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威廉希尔指数 目录共6550章

首页

威廉希尔指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9 8:39

即将更新:第4452章 醒来后

威廉希尔指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评标会议结束,张良才副市长带着所有人去青阳大酒店宴会厅吃饭,期间张海东洗手间时,给吴应宏发了信息,通知吴氏矿业已经标了煤矿开采权。别个人忙碌了大半天,这会儿都在大口吃菜,尽兴喝酒。尤其是张海东,紧挨着张良才、臧世豪而坐,一脸笑容,心情大好,不时倒酒敬副市长、秘书长一杯,又敬了几位矿业大学的教授。而高启荣则一直低着头,闷闷不乐的。酒过三巡,张海东瞟了高启荣一眼,故意笑呵呵的说道:“老高,怎么回事啊,今天难得与张市长一起吃饭,你也不来敬一杯?怎么,是对标的结果有什么想法?”这两位资源局的一二把手,平时表面团结一致,其实也是矛盾重重,彼此都在相互算计着。高启荣强作欢颜,忙举杯起身敬酒,之后满脸堆笑的说道:“张局,看您说的,今天评标结果一出来,标志着咱们青阳市矿业资源又要迈一个新台阶了。等新煤矿开采后,对咱们青阳市的经济发展又是一个有力的推动啊。”张良才听见后笑呵呵的鼓掌说道:“老高,讲的好啊,等煤矿正式开采运行,你们资源局的工作可又要繁重了,你和老张是主管领导,我希望你们二位能够齐心协力,搞好我们青阳市的矿产资源工作啊。”高启荣忙不迭的点头,笑眯眯的说道:“张市长,您放心,我和张局一定会齐心协力抓好这项工作的。”青阳市现在的市政府办公楼是老楼,基础坚固夯实,结构简单牢固,整栋大楼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瓷实劲,让所有路过的人仰望,那是对权力的顶礼膜拜。在张良才带领众人在青阳大酒店开展评标工作时,副市长尚庭松却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认真细致地听取着卫生局局长卢邦辉的工作汇报。而在外间的秘书办公区,高见一直在办公室门口等侯,自从之前进去为老板和自己姐夫续茶水后,他在外面已经坐了足足有将近二十多分钟了。一想到自己托姐夫的事情,不知道能不能成,高见坐在椅子有点抓耳挠腮的。办公室里,尚庭松手里夹着一根烟,笑眯眯地听着,他个子不算高,但派头十足,仰着身子坐在转椅,双腿很自然地交叉,右脚不时地抬起,放下。而身材远他高大许多的卢邦辉此时却显得恭敬得许多,坐姿稍稍前倾,双手平放在膝盖,说话的声音清晰而低沉。“邦辉啊,辛苦了。”听完卢局长的汇报,尚庭松微微向前欠了欠身子,好像是在表示对卢邦辉的客气,又好像只是随手弹掉烟灰,动作轻巧而写意。听到尚市长称呼自己为邦辉而非卢局长,卢邦辉知道尚市长对自己近期的工作极为满意,微笑着说道:“王局长不在,我辛苦些也是应该的。”他这句话里面是暗藏玄机,本来向尚庭松汇报工作,一贯是卫生局一把手的事情,是不必劳烦他这副局长的。但现在局长王厚林在党校学习,近期卫生局的工作是由卢邦辉在负责,所以他当仁不让的取得了向领导汇报工作的权利。另外,据传王厚林党校学习结束之后,很可能会调动去别处任职,卢邦辉这个副局长自然是想争取一下。虽然人事任命历来是市委书记说了算,尚庭松只是一个连市委常委都还不是的副市长,但对方毕竟是分管卫生局的市领导,有一定的建议权。市委组织部在考察候选干部时,会充分考虑尚庭松这分管领导的意见。工作汇报结束,两人又简单闲聊几句,尚庭松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这有点端茶送客的意思了。半晌,见对方没有走的意思,尚庭松抬起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道:“邦辉啊,还有其他事情?”卢邦辉笑着点了点头,低声道:“尚市长,是这样,我和开发区管委会的的孟主任长想请您吃个饭……呵呵!”尚庭松微一愣怔,马反应了过来。前几天秘书高见曾向自己隐约提过,想去开发区当副主任的事情,意思是让叶庆泉来接他的班。没想到,今天高见的姐夫来当说客了。但是尚庭松心里考虑的,与之前高见的想法却有很大差异。尚庭松虽然看好我,但并没有想把我弄到身边当秘书使用,他觉得我是可造之才,而恰恰是想把我弄到他分管的开发区去锻炼一下,以便于能够尽早的独当一面。