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资讯 目录共9317章

首页

足球资讯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9048章 醒来后

足球资讯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oppa,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我华夏文?”“过一阵子,这阵子我比较忙,乖哈,爱你哦。”这是上次去酒吧加的好友,在知道钱多多是华夏人后经常让我教她中文,可是又不想交学费,钱多多看起来是傻子吗?他又不是一枚舔狗。哪有那么多便宜给她占?其实吧,主要上次酒吧分手后约了一次喝咖啡,分美女,酒醒后真的提不起多大兴趣。。。但是不能删,留着,万一改天钱多多喝多了找不到人呢?对吧?钱多多就是一个那么勤谨持家的好男人。“在干嘛?”“又不理我了?”“我刚回国,最近好累啊。”得了,碰到一个好对手,这个网名叫萝莉有三好的妹子,头像是今天在机场碰到的小个子队长!这个妹子除了偶尔语音聊一下天之外,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身份。她就是钱多多全半岛少女的梦的网恋女朋友!没错,钱多多的网名就是那么拉风。全半岛少女的梦就是本人,就是钱多多。这个妹子钱多多也没有见过,如果不是偶尔聊一下语音,都要怀疑她是一个抠脚大汉了。至于会不会是开变声器的抠脚大汉那钱多多就不得而知了!但如果聊了一年多又不骗钱,又不骗身子,顶多骗一骗感情的抠脚大汉!那他,钱多多就认命了,顶多买多几块肥皂!开玩笑………为什么说她是对手,很简单。同在半岛首都,网恋了一年多钱多多居然还没有见过她本人!连视频都没有,这不是那种情场杀手钱多多今天就把自己下面割了!钱多多学过孙子兵法,也学会了大圣爷的变,熟读恋爱招式,也奈何不了一个萌妹子。不管钱多多是威逼还是利诱,或者冷战,她就是不答应出来见面的请求。连语音都是不情不愿的。可是每次语音听到对面那种萌妹子的小奶音,好吧,钱多多承认,他学坏了!“怎么舍得不理我家的小可爱呢,只是我最近工作忙嘛。你懂的,男人都要以事业为重嘛!”好像她今天是休息,隔了一分钟就收到了她的回信。“你又要骗人了,你不是说在咖啡师做店员嘛?怎么会忙到几天不理我?”好吧,出来混除了取外号之外,也要有另一个身份,不然事情败露了连逃都没地方可逃!“最近社长说我工作勤快,准备调我到另一家店做店长,所以才会显得那么忙。”“真的,这次没骗我?确定不是因为你前几天约我出来吃饭我没去而生气?”“我怎么会生气呢?我顶多有一点点不开心,就一点点,一点点那么多。”钱多多从表情找了**小鹿撒娇的图片发过去。“我生气,我不开心,你要哄我!”看到她发来小个子的表情图,钱多多悟了。因为她是小个子队长的狂粉,聊天如果发表情一定要发小个子队长的。聊的最多的也是小个子队长的事情,搞到钱多多不得不重温追星的岁月。毕竟,没到手的妹子的话就是圣旨!“不要生气,我请你喝咖啡。”老规矩,她发了一个外卖链接过来。除了接单的平台之外,钱多多是无法找到她的电话,当然也没想过那么麻烦去找她出来。怎么说呢,不见面才是最美的恋爱。“你为什么每次都让我帮你买单啊?”其实他请她喝咖啡的时候真的蛮多的,有时候一个月一次,有时候一个星期两三次。一开始钱多多都怀疑是不是抠脚大汉为了骗我,专门弄了个小号。只是请她几次过后,她给多多发了一个红包,他就不再怀疑。钱多多还记得当时回了一句:“阿姨,我不想努力了!”“因为我现实没有男朋友,而你就是我男朋友啊。”“而且,我想喝咖啡的时候就是你买的,这样我就有种你在呵护我的感觉。”好吧,对于这种女人,谁不爱?会调皮,会捣蛋,而且时不时就挑拨钱多多那小心心。钱多多买单的时候给她加了一杯,然后才回复:“我给你买多一杯。”“为什么?”“因为我想给你双倍的呵护。”“哼哼,男人,爱了爱了。”钱多多沉默一下之后,把嘴里的烟点着才回复:“因为我刚看了一个卫生间广告,她说爱她就要给她双倍的呵护!”“你恶心死了啦!”“哈哈哈哈!”“不理你了!”这就是钱多多跟她的日常对话,有时候会聊感情,有时候会聊一下心事,更多的就是吵吵闹闹的聊天。