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亚美am8手机客户端 目录共8200章

首页

亚美am8手机客户端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3810章 醒来后

亚美am8手机客户端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白衬衣不得不站出来了。“我说这位女士,大家各招各的工,你凭什么这样横插一杠子?难道是因为看到我们好不容易招到一个合适的员工,你没有招到,就在这里冲我们发飙?这就是你所谓的素质吗?”白衬衣有点经验,不和她争培训费的事,却是直接扯上明面上招工的问题。“不要理她,江宁,我们赶紧把手续办完先!这位大姐,要是没什么事,麻烦不要拦在我们位置前面,阻碍我们正常招聘!”说着,眼神示意小眼镜。小眼镜会意,立即招手从摊位里面叫出其它的同事,准备推开舒职场女和她的两个手下。我惊讶了一下,这是准备动手清场赶人啊?但也不奇怪,谁叫这个小姐姐,这么直接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揭开了人家的隐晦。人家不反击才怪。这个时候,我已经大致听懂了他们这什么科技公司的套路了。原来是打着培训的旗号,来这个不需要收门票的地方,专门对不懂行情没经验的雏下手。先从他们手里的生活费,弄点培训费,用这个钱,把人给绑住。如果新员工愿意留下,当然更好,给了他们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剥削。如果不愿意留下,估计这个培训费,也是有去无回的了。我并不笨,也不蠢,只不过,没人提醒,没有经历,又因为钱所剩余不多,急于找工作的情况下,差点就在那张纸上签字了。经过舒职场女这一闹,我基本能理顺这中间的猫腻了。这时,小眼镜的手马上就要碰到舒职场女手臂上,我迅速起身,拦在了她的前面。“怎么?要对女人动手啊?”我一向见不得有人对女人动手动脚的,何况她刚刚还提醒了自己一下,怎么也是有个提醒的人情在的。就小眼镜这小胳膊小腿的,我估计一半的力量,都能把他丢进大棚里。白衬衣和小眼镜他们,没想到我一个刚来花城的新人,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直接和他们硬干起来。场面有些尴尬起来。白衬衣脸色很不好看:“怎么?你连工作都不想要了吗?”我轻易地将小眼镜伸出的手挥了回去,将笔扔回给他们的桌上。身体压前半步,将大姐姐他们一行挡在了我身后。然后,将我自己填的那两份纸,当着他们的面撕个粉粉碎!偷和骗,都是处于让我鄙视排行榜前几位的位置,何况还是针对刚来广州,一腔热血准备灰奋斗的小年青们。“工作嘛,可以再找,但是,你们想要我和你们这样坑蒙拐骗的人成为同事,你们配吗?”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格调很高,立意也高,我已经从道德方面,强压了他们一头了。也就是现场没有记者啥的在,这要是在的话,我估计都能上今天晚上的城市热点播报了!至少这会儿,舒职场女,眼光在我背后转了一转。白衬衣脸一阵青一阵白,看看我粗壮的胳膊,高大的身躯,可能也是觉得打起来没啥把握,挥一下手:“既然这样,那你们赶紧走吧,不要挡着我们的位置!饭都快吃不上的人,装什么高大上?”太狡猾了,这家伙要是叫小眼镜动手多好,我刚好可以把昨天和今天的气发泄一通出来。而且也太贼了,他怎么就知道我饭都快吃不上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可能再去主动找事儿,毕竟不是还没骗到我的钱嘛,空口无凭的情况下,是不能拿他们怎么样的。我迅速退场,准备撤出大棚区,果然便宜没好货,为了省这五块门票钱,差点把自己的生活费给弄没了!临走时对这位职场大姐姐点一下头表示对她刚刚不经意的提示我的感谢。感觉职场大姐还在气头上,对我的示意完全没看在眼里。自顾自地瞪了白衬衣和小眼镜一眼,踩着高跟鞋往里面自己的摊位上去了。我看了一眼她的离去的步子,虽然是在生气当中,但踩着高跟鞋,还传说中的一步裙,在她身上搭得恰如其分,还真他娘的好看,当然,也要裹在有料的人身上,才能显示出那股子味道出来。如果是房东太太那身材,不说能不能穿得上去,就算穿得上去,估计她只要一迈步子,那裙口后面的开口,就能直接撕裂喽,还味道个啥!