放下茶杯,看了卢邦辉一眼,尚庭松想了想,重新拿起茶杯,道:“卢局长,这段时间我恐怕没空,事情太多了。”卢邦辉一听对方的语气,称呼自己变成了卢局长,知道这事情估计是没戏了。当下没有再多说话,而是赔罪似得点了点头,转身推门走了出去。在外间看见自己高见时,他都没有像平时那样与小舅子叙几句闲话,只是紧皱着眉,看着对方摇了摇头,快步离开了。高启荣现在的心情可说是糟糕透顶,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向丁幸松解释这件事情。下午班不久,我正在电脑通过QQ和青州市资源局的同行咨询事情,办公室的门“哐!”一声用力推开。高启荣阴沉着脸走了进来,听见我电脑在滴滴的响,将一肚子气洒向了我头,道:“小叶!工作时间什么QQ?啊!工作都做得很好吗?”我被高启荣说的一愣一愣,心想:尼玛,老子这也是在工作好不好?我又没有玩。但这时候领导在气头,我解释什么都是白搭,赶忙先退出了QQ,站起身认错。高启荣斜睨了我一眼,看我态度还算端正,也不好继续找茬,于是拉开自己办公室门,进去后“啪!”的一声,用力甩了门。我见他这么大发雷霆,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诡笑,在椅子慢慢坐下后,思索着今天他应该是到青阳大酒店参加开标了,现在气成这幅德行,应该是没得逞吧?我想了想,摸出手机悄悄地给穆婉兰发了个信息,问道:老家伙回来了,看样子很生气,估计是没帮丁幸松办成事儿,兰姐,你们公司应该了吧?穆婉兰也一直时刻关注着这件事,开标刚得出结果,她已经知道自己公司标了。这会儿她正高兴着,于是给我发来信息说了此事,我也替她感到高兴。紧接着,穆婉兰又发了一条信息:小.弟弟,晚有时间没?出来陪姐吃个饭吧。最近一直忙着,好久没看见你了,挺想你的。这段时间,宋嘉琪晚有时会叫我吃饭,我担心万一时间撞糟糕了,于是有些含糊地道:“吃饭啊?我近期单位事情有点多,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到下班再说吧。”高启荣坐在老板椅,心里一直在大骂丁幸松是没化的土老冒。自己将标底机密都透露给对方了,哪知他竟然做出那么一份破标书,让自己有什么办法呢!快下班时,丁幸松给高启荣打来电话,高启荣看着手机屏幕的号码,皱紧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说这件事,想了想,只得硬着头皮接了电话。一接通电话,丁幸松问道:“领导,怎么样?今天开标的结果?是不是没啥问题啊?”高启荣没直接说明,只是说:“晚见了面再说。”挂了电话,起身夹了公包,拉开门径直出去了。看着高启荣这有难言之隐的样子,我不由得笑了。我刚到下班时间,穆婉兰发来信息,约我去一品香海鲜大酒楼,她先去那儿等着我。。刘大明觉察出今天的陆长生状态有些不对劲,忍不住笑道,小陆啊,有工作汇报就但说无妨,怎么今天有些扭捏起来了?陆长生有些木然的点点头。刘大明伸手指了一下办公室沙发的位置上,傻站着干什么,我这正要找你呢?你就来了,快坐下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你先说吧。陆长生小心翼翼的口气问道,刘主任,今天一早的陵水日报你看了吗?刘大明眉头皱了一下随手拿起手边的报纸问道,怎么?有什么特别的新闻吗?陆长生尴尬的笑笑说,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下乡挂职的名单今天全都公布在陵水新闻的头版上了,全县共有各单位个干部,其中包括名科级领导干部。刘大明随口应了一声说,是吗?还有个科级干部?咱们单位报上去的秦书凯应该有吧?陆长生赶紧点头说,是啊,秦书凯的确在这个人名单中,而且……陆长生停顿了一下,没有接着说下去。他看到刘大明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实在不理解刘副主任此刻心里的想法,因此才会欲言又止。刘大明等着陆长生说下去,等了一会没有下文,有点不耐烦了,很不高兴地说:“这件事既然已经敲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要是没有别的事,就回到办公室认真上班,昨天听胡长贵副主任汇报说,你的业务还是很不熟练,这样很不好,你是副科长了,以后是做科长的人,关键时候一定要冷静做事,只有把本职工作先做好,才能谈其他的。”