说是网恋女朋友还不如说彼此的垃圾桶,毕竟好多话现实中没人可好,网络上大家互不相识才能放下心里的防线。汉城的另一边,有一个小小个的妹子拿着刚到的外卖,把多的一杯分享给她的舍友。“哎呦,今天我们的小个子队长转性了,居然主动请我喝咖啡!”一个短发黄毛的妹子满足的喝了一大口咖啡,对着一个身高差不多的妹子狠狠的亲了一口。“让你喝就喝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脸红红的小个子嫌弃的把短发妹子推开,双手捧着咖啡,美滋滋喝了一口,心里想着:这就是双倍呵护嘛?这咖啡真的好甜耶…看到时间差不多,钱多多穿上白色衬衫,穿着休闲裤,然后头发弄成飘逸不羁的发型。℃自拍,没有嘟嘴,只有坏坏一笑,然后把相片发过去。“女朋友,我帅吗?”“我家oppa帅呆了!”“嘻嘻,你乖乖的,我要出去工作了。”“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一个咖啡店员大晚上出门工作?”“你懂的,人艰不拆,社长吩咐到我也没办法啊。”“你就不能少出去鬼混一下嘛?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钱多多没有回复,他爱对面手机上那个不知道样貌的女人吗?他肯定,不爱。好感嘛?那肯定有!不然怎么会跟她保持网友一年多?只是钱多多放荡的心受不了空虚的房间,让他天天一个人独守空房,臣妾做不到啊。“不如我们见面吧?”她没有回复。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里,有一个小个子女人,对着咖啡出神。要见面吗?他喜欢我吗?见面后我喜欢他嘛?而且他经常说不喜欢娱乐圈的女人,那我呢?他会喜欢我吗?钱多多到烤肉店的时候深深的怀疑是不是老王这个王八蛋约错了时间。钱多多提前了分钟到,然后老王脚下那瓶烧酒是什么意思?这是看不起他钱某人的酒量嘛?不是开玩笑的说,他钱多多在半岛还没醉过呢!钱多多也没跟他客气,同事好几年了,那些该死的客套早就不属于他们了!坐下来先把烤好的烤肉吃了,再弄几片烤肉在上面烤着。美滋滋的喝上一口烧酒才有闲心关心这个大龄青年今晚发什么神经!。王娟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盒子说,我这次来找你,原本就是为了这件事,这是我以前跟刘大明在一起的时候录像下来的资料,我起初是为了防备刘大明跟我翻脸的时候用的,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正好给你能用上。秦书凯显然并没有明白王娟话里的意思,他皱眉问道,什么录像资料?你不会是……。王娟轻轻的点头说,秦书凯你是一个男人,以后还要发展,还要娶妻生子,只要能还你一个清白的名声,我付出点代价也是值得的。秦书凯终于明白过来,王娟这是要拼着牺牲自己的名声,也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她对自己的这份情义实在是太厚重了,让自己怎么承受得起。王娟郑重其事的把录像交到秦书凯的手上,细声细气的嘱咐说,刘大明的老婆是有名的母老虎,刘大明能有今天的位置,全仗着老丈人的提携,所以,只要你把这盒资料交到刘大明老婆的手上,我保证她会闹出一番大动静来,到时候,你的名声自然就恢复了清白。秦书凯一时无语,王娟对他实在是太好了,她明知道这份录像带将会惹的刘大明老婆大闹一场,到时候免不了要伤害到她的声誉,可她却还是选择帮自己,她这么做,难道仅仅是为了兑现曾经的承诺,帮助自己恢复清白名声吗?想到这里,秦书凯的心里不由一沉,他头一次想到自己跟王娟之间的关系,他们两人并没有经过任何恋爱程序,直接突破了男女之间最后一层障碍,他们两人之间算是什么关系呢?情人吗?还是恋人?秦书凯一想到“恋人”这个词,心里不由一抖,这怎么可能?自己一个身家清白的男人怎么能跟王娟这样的女人成为恋人?敏感的女人察觉到秦书凯情绪的变化,冲他笑笑说,你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的,再说,这也是我答应你的事情,我应该做到的,不是吗?