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界杯让球查询 目录共9064章

首页

世界杯让球查询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7833章 醒来后

世界杯让球查询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等到服务员泡好茶,关门之后,吴志兵从包里拿出一本精美的宣传画册放在我面前,笑着道:“我哥现在在一家公司班,那公司实力很强,里面有个项目很赚钱,农机厂不少人都投钱了。我们几个都商量过了,也想投资入股,想着来问问你愿不愿意一起做,反正人多力量大嘛!咱们大伙儿想法子凑一凑,投资去做个股东。庆泉,你觉得怎么样?”“呵呵!哥几个,我现在可是标准的穷鬼,有点钱也都套在股市里了,现在要出来,那可是把肉都割在地板了。”我打个哈哈,从他手接过画册,信手翻看起来。“你手里那只股票现在怎么样了?还没解套吗?”汪昌全早已放下手的扑克,端起茶杯轻轻问道。几个关系好的老同学都知道我妈妈在股票亏了不少的钱,半生积蓄差不多都套在里面了,直到病逝前也没有解套。“没有,想解套,还早着呢!”一提起股票,我有些头疼,那只沈阳重机已经跌了三年了,今年跌得尤其狠,差点快到退市的边缘了,证券市场传言它重组无望。我妈妈当初是在十九块一买的,又在十元补的仓,可没想到越补越跌,如今已经快跌破两元了。我倒并不太在意股票本身的价值,只是不希望它退市。毕竟,那只股票对于我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那是妈妈留给我的纪念,而非普通意义的财富。我本来想把妈妈生前留给自己结婚用的钱都拿出来补仓,但最后想想还是没那胆子。炒股亏到倾家荡产要跳楼的人也不算少,我可不想步那些人的后尘。看着宣传画册,我发现扉页几位青阳市的领导赫然在列,都是和这家公司董事长亲切握手的照片。其亮相最多的人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洪道祥,其次是分管农牧林业的副市长许明春,这家公司主打的项目为速生羊投资,宣称收益率高达%,难怪我这几个老同学都如此动心。把资料仔细看完,我摇头道:“这算什么项目?我不觉得有多好,怎么看都有变相传销和非法集资的味道。”吴志兵听了有些不高兴,说他哥哥在这公司当主管,厂里不少人都投钱了,如果真有什么问题,我哥哥怎么会害我?我摇了摇头,现在这些做传销的人专坑亲戚朋友,骗子太多,防不胜防,谨慎些是没坏处的。我们都是拿死工资吃饭的,没什么积蓄,不要被虚假宣传蒙蔽,我反正觉得这里面的宣传不太靠谱,收益率竟然那么高,这是养羊吗?羊毛收割有那么快,难道天天给羊打激素吗?吴志兵喝了口茶,辩解道:“刚开始我哥说的时候,我也不信,可前两天参加了他们的项目说明会后,我有点动心了。更何况,如果是不靠谱的事情,市里这些大领导怎么会为他们做宣传?”我见他的态度很坚决,笑了笑,道:“现在很多骗子公司专门请名人代言,再说了,这几张领导照片证明不了什么,难道现在电脑合成的照片还少啊?毕竟内容的可信度才最重要,假如到时候真出了事,哪个领导能出来为你们负责?我的意见是这样,我也不想碰这个东西,至于你们到底怎么做,看你们自己怎么拿主意了。”吴志兵听了不在说话,拿眼睛瞅着韩建伟几人。韩建伟前些天被吴志兵忽悠得心里一直痒痒的,又被项目说明会的火爆场面迷惑,一时间情绪高昂的跟打了鸡血似得,被我一泼冷水,觉得十分扫兴,坐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郁闷的道:“庆泉,你真不和我们一起入伙啊?”“一起入伙?呵呵!去哪儿入伙?水泊梁山啊!”我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说道:“我没有钱做这个,你们要是真想做,前期最好也少投一点钱,真要有宣传的那么好,之后再继续追加投资也许。这真要是个赚钱的项目,不在乎晚一年半载的,他们要真是养羊,那也是个长期的项目,又不是像做股票、或是外汇交易,讲究个短平快什么的,你们那么着急干嘛?还是悠着点为好!”这时,坐在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凌菲突然来了句,道:“庆泉,你刚才说你没钱,但假如你现在手头有钱的话,你愿不愿意投资这项目?”