想到这个画面,我突然没忍住,笑了出来。舒职场女耳朵尖得很,居然听到了,回过头来猛地又冲了瞪了一大眼,如果眼神能揍人,我估计早就鼻青脸肿了!她以为我是在笑她什么吧?我好笑地摇头,这个姐姐,咋气性这么大呢,但我觉得我也用不着热脸贴冷屁股和她解释什么吧,然后完全不着意地出了大棚区。交钱,买票,排队,入场。这个钱,是省不了了!刚刚要不是有职场女横插一杠子,我差点要吃大亏!搭电梯,上了二楼。明显感觉和下面的菜市场似的大棚完全不同。整齐划一的位置,统一布置的横幅写着各招工单位的公司全名,全名下面是公司简介,还有今日招工的具体岗位和要求,待遇。各类信息都写得一清二梦,如果看到自己感兴趣的职位,或是觉得合适的公司,就拿着简历去投,直接和面试官面对面地聊。互相详细了解一下,是不是合适。墙边上就有填表的地方,有场地提供的免费简历表,笔就在纸边上。我把心一横,直接下笔如飞,连写了十份免费的简历。如果呆会要是不成功,我打算走之前,再来写个十来份。像这样的好事儿,而且又不用搭人情,我是肯定愿意干的。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五块钱,就把楼下楼上划了一道线,就像我现在住的显村口的那条街道,一街划世界。我以前,或是说,很早以前就知道钱的重要性。知道钱可以买很多想买的东西,也可以买很好很贵的东西!有钱可以大鱼大肉,可以给心爱的姑娘买礼物,出去游玩,可以想买就买,想花就花。没钱只能白粥咸菜,粗布裹身。我以前,一直穷出身,也许是穷习惯了,觉得大鱼大肉和粗茶淡饭,好像区别并不大,不一样只是吃饱肚子而已嘛。但是,直到这两天,发生的桩桩件件,都对我原有的价值观念产生了不小的冲击。钱的重要性,在我心里,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迅速地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拿着十张真正简单的简历,我开始一家一家地扫摊。上面的公司,果然和大棚里面的那些有很大的不同。学历要求这一项,就直接把我刷下了一大半。那些中大摊位的中大型公司,普通职位,都要求正规本科,至少也要全日制大专。转了一圈,我这个心里拔凉拔凉的。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硬性条件,更让我觉得沮丧。几乎正规,并且有点规模,我又看得上的公司,都要求至少有一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工作经验这种事,这我要上哪弄?我只能说几样在学校里干的勤工俭学的事儿,或是放假实践期间,打的散工。。我说不怕,你昨天答应让我摸的到现在还没摸呢。婉儿皱着眉头说,“昨天都说过了,等周末你回家,不知是让你摸,还和你做,行了吧?”我当时心急如焚,急着要摸呢,刚想说话,婉儿瞪了我一眼说,你要是在不知足,我让灵儿叫人堵你,而且你以后碰我都不行,更别说摸了。听到婉儿说这话,我胆怯了,别看灵儿是个女生,但是她发起狠来,那些混混男生都怕。听别人说,曾经灵儿的前男友找小三了,灵儿知道后,也不当场发飙,而是第二天叫人当着她男朋友的面把那个女的衣服裤子内衣丨内丨裤啥的全扒光,然后统统扔进大老远外的男厕所。当时这件事儿怎么解决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从那以后那小三退学了,男的菊花也让灵儿叫来的混混给爆了。今天一天我都没心听课,一直想着等到周末回家怎么和婉儿做。下午刚放学的时候,婉儿接了个电话,然后一脸兴高采烈的模样背着书包准备走了。我赶紧跟上去,走到教室门口,一把拉着她,问她:“谁跟你打电话的?”婉儿甩开了我的手,一脸不耐烦地模样看着我说,“谁跟我打电话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呀?”我说,我是你哥哥。婉儿突然笑了,听到我说着话,一脸鄙夷的说,“哥哥就会拿那件事情威胁妹妹和他做?”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愣住了,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背影,我心里觉得不好受,这时,从我身边经过一个男生,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每次上课我都见你不好好听课,一直盯着李婉儿看,你不会喜欢她吧?