陆长生见刘大明此刻竟然还有心思来教训自己,越发感觉有些奇怪,都这种时候了,刘大明的关注点应该不在单位的事情上,难道他根本就对陵水日报上公布的事情不知情?陆长生小心翼翼的提醒说:“刘主任,这次县委研究的挂职干部的名单中,好像也有你的名字!”刘大明一下子差点蹦起来,这怎么可能?自己从来都没有动过下乡驻村的心思,田主任也没跟自己商量过这件事,好端端的,自己的名单怎么会出现在挂职的名单中?刘大明质问的口气对陆长生说,小陆,这可不是小事情,你不会是看错了吧?会不会是同名?陆长生的声音更低了,伸手指着刘大明桌上的报纸说,名单上都标注了单位,我瞧着上面好像标注了发改委三个字。陆长生对这样的结果也不满意,全县那么多的科级干部,县委领导为什么要安排刘大明下乡当挂职呢?刘大明要是离开了发改委,自己可就成了没人罩着的单独个体,只怕以后的日子难熬不说,很多希望也要落空了。刘大明赶紧把手边的报纸拿过来,放到第一版,果然看见一长串的公布下乡驻村名单上,发改委的刘大明和发改委的秦书凯名单并排列在一起,就像两个大大的笑话,堂而皇之的登载在报纸重要醒目位置上。刘大明气的把手里的报纸使劲的揉成一团,嘴里骂了一句,***,这他妈到底是谁出的馊主意?老子怎么不知道,是谁这么做的?对于刘大明来说,这样的消息很突然,事前没有任何人和他谈论过这件事,一个单位让副科级干部去任挂职,之前不通气显得很不正常,刘大明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全都涌上头顶般,有种不能自制的愤怒在身体内四处游走。刘大明狠狠的把当天的日报扔进垃圾桶后,赶紧拉开办公室抽屉,从里面找出部委办局的电话号码本,拨了一通电话,有几个没有通,提示主人不在,请稍后再拔,刘大明就嘟噜说,***怎么都在开会,一边拨另外的号码,终于有一个通了。“喂,韩部长,我是刘大明!”刘大明脸上拉起职业的笑,自报家门。陆长生知道韩部长是县委组织部的一个副部长,刘大明曾经为人事上的事多次请他吃过饭,陆长生也被刘大明带过去服务过。刘大明直奔主题,谈到这次县委研究的挂职,说科级领导干部也有一批,究竟有哪些人?韩部长沙哑的嗓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说:“是啊,是啊,今天上午陵水新闻已经做了公示,你想了解谁的情况啊?”刘大明说,我就是想问问,我们单位的名单是谁送过去的?韩部长说,具体情况我倒是不清楚,名单是负责这项工作的科室负责人接收的,你要想知道详细情况,可以找底下人打听一下。刘大明听了这话,赶紧点头说,那好,打扰韩部长了,我稍后问问情况。韩部长并没有追问刘大明为什么特意打电话问情况,刘大明也并没有跟韩部长多说什么,大家都是聪明人,谁都不想多事,彼此也都知道,有些话在电话里说了也等于白说。刘大明放下电话后,见陆长生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自己,冲他一挥手说,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先了解一下具体什么情况。陆长生听了刘大明的话,赶紧恭顺的退出来。陆长生一走,刘大明顺手操起桌上的水杯狠狠的掼在地上,水杯立即变成了无数个碎片飞舞到办公室的各个角落。就算用脚趾头想想,刘大明也明白这件事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能促成这件事的人,发改委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一定是一把手田主任。没有田主任的同意,谁敢在背后给他刘大明下这样的套子,田主任这一招釜底抽薪可真是够狠的,一下子把自己给撅弄到乡里去了,把自己在发改委好不容易打拼下来的扎实基础立即化为乌有,到了底下等于白白浪费了一年的时间,对于自己这个年纪的副科级干部来说,一年的时间有多宝贵,只有自己的心里是最清楚的。刘大明很快从愤恨,心神不定,烦躁不安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任何时候都不能乱,机关是不乱者的天下。再说在下属面前,任何时候都要摆出凌驾一切的架势,对自己有信心,别人对你才有信心。刘大明也算是机关的老油子,他静下心来仔细想想,自然明白整件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田主任这段时间看起来对自己一直很信任,对自己的诸多提议没有任何意见的同意,即便是上次开党组会的时候,田主任看自己的眼神也是极其温和的,这才几天的功夫,田主任竟然在背后对自己下刀子,这里头一定有文章。