我愣了愣,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愿意。”凌菲点了点头,对众人道:“那我也不做了,我相信叶庆泉的眼光和判断力。”凌菲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她毕竟是个老师,化程度我这几个老同学都要高一些,头脑也很灵活,她当然也知道骗子都是利用人的贪念来做章。另外,我们不知道的是,凌菲家里的条件其实很不错,原本也不指望她赚多少钱,她不过是这几天陪着孔香芸看了项目发布会,一时间有了点兴趣才加入的。听我这么一分析,她觉得好险,忙对孔香芸说道:“我觉得庆泉说得有道理,香芸,咱们再等等,看看事情有没有啥变化。”孔香芸之前兴趣倒是颇为浓厚,但见闺蜜改变了主意,她也开始犹豫起来。略一思索,说好吧,那按庆泉说的,先少投入一点。之后又说现在厂里的生产很不稳定,有时候一天歇一天的,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做,恐怕这农机厂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听她这么一说,其他几个同学也是同病相怜,于是都纷纷发起了牢骚。半晌,韩建伟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庆泉你现在舒服啊,在机关里当公务员,起码是旱涝保收,不用担心饭碗。不像我们,现在几乎是吃了顿没下顿,天天想着能赚一些钱,好有一些保障。庆泉,你在机关里班,认识那些当官的,门路也我们多,你看我们几个现在都混成这样了,以后遇有啥好机会,你得记着帮我们一把啊!”汪昌全等人也紧跟着附和道:“是啊,庆泉,盼着你啥时候能混个一官半职的,到时候让我们几个也跟着你沾沾光。”我哈哈一笑,一挥手,豪气的道:“哥几个,都甭着急!等哪天我一朝得道,保管让你们全部都鸡犬升天。”“擦!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友尽了。”几个老同学听我拐着弯的骂人,纷纷跳起,吴志兵首先发难,之后几个人联起手来,笑闹叫嚣地将我按在沙发,又掐又捶的狠狠蹂.躏了一顿。我的办公室位置在三楼,每天班的时候必然会经过局办那间大办公室。今天我楼的时候,局办的潘奕欣正埋头修改一份乡镇政府办送来的件,这份件显然是新人做的,不但行格式搞得不伦不类,连乡镇领导的先后顺序也给搞乱了,不是委员的领导跑到委员前面去了,这不是胡闹嘛!这类常识性的错误,也只有刚刚参加工作的新人才会犯,潘奕欣摇头叹气的刚修改完这份件,顺手拿起下一份件……她登时愣住了,市里怎么突然把叶庆泉调去开发区了,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呀。潘奕欣脸色一时间有些黯然,她对我的印象挺好的,但因为女孩的羞涩,导致她一直对我没有做出什么表示。想不到两个人还没有开始,居然这样擦肩而过了。沮丧的叹了一口气,潘奕欣将件放到一旁,准备马拿起给张海东局长过目。。郑焰红跟往常一样,神态自若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直直的挺着脊背走进了她的办公室,赵慎三才赶紧跑回自己的屋里坐下了。“嘿!今儿个咱们赵兄摆大谱儿啊?到现在了还没有打开水,怎么着,想让我干啃包子啊?”办公室的美女李小璐嘴里咬着一个水煎包去倒开水,一提空瓶就生气了,阴阳怪气的说道。其实他们这间办公室一共坐了四个人,按道理应该是谁来得早谁打开水才是,可赵慎三每天都来得早,一来二去的,大家也都觉得扫地擦桌子打开水的活儿就是他的了,他干了是理所应当也没人感激,不干反而不正常了。“哦,我马上去,我马上去!”赵慎三也没骨气,听到责备才明白自己在郑主任房间里心神不定的呆的时间太长了,居然连自己办公室的开水都忘了打,赶紧站起来拎着两个暖瓶就跑出去了。办公室另一个副主任科员方永泰不屑的笑着说道:“嘿嘿嘿,我敢肯定小赵昨天晚上又被媳妇儿罚睡客厅了,你看看他那双眼睛,跟国宝一样,所以才连开水都忘记打了!”李小璐虽然欺负赵慎三,但是却也看不起一脸狂傲之气的的方永泰,就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有脸笑话人间,人家小赵总还没有带着一脸的血道子来上班,不像某些人,总是‘被猫’抓到!”管档案的黄大姐被逗得“咯咯”笑起来:“好了好了,你们呀,一天不斗嘴就过不下去!