秦书凯勉强笑笑,手里拿着那盒录像带,一时有些无所适从。王娟毕竟是个对男女之事经验比较丰富的女人,她明白此刻是自己该退避的时候了,有些事情需要时间和距离来让眼前的这个男人考虑清楚,毕竟以自己的身份来说,除了被动的承受结果,又能做些什么呢?王娟走了,秦书凯却对着她留下的录像带发起呆来,就在前几天,他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办法恢复自己的清白名誉,可是现在办法是有了,自己为什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看看天色已经晚了,秦书凯想到柳橙要自己保护的事情,于是就决定去接他,不管如何自己挂职也就没机会了,再说对这个美女,心里一直是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出了宿舍,到了向政府去的路上的时候,想不到竟然遇到了王娟的前夫董云霄。因为上次和秦书凯打架,把秦书凯弄进派出所,谁知道柳橙出面,到最后董云霄反而被拘留了一段时间,出来后,到外面去放松了几天,今天刚回来转转,想不到遇到了秦书凯。想到秦书凯搂着王娟的腰的事情,董云霄心里很是不快活,***,这个秦书凯即使没有日王娟,但是当时搂着王娟的身体的行为也是不对的,自己找人教训这个人也是应该的。谁知道结果是自己被进去了,董云霄当然很是生气,看到秦书凯还是狂妄的走上前,说,小子,你***还有脸活在世上,一个大男人做事不敢承认,你说当时是不是搂着王娟的身体。秦书凯想到这个小子也是可伶的,娶了个女人,竟然是别人的二手货,同时还怀着被人的孩子,后来发现了,就被女人给果断的甩了,到最后这个男人什么都没有剩下。秦书凯就说,董云霄,我该说的话都说了,再说,你们现在已经离婚了,以前的事情为何要放在心上。董云霄说,秦书凯,不管什么时候,我会把你这伪君子的嘴脸给揭下来,让所有的人知道你诱惑有夫之妇,是个典型的小人。这个时候,真好柳橙下班回来,看到了他们的争吵。对于董云霄,柳橙当然也是认识的,听到他们争吵的内容后,开口说,董云霄,你不要诬陷别人,秦书凯还是个小伙子,还要找对象,还要发展,你这样诬陷是要负责的。董云霄看到是柳橙,想到这个让自己拘留的女人,心里很是害怕,也很是不满,***,为什么漂亮的女人会帮助这个男人。董云霄嘴上说,秦书凯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有评价的标准,对于这样的男人,我会让他臭名远扬。说完,董云霄很是生气的 。发生这样的事情,秦书凯那天晚上不得不想很多。那天,一个人在房间里不知道呆了多久,秦书凯心里终于做出了决定,王娟给自己的这份录像带还是应该送到刘大明老婆的手中,自己才二十出头,总不能背着难听的名声过一辈子,再说,这原本也是王娟在兑现对自己的承诺,不是吗?就这样,在下乡之前,秦书凯做了一件令他后悔终生的事情,他把王娟给自己的录像带亲自送到了刘大明老婆的手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陵水县再次爆出特大新闻。发改委副主任刘大明有小小的情人的事情在各部委办局传言开来,成了陵水县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凶悍的刘大明老婆不仅去发改委田主任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要组织上为自己做主,还找到了王娟的家里,当着王娟父母的面,大骂他们的女儿是个狐狸精,勾搭了自己的男人。事情闹的实在是太大了,刘大明老婆的闹腾劲头,超过了秦书凯的想象,他的心里开始后悔,自己实在是太自私了,为了一个所谓的清白名声,却让王娟再次承受这种千夫所指的痛苦,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无情的对待一个跟自己曾经有过床第之欢的女人?那段日子,秦书凯常常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的出门,来到王娟的住处附近溜达,他希望看到王娟住处的灯光再次亮起,自己好上楼跟他解释一下,自己当时真的是鬼迷心窍了,不知道怎么就去找了刘大明的老婆。