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魅5200 目录共3881章

首页

宠魅5200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9 8:39

即将更新:第5008章 醒来后

宠魅5200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闻言,秦若涵的脸色一喜,把眼眶中的雾气生生的收了回去,整理了一下思路,才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有人要对我图谋不轨,为了达到目的,甚至连狙击手都请了,跟你猜测的一样,他们并不是想要我小命,摆出那么大的阵仗只是想吓唬我而已。”“这件事情要从我父亲说起,我家里虽然不算巨富,但在杭城,也多多少少算得上是有钱人家了,去年,家父开了个娱乐会所,生意很好,但没多久,就被黑势力给盯上了,威逼利诱恐吓家父让出会所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说到这里,秦若涵的脸上出现了悲痛:“那会所耗费了家父所有的精力和财力,我父亲当然不会白白让出去,更不会向那些恶势力低头,可过了没几天,我父亲就死在了一场车祸当中,而我接手了这家会所。”秦若涵的脸颊被泪水打湿,不过她下意识的昂着脸蛋,似乎是不想让眼泪淌下,她的嘴唇也死死抿着,强忍着不让自己抽泣出声。陈六合接茬道:“然后,那些对你们家会所觊觎已久的人就开始对你下手?”对于这样的事情,陈六合倒没觉得有多震惊,他的经历告诉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黑暗存在,所以听到这样的事件,也不算太过稀奇。只不过对眼前这娘们的经历,倒是有些同情,家境殷实,却遇到了这般破事,甚至已经家破人亡了。顿了顿,陈六合说道:“这也好办,你让给他们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不就完了?毕竟钱是永远赚不完的,如果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闻言,秦若涵激动了起来,她狠声道:“绝不可能,我父亲就是为了这个会所被那些人谋害的,现在会所到了我手上,我更不可能便宜了那些刽子手,否则我父亲的坚持不成了一场空?我父亲的死,岂不是白死了?”陈六合摇了摇头道:“这叫缓兵之计,懂不?”“你所说的我也想过,但没有用,他们现在看我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要的已经不是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了,而是想用两百万买下整个会所。”秦若涵说道。“呵,那些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心这么黑。”陈六合冷笑了一声,顿了顿,问道:“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我要保住会所,我要跟那些人抗争到底。”秦若涵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神色,陈六合知道,那是怨毒与仇恨。“昨天晚上,他们已经给我下最后通牒了,如果三天内再不把会所让出来,他们让我准备好棺材,下去见我父亲。”秦若涵说道,未来,她深吸口气,加了句:“他们都是亡命之徒,他们敢说出这样的话,就一定做得出这样的事。”秦若涵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陈六合:“只要你帮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我调查过你们的底细,知道你们兄妹两相依为命,也知道你妹妹是杭城大学的高材生,但你们的生活过得并不好,仅靠你收破烂维持生计,并且你妹妹身体不好,体弱多病,需要靠中药调养,这笔费用对你们来说就是个巨大负担。”“只要你帮我渡过难关,帮我保住会所,这些问题我都能帮你们解决。”秦若涵眼神炙热的说道。陈六合打量了秦若涵一眼,轻笑道:“你的准备功课做的倒挺足,一语切中了我们现在的窘境。”对于秦若涵能查到这些,陈六合并不觉得奇怪,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这个女人也太没手段了。下意识的摸着下巴上的胡渣子,陈六合看了眼不动声色的沈清舞,温和道:“小妹,你觉着呢?”秦若涵的悲惨命运并没有让沈清舞脸上出现太大波澜,她平静的看着陈六合:“你觉着呢?”陈六合一笑:“我觉着她这个提议挺不错。”“我觉着大隐隐于市这句话对哥来说绝对是狗屁不通,没有地方能隐的住你。”