其实人家小赵真是个好同事,咱们跟他一间办公室应该知足才是,也不要老是没事欺负人家。”“呵呵,没事的,欢迎欺负!越欺负越旺不是?”赵慎三已经拎着开水回来了,听到就笑起来。电话响了,方永泰离得最近,就抓起来接了,然后放下电话就带着醋意对赵慎三说道:“小赵同志,蒋大主任有请!”赵慎三赶紧一溜小跑的去隔壁蒋海波的办公室了,方永泰又一次不屑的说道:“切!整天屁颠屁颠的伺候着蒋主任,还不是小兵一个?也没见赏赐给他一点什么好处!”走进蒋主任的办公室,赵慎三赶紧不等吩咐就给蒋海波泡上了茶。“小赵,后天市里要召开全市教育系统工作会,郑主任现在就已经去市里请市长主持会议了,今天你把郑主任的讲话稿初稿拿出来,最迟晚上交给我,我修改了明天打印。”蒋海波吩咐道。“嗯,那我现在就去写。”“咦,你的眼睛怎么了?昨天晚上没睡好?哦,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了,昨天晚上郑主任几点走的?”“呃……那个……那个郑主任……她……也没……哦,郑主任昨晚可能睡着了,到十一点才叫我送她回家的,我黑眼圈是因为跟小刘闹别扭了,所以……”猛地一听到蒋海波问起昨晚的事情,做贼心虚的赵慎三面红耳赤的支吾起来,好一阵子才稳定了情绪,却把没睡好的原因推卸到妻子小刘身上了。“呵呵呵,你这小子啊,看你能把老婆宠上天!去吧去吧,赶紧写,我可不管你昨晚有没有跪搓板,晚上我要是拿不到发言稿可是不行滴!”因为赵慎三怕老婆在整个机关都是出了名的,所以蒋海波毫不怀疑,笑着就挥手让他走了。赵慎三是正规大学毕业生,而且文笔向来很是不凡,所以蒋海波才把他要在办公室里死死把着不放,其实他是很有私心的!因为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最明白手底下拢一个能写材料的人有多么重要,平时他貌似对赵慎三十分器重,什么大材料都交给赵慎三,却不交给副科级的方永泰,弄得方永泰还总是吃小赵的醋,就是因为方永泰的舅舅杨千里是教委副主任,一旦方永泰崭露头角他是压不住的!可赵慎三就不同了,这小伙子一没有后台二没有野心,来的头几年看起来还有些锐气,不过被他打磨了一阵子,现在就很好用了!什么材料交给小赵写,写完了他略一修改,甚至都不用修改,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以自己写的名义交给领导了,领导满意了,他的办公室主任位置岂不是越做越稳?赵慎三接了任务,知道是郑主任亲自用的,自然不敢怠慢,中午连饭都不敢回家吃,泡了一个碗儿面凑合了,一直埋头写了一天,终于在下午下班前交给了蒋主任。第二天,蒋海波拿着讲话稿走进了郑主任的办公室笑着说道:“郑主任,您明天的讲话稿我弄出来了,您看看那里不合适我再修改。”“嗯,放那里吧。”郑主任正在看一份文件,听到蒋海波进来就微笑着说道。她的微笑居然让跟了她三年的蒋海波愣了愣,因为这几年来,他居然第一次发现郑主任的脸上发出了红里透白的**光芒!“蒋主任,咱们委里那么重的写材料任务,你没有让下面的科员们帮你拿一拿初稿吗?总一个人劳累着可不科学呀!”郑主任看来真是心情不错,居然嘘寒问暖起来。蒋海波在机关里混了半辈子,那心眼子简直比王熙凤都多了一倍不止,他可不会傻到把领导这句貌似关怀的话单纯的当成关怀去理解,眼珠子转了转,迅速的斟酌了一番才谨慎的说道:“咱们办公室说起来一十二号人,去除司机班的七八个,剩下的有的管档案,有的管办公用品采购什么的杂事,真正能写材料的也就三个人,杨主任的外甥您又不是不知道,平常眼睛长在脑门子上,桀骜不驯的根本不干活,另一个小璐是个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管个接待倒还可以,写东西根本不行,就剩一个小赵人老实肯干,也还有些才气,有时候能给我帮帮忙打打下手,其实我这些年写材料惯了,倒也没怎么觉得累,呵呵呵!”郑主任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笑着说道:“哦?就是那个我接主任那年考进来的公务员赵慎三吗?平常看小伙子老实巴交的话都不会说,没想到还挺有才的!”郑主任今天心情这么好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她昨天在市里汇报工作的时候居然得到了市长的表扬,不,要说是表扬似乎还不恰如其分,如果说时市长第一次用看女人的眼光看了她,似乎更为合适!