可是,自从事情闹大后,王娟再也没回来住过,听邻居说,王娟已经搬走了。秦书凯于是又专程去了一趟王娟的家里,一对看起来忠厚老实的农村老夫妻接待了他,当听说他找王娟有事,老人的眼里闪过警惕的神情,只是一味的推说,不知道女儿去了哪里。秦书凯有些绝望的准备离开,老人却从身上摸出一封信说,你是秦书凯,那么这封信是王娟给他的。信的内容很简单:小秦,恭喜你总算是达成所愿,咱们两清了!王娟。看着这封信,秦书凯不知道该怎想。后来,王娟果然如愿到了市里工作,而秦书凯却只能认命的去了指派的乡镇报道,成为挂职干部。秦书凯帮助村所在的乡镇,名字叫码头镇,联系的村是黄河村。同到一个乡镇的县直部门挂职干部还有农业局的吴龙、县委办的金大洲、本单位的刘大明副主任。有了老婆的一闹,刘大明那是臭名远扬,而且收到了一个内部处分。。  在我与张叔聊天时,那头小灵体还在旁边,它试图让张叔看见她,但无论他在张叔面前做什么,张叔都不能意识到他的存在,并且似乎张叔身上有些什么东西阻止着他的靠近,尝试了几次之后,这小灵体就安静地托腮坐在旁边。等张叔走后,我又安慰了会小灵体,便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太困了,没办法。在睡眠中,我能感觉到那小灵体一直在骚扰我,一会儿吹我耳朵,一会儿挠我鼻子,但因为它没有实体,它做的这些小动作对我并没有多大干扰,只是有些如静电般的感应,若有若无,就类似于那种走黑路,感觉背后有人盯着的那种感应。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我匆匆办了出院手续。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住院,第一次被救护车送进医院,不简单啊,两个第一次就这么奉献了!一共花了多块钱!其中包救护车的钱、途中吸氧的钱、在医院检测的钱、输液的钱。说真的,我以前一直以为救护车救人是免费的!是不是我太单纯了!回到了公寓,当天夜里请了张叔吃了顿饭,自然不在话下。本来还想约上邻居一起的,但实在不知道怎么联系那几个为送我去医院出了力的人,虽然同住公寓同住一层,但只是点头之交,不知姓名、便不知联系方式,冒然敲门实在太过唐突,只好作罢!吃罢晚饭,回到公寓,便实在睡不着了!今天是月底,距离下一次痛疼,只有天了。庄小栋说过,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痛一次,即然农历月初一的剧痛应验了,那么农历月十五的剧痛必然也会兑现,我可不能冒这个险啊,那种剧痛我可不想再次体验啊,我情愿去死,也不想再体验那痛了。有科学家给痛感分等级,说女人生孩子的痛感是最痛的十级,男人被爆蛋的痛是七级,前晚的那种痛,绝对有二十级。如此恐怖的疼痛等级,我实在难以相信庄小栋可以忍受,这完全不是人的意志所能忍受的。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庄小栋没有跟我说实话,他必定隐瞒了一些东西。我一看手机,正是晚上九点半。我看了看庄小栋的咨询记录,惠台中学高一二班学生,后面还有电话号码。我纠结了片刻后,还是拨通了庄小栋的电话,一直到响铃结束,都没有接电话。到九点时,我又拨打了一遍,这一次,庄小栋接了电话。在我自报家门之后,庄小栋有点意外。“林老师啊,您找我有事吗?我刚下自习”,声音很小,旁边似乎还有老师讲题的声音。我心中虽然窝着火,心想,我找你有什么事,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但还是平静地说:“小栋,我请你夜宵吧!我想跟你聊一聊”,电话那头短暂地沉默了片刻,然后传来了无可奈何的一声:“好吧,老师”。然后,我们约好了吃饭的地点,就在惠台中学北门的精英巷的萨利亚西餐。之所以挑这一家,一是因为离他的学校近,一是因为他在咨询中曾跟我提起过,那里的意国面特别好吃,就是有点小贵,一碗面要三十多元,这个价格对一个高中生来说,确实算贵了。我记得我上高中时,两块钱可以吃一大碗炒面,当然,那是年的事了。