她可是隔壁班修志明,明哥的菜。”这人叫谢伟,刚上高一的时候还跟婉儿表白过,后来被修志明知道了,被暴打一顿后,也不敢和婉儿过于亲近了。我当时也恼火了,冲着他吼道:“你闭嘴吧。”谢伟愣住了,他没想到平时经常被人欺负的我敢跟他吼,他推了我一把说,“草,你个傻吊,让谁闭嘴呢。”我俩声音都挺大的,让班级里剩余没走的那些同学都听到了,那些同学都停下手中的活,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有的还跟谢伟说,“谢伟,揍他个傻吊,别告诉我你连这逼都不敢揍。”我有些慌了,后退两步,不敢看着谢伟。谢伟跟那些同学笑着说,“去去去,这逼我要是收拾不了,我他妈一头撞死算了。”然后谢伟拉着我的衣领,拍了拍我的脸颊,说:“问你话呢,刚才让谁闭嘴呢?”我暗道后悔,不应该跟他吼,我说:“谢伟,我不是故意的。”谢伟吐了口唾沫说,“一句不是故意就完了?”我说,那你说咋办吧。谢伟说,这样吧,我看你也真的不是故意的,给我弄个十块钱如何。我说我兜里没那么多钱。谢伟撇了撇嘴,骂了一句穷比,然后问我有多少拿多少。我掏出五块钱递给他,他接过五块钱,然后又拍了拍我的脸颊说,“明天记得把剩余五块给我。”我没理他,默默的扫着地。他又讽刺了两句,见我一直没理他,也不说什么了。等我们扫完地,刚进班后,婉儿才姗姗来迟,好巧不巧的跟在婉儿后面来的是谢伟,他一进来没第一时间往自己位子上做,而是来到我这,伸手说:“五块钱呢。”我小声说,快上课了,下课给你。谁知道,谢伟就像故意一样,提高了嗓门说:“不行,现在给我。下课指不定你跑哪去。”他这一吼,让准备早读的同学们都停了下来,纷纷看着我们,有些放学走的早的同学不明白怎么回事问身边的同学,得知后也是偷笑着看着我。谢伟很享受同学们的这种目光,我也是没办法了,只能从兜里拿出五块给他。谢伟接过钱后,并没有立刻走,反而敲了敲我的桌子,说:“以后怂逼要有怂逼的态度,知道吗?”我没理他,默默拿出英语书,准备早读。谢伟见我这样,他倒是有些尴尬,一把拉起我的衣领说,你听见没。我吓坏了,连忙点头说听到了,谢伟这才罢手,背着他的书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时,坐在第一排的组长突然跑到婉儿身边,问道:“听李玥说,他喜欢你,还想把你上了,是不是真的?”声音不大,但是教室内本来都已经很安静了,导致全班都听得清清楚楚,婉儿身体微微一颤,脸色煞白地看着我。我愣住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组长的鼻子,说:“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了?”“哎,是啊,李婉儿,昨天你走后,李玥盯着你的背影看了老长时间呢,指不定打什么坏主意。”本来回到自己位置上的谢伟突然大声说道,说完还一脸笑嘻嘻的看着我和婉儿。我偷偷看了婉儿一眼,发现婉儿神色复杂的盯着我,死死的盯着我。我刚想解释的时候,班主任进来了,他开始征收复印资料钱,全班都交了,就我没交,我的钱给谢伟了,兜里只剩下两块钱了,根本不够。班主任问我说,为啥没交。我低着头说,没钱。我们老班可不相信这种话,能进实验班的不知是学习好那么简单,也得需要不少钱呢。“那你借同学的。”老班冷冷的说道,其实老班最早对我也不是这个态度,我学习好,老班对我最早还算照顾。可高一上学期的时候,我经常被婉儿叫来的同学给欺负,每次我都告老师,时间长了,老班就烦我了,说咋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呢,多大人了还老告状。从那以后,教我们班的老师们态度对我都发生了改变,打心底看不起我,鄙夷我。我学习再好,那些老师们也不会改变我的看法,只会说,哦,那个事妈考试分数又进步了啊。是的,我在老师眼里就是事妈。我低着头,没吭声,也没去借。老班也知道是啥情况,说了句我帮你垫上,等你下星期过来的时候把钱给我。我说,行。上课时候,我小声跟婉儿解释说,这句话真的不是我说的。婉儿一直不吭声,后来嫌我烦了,大声吼我说:“李玥你烦不烦啊?”她还因为上课无纪律大吼而被任课老师罚站到教室最后面,我偷偷看了站在最后面的婉儿,从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一丝轻松。