前天晚上,她意外的遭到了赵慎三的“强暴”,回到家里浑身发软的倒头就睡了,没想到平时的失眠多梦居然不药而愈,一觉睡得黑甜,早上能醒来还是老公做好了饭叫她才起来的。她慵懒的走进卫生间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居然脸色嫣红,平时一潭清水一般的眸子居然流动着某种可以称之为“轻浮”的气息,但是看上去却是那么的妩媚动人,配着她飘散在肩头上的长发,更带着一种“侍儿扶起娇无力,正是新承恩泽时”那种娇慵之态,整个就是一个得到在床上得到满足的女人特有的神情。她刚想把头发盘到头顶,猛然间,赵慎三昨晚上求饶时对她说的那句话闪进了脑子里:“您的头发披着那么妩媚……”她不禁对着镜子笑了,这个傻小子,懂什么叫妩媚么?不过她马上就发现,自己的头发又黑又直,披在肩头还真是有一种别样的风采,于是念头一转就就不盘了,就这样走进屋里换上了一条紫色的连衣裙,为了搭配裙子,又穿上了一双妹妹送给她的、她嫌太亮一次也没穿过的银色高跟鞋。。  返回身上,不一会,转回来,手里拿着票子:“您辛苦,这是二百块钱,您拿着和弟兄们喝茶去。”赵胜不客气的接过了钱:“薛管家,照理说呢,是这价。可今天我们队长上任,您说您就不代表崔老板意思意思?”“要的,要的。”薛管家又拿出了一百块钱:“丁队长,这是我孝敬您的,您别嫌少,现在买卖难做。等改天您有空了,我请您喝茶去。”“丁队长,您看这?”赵胜也不敢自己做主。丁远森生平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事情:“你看着办。”“好勒。”赵胜一挥手:“收队!”“丁队长,赵副队长,您走好。”等到这些特务一走,薛管家对着地上“呸”了一口:“一群瘪三!”“老刘头,一人一碗馄饨。”“哎,好勒,您稍等。”夜晚的马路边,摆着一个馄饨摊,锅子里冒着热气,边上放着一张小桌子,两条长凳。“老赵。”丁远森坐下来说道:“这一车烟土利润不少吧?咱们出来一趟,就弄三百块,是不是少了点?”“这就不错了。”赵胜接口说道:“这些卖烟土的,方方面面都要打点到,什么巡捕房啦,警务处啦,卫生处啦。总之到处都要用钱。上海滩的几个大老板和他们的夫人,三节两寿,礼是一定要到的,要不然别想做了,还有他们的手下也不能白做啊。这么一算下来,真正到他们手里的也不多,咱们这就知足了。”知足?丁远森哪里知足。忙了那么久,一共到手三百块,再一分,自己拿到的不过一百五十块钱。这大上海什么都能没有,但就不能没有钱。没钱,寸步难行。“再说了,这崔瞎子不比从前了,可要是大的走私贩子和烟土商呢,咱们也招惹不起。”丁远森却留上了神:“这上海滩都有哪些大贩子?”“有啊,比如高乐田。”“高乐田?”赵胜点了点头:“他开了一家‘福鑫公司’,专做走私、贩卖鸦片,听说一年能捞不少的钱,要不然他怎么养那一大摊的人?”丁远森听的非常仔细:“没人找他的麻烦?”“哎哟,他不找人麻烦就不错了,还去找他麻烦?”赵胜苦笑一声:“他现在是个死人了,可他活着的时候,势力大着呢。”怪不得翁光辉要让自己去查没高乐田的家产。看样子,这家伙攒了不少的钱啊。丁远森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老赵,咱们这么小打小闹,真弄不到几个钱,我有个想法,要是能成功了,哥几个都能好好捞上一笔。”赵胜一听就来精神了:“丁队长,您说。”“你认不认识罗登探长?”“认识,怎么能不认识?”赵胜一听便说道:“中央捕房的探长。”“你和他关系呢?”“还行,过去和徐满昌一起见过几次。”“你能不能安排个时间,让我们见个面?”“成啊,这事包在我身上了!”高乐田的死,让高府上下如丧考妣。尤其是他的大老婆高钱氏。高乐田是个大商人,还是上海滩有名的色鬼。民国政府早就规定了一夫一妻制,可民国的法律也管不到公共租界,高乐田还是一共娶了四房姨太太。据说外面的小老婆还有大把。管家的是他的正房夫人高钱氏,整日里吃斋念佛,可却是出了名的毒辣。高乐田原先有四房姨太太,四姨太据说就是被她逼死的。高乐田的死讯传来,高钱氏觉得天都要塌了。以前仗着他的势力,做的坏事不少,得罪的人更多,现在他死了怎么办?一边办着葬礼,一边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三姨太的身上。就是这个丧门星啊。老爷跟她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可这人好端端的就没了。