圣手,你觉得什么病能难倒我?”“切!”苏酥不屑的竖起了中指,紧接着神情一黯,苦笑着道:“其实你也说得没错,我全家都有病。”“嘿嘿!”和尚那标志性的憨笑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和尚端着几盘烤串过来了,坐在了王谦和苏酥之间,道:“闲的,都没病啊。”和尚看着苏酥道:“谦哥是修炼纯阳无极功出了问题。”说着,和尚也是一口啤酒下肚,看着苏酥欲言又止的挣扎了一番,和尚继续道:“苏酥,你还不回家啊。咱们认识也有两年了,一起从楚北浪荡到了楚南,过年都凑合在一起。可你也不像是没有钱、没有家的人啊。”。  门上的玻璃早已稀碎,而姑娘似乎还不想停手,蛮横霸道的正用脚死死的踹门。哐哐哐。又是几声。“哪里来的疯婆子,给我滚!”苏芮毫不客气,现在家中出事,她估计是不想节外生枝,碎了几块玻璃,不想多事。可那姑娘却依旧不听苏芮的话,手中砖头朝着苏芮的身前就扔了过来。我眼疾手快,一把拉过苏芮,这才逃过了砖头的袭击。“好一个蛮横无理的姑娘,再动手,可别我不客气!”我愤愤的朝着她瞪了一眼,却引得她冷笑不止。“怎么个不客气?我还真没见过敢打我的人!”别以为你是个女的老子就不敢打你!我心里腹诽了一声,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这些天来,被玉尺经滋养着身体,原本生锈的关节也早已灵动起来,似乎玉尺经还有调理身体的功效。就刚才那个箭步,若是普通人,根本跳不了那么远,而我,也只是一步而已,就已经来到了门口。身后苏家父女也看的十分惊讶,他们估计也没想到,我居然会有如此敏捷的步法。“好身手啊!”我不理会他们,直接开门,一把扼住了姑娘的双手。“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话还没说完呢,她就已经攻击上来,双手虽然不能动,但脚却十分犀利。一招撩阴腿直接朝着我的双腿之间踢去。我双腿一夹,直接把她的腿给夹在了中间。“这么阴险!那就别怪我无情了!”我双手立马变幻了姿势,朝着她的胸口袭去。她吓得不行,可跑又跑不了,本能的想去护住胸口,而我却早已一把抓住软糯。那手感,可真是不错。这可不能怪我,谁让她先对我动手的。哼!“流氓!”她脱开的双手就朝着我的脸上打了过来。我左躲右闪,双脚一放,她就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干嘛还这么亲热呢,咋的,摸了一下就要以身相许啊,那可不行,我还没答应你做我女朋友呢。”我调戏了她两句,气得她直接从我身前逃开,逃离出去好几步。她此时绯红的脸上十分好看,微微皱起的眉头,就连生气都如此动人。“臭流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哥的死你们一定要负责!”说完,她就气呼呼的上车绝尘而去。她哥的死?难道说……张家的人!我立马转头,朝着苏满城紧张的问道:“张家除了那个大哥,是不是还有一个小妹?”虽然我也能算出来,但如果苏满城能早知道,这事也就能快点办掉。况且,我也想要知道我跟张家到底是什么关系?苏满城沉吟了一下,回答道:“有确实有,不过我听说在国外啊,怎么回来了?”我心中一凛,苏满城这家伙,你好歹把事情查清楚点啊。我们的人还没进去,却发现不远处已经有好几辆车子开了过来,速度之快,恐怕不及时躲避,就要撞到门上来了。我一把推开苏满城和苏芮,几辆车直直的撞击在门上,直接把门撞的凹陷下去几分。车内,好几个彪形大汉走了出来,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居然敢对我们小姐动手,活的不耐烦了!”其中站在最前面的彪形大汉朝着我说道。正当此时,我的脑中玉尺经无风自动,原本还合上的书页一下子打开,一页页翻了过去。书上那些动作如同印刻在我的脑中一般,根本不需要我学习,我就已经融会贯通。原本面对这些彪形大汉,我还有些抵触,但现在,小菜一碟!不过,我要使出这些招式,那可就得加钱了。我看了眼身后的苏家父女,耸了耸肩说道:“好像是来找你们的,这个就和我没关系了吧。”苏满城一听,顿时紧张不已,一把抓住我,抖得不行。“方大师,您别丢下我们不管啊,这样,我加钱!”“行吧,看在钱的面子上,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唐晨咧嘴一笑,重新看向彪形大汉,双手一张,挡在了两人面前。