或许,在她眼里,站在教室后面也比做我同桌好吧。下课后,婉儿把课本扔到桌子上,看都不看我一眼,转身就走出教室。我赶紧跟了上去,拉着她的胳膊,解释说那些话纯属组长瞎说的,我根本没说。婉儿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声哦。我以为婉儿没听明白,又解释了一遍,婉儿终于不耐烦的说,“你跟我解释那么多干啥?现在周五了,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咱俩把那事做了,然后你把照片删了,咱们以后形同路人,行吗?”说着,她发现周围已经有同学开始注意这里了,赶紧摆脱掉我拉着她胳膊的那只手,头也不会的走了。。  轰!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让温倩等所有人,亡魂皆冒。尤其,当他们看到,那一个个服务员,凶神恶煞的向着他们走来之后,噗通、噗通,一个个吓得跌坐在地,屁尿横流!完了!林光耀、温倩等所有人,都面如死灰,透着浓浓的绝望!而就在那些服务员,刚要动手的时候!“住手!!!”一道娇斥,骤然响彻起来。嗯?王经理一愣,当下转目向着声音传来之人看去,却发现,出口阻止之人,正是白伊!“白伊,你……”温倩等人,一个个头皮发麻,满脸的惊慌和绝望。而看到这幕!白伊的玉手,不由攥了攥,这才将一张卡片,递了过来:“王经理,你试试这张卡片,看能不能买单!”什么!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聚焦在那张卡片上,顿时温倩等人,便认了出来!这正是林凡之前留下的那张骷髅头图案卡片!只是,这不是银行卡,更像是游戏卡,怎么可能买单?温倩不信!林光耀等人,同样不信!“白伊,别傻了!林凡这个废物留下的游戏卡,你怎么能够当真?”“是啊!白伊,别害死我们啊!你老公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他的话,根本就是骗人的!”“……”温倩等人,不断的劝说着。只是,王经理毫不理会。他不善的瞪了一眼白伊,这才一把接过卡片,而后对着盛世会所专用的刷卡器,轻轻扫去。这一幕,让白伊的玉手,攥的更紧了一些。一颗颗汗水,从她额头浮现。紧张!她同样对林凡不抱希望!但是不知为何,血玫瑰离开之前,看自己的眼神,却让她多了一种莫明的意味。“林凡,你……你的卡片,真的可以吗?”白伊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而就在这时!一道电子提示音,从盛世会所专用刷卡器上,传了起来:“滴!滴!滴!警告!警告!扫描到骷髅帝王卡!”“环球集团BOSS专属卡!环球旗下,所有消费,一律免单!至尊帝王级待遇!”环球集团BOSS专属卡!当那电子音在包厢之内响彻,整个包厢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王经理、林光耀、温倩,以及白伊,一个个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我听错了吗?刚才是说,这是骷髅什么卡?”温倩满脸的呆滞,神色之中,泛着见了鬼的神情。何止是她!白伊的娇躯,颤抖仿若筛糠,她的俏脸,泛着激动的红晕和难以置信。成功了!林凡的卡,竟然真的能够买单,尤其是一切消费,全部免单!这让白伊,仿佛做梦一样。“快!快再刷一遍!”王经理发出一道尖叫,当下便命令一名服务员,拿起那张卡片,再次刷了一下。而当一模一样的电子音,响彻起来后。轰!王经理的身体狠狠一颤,几乎吓瘫在地。“骷髅……帝王卡!天哪,传闻竟然是真的!真的有这种帝王卡!”浓浓的激动和震撼,浮现在王经理的脸上,而后他深深呼了一口气,将心头的波澜尽数压制,这才接过卡片,而后尊敬的来到了白伊的身前:“尊……尊贵的小姐!这张卡,请您收好!从今晚开始,您在盛世会所的一切花费,全部免单,您将是我们会所最为尊贵的客人!”说这话的时候,王经理甚至连正视白伊的勇气都没有。他低着头,而后率领所有的服务人员,对着白伊,深深一躬。这才缓缓退出了包厢。在王经理等人离开之后!安静!压抑!几乎所有人都尚未从刚才的震撼之中,反应了过来。“天哪!那……那张卡竟然是真的!而且一千万的酒水菜品,竟然全部免了?”一名老同学不由狠狠吞咽了一口吐沫。这一刻的他,感觉如同做梦一般。不仅是他!