官场上,有一定级别的领导最擅长的就是在袖子里玩火,可眼下这种情况下,刘大明却藏不住也掖不住了,他必须找田主任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了,他在外头潇洒快活,自己在单位累死累活的,为什么他一回来就要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田主任做出这个重大决定之前,为什么没跟自己通气?领导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很快,刘大明走进了田主任的办公室。在田主任的办公室里,他正站在窗口眺望着楼下的停车场,初春的风还有些刺人的脸,楼下众多公车整齐有序的停放着,田主任有些眼馋的看着停在大楼一侧的一号车,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恐怕自己这辈子再怎么努力,也很难有机会成为一号车的主人了。。  蓝昊认真,林语苏可不这么想,在她的印象里蓝昊贪财、吹牛、好色全都占了:“你会这么好心?”“那我不管了。”“你敢吗?嘿嘿……”林语苏现在知道蓝昊怕什么了,看着林语苏不怀好意的笑,蓝昊下意识的摸摸自己头上的两个包仍旧有痛感。林语苏的钱被蓝昊坑了不少,也抓住了蓝昊的小辫子,互相打了个平手,蓝昊的确不敢说个“不”字。见蓝昊妥协了,林语苏才去休息,早晨起来蓝昊依旧晨练收账,店里的事情交给了张琦,林语苏分析过后有四个地方与蓝洪描述的相似:石头城九里寨,范庄,二里坪,鸡冠山。林语苏对蓝好说:“四个地方,离我们最近的是九里寨,来回两个多小时,现在去晚上我们就可以回来。”“你现在是领导,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呗。”蓝昊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可别那样,好像我欺负你一样,系好安全带。”车子像风一样飞去,蓝昊惊到了,哪能想到林语苏这么狂野,紧把车门,生怕被甩出去,背后冷汗都出来了。“慢点行不?”“把食品袋挂脖子上!”林语苏根本不理蓝昊那茬。蓝昊小心翼翼的把食品袋挂脖子上,走出去不到半小时就吐了,两个小时的路程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下车蓝昊在车门口蹲了十几分钟,嘴里墨迹着:“最毒妇人心,太毒了。”林语苏随蓝昊怎么说,折腾蓝昊她心里高兴:“别那么脆弱,九里寨风景可美了,别总蹲着呀。”风凉话林语苏说的带劲,蓝昊内心炸裂,起身却带着笑脸:“多谢美女带我来九里寨旅游。”“老熟人了,不要客气,我给你带路。”林语苏开心的哼起小曲向前走。蓝昊在她身后胡乱比划着各种动作,林语苏突然回头,蓝昊头望蓝天,吹着口哨,手做起了微风的动作,笑脸再次挂上来:“美女有何赐教?”“没什么,让你快一点,别磨磨蹭蹭的哟。”嘴巴嘟嘟,林语苏看上去非常可爱,如果有人看到的话肯定会埋怨蓝昊几句,惹这么可爱的姑娘噘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走了一里多地,见到了竹楼,林语苏带蓝昊走进去,装修风格独特,里面陈设全部都是竹子做的。陈长河是这里的老板,整个竹楼农家乐就一个员工,还是他儿子陈晓东,上前欢迎蓝昊和林语苏。陈晓东对林语苏热情有加,对蓝昊爱搭不理,蓝昊心里有苦说不出,看着两人谈笑,自己找个角落黑着脸坐下来。“晓东,你在这里时间很长了,是不是见过一个姑娘在这走失呢?”说话间林语苏还拿出了女孩小时候的照片给陈晓东看。“没见过,多久的事儿了?”“二十年。”陈晓东差点没被林语苏的话噎死,二十年的小姑娘哪里去找呀,那时候陈晓东自己不过八岁而已,但嘴上不能拒绝:“我爸爸或许知道,你等着啊。”起身之后看了一眼蓝昊,去里屋把陈长河请出来辨认小姑娘的照片,陈长河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的确有印象,不过当时好像有个老太太带着她,小姑娘一直哭,所以印象比较深,不过在这吃过一顿饭后老太太带着小姑娘就走了,从那以后就没再见过。”终于有了线索,林语苏显得很兴奋:“叔叔,你没听她们说要去哪里呢?”