“小子,你居然还敢出头?那我今天就让你尝尝苦头!”车内,张家小女也跟着就走了出来,狠狠的瞪视着我,似乎要把我吃了一般。彪形大汉在张家小女一挥手之下,便朝着我的面前冲了过来,速度相当快,若是普通人,恐怕早已被打的七荤八素了。但他们的拳头到达我的面前时,却没有任何作用,我的身体如同自己在寻找轨迹一般,居然自然的就躲过了他们的挥拳。而后,我的眼中似乎也能找到他们的破绽一般,在他们伸出拳头的一刻,我的拳头直接攻击到了他们的薄弱地位。腋下和裆下成了我攻击最多的地方,那几个彪形大汉连一拳都没能打中我,却都已经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起来。我拍了拍手,喃喃自语道:“可以,我居然如此厉害!”张家小女见状,也是有些怕了,躲进了车中,可没人开车,她又跑的到哪里去。我缓缓走向车子,拍了拍她,问道:“喂,还要不要打我了?”她愤愤的盯着我,似乎到现在都不肯认输。“你是张家的小女儿?”“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谁让你帮苏家的!”她还理直气壮,十分嚣张。我一把捏住她粉粉的脸颊,扯了一下。疼得她捂着脸害怕的看着我,却又不敢对我有任何造次。“我现在问你,不是你问我!”“是,我是张家小女儿,那又怎样!苏家和我张家有仇!”“好,那我再问你,苏家是不是用了什么风水之术?”“哼!你最好别帮,要不然,郑叔不会放过你们的!”郑叔?原来那名地师姓郑啊,既然如此,那我还真得好好和他斗上一斗!“这样吧,我今天就放了你,明天我亲自登门拜访,怎么样?”苏家小女思索了一番,点头答应下来。我几脚就把地上的彪形大汉踢到了张家小女的面前,几人抱头鼠窜,一个个的上了车。“喂,你叫什么名字,我明天来总不能不知道吧。”“张敏韵,那明天我恭候大驾!”说着,张敏韵别着头就被车子带离了苏家门口。这时候,苏满城跑了上来,似乎是他打败的对方一般,气喘吁吁,对着汽车远去的方向破口大骂。“方大师,你怎么能放跑他们呢!”“难道还绑架在这里?你们两家的事我是不是得知道一些了。”我目光深邃,朝着他看去,看的他浑身都有些颤抖,最终还是重重的叹出口气来。“方大师,您里面请。”苏满城说着,随即把我请进了屋中,经过他的一番叙述,我也终于知道了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原本苏芮是要嫁到张家的,当时说的是嫁给大哥张子峰,后来因为张达明一直恳求张家爷爷,所以爷爷到最后答应他,把苏芮嫁给他,不过张达明这家伙确实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就算是张家人,也知道这件事。。有钱人王谦离开中和堂后,的确没有再坐公交。好不容易挣到这么些钱,总不能真全买药霍霍了,偶尔也得享受一下。打了个的回到住处,先把药熬好。这次的用量较大,熬制的时间也更长一些,一个饭店用来熬高汤的大铁桶最后要熬成一碗水,估摸着最少也得到明天早上。王谦先是睡了个回笼觉,下午起来又打坐修炼,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才睁开眼,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出门去了和尚的摊点。今天是周末,整条街的生意都不错,和尚更是忙得恨不得有三头六臂。见王谦一来,他连招呼道:“谦哥你先坐着,菜都备好了只等下锅。我还特意找熟人搞了条野生菜花,两斤多呢,等会让咱们好好喝几瓶。”“成。”王谦找了个清净地坐下,和尚摊位上有五个桌,这会儿已经坐满了三个。等和尚好一通忙活,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了。王谦也不着急,还帮着招呼了一下客人。“老板,这蛇怎么卖啊?”这时摊点前来了一行四人,指着旁边袋子里的蛇问了起来。和尚歉意道:“不好意思,这蛇我招待朋友的,不卖。”“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直接说多少钱,还吃不起你一条蛇怎么的。”那几人一番嚷嚷,让和尚为难起来。