其余众人,同样一个个身体都在发颤:“环球集团BOSS专属卡?林凡怎么会有这种卡?简直不敢想象!”“是啊,林凡是什么人?简直太牛了,一张卡,便让白伊成了盛世会所的最尊贵客人!”“白伊,你老公究竟是做什么的?怎么可能如此厉害!一出手,便是这么吓人的卡片!”“……”哗!此刻,所有的老同学,纷纷围绕着白伊,一个个七嘴八舌,不断的赞叹着。毕竟,他们可是亲耳听到,王经理说的,从今天开始,白伊便是盛世会所最尊贵客人,一切免单!这简直无法想象。崇拜!狂热!周围的那些老同学,看向白伊的眼神,仿佛再看一座宝藏一般。而这一刻,白伊完全的懵了。她直到现在,依旧尚未从刚才的震撼中,醒转了过来。“林凡他……他没有工作啊……”面对老同学的询问,她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听到这话!周围的那些老同学哪里会相信。一个没有工作的赘婿,出手便是这种帝王卡?开什么玩笑!“白伊,你别闹了!是我们错了,我们狗眼看人低,麻烦你和林凡说一下,原谅我们吧!”“是啊,白伊!你老公这种牛人,我们可招惹不起啊!人家一句话,怕是都能让我们家破人亡!”“……”想到之前自己等人,对林凡的羞辱,这些老同学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对着白伊疯狂的哀求。只是!就在这时,一道尖叫声,骤然响彻起来:“不可能!这个废物,怎么可能拥有这种卡片!!!”嗯?听到这声音,所有人纷纷转目看去,却看到,说话之人,正是林光耀。林光耀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一片青,一片紫,哪里还有之前半分的风流倜傥。他眼眸之中,闪烁着嫉妒的疯狂,尖声说道:“你们想过没有?这张卡,林凡这种人,怎么可能拥有?他或许是偷来的!”什么!偷得?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还不止。一旁的温倩,同样心头嫉妒的发狂,她根本无法忍受,之前被她看不起的废物林凡,竟然拥有这种尊贵无比的卡片:“没错!我赞成班长的话!林凡入赘白家,已经三年,完完全全靠白伊养活!他哪里有什么本事!”“他肯定是偷得!”说完!温倩赶紧走上前,对着白伊说道:“白伊,你可别被林凡给骗了!这种帝王卡,可不是小事!如果他真的是偷来的,那么你和你们白家,都将大难临头了!”轰!此话一出,瞬间让白伊俏脸惨白一片。没错!她可是和林凡生活了三年之久,而这段时间内,她从未见过林凡有什么过人的本事,有什么特别的身份。他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拥有这种卡!想到‘偷’这个可能,白伊的俏脸,瞬间惨白一片:。握在手中的触感就像是某种骨头似的。只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才会呈现出乌金般的黑色?“谢谢您了大爷!”不过想到这块玉佩能请动郑道天出手,我还是非常兴奋的对周老四表示了感谢。走进大洼湖村。我这时才发现,在大洼湖村内基本上很少能看到人迹。而且就算能看到人,也都是一些老人。看来村子里的年轻人应该是出去打工了。经过一番寻找,我终于是来到了大洼湖村号。这是一片老宅子,屋顶上都是生满了杂草,看上去就像是被废弃了几十年似的。“郑道天就住在这里?”我微微一愣,然后开始用手敲门。碰碰碰...我敲门很有节奏感,但却一直是得不到任何回应。不过就在我满脸疑惑想着郑道天是不是不在家时,院子的大门居然是自己打开了!“郑大师在吗?”我走进院子,开口喊道。只是在我连喊了几句后,院子里依旧是非常的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响起。而且在我走进院子的瞬间,我感觉院子里似乎是有一股阴寒之气存在似的。这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是生了出来。我搓了搓手,目光开始打量郑道天的院子。和房顶差不多,院子里也满是荒草,而且长势很好。旺盛的荒草几乎都是有半人多高了。只是透过那些荒草,我隐约中好像是看到了几个木箱子。“院子里放木箱子?”我有些疑惑,一步步朝着前面走去。但下一秒我身上的汗毛却是直接倒竖了起来!那隐藏在荒草里的又哪里是什么木箱子,分明就是几口棺材!咕嘟!我吞咽下一口唾沫,很怕那几口棺材突然炸开,然后几只青面獠牙的僵尸一蹦一跳的出现。