尤其老爷死了,可这小狐狸精却居然还好好的活着。“去!去!”高钱氏咬牙切齿:“去把那个小狐狸精从医院里给我揪出来,我要让她给老爷陪葬!”“哎,这就去,这就去。”赵胜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到了中午的时候,他就悄悄的告诉丁远森,罗登探长答应见面了,见面的地点就在中央捕房。丁远森也不敢怠慢,立刻和赵胜一起出门。反正翁区长也说了,让一小队休息一段时候。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把该办的事情都办了。赵胜对中央捕房熟门熟路,一进来,里面的人大多都认识他。“老赵,等会,探长在办事,一会就见你们。”“哎,成,我们就在外面等着。”可是这一会,就足足等了一个来小时。就连赵胜也都有些不耐烦了。丁远森却还是保持着耐心。十有八九,这是罗登准备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呢。可要处理好接下来的事,还非靠这位探长不可。又等了有十来分钟的时间,罗登才终于有时间见他们了。丁远森又一次见到了罗登。“你就是丁远森?”一开口,罗登就问道。边上的翻译还没来得及翻译,丁远森已经用英语回答道:“是的,我就是丁远森,罗登探长。”他这是自学的英语,有的时候在表演魔术的时候,可以和外国客人进行互动。对方会说英语,罗登也不奇怪,面色一沉:“来人,抓了!”“探长先生,我做错什么了吗?”丁远森丝毫都不害怕。罗登阴沉着脸:“我们怀疑你和一场谋杀案有关。”“探长先生,请你明说,什么谋杀案,我谋杀了谁。”罗登一拍桌子:“你涉嫌谋杀了高乐田先生!”丁远森笑了:“探长先生,我听说大英帝国是最讲究法律的,如果你有证据控告我谋杀,那么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如果没有证据?我是一个守法的国民,同时也是国民政府的公务员,你这么对待我,不怕引起重大纠纷吗?”罗登一时倒也无话可对。力行社不会轻易去招惹巡捕房,同样,如果不是迫不及待,巡捕房也不会随便去找力行社的麻烦。这是共识。如何保证公共租界的安全,才是工部局最看中的。他的确没有证据,如果现在就扣押了丁远森,力行社一旦来要人,肯定会引起工部局警务处的干涉。罗登的脸色很不好看:“也许现在我没有证据,但我一定可以找到的。我向你保证!”“探长先生,你瞧,我是主动来你这的。”丁远森丝毫都不在意:“难道你不问问我来的目的吗?或许你认为,你将来完全不会和我们进行合作了?”罗登在那沉默了。巡捕房,和力行社,本来就是彼此合作彼此利用的关系。巡捕房一些不方便出面做的事,往往都会请力行社帮忙。比如让某个人神秘的失踪等等。而徐满昌一直都和罗登是合作关系。现在徐满昌死了,这让罗登有些头疼。“你们,都先出去,我和丁好好的谈一谈。”。胖子也没心思搭理车前子了,也跟着进了大楼。车前子记住了他的话——这局里就一个高老大,以为是高亮叫的胖子。当下跟着他一起进了这个叫做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单位大楼进了大楼之后,车前子紧跟着胖子进了通往顶楼的电梯。胖子打了一连串的电话,没有心思理会身边这个有些愣头青的道士。“辣子,哥们儿你哪去了?我从镁国回来都不来接啥?你们家老爷子安排你相亲?弟妹、嫂子哪的人?家里条件怎么样?不是我说,咱们可不能讲究忙你的吧,我这边没事,带我向未来嫂子问好。”“老杨,你们本家抽的什么疯?要给我安排——不是大杨,是咱们杨书籍。要给我安排工作,不是我说,连熊玩意儿都跟着他疯。哥们儿我上飞机之前还好好地,怎么刚回来他就敢说上句了?你也不知道?你老婆学校运动会?你给她当拉拉队——喂喂”胖子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胖子这边还想要继续打电话,这时电梯门打开,他和车前子二人已经到了顶层。看着顶层尽头的办公室方向,胖子回头对着道士说道:“小兄弟,你听我的,去六室找吴仁荻,他会告诉你高老大怎么样”“你是打算让这个姓吴的揍我一顿吧?”没等胖子说完,车前子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道士继续说道:“别以为我是小地方过来的就好欺负,吴仁荻是吧?还指不定谁揍谁。胖子,今天不见到高亮,我就赖上你了。”听到车前子说破了自己的心思,胖子哈哈一笑,随后搂着道士的肩膀说道:“哥们儿我真没那个意思,既然小兄弟你疑心这么重。