“没有印象,估计老太太那么大岁数了应该不会离开石头城,你们坐着我去准备午餐。”简单几句话,陈长河去了后厨。陈晓东冒出一句话:“角落里低着头的是你男朋友?太丑了。”忍了小半天了,蓝昊终于爆发了,站起来带着愤怒的脸走向陈晓东,同时陈晓东也做好了架势准备开战。两人剑拔弩张,随时都有开战的可能,对峙片刻,林语苏咳嗽了两声,挑衅的两张脸顿时显出喜色。“哈哈,晓东老弟,一见如故呀!”蓝昊上前给陈晓东来个熊抱。陈晓东当即回应,手上加力,拍打蓝昊的后背:“没错,没错,蓝老弟可要和我好好喝一杯。”蓝昊背部传来火辣辣的疼,陈晓东胳膊也略有痛感,谁也不肯相让,林语苏很有兴致的在旁边看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端起一杯咖啡,静静的欣赏,最后见陈长河出来了,林语苏才提醒:“都坐下说话吧,陈叔叔把菜都做好了,好久没吃陈叔叔的菜,饭都吃不多了。”陈长河被林语苏的话吸引,陈晓东和蓝昊找到了台阶下,松开对方称兄道弟,勾肩搭背的入席。“哎呀,陈叔叔的菜做的精致,我得多喝点。”蓝昊装做很熟悉的样子对陈长河的手艺夸上了天。陈晓东一拳打在了蓝昊的胸口:“蓝老弟有口福了,我老爸可不轻易做这辣子鸡!”刚刚吃进去的鸡块,蓝昊咳了出来,心想陈晓东下手够狠的,陈长河怎么能看不出来,把陈晓东拉到自己的另一边,给了一白眼。林语苏也来解围,陈晓东和蓝昊总算平息了下来,但隔着陈长河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平静,两人拼起了酒。结果两人烂醉如泥,陈长河把林语苏带到一边:“林老哥的死找到凶手了吗?”“没有,我已经找了一年多,一点消息都没有,但我早晚要把凶手给找出来。”林语苏眼神坚定。“语苏,你要注意安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给晓东打电话,他现在很本事,在石头城搞科研项目。”陈家和林家很要好,林语苏早就认识陈长河和陈晓东,把蓝昊带来刺激到了陈晓东,才有了刚刚的闹剧。有了陈长河的线索,林语苏也不想待太久,蓝昊在竹楼住下也不太合适,带上蓝昊往回赶。两人的汽车消失在竹林,陈长河回到竹楼给了陈晓东一个大脑壳:“想要娶到林语苏,可不是争风吃醋,你是什么身份呀,你是皇族后裔,怎么能和蓝昊那个无赖一般见识呢。”“老爸提醒的对,我有钱有势,蓝昊怎么能争得过我呢,是该有点风度,让蓝昊开开眼,他自己羞愧,觉得没资格和我争语苏,比揍他痛快。”陈晓东不喜欢林语苏身边有男人,陈长河提醒,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出了九里寨,蓝昊睁开眼睛,手上虽没松开车门,已经没有醉意:“我不是看你面子,今天非要收拾陈晓东,太得瑟了,没把我放在眼里,话说你们认识怎么不告诉我?”“告诉你的话,你还会来吗?现在知道什么是优秀了吧?”林语苏的眼中流露出对陈晓东的欣赏,瞥一眼蓝昊,脸色立马阴沉下来。“有钱怎么滴,以后我更有钱。”“就你?别开玩笑了,整天神神叨叨的,我跟着晓东一块玩到大的,他的能力在石头城年轻人当中没人能赶得上。”蓝昊听到这心里开始问候陈晓东了,林语苏处处维护陈晓东可不是一个好兆头,蓝昊准备找个机会教训他。“那你是喜欢他了?”“我要你管呢,你装醉偷听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话音落下林语苏再次加大油门,蓝昊紧张的直叫,林语苏脸上这才有了笑容,在她眼里蓝昊和无赖没什么两样,如果不是有求于蓝昊,才不会有什么瓜葛。。这女的一笑,先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她说:“我叫尸影。我是在美/国出生的,但是我祖籍在河南尸乡。你们的东西不错,我想要。”虎子把东西拿出来,尸影接过去,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皮包来,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放大镜,在牌子上反复观察,看了又看,说:“开个价吧。”虎子直接就伸出来一根手指头,说:“一万。”我心说你真敢要价啊,张嘴就一万,瞬间就变万元户。尸影听了之后,点点头说:“成交。”我心说就这么痛快?这美利坚的同志就是有钱啊!想不到虎子这时候一笑说:“你听我说完,我说的是美金。”我一听就懵了,我可是听说过,一美金就是十块钱人民币啊,这虎子一张嘴就是一万美刀,那就是十万人民币。