“现在是白天,就算是僵尸邪祟应该也是不敢出来吧?”我心中安慰了自己一声,然后不再看那几口棺材,握着黑色玉佩朝着老宅的堂屋走去。“郑大师,您在家吗?”快要走进堂屋,我还在呼喊着郑道天。依旧是没有声音回应我,但我却在郑道天的堂屋里又看到了一口棺材!这口棺材外面刷着红油漆,体积要比院子里的棺材大上很多。“郑大师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棺材?”我满心的疑惑,却没有注意到手中的黑色玉佩此刻也是绽放出淡淡的光辉。“停下来!”就在我准备迈步走进堂屋的时候,一声断喝却是突然在院子里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只干枯老迈的手掌就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拉住了我的手臂!“啊!”我被吓了一跳,嘴里发出一声尖叫。“叫什么叫?你差点就闯祸了知不知道?还有你手里的冥骨是谁给你的?”干枯手掌的主人是一位男子,皮肤黝黑满脸皱纹,此刻他满脸严肃的看着我,最后目光更是锁定了我手中的那块黑色玉佩。“周老四给我的。”啪!我刚刚回答完男子的问话,他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靠!我脸色再次黑了下来,这已经是今天我第二次被人打脸了。“周老四会给你冥骨?你知不知道屋子里的棺材就是周老四的?他已经死了一年了!”“死了一年了,那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这两天虽然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听了眼前这男子的话,我还是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哼!”男人冷哼一声,没有搭理我,转身往堂屋走去。瞥了眼身后的那些棺材,我就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跟了出去。出去后,男人坐到藤椅上,拿着一个紫砂壶,咕噜噜的喝了几口水。“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灌了几口水后,男人将紫砂壶放下,冲我问道。“我是来找郑道天的。”虽然不知道男人的名字,但是我心里也能猜出个大概来,眼前的男人应该就是郑道天了,但是他骨瘦如柴,如果是大晚上遇见,还真有些吓人。“我就是,你找我做什么?”郑道天一点都不好奇。果然不出我所料,眼前就是郑道天。“是李天华让我来找你的。”郑道天听完,脸上的表情立即凝固,起身走到我跟前,将我全身上下,前前后后都打量了一遍。我被他看的很紧张,不知道他想干嘛。半晌过后,郑道天叹了口气,又坐回藤椅上,摇晃起来。“前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从郑道天的脸上,我看到了一丝的惋惜,既然李天华让我来找他,想必郑道天肯定知道什么。“小伙子,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这次的来意,你惹上大麻烦了。”“嗯,我知道,但是李天华让我来找你,我想前辈应该知道这件事,希望前辈能和我说一下。”“这件事以后再说,还是解决你当前的麻烦吧!”我不明所以,然后听郑道天告诉我,刚才周老四给我的那块玉佩,是冥骨所铸。所谓的冥骨,就是死人骨头,通常一些恶鬼都会利用冥骨与活人交易,如果活人接过冥骨,就是答应死人的请求。如果不做到,便会被恶鬼纠缠。我听完之后,顿时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还能怎么办,冥骨你都拿了,要不是我刚才及时出现,你就着道了,不仅你玩完,就连我都得完蛋。”郑道天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有没有这么严重啊,不就是一块死人骨头嘛,而且我并没有答应他什么啊!”虽然害怕,但是我觉得郑道天说的有些过了。啪!刚说完,脸上又挨了一巴掌,整张脸都发麻了。我也是有脾气的人,刚要发飙,郑道天就告诉我,只要我接了冥骨,不管有没有承诺,那也算是默认了。