那就跟着我一起局长室,先办我的事情,然后哥们儿我告诉你高老大出什么事了”说话的时候,胖子已经带着道士走到了句长办公室的大门前。他也不敲门,反倒凑在车前子的耳边,低声说道:“小兄弟,帮我背个锅。一个锅十万”话音刚落,胖子突然抬脚对着大门猛踹了过去。别看他的身体肥胖,这一下却很有些力道。“嘭!”的一声,将大门踹开之后,立马对着车前子说道:“哥们儿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杨书籍也没说不开门啊,你说你小小的年纪,怎么这么大的气性?就算以前这是我的办公室,你也不能这么干。不是我说,下不为例啊”说完之后,胖子对着车前子做了个鬼脸。这才转身走进了办公室,冲着里面一个有些不知所措的中年人笑了一下,说道:“杨书籍,听说你要给我布置工作?哥们儿我一听到就急忙赶过来了,那什么、这是我一个小兄弟。听说我的办公室被占了就发脾气,不是我说,杨书籍,年轻人有点脾气也是可以理解的”被称为杨书籍的男人有些心虚的看了车前子一眼,以为胖子已经知道他私底下偷偷摸摸干的事情,面前这个小道士是胖子请来对付自己的帮手。但凡能被胖子请来的,都不是一般的神仙,自己可得罪不起看在十万块钱的份上,车前子也认了这个黑锅。一旦那个叫做高亮的躲了,自己就要替家里那老登儿还债,十万块钱多少也能事。当下他面无表情的跟着胖子进了办公室,就等着一会出去结账了。“这不是误会了嘛,孙句你的办公室还是你的,我在民调局一天,看看谁吃了豹子胆敢打你的主意”杨书籍冲着车前子干笑了一声,随后从办公桌里面走了出来。拉着胖子的手继续说道:“小熊没和你说?他就是这样毛毛躁躁是怎么一回事,上面下了新的文件,说参加在外长期从事外事活动的同志,回来之后都要暂时放下工作,组织内查看一段时间。只要没有问题,还是可以恢复以前工作的嘛”说话的时候,杨书籍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将上面的文件拿过来。递给了胖子之后,他继续说道:“孙句你看看,这可不是我的意思。在我心里,一直都是认定孙句你是没有问题的。你就当作休息几天,我先替你看着民调局”胖子没理会杨书籍的话,他接过文件看了起来。刚刚看到到第一行字,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指着上面的字迹回头对着车前子说道:“小兄弟你看看第一行字,针对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某些领导同志,最近也就是哥们儿在国外待着了吧?杨书籍,麻烦你和上面说一下,下次直接写上我孙德胜的名字。省得有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文件上说的是他们。”听着这个叫做孙德胜的胖子把话头引过来,车前子多少听明白了点意思。当下顺着孙德胜的话说道:“这是得罪人了,上面看你不顺眼。准备停了你的职务,让这个书籍来代替你。要不你实相一点,自己让位得了。”这两句话下到杨书籍了,他急忙摆手说道:“误会了误会了,这个圈子里面谁不知道民调局只有孙德胜一个句长?我这书籍也就是挂个名,替孙句应付上面的”“等等吧,你说这里就他一个句长?”车前子从杨书籍话里听出来了毛病,当下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盯着孙胖子继续说道:“那高亮怎么回事?他退休了还是调走了?”“高亮高句长?他已经过世七八年了啊。”听出来这个年轻的道士是来找民调局前句长高亮的,杨书籍继续对着车前子说道:“我还是高句长过世那年调到民调局的,怎么小道长你不知道?”“高亮死了”原本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的车前子,听到杨书籍这两句话之后,当下呆楞在了当场。家里还欠着五百多万,唯一的希望高亮死了,自己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看样子只能学那个老登儿跑路了。“高老大不在了,不是还有哥们儿我吗?”孙胖子冲着车前子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说句不要脸的话,只要小兄弟你不是来认亲的,其他的事情都好办。高老大能办的事情我也能办,他办不到的事情,哥们儿我兴许也能办。