这都够买一辆夏利了。尸影这时候皱皱眉,随后把牌子放下了,她说:“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们要告诉我,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同意的话我们就成交,不同意,你们就去问问别人吧。”虎子这时候皱皱眉,他说:“你留个电话吧,我们回去商量商量。”尸影点点头,她在名片上写了个饭店的电话,她说:“我在这里就住三天,三天后我去上海。你们最好快点商量。”说心里话,我现在心都快飞出来了。一万美刀,那就是十万人民币,我一下就是十个万元户了啊!我巴不得现在就成交。但是虎子看起来并不着急,他拉着我出来一直拽着我上了三轮车。我上了三轮车,抱怨说:“虎子,一万美刀,你还绷什么劲啊,小心绷断了。”虎子笑着说:“老陈同志,你别急,我也看出来了,咱们这东西,值钱。这到底是什么呀,你不好奇吗?我们先找个明白人去问问再说。”虎子我俩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我俩先找了个面馆,吃了两碗炸酱面。吃完之后,虎子骑上三轮车拉着我往家的方向走去。到了胡同口没有骑进去,而是直接过去了。他带着我去了潘家园儿旁边的一个老胡同里,进去之后,把车停在了一栋大门楼子外面,没有下车,而是骑在车上朝着院子里喊:“李闯,你大爷的,在家了吗?家里有喘气的吗?”门很快就开了,是一个姑娘开的门。这门一开,这大姑娘像是乌龟一样把头伸出来,看着我们说:“我说怎么这么臭呢,虎子,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张嘴就喷粪啊,信不信我抽你大嘴巴,抽得你满地找牙。”“甭废话,李闯在家吗?”姑娘回过头喊了句:“闯,虎子找你。”“好嘞!”里面有人喊了句。“我拉屎呢,等我一下。”姑娘这时候从院子里出来了,穿着一身睡衣,一双拖鞋,出来之后上下打量我,说:“虎子,这是你朋友?我怎么没见过呀?”“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陈原,这是大娟子,李闯他姐。”虎子很不上心地介绍了一下。大娟子这时候对着我伸出手来,说:“你好。”这是我第一次碰大姑娘的手,握上大娟子手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这手好软啊。我的脸顿时就红透了,呼呼冒火一般。大娟子似乎是看出来了,看着我一笑,把手抽回去,捂着嘴转身就嘎嘎笑着跑进了院子。虎子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老陈同志,这样婆子你也拍?我看你是饥不择食了吧。要拍你也拍那美籍华人那样的啊。这大娟子就是个女汉子,小时候没少劫道收拾我。多亏我爸把我送我舅舅家去了,不然我觉得自己会被她欺负死。”“虎子你怎么说我姐呢?”一个小寸头,尖嘴猴腮的小伙子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提裤腰带呢。出来后看到虎子就乐了,说:“虎子,这几天忙啥呢?没见你出来溜达啊!”虎子说:“有正事儿,听说你在潘家园儿三爷的铺子里干学徒呢,寻思着你怎么也比我们强。有样东西你给??。”“啥东西啊,破瓷片还是前清年间的尿壶啊,我对那些玩意可没兴趣。你丫能有啥好东西?你家好东西都被革委会给抄走了,就给你家留下一副大胖小子的年画。就这还是因为贴的时候浆糊刷多了,实在是扣不下来。”虎子说:“你还别瞧不起人,这次是金的。”听说是金的,这李闯顿时眼睛就亮了,说:“金的?走,去我屋,让我开开眼。”我们下了车,把车锁好。然后进了这大院子,进去之后,李闯带着我们进了厢房,坐好之后,虎子对我一挑头,我把东西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李闯拿过去前后看看,然后看着上面的文字说:“这是契丹文啊,我看不懂,不过我可以印下来,给三爷看看。怎么的,这东西要出手?”虎子说:“是啊,要出手。”李闯说:“这么着,先印下来,然后我给三爷看看,看看三爷收不收。我看这是好东西,就看三爷看得上看不上了。”虎子说:“闯,主要问问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对这是个什么玩意挺感兴趣的。”李闯一拍胸脯说:“得嘞,包我身上。”