我要了个包间,方便谈话,私密的环境,会更容易拉近两个人的心。我给庄小栋点了一份抹茶意面,一块牛排,一份橙汁;我给自己点了一份鸡肉意面,一份可乐。我先是询问起,离开咨询室之后,他人际关系有没有什么样的变化。当我问起这个时,庄小栋跟我讲了很多,语气中满是开心。自从那晚离开我的咨询室后,他觉得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轻松,与同学聊天时,不再听到同学杂乱的心声了,而是可以投入地聆听与表达,与同学的关系亲近了好多。特别是与同桌的关系,由原来的爱搭不理,变成了特别铁的兄弟,看电影、打台球都愿意叫上他了,以前他是绝不会同小庄玩的。听到小庄讲起这些,我很开心。毕竟他是我的来访者,我是他的心理咨询师,他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没有理由不开心。原本我问这些,只是为了降低他的心防,但听到他讲这些,我还是受到了我心理师角色的影响,与他就这问题谈论了好久。我们一直聊到了十一点,我还没有转入关于天牛纹身引起疼痛这件事上。我们聊着聊着,庄小栋突然停顿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我:“老师,前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你有~痛吗?”。我们之间立即又陷入一种沉默,这是我此行的目的,但却似乎又不知如何开口,想了很多种有技巧的说法后,最后还是用最没有技巧的方式说:“有!”,说了这个字后,便没再说话,而盯着桌子对面的庄小栋。庄小栋没敢与我对视,而是低下了头。虽然他低下头,但我能看得见他眉头紧皱,牙关紧咬。他脑子里有战斗在进行,说出真相,还是继续保密?我是从他的微表情中,猜测出来的(我们双眼没有对视,我无法读取他的心声)。在这又漫长又短暂的沉默里,庄小栋果决地抬起了头,以缓慢低沉却利落的声音说道:你去中医院的李长亭医生,只要他肯见你,你就有救了!在后来的沟通中,我了解到,李长亭是位三代家传的老中医,已经退休,被反聘回中医院,每周只在周六下午才去上班,从下午三点到五点,这两个小时,老人家只能看三四个人,所以要见他必须要提前三四天挂号才可以。之前庄小栋因这手臂上的虫子而疼痛时,托了好多关系联系上李长亭,老人家说,这是一种传说中的蛊虫,他给开了份药方拿回家喝,一周的剂量,过后果真就没有再疼了。而庄小栋之所以对我保密,因为李长亭老医生特意叮嘱过,千万不要传与外人,因为这蛊说起来是封建迷信,传出去对中医院以及他本人都不太好。但因为庄小栋知道那疼得有多么要命,又见我如此关心他,他便不好意思再向我隐瞒了。听到庄小栋说完,我心花怒放,仿佛死者又拥有了重生的机遇一般。看起来似乎无解的事,如果找对了人,解决起来竟然就这么容易吗?我连带着也非常感激起庄小栋,如果他一直不告诉我这些,我不知道还要疼痛多少次,我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忍过去。快十二点时,我送庄小栋回宿舍,我也驾车返回佳兆业公寓的居所中。当下便立即在微信小程序中搜索“惠州中医院”,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结果想不到还真的搜到了,迅速关注了,进入小程序中。在预约与挂号这一栏中,我看到李长亭老中医的照片,一位眉须皆白的老人,一看就是个有水平有慈悲心的人。最有特点的是他的眉毛,眉毛特别长,眉梢尾部一路弯下来垂到了颧骨处,如果要扎上道士的发髻,那可真的是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息啊。不过一看他的预约表,我真的是失望了。据庄小栋说要提前三四天预约才能约到他的号,但实际上我只能约天后了,距第二次剧疼发作仅一天。庄小栋连喝了一周的药,才有了效果。如果我那时才去看医生,那不是还没等药发挥作用,我就疼死了过去?!。大概是怕穆婷婷怀疑,这次穆婉兰没向我瞪眼了,但她却在桌下将手伸了过来,在我腿用力捏了一把,疼得我一阵龇牙咧嘴。我和穆婉兰边吃边聊着工作的事情,但我们两人聊得话题穆婷婷一点也不感兴趣,她感觉自己被冷落了。