说吧,是钱还是其他什么事情?”“拉倒吧”泄了气的车前子无奈地看了孙胖子一眼,随后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这事不是十万八万能了的,数目太大了,我怕吓着你。除了那十万块钱之外,再帮我买一张去广州的火车票,就当你替高亮帮我了”敢情他们俩不是一伙的,这个小道士是孙胖子花钱雇来的,这就好办了,杨书籍这才松了口气。他坐到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对孙德胜说道:“小孙啊,你还是听从文件的指使。暂时的休息一段时间,你放心,我已经和几室的主任,还有杨军、杨枭他们都商量好了,不会耽误局里正常工作的。”“我说老杨你怎么突然改了脾气,敢情是趁着我在镁国的时候,偷偷摸摸和他们都商量好了”孙胖子也不理车前子了,他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随后看着杨书籍继续说道:“以前小看你了,想不到这几年你把胆子练出来了,都敢和二杨谈条件了。怎么,我们家辣子和吴主任你也打过招呼了?”提到了吴主任的时候,杨书籍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他干笑了一声,冲着孙胖子说道:“孙句,不管怎么样,局里大多数人已经认同了文件传达的内容。听老哥哥一句劝,回家休息一阵子。我上下疏通一下,过不了几天你还是咱们民调局的句长。”,此时的赵倩很想哭,但她不能哭,只能强忍着。张强看出赵倩的心思,于是就转移话题道:“你下次回去一定要记得把《MBA领导学》带回来哦!”赵倩挤出一点笑意说:“强儿,你迫不及待地想读这本书,我周末就回老家给拿吧!”“好的,谢谢夫人!对了,你说《MBA领导学》好在哪里呢?书里都写了些什么呢?”张强问道。赵倩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谈起读书,总是眼前一亮,往往不知疲倦,便笑着说:“新时代要求富有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的领导者,领导人务必要有八大领导本领。”张强好奇地问道:“倩儿,哪八大本领啊?”“学习本领、政治领导本领、改革创新本领、科学发展本领、依法执政本领、群众工作本领、狠抓落实本领、驾驭风险本领。”赵倩一口气说出领导人应具备的八大本领。张强激动地鼓起掌道:“哇塞!你怎么都能记住啊?你也太厉害了吧!天哪,你简直是天才!本事就是按这个体例来写的啊?”“不是,这只是书的一部分,该书还写了如何激励干部干事创业,破解瓶颈,发展事业等。”赵倩道。张强亲了赵倩一口说:“谢谢美女夫人的教导!有你真好,得一女子足矣,此生无憾也!”赵倩听到张强称呼自己夫人,顿时心里像吃了蜜似的甜滋滋地笑着说:“你是一位有追求,想上进的男人,我喜欢!我也是,得一张强足矣,此生无憾也!”说完,两人哈哈笑了起来!张强醉意更浓了,他用双手托着赵倩的俏脸说:“倩儿,有你真好!我一定会努力的!你放心,我不会让我爱的人失望!”赵倩幸福地笑着说:“我相信你,你一定会成功的!我等着你成功的消息!”张强若有所思地说:“谢谢夫人鼓励,只是仕途艰难,要走好这条路并非易事儿!除了个人的努力,还要有关系,甚至关关系更重要。有人这样分析提拔几率,有关系有能力提拔最快,有关系没能力次之;有能力没关系机会不多,没能力没关系几乎没可能。”赵倩鼓励道:“亲爱的强儿,不要急,慢慢来啊!只要自己努力了,就不后悔了。现在的形势一片大好,很多位子都可以通过考试,无需什么关系,只要你早作准备,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张强点头道:“倩儿,你说的有道理!我一定听你的话,好好备考。要不,我先读个在职研究生学历吧!”赵倩开心的笑着说:“我相信你,强儿!读不读研究生不要紧,更重要的是要有实际工作能力,文凭并不是非常重要。你自己看吧,有时间也很好啊!读研究生毕竟更系统一些,还能得到专家的指导。你是公务员,如果要读就去读中央党校的研究生吧,你打算读什么专业?”“我喜欢哲学!”“好,那你就读哲学专业吧!我也喜欢哲学,以后咱们有共同语言,相处着惬意!”说完,赵倩又贴到张强的身上了。张强笑着说:“倩儿,当老师的就是不一样,非常善于鼓励人,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师啦!”