里面那些棺材,装的都是邪祟,他用阵法封住那些死去的魂魄,他们这才不能四处去作恶,如果阵法找到破坏,那些邪祟便会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听完之后,我一阵心有余悸。“大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把冥骨还给他行吗?”郑道天没有说话,起身走进里面的一间房里,几分钟后,身上挂着一个破布袋走了出来。“你能找到这里,我们也算有缘,既然遇上了,我也不能不管,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件法器来护你,等我炼化他们,你们之间的契约自然会消除。”本来还以为郑道天会带我去古玩街,弄些古老的法器来护我,可能想到他要带我去古墓探险。虽然害怕,但是和性命想比,我也没那么害怕了,而且郑道天还是个大师,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这个古墓就在大洼湖附近,没多久就来到古墓入口。所谓的入口,就是在山腰上的一个盗洞。居郑道天所说,这座古墓在很久以前就被人给盗过了,但是一些小物件还是有的。因为很多陪葬的小物件不值钱,所以很多盗贼不会顺走,但是作为法器,那是非常的好,尤其是古铜钱。,这个时候我的面前忽然亮起来一道蓝色光芒,像一堵墙挡在了我前面,这道蓝色光芒把我们和女鬼隔离开来。我看着蓝色的光芒,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时在蓝色光芒中,隐约站着一个女子,我见是那晚上我梦见的那个狐仙,我急忙合手拜谢。这个狐仙看了看我,然后转过身去对着那个女鬼拍出去一掌,幻如桃花,天上响起了一声巨雷。后来知道这掌是专门对付厉鬼的,叫做“霹雳桃花掌”。如果修炼这掌法,需要借助天神帮忙,需要选择雨天有雷电夏季,用数百年的桃木枝吸收天上雷电精华,然后再从桃木枝里慢慢吸收进自己的体内,需要修炼七七四十九年才可练成。我看见女鬼被师傅一掌打得无影无踪。蓝光消失了,师傅不见了,我身上的烧热感也好了,我们周围的灰尘也没了,四周飘着桃花的香味。我们回到了山下住处,林青醒了,他问我们没有死吧,我使劲掐了他的大腿一下,他疼的咧嘴叫起来。自此之后,那个女鬼很长一段时间没来。我想她一定是被师傅打怕了吧。崔队长离开的第四天,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们不能上山砍树,只好呆在屋子里休息。这时天气还很冷,我们在屋子里生起了火,我坐在被窝里看书,其余人坐在铺上玩牌。我看了会书,有些尿意,便下铺子开门到外面的厕所,屋子里有个斗笠,我记得好像是王哥的,我和王哥关系很好,所以没有吱声便戴在头上出去了。雨真的很大,十步开外就看不清东西。朦胧中,我依稀看见我的前面有个黑影在晃动。我想大雨天,能有什么古怪的东西。我没有理会,径直去了厕所。我们林场的厕所很简单,四周用木材围起来一个四方形,一侧留个小门供人进出,厕所内放着两块石头,人方便的时候好蹲坐在上面。我刚蹲下,忽然感觉脖子一阵凉,好像雨水流进了脖子,接着把内衣湿透了,贴在皮肤上。我想一定是王哥的斗笠破了。我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当时惊得我张大了嘴巴。我头上的斗笠不见了。我分明记得我戴着斗笠进来的,为何突然间没了。我抬头四处看,发现那个斗笠在我身后的头顶柱子上端,斗笠里有个毛绒绒湿漉漉的爪子,正趴在柱子上。我心里一慌,知道外面有个动物,究竟是什么动物会抓人的斗笠。我想一定是猴子了。这个山上时常遇见调皮的猴子。可是猴子在大雨天也不可能出来啊。我的心里一下子又紧张起来。我急忙出了厕所,忍不住侧头看,一下子惊呆了。这哪是什么猴子,分明是个紫僵尸,而且还是个不化骨的游尸。袁牧在《子不语》中说:[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魄主宰人身,当魄离开人体,便会沦为恶鬼僵尸。僵尸是受日月精华影响而变成的妖怪。《子不语》把僵尸分成八个品种: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僵尸能成妖,变魃或称旱魃。《神异经》载:[有人,长二三尺,袒身,两目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变魃僵尸能飞,杀龙吞云,做成旱灾。