沈清舞发自内心的说道,像陈六合这样的人,注定了这辈子跟平淡不会有半点关系,就算今天没有秦若涵,以后也会有别的人或者别的事出现。况且,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不愿意陈六合真正沉浸在这个大千世界当中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沧海一粟?“哈哈,能得到清舞的一声夸奖,顶的上一斤茅台的香醇。”陈六合笑道,顿了顿,陈六合又看向了满脸依稀的秦若涵,不咸不淡道:“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你现在可以走了。”闻言,秦若涵神色又是一紧,急声道:“你还是不愿意帮我吗?”“帮不帮你跟赶不赶你走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帮你就要留你下来吃饭吗?”陈六合很没绅士风度的翻了个白眼。听到这挨千刀的话,秦若涵当真有股牙痒痒的冲动,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解风情的抠门男人,一顿饭怎么了?一顿饭就能把你吃穷啊?不过现在有求于人,她只好忍气吞声,小心翼翼的问道:“既然你决定帮我,那......不需要商量商量对策吗?就让我这样离开?”“那些人不是给你三天时间吗?急什么?”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懂不?我的一贯宗旨是,明天能干完的事情,今天绝不去干。”听到这种谬论,秦若涵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把全部希望和自己的身家性命压在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身上,秦若涵感觉有些悲凉啊。沈清舞轻笑一声说道:“你还是先回去了,我哥要帮你,别说小小的杭城,就算放眼华夏,能拿走你身家性命的人都凤毛麟角。”最终,秦若涵还是满怀忐忑将信将疑的离开了院子,陈六合很抠门的没有出言挽留,开玩笑,上门求哥们帮忙的人还想先白吃哥们一顿?天下哪有那么好占的便宜。陈六合同志这种市井小民斤斤计较且令人发指的秉性,绝对有遭雷劈的潜质。等秦若涵彻底消失在院门口后,陈六合脸上堆满了一成不变的懒散劲,笑道:“清舞,你说的凤毛麟角在哪里?有吗?”“凤毛还没出生、麟角不复存在。”沈清舞拽着陈六合的衣角,恬静一笑。“哈哈,难怪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最稀罕的就是小妹,从小到大咱老沈家就属小妹最会配合哥吹牛-逼。”陈六合笑的无比开怀。沈清舞没有言语,浅笑倩然,从小到大,她可从来没有配合过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吹过一次牛皮,因为他在她心目中,一直都是最接近神的男人!这时,院门口走进一个干瘦的中年男子,男子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身脏不拉几的衣服,明显秃顶的头发稀松散乱,不但生了一副贼眉鼠眼的五官,还有一口令人不敢恭维的大黄牙。整个人看上去只有两个词能形容,除了猥琐就是磕碜。一看这副模样与行头,就知道这绝逼是一个一天三顿都很难糊口的家伙,可他却有着一个和他命运完全不符合的名字,黄百万。陈六合的令居,也租住在这座宅院里,虽然陈六合才来了半个来月,但与这位浑身上下一无是处的邻居,倒挺合得来,两人没少在一起吹牛胡侃。。“五十。”我微微一笑说道。“这么晚还在值班,很辛苦吧?”女子一边从包里拿出五十块递给了我,一边笑着说道。“不算辛苦。”我收过钱来,将收费站的档杆打开了。不过女子似乎没有要直接离开的意思,大眼睛一直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美女,你还有事情吗?”我眉头微皱问道。“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事情或者想要换份工作的话,可以联系我。”女子笑着将一张名片递给了我,然后驱车离去。“苏笑嫣。”名片很简单,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联系方式。但一般来说越是这样的名片,越是代表着身份的特殊。这是我上班的第一夜,除了苏笑嫣外,我也是没有再遇到其他过往的车辆。到了第二天七点,到了我下班的时间。但在整理交接的时候,我整个人确实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在我的收银柜中,我发现了一张冥币,金额上写着五十!这是昨天晚上苏笑嫣给我的,因为昨夜只有她一辆车路过。“怎么会变成冥币了?