王谦正低头帮忙扫着地呢,闻言便叫道:“和尚,算了,就给他们吧,有钱总得挣不是。”不过他才出声不久,就感觉有个人走到了身旁,扭头一看,嘴角抽了几下。“这还真是缘分啊……”面前站着一小太妹,正是被自己连着教训了两次的那位。“靠,果然是你这王八蛋!”小太妹先是一骂,随后想起什么眼中露出几分畏惧,几步退到了另外三人旁边。三人都是男的,年纪均是不大。不过看他们站的位置,被小太妹搂着手臂的那个显然是最有身份的。“小兰,怎么了,这家伙你认识?”那个年轻人皱眉对小太妹问道。小兰狠狠的瞪着王谦,咬牙切齿道:“旭哥,就是这家伙欺负我,昨晚还想捡我姐的尸,要不是我正好撞见,旭哥你都要被带帽子了。”“什么!?”那称作旭哥的年轻人目露凶光,一脚就踹翻了和尚面前的灶台,大骂道:“小子你竟然敢勾搭我的女人?”见有人生事,三桌客人都让开了,旁边摊点的人也站在不远处看热闹。王谦无奈一叹,对和尚投过去一个歉意的目光。被人踢翻了摊子,和尚也不恼怒,只讪笑道:“帅哥,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看要不这条蛇我就送你们了,纯当交个朋友如何?”“交朋友?”旭哥一听,先是对自己身后两个青年笑了笑,随后捡起了地上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和尚光溜溜的脑袋上。“你他妈什么东西,也配跟老子做朋友?”脆响过后,鲜血混合着玻璃渣从和尚光溜溜的脑门上流下。他后退了几步,疼得嘴角一阵抽抽。就这样他还转过头对王谦笑道:“谦哥,这可怪不得我啦。”“怪个屁,往死里揍。”王谦脸上浮起阴霾,扭扭脖子朝那几人走了过去。“得嘞!”和尚笑着从地上捡起一个酒瓶,对那旭哥满脸真诚道:“你敲我一下,我也不占你便宜,只敲你一下。”说着一个箭步冲上前,旭哥等人还未反应过来,又是嘭的一声响,玻璃渣子和着血溅了一地。旭哥被这一下直接砸懵了,连着退了几步撞到小兰怀里,摸了摸脑门,见到满掌的鲜血瞬间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你他妈竟然敢打我,老子弄死你!”旁边两个青年也不是善茬,纷纷随手就捡起家伙冲了上去。只是和尚一米九几的身板,站在他们面前就跟一座肉山似的,两手一抓就擒住了他们手腕,随手一甩就把他们丢出了几米开外。王谦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就凭他们几个根本用不着自己出手,还不够和尚一个人打的。那旭哥不是傻子,见两个青年都被砸得七荤八素,当即怒吼道:“你给我等着,有种别跑!”说着他就拿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可手机才拿出来,王谦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前,一把夺过他手机丢进了旁边装油的塑料桶里。“谦哥,我那油还得用呢!”“额,不好意思,顺手就……”王谦回头讪笑了一句,再转过脸来,和善的笑容让旭哥连连后退:“想叫人呀?”“你,你有种让我打个电话!”旭哥又怒又怕,虽然王谦的身板看起来没和尚壮实,可瞎子也能看出来这也不是好惹的主。小兰可是说了,这家伙一个人放倒了强子他们好几个,从头到尾身上一下都没挨到。王谦直起了身,眉头微皱好像是在思考,几秒后摇头道:“不好意思,我没种。”话音才落,旭哥还来不及嘲讽几句,整个人就如断线的风筝,被踹飞到了马路中央。旭哥摔得浑身骨头都快散架,奈何王谦太过无耻,居然不让他求援。单打独斗下就他这小身板,怎么可能是王谦的对手。可要就这么跑了,也忒没面子。旭哥正左右为难只好躺在地上装死之际,视线中街尾处忽然出现了一伙人影,让旭哥顿时精神大振,急忙叫嚷起来:“焦哥,救命啊焦哥!”旭哥口中的焦哥,大半夜戴着墨镜,跟和尚一样剃着个锃光瓦亮的大光头,只是这光头上面两道狰狞的长疤令人不敢直视。同样近两米的身高,虎背熊腰好像要把那件衬衫撑爆。单是他一个人走在路上,方圆五米以内估计就不会有人敢逗留,更别说他身后还跟着一票同样面目不善的小弟,足有七八人。旭哥连滚带爬朝那焦哥跑去,和尚见状凑到王谦身边小声道:“谦哥,走不?”趁着这会儿没被围住,要走倒是也容易。只是这摊子就浪费了,王谦摇摇头,道:“先看看再说,实在不行咱换个地方照样饿不死。”