穆婷婷一直以来对她妈妈都颇有怨言的,觉得她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感受。努了努嘴,穆婷婷抱怨道:“妈,你能不能别谈你公司那些破事儿了,吃个饭都不能消停一点,光想着挣钱!”穆婉兰见女儿说话一点分寸都没有,而且现在有客人在,她居然还瞪视着自己,气得柳眉一挑,怒道:“婷婷,谁教你这么和妈妈说话的?”我暗摇了摇头,觉得这对母女花的感情,确实像穆婉兰所说的较淡薄,突然之间,我觉得穆婉兰也挺不容易的。发现气氛有点不对,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之后给这对母女花每人夹了一筷菜,故意粗俗的插科打诨道:“好好!咱们吃饭。吃饭吧,都不说那些破事啦,谁说谁是王八蛋。”话一出口,搞的她母女二人面面相觑,之后瞬间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春花秋月,倒是好一付并蒂莲的美色。我偷偷瞄了一眼穆婷婷,发现她也在往我这瞧,我怕被穆婉兰看见我们这眉来目去的样子,赶忙低下头,吃了一口菜,谁知吃的急了,呛得连连咳嗽起来。穆婉兰关心的说道:“小叶,慢点吃,看把你呛得。”说着,她伸手在我后背轻轻拍了几下。穆婷婷看着她妈妈这么关心我,不免打诨说:“妈,你还挺关心他的嘛。”穆婉兰一愣,尴尬的笑了笑,连忙收了手。我见穆婷婷任性刁蛮,不怎么按套路出牌,有点担心应付不来这对母女花,心里有点忐忑,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说着,拉开椅子心惊胆战的出了包厢,在外面长出了一口气,去洗手间转悠一趟,准备出去,这时穆婷婷走了进来。我对她笑了笑,说道:“没想到你是兰姐的女儿,真是巧。”穆婷婷站在我身边,拧开水笼头,搓洗着双手,同时斜睨了我一眼,轻笑的道:“帅哥,那天晚把人家灌醉玩了,大清早不等我醒来闪人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我嘿嘿一笑,道:“我那不是要赶着去班嘛,哪像你这么自由啊。”穆婷婷撇了撇嘴,说道:“切!你是怕我缠你吧?真是的!本小姐才没有那么无聊呢!”我笑了笑,恭维的道:“哪里啊,像你这么靓的美女,平时难得一见,主要我才工作不久,确实是较忙。”穆婷婷娇俏的朝我努力努嘴,道:“哼!鬼才相信呢,大骗子!”洗完手,她朝我脸甩了一把手的水渍,咯咯一笑,蹦蹦跳跳的往外跑……我一把拉住她,叮嘱道:“小美女,千万记住了,不要和兰姐说我们那晚的事儿,要不然她肯定得找我算账。”穆婷婷一皱挺翘的鼻子,撅着粉嫩的樱唇道:“为什么不能说?哼!那我有什么好处呀?”“汗!我一刚工作的穷小子,你想要什么好处?先说好啊,银子我可没有多少,打秋风你别想了。”我摊了摊双手,一耸肩,道:“我学习还行,要不然我帮你复习功课?”“哎呀!读书最没劲了呢,我每次看书都觉得头痛!”穆婷婷连连摆手,半晌,她迟疑的道:“好了啦!现在想不到该向你要什么。你记得啊,以后我找你要的时候,你不能耍赖皮哦!”我连连点头:笑道:“没问题。”穆婷婷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回头狡黠的一笑,说道:“你放心吧,我才不会说呢,我妈知道了还不骂死我呀!”靠!我还是经验太少啊,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忽悠了。我等穆婷婷先回了包厢,点了支烟,吸了几口,过了一会,才一副淡定的样子走进包厢里。重新坐下后,我心情放松了不少,毕竟穆婷婷不会给兰姐说那件事儿,我不需要那么提心吊胆了。心情放松之后,我体内的幽默细胞也复活了,妙语如珠之下,气氛不一会被我炒热了,而这对母女花也被我诙谐幽默的谈吐逗得不时咯咯直乐,直笑的花枝乱颤。我心里同样甜的仿佛灌了蜜,环顾左右,这对母女花笑起来风情各异,一个洋溢着浓郁的青春气息,另一个却散发着成熟妩媚的迷人韵味。特别是兰姐,笑起来娇媚动人不说,那对绝世胸器紧紧绷在她那的前襟里,酥胸起伏不定,极为诱人。我趁机大饱眼福,只觉得小腹着火,嗓子直冒烟,一时间口干舌燥,心头腾的升起一股邪火。