这不可能!”我打了一个冷颤,昨天收钱的时候我明明是用验钞机验过的,钱不可能有问题才对。呆愣了片刻间后,我突然想到了苏笑嫣昨天给我留下的名片。急忙从口袋里将名片掏了出来,然后我却又是被吓了一跳!原本看上去较为上档次的名片,此刻居然是变成了一张松软的纸!材质应该就是那种糊纸人用的纸,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和电话。“那个苏笑嫣难道…不是人?”我打了一个冷颤,身上已经是生满了冷汗。叮铃铃…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铃声让我回过神来。周所长。看到是周元天的电话,我急忙按下了接听键。“小韩,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电话刚刚接通,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周元天的声音就是响了过来。“周所长,我遇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我急忙把遇到苏笑嫣,然后收到冥币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名片的事情我感觉有可能是自己当时没有太注意,再加上和工作无关,所以我并没有告诉周元天。“我知道了。”周元天听了我的遭遇后,沉默了片刻间后淡淡说了一句。“周所长,我真的不是在撒谎,那张钱我明明是检验过的。”我以为周元天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急忙开口解释。“我相信你,冥币的事你不用多想,在那里上班,只要记住一句话就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周元天最后的叮嘱,让我直接愣了瞬间。因为他说的话,居然是和李文华说的一模一样!“周所长,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个收费站是不是真有邪门的地方?在我之前上班的人……”思前想后,我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胡说!”只不过还没有等我话语说完,周元天就是直接斥喝起来。哪怕是隔着手机,我仿佛都是可以看到周元天大变的脸色。“小韩啊,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能相信那种神鬼之事?你只要听我的话,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到了最后的时间,或许周元天也是感觉到自己语气的过分,声音也是缓和了下来。“知道了周所长。”我虽然感觉周元天的反应有些诡异,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乖乖听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挂了周元天的电话后,我看着苏笑嫣的名片犹豫再三后电话拨通了过去。空号?“难道真是她在玩我?”我摇头苦笑了一声,将那张名片扔在了地上。回到宿舍,我倒头就睡,强迫自己不去想太多。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在食堂吃了饭,隐约间又听到了一些人在议论大洼湖收费站的事。那些无聊的人好像是在打赌,赌我能活多久…这让我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从这些人的话语间不难判断,在大洼湖收费站肯定是出过人命!而且极有可能不止一宗!不过等我上前想要打听时,几人知道我就是新来的收费员后,全部都是脸色大变转身就走。在他们眼中我就像是扫把星一般,多说一句话都是有可能惹麻烦上身!“我不信这个世上有什么神鬼,都是以讹传讹罢了。”等到夜里十点多,我咬牙开车来到了大洼湖。合同已经签了,工作就必须要继续下去。而且我现在确实是舍不得这份高薪的工作。坐在收费站的岗亭里,我脑子里不断闪烁着昨夜遇到的美女苏笑嫣。不过伴随着时间到达午夜十二点,我突然间是感觉到一股困意袭来!这股困意非常的突然,而且异常猛烈。我接连打了三四个哈哈,很想趴桌子上眯一会。“千万不能睡觉!”但就在这个时候,我脑海中突然是想到了周元天的叮咛!嘶!我咬牙用手掐在了大腿上,剧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疼痛却也是让我略微清醒了一些。困意持续的时间不算长,据我估计最多也就半个小时而已。等到那股睡意褪去后,我整个人猛然间变得格外清醒。这种猛然间的转换,让我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这绝对不是正常的发困!