真打起来王谦是半点不虚,毕竟他好歹是个修炼者,就算是走火入魔了,打七八普通人那还是跟玩一样的。不过这世道不是拳脚厉害就能为所欲为,像这个焦哥身后肯定还有人的,惹上麻烦了就算他拳脚再厉害也难以在星城立足。而王谦之所以不跑,一方面是舍不得和尚这摊子,另一方面是觉得这焦哥好像有点面熟……“焦哥,救命啊,我被人搞了!”旭哥跑到焦哥面前,捂着满是鲜血的脑袋,哭得那叫一个惨。焦哥戴着墨镜,看不到他的眼神。“焦哥?”看着焦哥那毫无波动的面孔,旭哥忽然有些忐忑。这焦哥和他算是老相识,虽说不是完全靠他罩着,但只要出个什么事儿,也是能请得动他。怎么今天见了却这么冷淡呢?难道是自己不够客气,不应该啊,前天才请他去做了一条龙,他可快活着呢。“哼。”正在旭哥不解的时候,焦哥却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拎小狗一般拉扯着来到了和尚的摊位面前。“焦,焦哥,就是他们……”旭哥还是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焦哥是今天心情不好,连忙拿手指指了指和尚和王谦,希望焦哥能拿他们撒气。,刘大明就说,小年轻,就这样混,是不行的。听说,最近经常和朋友去喝酒,上个星期还和张富贵等人一起去饭店吃饭,和大家联系感情密切联系是很好的,但是也要分清对象,和张富贵等人吃再多的饭,也解决不了什么实际的问题。吴龙无法理解刘大明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就解释说,牛大娟和秦书凯的对象胡丽丽是高中时候的同学,她们在一起聚聚,秦书凯就顺便把张富贵和金大洲叫上。心里却骂道,***,老东西,跟着你什么都没有得到,只能自己找出路,否则,在乡下就是白呆了,什么都不可能混到。要知道是今天的结果,你他妈跪着我也不会在你后面混。刘大明就说,我知道你和张富贵等人喝酒肯定是有原因的,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在一起就是喝再多的酒也没有用,酒逢知己千杯少,不是朋友喝酒也没有价值。后来就说,吴龙,你的余副局长我昨天给他去了电话,告诉他如果不尽快有项目资金到联系的村,吴龙帮扶的实绩可能是全县最差的,到时候丢的不是吴龙的面子,而是农业局的面子。吴龙就看着刘大明,不知道下面的内容是什么,看着溜达舔了舔嘴唇,赶紧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刘大明接过来,喝了一口,心里很得意的看了吴龙一眼,心说这样的水平和自己玩,太儿科了,于是继续说:“余副局长听了我的介绍后,当天就向你们的局长做了汇报,研究决定今年年底前给万左右的资金扶持,扶持什么项目等明年再说!”吴龙不知道刘大明说的是真是假。刘大明走后,吴龙赶紧给单位的余副局长打个电话,问问真假?这件事对他来说很重要。余副局长听了吴龙的问话后,回答说:“这件事真准备让人通知你,让你和联系的村沟通一下,以什么方式把单位的万块资金给他们!”吴龙感激回答说,今天就到联系的村,和村领导协商这件事,尽快给局长回话。谁谁都知道,机关的事不能拖,一拖就会出问题,哪怕一个夜晚发生的事就可能让领导改变决定,一夜之间改变决定的事太多了。挂了电话,吴龙实在想不通刘大明这么做的目的,他自己联系的村都没有任何进展,为何这么热心的关心自己,目的究竟是什么?真实目的,只有刘大明自己知道。他听乡政府的人说看到吴龙和张富贵等人在浦和的饭店吃饭,感到很吃惊。吴龙和张富贵等人一直不是一个道上的人,怎能坐在一起把酒言欢?刘大明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不得不想很多。在码头镇的个人,明眼人都知道分成两派,一是以张富贵为首的秦书凯金大洲三个人,一派是以刘大明为主的吴龙两个人,这样的状况一直很明显的存在,虽然张富贵为首的三个人占了优势,但是也不能怎么样刘大明他们,毕竟不存在实际的利益控制。刘大明很想这种状况继续存在,让外人看到自己还是有人追随的,关键时候如果吴龙倒戈,那么光杆司令的日子将很难混下去,只要形成了局面就很难改变,于是刘大明就想要想办法尽快改变这种状况。吴龙面对突然而来的喜悦,又开始摇晃了,到底下面跟着谁混呢?吴龙知道,和张富贵已经没有和解的余地了。原因很简单,跟踪张富贵的事,竟然被张富贵现场抓个正着。