赵倩笑盈盈地说:“我哪敢啊?其实,你比我读的书更多,我要向你学习,请以后多多指导!”张强得意洋洋地笑着说:“倩儿,我很少见到像你这样聪慧的女孩,既通情达理、善解人意,又很会鼓励人!遇见你是我的缘,更是我的歌!”赵倩哈哈大笑地说:“哇塞,你用起歌词来赞美我啊!”说完唱了起来:“遇上你是我的缘,守望你是我的歌!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我爱你,就像山里的雪莲花。哈哈哈哈!”张强激动地鼓起掌来,笑哈哈地说:“唱得非常好,太好听了,再唱一遍好吗?”赵倩又再唱了一遍,张强也跟着哼了起来:“遇上你是我的缘,守望你是我的歌!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我爱你,就像山里的雪莲花……”两个人唱完哈哈大笑起来,完全忘记这是午夜时间。女人就是细心,赵倩微微一笑说:“强儿,我们吵到邻居了,说话小声一点儿!”张强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糟糕了,半夜三更的,咱们说话还这么大声,明天会被邻居说咱们没有修养,还影响到你,他们不认识我,对我影响不大,你却不同。”赵倩轻声地说:“没事,既然都说了,就不要后悔。以后咱们注意一点儿就好!”张强笑了笑说:“好的,我一定会注意!对了,你人长得漂亮,又这么有才干,学生一定非常喜欢你啦!”赵倩点了点头说:“还可以,学生挺喜欢我的!其实,做教师的,人漂不漂亮还是次要的,更何况我也不是绝顶美人。”张强笑着问道:“当老师什么最重要呢?”赵倩说:“强儿,你有所不知,当教师最重要的,应该是一颗爱学生的心,全心全意为学生的人生负责。有了爱学生的心,就会努力上好每一节课,做好教育教学工作。”张强使劲地点了点头说:“倩儿,你说的对啊,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没有爱就不能教育好学生!”赵倩笑着说:“强儿,你的悟性还高,说的很专业!其实当公务员也是一样的,也要有一颗爱民之心,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张强说:“倩儿,你才合适当领导呢!你是党员吗?”赵倩羞涩地说:“很可惜,我还不是党员呢!我也想入党啊,总觉得不够格,不敢提出申请呢。”张强竖起大拇指说:“倩儿,你真不错,不是党员,说出来的都是党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是党的根本宗旨啊!”赵倩坚毅地说:“这个我知道,我虽然不是党员,我也读过党章啊,我觉得咱们的党就是伟大,我真想快一点儿入党。”“你可以向党组织提出申请啊,让党组织考验你!”张强鼓励道。赵倩笑着说:“好吧,我明天就写入党申请书,只是担心自己不够格!”“好,我支持你,明天你写完入党申请书拿给我看,我给你提意见!你已经非常优秀了,相信党组织一定会批准的。你累不累啊?天都快亮了,咱们睡吧!”张强赞许道。赵倩说:“好,你也累了,睡吧,晚安!”张强说:“晚安好梦!”说完,张强发出鼾声,他睡着了。这个晚上,他们聊得很开心,但赵倩还是多想了。她虽然闭着眼睛,还是想起前面张强的问题,她想,张强为什么突然问她的前男友呢?嘴上虽说不计较,其实还是有阴影的,男人大多数都有这方面的情结。张强这一问,把赵倩的心高高的挂到树梢上了……从市里比赛回来以后,赵倩和张强每天都在一起,如胶似漆的,他们正式恋爱了。这一段时间,是赵倩人生最幸福的,他们在一起有共同的语言,海阔天空地畅聊,聊政治历史,谈文学艺术,吟诗词歌赋,偶尔也八卦。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几天张强没去找赵倩,连个微信都没有。赵倩非常纳闷,总觉得生活缺少了什么,天天坐立不安,甚至患得患失。《她被指控亵渎神明》《异界之无限复活就变强》《岳两女共夫》《带着神棺去诸天》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世界杯让球查询》。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79453_937639.html
世界杯让球查询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