我打了个冷颤。周元天和李文华都是告诉过我不要睡觉。这说明二人都是对这种情况有所预料!沙沙沙...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是有一种特殊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这种声音很奇怪,我也形容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就像是拿手指在地面上摩擦产生的声音一般。“啊!”但很快,我就知道声音是怎么出现的了!在远方无数五彩斑斓的蛇正在爬来,目标似乎就是我所在的岗亭!我口中发出一声大叫,第一反应就是要转身逃跑。无论如何,不要离开收费站。只是刚刚经历过昏睡事件,我现在对周元天叮嘱过的事情很是看重。不要睡觉,不要离开收费站!我微微咬牙,将岗亭的门反锁。那些蛇虽然看上去有些恐怖,但却不一定能爬进岗亭里来。“不要进来,要不然小爷宰了你们!”我握着一把水果刀,额头上已经是生满了冷汗。不过那些蛇群似乎是对岗亭有些忌惮,虽然是从收费站中奔流而过,但是却没有对岗亭下手。半个小时后。所有的斑斓大蛇都是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我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仿佛都是脱虚了一般。“太吓人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蛇?”被蛇群惊吓后,我显然是不可能再犯困了。一闭眼就仿佛是看到了蛇群袭来。等到快要天明的时候,我心中总是感觉那些蛇来的有些太过突然。思前想后,我在岗亭内将监控录像调了出来,想要寻找到那些蛇出现的原因。。  妇人在旁边见了,顿时生气了,铁青着脸道:“志鸿,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浩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被人欺负了你都肯不出头,干脆,咱俩离婚好了,我带儿子出去过,也好给你挪出地方来,让那小妖精扶正。”“行了行了,别嚷嚷了,为这么点小事,吵什么吵?我去办不成了嘛!”杨志鸿把筷子一丢,满脸的不耐烦,转头问道:“他父亲叫什么名字?”杨浩重新坐下,恨恨地道:“叫宋建国,是农机厂的一个普通车间工人,没什么特殊背景,我都打听清楚了。”杨志鸿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道:“那没什么问题,找到机会,我和刘厂长打个招呼,让他赶紧滚蛋。不过,你也别太分心了,要努力工作,争取干出点成绩,也好让领导提拔你!”杨浩一把将筷子折断,丢了出去,咬牙切齿地道:“爸,工作的事情你别担心,我在单位混的好着呢。不过,要尽快把这事儿办了,我倒要看看,那小子还敢不敢跟我嚣张了。”他们一家人正说着话,门外进来一个胖胖的年男人,男人满头大汗,手里拎着两瓶茅台,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杨志鸿一眼认出,这人正是农机厂的副厂长周衡阳,赶忙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过去,笑着打招呼道:“衡阳厂长,什么事情啊,看您忙得满头大汗的。”周衡阳瞥了他一眼,这才停下脚步,笑着道:“原来是杨老板啊,刘厂长在楼的包厢里陪尚市长,刚刚喝的酒,觉得味道不对,怀疑是假的,让我赶紧去拿两瓶过来。”说完,他笑着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了楼。“尚市长?是尚庭松?”杨志鸿捕捉到这个信息,心情变得大好,笑着对妻子道:“没想到尚市长也在这儿,今儿可是来巧了,一会儿我得去敬杯酒,你和孩子先吃着。”妇人也很高兴,笑着道:“志鸿,既然刘厂长也在,顺便把浩的事情提一下,你和刘厂长关系很好,这点面子,他总要给的。”“女人啊,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杨志鸿暗自叹了口气,又等了十几分钟,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抓起一瓶好酒,端着酒杯,笑眯眯地来到楼。楼包厢里面,是一个私人性质的小聚会,以副市长尚庭松为首,还有一位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彭克泉,至于刘先华和周衡阳,以及旁边那个老实木讷的年男人,则完全属于陪衬了。