虎子说:“还没吃饭呢吧,走吧,哥们儿请你下馆子去,想吃啥,随便你点。”“随便点?虎子,我发现你小子挺阔啊!今天就宰你了。”李闯一笑,露出来一颗虎牙。我们三个从屋子里出来,李闯对着正房那边喊了句不在家吃了,和朋友出去吃。没等正屋答应,我们就快速到了外面。找了个馆子,要了几盘饺子,几个菜,弄了一瓶二锅头,我们三个就喝了起来。吃饭的时候,虎子把我介绍给了李闯,我俩握了手,就算是朋友了。接着,虎子开始吹捧李闯,把李闯捧得挺开心的。其实我知道,虎子就是为了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啥。李闯拍着胸脯保证,明天给我们消息。我和虎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虎子妈很担心我们,见到我们回来了,也就放心了。虎子说租了个铺子,过两天就搬出去了,虎子妈问虎子哪里来的钱,虎子说你别管了,反正不是偷的。这虎子从小在滦县长大的,和他妈也不是太亲。虎子妈也就不怎么敢管他,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多问了。让我们早点睡觉,别熬夜。第二天中午,我们过去督促房东搬家,房东正一车一车往外拉呢,我和虎子帮了半天的忙,到了下午的时候就搬完了。随即钥匙就交给了我俩,这房子就是我俩的了。房东还给我们留了家具,缺点别的,我和胖子去了旧货市场,拉了几三轮车回来。天黑之后,我俩还就有了家了。虎子和我去找了李闯,还是在大门口喊他。李闯出来后说:“你们怎么才来啊?你们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们了。三爷说了,让你们明天带东西过去一趟。这东西他想要,过去谈谈价钱。”我和虎子回到了家里之后,连夜搬家。虎子爹妈帮着我俩搬家。到了我们的新家,帮我们忙到了半夜才走。我看得出来,虎子的爹妈挺照顾虎子的,应该是觉得把他送给了舅舅,有些亏欠吧。,县医院两个内科,内一科是呼吸、消化、心内在一起,内二科是内分泌和感染科在一起,也不知道医院咋想的把呼吸和感染没分到一起,李辉昨天已经打听清楚了,他想进内科,如果张凡也去内科他想选张凡不选的科室,假假的张凡人家也算是毕业。“我想去外科。骨科最好。”张凡基础一般,内科相对外科更加考量基础。聊了几句,郭启亮和居马别克也进来了。几个人聊了一会,李辉的女友王莎进来了。“你们还在聊天啊,咋没收拾收拾啊,刚王主任打电话让我们去楼下,准备吃饭去了。快走吧”王莎个子不高,但是声音很好听。几个人一听,赶忙的下楼。医院的两辆已经停到宿舍楼下了。王主任在车对大家招了招手,“赶紧车吧,院长已经出发了。”巴图的车是个现代伊兰特,偶尔医院接个领导啥的,一般都算是院长的私家车。夸克县宾馆是县委指定的宾馆,所以下属的机构有招待一般都是到夸克县宾馆餐厅。张凡他们进去以后,发现包厢里的桌子已经坐着好些人。几人都是刚毕业的学生,社会经验不足,也很少参加这样的宴会,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巴图站起来笑着对着王主任说道:“我们的管家婆,开始给大家分配座位吧,男女岔开坐,一对一对的可不能分配错啊。”大家附和着笑了几声。菜的很快,凉菜刚齐,热菜开始端进来了,院长没说吃,大家也没动筷子。第一个热菜端来以后,巴图端着酒杯说道:“在座的不管是医院的老人还是新来的大学生,今天能做到一起是天给我们的缘分,希望老人能帮助新来的大学生。我们大学生呢要加快进入角色,提早的融入到我们县医院这个大家庭里来,今天借着这杯水酒,为大学生接风并祝新来的大学生工作顺利,生活美满。”说着话把手里的酒给喝了下去。张凡看着手大概有一两的酒杯发憷。他很少喝酒,偶尔也喝个啤酒从来都没喝过白酒。夸克县的规矩是吃菜前先喝三杯酒,三杯酒下去,张凡看房子已经开始旋转,拿起筷子想吃几口压压酒意,筷子都还没伸出去,张凡眼前一黑身子发软的钻到了饭桌下面。在做的都是搞医的也不着急,负起张凡摸了摸动脉,内一科主任李成军笑着对巴图说道:“小伙子喝醉了,回医院打点解酒好了。”“看来我们的大学生还没有好好的进入社会啊,工作要努力喝酒也要跟啊。小陈你先把张凡送到急救室去。”小张是救护车司机。说完再次举杯说道:“来我们的小伙子、大姑娘们再喝一杯,能喝多少酒能干都少工作。”当天晚,大学生们全体覆灭。只不过张凡最早阵亡了。巴图他们也是刻意的让大学生们喝醉,他较相信酒后呈现本色的说法。