我点了一支烟,默不作声地连吸了几口,心里琢磨着:现在兰姐算是我的情.人呢,还是岳母啊?肤白貌美,有容奶大,这样的岳母,嗯!有条件要,没有条件,算创造条件也要。要是能同时左右拥抱着这对母女花,三个人一起在床缠.绵打滚,那感觉得该有多销.魂啊。一想到那种左拥右抱的香艳场景,我有点蠢蠢欲动了,壮起胆子,用鞋尖轻轻碰了一下穆婉兰的高跟鞋。穆婉兰起初还没有在意,以为是我不小心碰的,谁知我接着又捅了她一下,穆婉兰看了一下桌底,这才知道我是故意的。她微微扭过头,斜睨了我一眼,嘴角朝穆婷婷努了一下,使眼色让我别在自己女儿面前这样。我瞅了穆婷婷一眼,她只是偶尔的吃一口菜,大部分时间都在低头玩手机,于是我胆子大了,悄悄将手从桌伸出,慢慢地挪了过去,放在了穆婉兰穿着裙子的那条修长的美腿。穆婉兰身子猛然一颤,先将目光投向女儿,之后乜了我一眼,朝我微微摇头。我嘴角带着一丝戏谑的诡笑,在穆婉兰那嫩白的大腿轻轻抚摸着,一直游.走到裙子边沿处,隔着腿的丝袜,继续伸进去,穆婉兰被我搞得有点心慌起来,在女儿面前又不敢有大动作,感觉心慌的要跳出来了似得。同时,这种感觉又让她觉得很刺激,浑身酥.麻发痒,紧张之又带有点异样的享受,一张丰润性.感的嘴唇微微张开着,吐气如兰,手里正在夹菜的筷子登时停了下来。我斜睨了穆婉兰一眼,见她的表情有点沉醉起来,于是更加大胆的弯下腰,伸过胳膊,将手指一直探到了穆婉兰大腿.根处。穆婉兰察觉我这是要来真的啦,连忙回神狠狠瞪了我一眼,双腿一夹,将我那只手紧紧夹住,忍受着大腿.根处传来的一阵阵触电般的酥痒,对我得意的一笑。我这样弯着腰几乎趴在了桌,被她夹着胳膊展不直腰。坏坏的一笑,那只不老实的手已经沿着穆婉兰的大腿面滑入到了她的两腿之间,隔着单薄的丝质小裤衩,已经感觉到央位置冒着热乎乎的气息,与此同时有点粘糊糊的湿润感,然后用指尖在面功力十足的技巧了起来……穆婷婷玩了一会儿手机,抬起头见我姿势别扭的趴在桌,一挑眉,好地问道:“唉!帅哥,你趴在桌干吗呢?”穆婉兰慌忙松开双腿,我抽回胳膊,这才坐直了,灵机一动说道:“感觉腿有点痒,挠了一下。”,高二学生庄小栋出现在我的心理工作室那天,天气不是很热,但我却热得心情烦躁,进入不了工作状态。我做了足足五分钟冥想,才让自己的心定下来,完美印证了心理学家武志红所说的《身体知道答案》。庄小栋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脸形方正,棱角分明,英武帅气。与他的长相极不相称的,是他的神态。他局促不安,眼神怯生生,神经质的不安,像咒怨里的惊恐者。双肩紧缩,双手垂在前侧,整个身体语言是:我要站哪儿?我要干什么?我好不安!这类紧张的来访者,我接待过很多。首先要做的必须是让他身体放松下来,否则你没办法进入他的内心,也就没办法帮到他。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微笑着说:“小庄,来,坐这里,这个很舒服,你试试看”。我指着催眠椅让他坐下,小庄怯生生地坐上去,我将催眠椅背放平,让小庄的整个身体躺进椅子里。我一边做这些,一边跟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在我做完这些之后,小庄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小庄,可以跟我讲讲,想让我帮你什么吗?”我坐在小庄左侧,语气轻柔。“老师,他们老是看不起我……总是说我说我像个傻逼。”小庄的话不太顺溜,很多停顿。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来说,被同伴孤立,就是被全世界孤立。“你觉得别人看不起你,孤立你,那你一定很难过吧!”小庄最需要的是情感的宣泄,情感流动了,负能量才会减少。我这样说,是希望他尽情表达自己的情感。“是的,老师,我不知道怎么讲……真的好难过……”话还没有说完,小庄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哭了起来,这对于心理治疗来说,是件好事。他能在我眼前哭,说明他在我这儿,是感觉足够安全的才会哭出来,并且哭出来本身,就是有治疗作用的。