杨志鸿暗自吃惊,原本以为只有尚庭松在,看到彭克泉时,更觉得这一趟来得值了,他赶忙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门,见众人都停下筷子,向他这边张望,才满脸堆笑地道:“尚市长、彭市长,二位领导,打扰了,我过来敬杯酒,两位领导请随意。”说着,他扬起脖子,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喝掉,脸露出讨好的笑容。尚庭松和彭克泉也都认识杨志鸿,知道他生意做得挺大,彼此之间虽然没什么交情,不过,对方既然过来敬酒,总要给些面子。“好,好。”两人都端起杯子,各自沾了下嘴唇,算是回应了。杨志鸿脸的笑意越浓,又转向刘先华,故作吃惊地道:“刘厂长,原来您也在啊,我也敬您一杯。”刘先华微微皱眉,心里有些不爽,暗想:“你眼里只看见两位副市长,哪里还能发现我区区一个厂长,打招呼时连个诸位领导都不会说,真特么没水平。”他心里有些不痛快,脸却没有表示什么,拿起杯子,浅浅品了一口,把杯子放下,转头和尚庭松说话。见刘先华神色冷淡,杨志鸿心里‘咯噔’一下,马意识到,自己在礼数可能出问题了,他赶忙向周衡阳也敬了酒,不敢再多说话,摆了摆手,点头哈腰地离开了。彭克泉展颜一笑,轻声道:“这杨志鸿倒挺机灵的,很会来事儿,难怪生意做得那么大。”尚庭松笑了笑,却不以为然地道:“生意人嘛,圆滑点也正常,但也应该本本分分的做事情,不能总想着拉关系,走后门。”刘先华笑着点头,举起杯子,轻声道:“尚市长,彭市长,咱们继续喝,难得请到两位领导,一定要尽兴。”这顿酒喝了大半个小时,一行人离开包房,说说笑笑地下了楼,杨志鸿还没走,见众人走来,赶忙前敬烟,尚庭松和彭克泉都摆了摆手,没有接烟。显然,他杨志鸿的面子,还没有大到让副市长对他另眼相看。刘先华倒是接过了香烟,而且很客气地凑去,笑眯眯地道:“杨老板,还没走?看这样子是在等我们吧,有什么事儿?”杨志鸿笑着点头,掏出打火机,帮刘先华点烟,压低声音道:“刘厂长,还真有一件小事情要麻烦你。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前些日子,在单位里被一个穷小子给欺负了,同事都在背后笑话他,到现在我儿子都没法抬头做人。”刘先华愣了一下,皱着眉头,问道:“杨老板,你儿子又不在我们厂,这事我能帮什么忙啊?”杨志鸿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当然能帮忙了,这事情对刘厂长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欺负我儿子的那个小子叫叶庆泉,他的父亲在你们农机厂班,叫宋建国。刘厂长,反正现在下岗的人很多,你能不能把他弄滚蛋?”“杨老板,你的意思是……让我开除宋建国?”刘先华睁大了眼睛,故意提高音量大声的说道,走在前面的尚庭松停下脚步,回头望向这边,眼里满是诧异之色。“啊,不是,刘厂长,您别误会,我只是随便说说,不方便算了。”杨志鸿也是个人精,感觉苗头不对,想趁机开溜。刘先华却招了招手,笑着道:“老宋啊,正巧你在这里,有什么误会,大家澄清了较好。”宋建国走了过来,纳闷地道:“刘厂长,我不认识他啊!”杨志鸿见状,心里是一惊,赶忙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地道:“抱歉,抱歉,刘厂长,宋师傅,这是个误会,误会!”“误会?”尚庭松走了过来,满脸不悦地道:“老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刘先华笑着走过去,悄声的道:“尚市长,是这么回事儿,他家儿子和叶庆泉之间有点小矛盾,闹得不太愉快,杨老板琢磨着,让我把老宋赶出农机厂,帮他儿子出一口恶气。”“胡闹!”尚庭松勃然变色,皱眉看着杨志鸿,声色俱厉地道:“杨老板,你不要以为有几个钱可以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了,这样下去,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杨志鸿登时懵了,满头大汗,吱吱唔唔地道:“尚市长,这件事情的确是个误会,我的本意……”刘先华斜眼望着他,哼了一声,悄声道:“尚市长,咱们走吧,这种人,不值得和他一般见识。”尚庭松冷冷的点了点头,转身对着彭克泉道:“这是什么歪风邪气,小一辈之间闹一点别扭,居然让他这当家长的赤膊阵了,真是太不像话了!”彭克泉也笑笑,附和道:“这人是有点莫名其妙,心胸这样狭窄,还怎么做生意啊!”刘先华微微一笑,转过头,对着副厂长周衡阳道:“回头把合同取消了,和这种人做生意,早晚要跟着倒霉。”周衡阳笑了笑,悄声嘀咕:“这个杨老板,真不知是怎么想的,看去挺精明的人,怎么做出这样的蠢事。”宋建国有些不忍心,小声劝道:“刘厂长,还是算了吧,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儿。”。说完,孙胖子将手里的文件合上,随后笑着对一动不能动的车前子说道:“不是我说,你这师父也是又故事的人,和村里的女人关系都不错。