自从刘大明帮助吴龙和农业局的余副局长联系,介绍几个挂职人员联系村的实际成绩进展情况后,余副局长不得不为单位的名声考虑,经过局长同意给了村里万元的资金扶持,为吴龙解决了很实际的难题。知恩图报,这是中国人的美德。吴龙按照刘大明的吩咐,继续如以往一样如小偷一样悄悄的监视张富贵,每天把眼睛睁得如牛蛋,很希望能抓住什么张富贵和刘小娟现场男女进出的证据,或者其他的什么不能见人的把柄,到时候就可以完成刘大明的任务。以后张富贵就会如狗一样听话,一个在官场上混的男人,被人抓住了把柄,就等于被人抓住了家伙,想猛烈的挺也没有那个胆量。那天晚上,张富贵晚饭后关了门就出了宿舍,早就在房间盯着张富贵一举一动的吴龙立即也悄悄的关了门,就如狗一样悄悄地尾随在后面。夜,黑得像一个无底的深渊,四野没有一点儿亮光,四周一片沉寂,只有那落尽叶子的树枝,在风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俩人先后出了镇政府大门,吴龙就发现张富贵今晚的行踪有点不正常。他站在大门后,很警惕的向四周看看,确信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后,慢慢的走到镇政府前门的大路上向浦和县城方向走去,每走一会都会回头看一看,如此的小心说明很不正常。吴龙就偷偷的跟着,心想暗暗地高兴,苍天不负有心人,跟踪多日,看来好戏就要上演了,过了黄河桥就是浦和的县城了,到了黄河桥下面广场,吴龙发现张富贵突然就不见了,赶紧睁大眼睛到处搜寻,无果后就有点着急了,好不容易可能抓住什么的机会怎么能失去。吴龙当时就如狗一样,伸长脑袋到处张望。就在吴龙很失望的时候,感觉到有人从后面拍了自己的肩膀,把吴龙吓了一跳,疑惑的转过头,很吃惊的看到张富贵正站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很大声的问:“吴龙,你在这儿干什么,鬼鬼祟祟的?”说话的时候,眼睛盯着吴龙手里的相机。然后继续说,“扛着相机拍夜景啊?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个兴趣,好,继续拍,不过小伙子拍照的时候要有点眼色,弄不好拍了什么不该拍的,被人扔进黄河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看着张富贵消失的身影,吴龙如泄了气的轮胎,没有了一点的精神,什么都完了,好不容易请张富贵吃顿饭建立的一点点联系失去了,把张富贵狠狠的得罪了,他肯定已经知道自己在跟着他,否则,后面就不会说那样的话,想到假如真的有一天,被张富贵找人从后面整一次,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那天,吴龙一个人坐在黄河广场上想了很晚,想到明天见到张富贵该如何解释,又想到假如不听刘大明的话,假如今天牛大娟不到市里去学习,如以前一样到码头镇来,也许就没有了今晚的事……吴龙为了能够忘记此事情,那天晚上走进了娱乐中心,找了一个小姐……回到镇政府宿舍,吴龙看到里面的灯亮着,很疑惑的开了门,看到牛大娟正在里面,看到自己进来很快迎接上来,焦急的问:“去了哪儿?这么晚,打手机还不接,我还以为出什么事?”原来牛大娟学习结束后,下午特地从市区赶了过来,作为有过男人滋润的女人,知道那种乐趣,如果突然中断了肯定不适应,有时间了肯定会过来找男人享受一次。有人说,女人总是平时怕男人色,关键时候又嫌男人不色;男人总是平时嫌女人骚,关键时候又怕女人不骚。是同一个道理。吴龙就解释说,按照刘大明的要求,继续去跟踪张富贵,后来就把这件事被张富贵知道的事说了一遍,说现在自己很忧闷,以后张富贵肯定会到处找自己的麻烦,以后在码头镇的日子肯定更不好过了。《我有一间神祀》《因人气过火而导致朋友过多》《岳两女共夫》《我在漫威卖技能》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金牛棋牌游戏》。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67856_985181.html
金牛棋牌游戏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