《阅微草堂笔记》曾对僵尸的形貌作出如下描述:[白毛遍体,目赤如丹砂,指如曲勾,齿露唇外如利刃……接吻嘘气,血腥贯鼻……。]我知道大事不好,跑晚了小命就没了。我急忙掉头就跑。刚跑到门口,忽然从屋子里急匆匆走出来一个人,我见是王哥,看样子是被尿憋急了,一边走一边脱裤子。我一下子撞了上去,我们倒在地上。与此同时,我感觉到那个僵尸追了进来。屋子里一下子炸了锅,都惊慌失措的惊叫起来。我们这些人平时都知道有僵尸,但是谁也没曾看见过,如今忽然从屋外窜进来一只紫僵尸,呲着獠牙,伸着像猫一样的恶爪子,虎视眈眈的想吃人。我顾不得许多,急忙在地上打了个滚,来到床前。我回头看,见那个紫僵尸正趴在王哥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啃向他的脖子。此时王哥在紫僵尸身子下使劲挣扎。要是被僵尸咬到了,十有八九会没命的。我记得《子不语》记载:[枣核七枚,钉入尸脊背穴。]幸好我来的时候从家里带来些甜枣,晚上没事的时候吃上几颗。那些枣核屋子里到处都是。我急忙下腰从地上捡起来七个,趁着这个紫僵尸要吃王哥而无暇顾及我们的时候,我壮着胆子快速来到他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尽全力拍在他的后背上。我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管用。但是为了救王哥,我是豁出去了。紫僵尸被我用枣核打了下,没有死,他猛然间从王哥身上直挺挺的立起来,瞪着一对血红的眼睛看着我。我害怕他咬我,急忙默念《金刚经》七字真言“摩訶般若波羅蜜”。我看见紫僵慢慢地飘离屋子,走了。屋子里紧张气氛缓和了些,我急忙过去把屋门关上。有几个人把王哥从地上搀扶起来,王哥看上去双眼紧闭,面色腊黄,呼吸微弱,显然是受了极度惊吓所致。我急忙倒了碗开水,然后把师傅给我那条丝巾拿出来,放到碗里湿了下。我想师傅的这个丝巾绝非等闲之物,用它泡水喝了一定有奇效。我把这碗水给王哥灌下去,然后把他放到床上,让他休息。过了会,王哥醒了,他猛然坐起来,面目狰狞的说他是玉皇大帝。他一张嘴说这话,登时把我们都吓坏了。我想王哥是不是被紫僵吓成神经病了。他又不是出马弟子,又没有师傅,为何说自己是玉皇大帝。就算是我师傅到了他的身上,也不可能说是玉皇大帝。因为我的师傅是个狐仙。仙类对于等级辈分是相当森严的,谁也不敢越级冒犯上仙,否侧会被惩罚的。王哥说完,又直挺挺的倒下睡去了。我怕他再次醒过来会咬人,便建议用绳子先捆上。大家伙认为有道理,急忙找来绳子把王哥捆起来。李队长说等到雨停了,我们抬着他去村子里找王神仙。我们坐在屋子里谁也没有说话,都显得心事重重的。我们领导崔大队长被抓走了,至今没有音讯。王哥又被紫僵吓病了。那个紫僵没有死,他要比那个女鬼更可怕,他会吃人肉,喝人血,力大无穷,随时都会来,而且我们还没有办法对付他。外面的大雨下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二天天刚亮,我们就起来了。李队长吩咐抬着王哥去找王神仙。到了半路上,我们惊喜的遇见了崔大队长。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女子,在他们身后远远地跟着两个红卫兵。崔大队长问我们这是去干啥,为何抬着王哥,并且还用绳子捆着。李队长不敢隐瞒,只好把事情经过大体说了一遍。崔大队长身旁的那个女子看了看我们,说这事要是在她家里就好了,她家的神仙师傅能把他救活的。她还想说什么,被崔大队长制止住了。李队长请示这事该如何办。这时那两个红卫兵走上来,问我们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都不敢说实话,只好撒谎说王哥得了病,需要去村子里找有经验的老人治疗。两个红卫兵对着我们摆摆手,示意我们去吧。《东西大陆》《书仙魅影》《岳两女共夫》《开局神龙吞天噬地》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亚美am8手机客户端》。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69634_455998.html
亚美am8手机客户端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