当年原本他是没有领养、监护人资格的,可是经不住全村的女人都给他证明,你这才让孔大龙收养。你三岁的时候,有人家请孔大龙去家里驱邪。当时因为你太小,你师父便带上你一起。根据当事人的口述,那次驱邪原本已经搞砸了,孔大龙让被狐仙迷了的女人按在地上抽大嘴巴。他又哭又叫的声音吓到了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的你,当时三岁的你也哭闹了起来,结果你的哭声竟然惊走了女人身上的狐仙。孔大龙这才知道你是个宝贝知道你有这个本事之后,孔大龙从此之后便一直带着你去降妖驱邪。每次只要你一动手,不管是妖还是魅,都被吓的立即逃走。原本你师父的日子过的很拮据,靠你挣到了钱之后这才好了起来。不过这样的日子一直到十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你们师徒俩突然大幅降低了出外降妖驱邪的频率。虽然干的活少了,你们却更加的不愁钱了。每隔一两个月,孔大龙便会得到一笔数额不小的汇款。也是从这个时候,他得了赌博的臭毛病。只不过不管他输了多少钱,总有有人补上这个窟窿。直到半年前,原本一直稳定的汇款突然终止。加上你师父赌的越来越大,开始在外面借钱,最后这笔帐挂在了哥们儿我的身上。”车前子虽然说不了话,不过心里还是无比的惊讶。孙胖子说的事情,很多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老登儿跑路了,这个胖子从哪知道的?孙德胜好像猜到了车前子心中所想,他嘿嘿一笑之后,再次说道:“不是我说,看起来里面很多的事情,小兄弟你也不知道。那哥们儿我继续说,你的身世虽然还没有搞清楚,可是这么多年以来,谁给你们师徒俩汇的钱,哥们儿却查到了”说着,他从公文包里又取出来厚厚一摞银行汇款存根。让车前子看到了这些存根上面的金额之后,孙胖子继续说道:“一共是一百三十三笔汇款单,金额总数是七百一十三万。合着一年七十多万,开始两三年的汇款人就是我们民调局前句长高亮的秘书王璐,每笔账走的都是民调局关系公司的帐,难怪了,每次局里对账的时候都查不到。不过七、八年前,高老大去世之后,汇款的公司便改成了象港的一家贸易公司。这家公司的马老板和哥们儿我也是熟人,我去问过,是高老大在走之前,亲自嘱咐过马老板。让他继续负责你们师徒俩的日常用度,说你们师徒俩日后会帮他渡一场大劫难。可惜啊,马老板的目光太浅了。给了七年的钱一直见不到回报,便自作主张的不再给你们师徒俩汇钱。不过坏事也能变成好事,我们哥们儿这才见了面”终于要说的话说完,孙胖子长长的出了口气。喝了口水,又缓了一会之后,再次对着车前子说道:“该告诉你的,哥们儿我都说了。这算是有诚意了吧?不是我说,哥们儿我接替高老大做了民调局的句长,原本你们师徒俩后半辈应该我管。不过小兄弟你也看到了,哥们儿我刚刚让人把句长捋下来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说到这里,孙胖子装模作样的长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也不能眼看着你没落魄吧?之前还想要请你给哥哥我做个私人助理,可是我攒下来那点家底,都还了你们师徒俩的帐了,实在是没有闲钱。不过好在哥们儿我在民调局还有点脸面,上下托关系最后给你弄了个调查员的位置。你身体康复之后,咱们哥俩就在一个马勺里混饭吃了。别小看这个调查员,吃饭不成问题,剩下的钱就还我的利息。咱们不着急,能还多少算多少。还不上的利息就进本金,再重新算利息”说着,他又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一份合同。和刚才的欠条一样。盖上了车前子的指纹,然后有替他在上面签好了名字。车前子气得翻起了白眼,要是他能动的话,这时候已经和孙胖子拼命了。现在只能眼看着自己莫名其妙的欠了这么一份合同,照着上面利滚利的算法,用不了几年,欠的钱就要过亿了。孙胖子这边刚刚弄好合同,病房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随后另外一个白头发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个人和之前的辣子、吴仁荻都不一样。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不出来此人的真实年纪。动作表情还有些羞涩,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学毕业不久,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看到白发男人进了病房,孙胖子冲着他打了声招呼:“老杨,听辣子说你找我?不是我说,什么事情不能回去说?你还跑到医院了。”