张凡没喝过白酒,喝的太猛醒的也快,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急救室的床,旁边都是急救设备。虽然醒了,还是晕的厉害,准备起来去卫生间方便一下,结果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屏幕。“绑定超级医疗辅助系统,开始传输系统资料。”张凡眼一花,再一次的混了过去。张凡彻底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医院组织科室的主任和新来大学生去草原二日游。张凡坐在车的后排,沉默不语。“你别往心里去,昨天我们都喝醉了,只不过你醉的早一点而已,我们这些粉嫩的雏,哪能和那些老油子呢。”李辉看张凡兴致不高,悄悄的安慰了张凡几句。“也不是,我倒真没想那么多,是从来没喝醉过,今天还有点晕,我还是再眯一会算了。”其实张凡在脑海研究突如其来的系统。超级辅助系统诞生于未来的一个世纪后,为了提升华国医疗体系,汇集了N多科学家发明这种可以快速提升医生治疗治疗水平的系统,它汇集了查询、辅助、训练等各种功能,结果不知为什么划过时空的裂隙进入了张凡的身体。系统自动检测并鉴定出张凡为医学实习生,未来系统也是按照华国的医疗体系循循渐进的让医生学习,因为张凡只是实习医生,所以系统屏幕只是出现了四个大块,内外妇儿,但是只能选择一个选项去学习。张凡醒来的第一时间开始研究,几年的大学生涯下来,早造了张凡粗大的神经,并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的系统而慌乱。四大科目,但是只有一个选项,系统已经告知张凡,未获得执业医师之前,只能进入一个科目学习。张凡很是纠结,在外科和内科之间犹豫,妇科和儿科已经放弃了。因为大学忙着赚学费去了,知识储备不够,进入内科可以提升自己的知识,填补自己的缺陷。可张凡在医院实习的时候感觉自己特别喜欢外科,张凡犹豫了一会,决定选择外科系统。选择外科后,其他的三项科目变成灰色呈无法选择项。外科又出现了两个子选项,外科临床康复,外科临床治疗。这次系统到时没给单项选择,两个都可以学习。张凡先进入外科临床治疗后,豁!外科条目下好多啊,神经外科、骨科、普外科、泌尿科好多好多,张凡喜欢骨科,因为骨科简单粗暴而又直观。进入骨科后,又出现好多条目,脊柱、关节、创伤、显微好多好多,看的他彻底懵逼了。张凡看着N多的选项开始发昏,真是印证了那句络名言“劝人学医死全家。”要学习的科目是太多太多了。这也是未来科学家们发明系统的目的,快速的提升医生的治疗水平,不用像目前一样,一个医生没十来年没法成熟。要想学习骨科的其他的科目,得首先学习外科基础。在系统一步步的引导下,张凡进入了外科基础学习。补液、抗干扰、外伤基础急救,又是三大项,张凡都快进入奔溃边缘了,“我难道是了个假大学?好些科目在大学期间见都没见过。”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大坑,自己选的跪也要跪着走下去。不说自己的未来的执业生涯把,妹妹马要高考大学,这大学学费生活费不得不逼迫着张凡超前走。做为哥哥可不愿自己的亲妹子为了学费生活费去提早的面对冷漠的社会。外科基础学习,一个手术缝合打结有很多,张凡在脑海开始进行学习。超级医疗辅助系统通过丘脑刺激脑枢,使学习者效率提高五倍左右,再通过神经元刺激各个自主肌肉是使用者达到肌肉记忆。张凡大五的时候没好好实习,是走了个过场。对医学也知道个名目,具体干什么的他也不清楚,张凡点击打结练习,脑海开始一步一步的进行打结练习,系统使用者的效率是去了,可相对的消耗体力和精神也是去了。夸克县的草原是亚洲第一大草原,海拔-米左右,属高山,东西较窄,呈带状。巩乃斯河水系,水资源较丰富,流向由东向西,年平均径流量.亿立方米,受西伯利亚气团及北冰洋湿气流的影响,气侯较为凉爽,相对湿度较高,年降水量在毫米左右,年平均气温.℃,旅游季节平均气温在. ---.℃之间。《混乱求生》《九王爷别追婚》《岳两女共夫》《都市传说异闻》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威廉希尔指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80147_732238.html
威廉希尔指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