这个叫做老杨的娃娃脸男人抿嘴笑了一下,说道:“还说我,大圣你不是一样吗?民调局的事情都不管了,跑到这里和这个小道士说悄悄话。”“不是我说,哥们儿我现在是二室调查员,局里的事情有杨书籍,什么时候轮得着我这个小调查员管?”孙胖子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直说吧,什么事情要哥们儿我帮忙?”老杨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车前子,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开口说道:“我收到了个消息,有人在九河鬼市上看到了广元冥鉴,那个我用的着”孙胖子一听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和杨书籍说啊,现在你们俩加上大杨穿一条裤子,不是我说,都他么三杨开泰了。你一张嘴,杨书籍要什么给什么。”听了孙胖子的话,老杨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他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们加在一起也不过就是三只羊,加在一起也算计不过你孙大圣。敢说杨军不是你故意放在杨书籍身边的?我是看破不说破,民调局刮的风都是你吹过去的。和你实话实说,盯上广元冥鉴的可不止我一家。欧阳偏左已经往九河跑了,那边鬼市的水深,小心淹着他”听到欧阳偏左这个名字的时候,孙德胜的眼睛眯缝了起来。看了一眼一动不能动的车前子,随后对着老杨说道:“亲兄弟明算帐,老杨你进不去鬼市,那哥们儿我要是替你拿到了什么广元冥鉴的话,你是不是也要表示表示?”老杨这次就是来和孙胖子讨价还价的,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对着孙德胜伸出来一根手指头,说道:“一次换一次,只要大圣你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句话”孙德胜有些‘不满’的说道:“什么叫一次换一次?说的那么生分,好像老杨你不帮哥们儿我,我就不帮你似的。那啥,用你的地方先欠着,眼前有件小事要先麻烦你。看到床上躺着的小兄弟了吗?哥们儿心软,看不得他再这么受苦”老杨知道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的人是谁。他摇了摇头,对着孙德胜说道:“这是吴主任送进来的人,你让我救治他?那躺着不能动的人就要换成我了再说了,大圣你找错人了,救人的活儿是杨军擅长的,我擅长的是送人。你让我弄死个把人也就是吹口气的事。可是救人就是外行”,等人群都散去之后,季幼青才走出树荫,朝学校大门走去。“杨主任。”季幼青主动喊道。杨主任脖子上还有不知被谁抓的抓痕,听到季幼青的声音,他暂停了与丨警丨察的交谈,转头看过来。“季老师?”他注意到季幼青走来的方向,问了句,“你是刚从医院回来吗?”季幼青走到他面前点头,同样也和身边的丨警丨察打了招呼。和杨主任说话的两个丨警丨察,就是今天一大早来学校给她录笔录的两位。他们刚从学校离开不久,去附近派出所了解情况,就听到学校报案说文秀岫的母亲带了记者来学校闹事,所以又跟着派出所一起出警了。“季老师是去医院看文秀岫?”那个女警眸光锐利的在季幼青身上打量。季幼青心中无愧,也任由她打量。“是的。”“文秀岫现在情况怎么样?”女警紧接着问。他们原本打算去完派出所后,就去医院的。关于文秀岫现在的情况,不仅丨警丨察在意,学校也很在意。杨主任也跟着问,“季老师,你问清楚文同学是为什么自杀了吗?”在三人期待的眼神中,季幼青遗憾的摇头。“她虽然醒了,但是一直不肯说话,拒绝和外界交流。对不起杨主任,我什么都没问出来。”听到这个答案,杨主任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是,他也知道这不能怪在季幼青身上,只能反过来安慰道:“没关系,这也不怪你。”两个丨警丨察对视一眼,心中有了决定。女警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去医院看看,或许我们能问出点什么。”杨主任眸中一亮,感激的道:“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希望两位丨警丨察同志能早日调查清楚,还我们学校清白。”两个丨警丨察没有再说什么,告辞之后,就开车朝医院的方向去了。杨主任和季幼青一起走向学校,杨主任问,“季老师,你还有其他办法让文秀岫开口吗?”季幼青在路上已经想过了,此时也不担心杨主任追问。“我先去她班上了解一下,再和她的老师谈谈,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等放学后,再去一趟医院。”杨主任一边听一边点头,“这也行。那一切,就拜托你了,在这件事上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直接找我,或是找校长。”“谢谢杨主任。”季幼青真诚道谢。在去高二教学楼的岔路口,季幼青想起了文秀岫的母亲,便问杨主任道:“文秀岫母亲那里……”一提到这个人,杨主任的眉头都皱得打结了。季幼青继续道:“我去医院的时候,听管床医生说她去上班了。但是,她却出现在了学校门口,还找来了记者。”后面的猜测,她一个字没说,她相信杨主任能猜得到。果然,杨主任脸色变了变,对她道:“好,这件事我知道了。季老师你去忙你的,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咱们两个及时沟通,我的联系方式咱们教师群里就有。”季幼青点了点头,目送杨主任匆匆离开。等杨主任离开之后,她才继续朝前走。回来的路上,季幼青有发信息请林璇帮她查了一下高二三班的课表,也就是文秀岫所在的班级。现在这个时间,是早上第三节课刚上,高二三班正好是体育课。操场在高二教学楼的后面,季幼青绕过了前面的教学楼,穿过一个小花园,就看到了正在操场上跟着体育老师上课的同学。文秀岫的事,学校里根本没办法封锁住。她是在学校厕所里自杀的,救护车、警车都来了,众目睽睽之下,已经上高中的学生们,又怎么会猜不到发生了什么?季幼青走到操场边缘看着高二三班的学生,他们的课业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但是心理上呢?离季幼青站着的位置不远的树荫下,有两个女生坐在椅子上,看着操场中的同学,小声的说着话。身为过来人,季幼青立即就反应过来她们为什么没有上课。想了想,季幼青朝两人走了过去。“你们好。”季幼青走到两个女学生身边,主动的打招呼。正在小声交谈的两个高二三班女生,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立即抬头看向季幼青。在看清季幼青长相的时候,她们怔了一下,便想起眼前的人,是学校新来的心理老师。这学期开学后,已经给他们班上过两次课。“季老师。”“季老师好。”两个女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神态拘谨。“不用起来,坐吧。”季幼青对她们笑道。她的笑容一向给人很温和,亲切的感觉,也让两个女生放松了紧张的心情。操场上,传来吹哨的声音。三人都抬眸望去,高二三班的同学们,已经开始按照体育老师的要求,围着操场跑了起来。两个女生坐的椅子很长,足够容纳三个人坐下都不会拥挤。季幼青主动道:“不介意我在这坐一会吧?”两个女生连连摇头。这可是学校的老师,她们怎么敢介意?季幼青笑着坐下后,侧目看向她们道:“怎么样?肚子很疼吗?要不要去医务室?”“不用不用,其实也不是很疼,就是做不了剧烈运动。”其中一个女生忙道。另一个女生也跟着点头。季幼青道:“嗯,这种感觉我很懂。”说完,她还冲两人眨了眨眼睛。这俏皮的一幕,顿时拉近了三个女生之间的距离。季幼青顺着她们这个年龄比较关心的话题和她们聊了起来。等操场上的跑圈结束后,上课的同学进行到下一项运动中时,季幼青才把话题一转,问两人:“你们和文秀岫熟悉吗?”两个女生都摇摇头。她们的反应很自然,也很放松,没有丝毫隐瞒和迟疑。如果季幼青一上来就问关于文秀岫的事,恐怕两人会因为紧张,而下意识的隐瞒一些有用的线索。而不是像现在,自然主动的配合季幼青。“季老师,文秀岫性格很闷,在班上基本上都不说话。”“是啊,感觉她像隐形人一样,没见到她和谁走得近。”两个女生挽着手臂,对季幼青道。季幼青问,“她一直都是这样吗?”“是的。”其中一个女生点头。另一个女生倒是认真的想了想,才回答:“高一的时候,她偶尔还会说几句话。可是到了高二,她几乎都不和人接触了。有时候老师叫她站起来回答问题,她说话的感觉也怪怪的。”“怪怪的?”季幼青敏锐的抓住了这个点。说话的女生点点头。“就是……我也说不太上来。反正就是觉得,如果是女老师叫她回答问题,她还算正常。但,如果是男老师叫她,她就会很紧张,而且大多数都回答不上来。”“会不会是她刚好碰上了自己不会的题,所以紧张?”季幼青猜测。可是,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却齐齐摇头。“不会啊!有些题很简单的。比如就像教语文的龙老师,叫她朗读课文,她都紧张得开不了口。”女生很积极的举例。《回归何处》《从和平精英开始获得苟王系统》《岳两女共夫》《我真的很想死》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宠魅5200》。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40465_576467.html
宠魅5200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