看到他哭,我有点意外,通常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对自尊比什么都看得重,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下心防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反常之处就是心理治疗的突破口。“现在感觉怎么样?心情有没有舒畅一点?”小庄点点头。“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情绪,都有不同的方式。有的人伤心了,会找朋友聊天;有人伤心了,会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大哭一顿;也有的人,会去喝酒,大醉一场。每一种表达都无所谓对错,只要让自己感觉更好就是OK的。当你有开心或不开心的情绪时,你会怎么表达呢?”小庄接下来的回答让我很意外,我想象中的回答是:“我会静静地坐在教室里不说话,下课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一坐,吹吹风。”事实上,小庄的回答却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我常常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情绪永远不分对错,都是真实的,你明白吗?只有不同,没有不对!”我讲过这些之后,小庄皱在一起眉头舒展了一些。从小庄的话里,我听到了他对自己的攻击,人在攻击自己时,内心无疑是最难受的,而我的话,减少了他对自己的攻击。“老师,也就是说,我是正常的,是吗?”我点点头,“我觉得很正常,你不觉得吗?”听我说完,小庄的脸上展现出了微笑,整个身体都舒展了起来,不再紧缩自己的双肩与胸口。“可以告诉我,你用哭来表达情绪,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吗?是一直如此,还是在某个事件之后才如此?”无论何时何事何人,突然的转变,都反映了内心的剧变,而且,我隐隐地觉得,小庄身上还是有一些东西没有表达出来。小庄眉头皱了起来,眼球向左上方转去,这是一个人陷入回忆的经典表情。过了两分钟,他说:“好像跟一个瓶子有关。”然后他就停住了,眼神飘忽,有些东西,他不愿意想起。“我听到你提到一个瓶子,那个瓶子可能是不太好的回忆,甚至有点恐惧,是吗?”我希望小庄能战胜恐惧感,人要治愈,就要跨过一些不敢跨的坎儿,若跨不过去,那坎会越变越大,大到无法承受,便成为心病。经过长长的沉默,庄小栋开始了长长的回忆:“那是一次秋游,老师带我们去西湖,傍晚的时候,我们在湖边野餐,就是在英雄纪念碑那里,吃过饭后,我跟几个小伙伴在玩,突然看到一只狗在纪念碑下掏出一个东西,我跑过去,用石头去砸那只狗,那狗没有尾巴,直立起来,很奇怪“。”它前脚握着一个东西,它看我要砸它,它也用那东西砸我,我就用手去接,接住了,那东西在我手上凉凉的,是个玻璃瓶。我再抬头看那只狗,一头扎进西湖里,溅起了一大片水花,小伙伴们围过来,问我刚刚是什么往水里跳了,我说是只狗”。说到这里,小庄抬头看了看我,继续往下说:“那时小,没多想。有个同学要过来抢我手上的瓶子,我双手护住那瓶子抱在胸前,我感觉那时的我很勇敢,换作现在,我可能都不敢护我自己的东西,就在我们抢夺的过程中,瓶子一下摔在了地上,一股黑烟冒出来,一只天牛飞了出来,浑身黑油油的,一下子向我飞来,我那时胆大,一点都不怕,伸手去抓,几个同学也伸手去抓,我感觉我好像抓到了,手心还痒痒的,但摊开手,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到这里,小庄的嘴角带着笑,眼里也带着笑,满是轻松的表情,好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但与此不相称的是,他整个身体又变成了紧绷的状态了。我想到一个心理学名词,叫反向形成,讲的是,有的情绪我们无法承受,于是会呈现出与那情绪相反的情绪,比如特别恐惧时,会体验到“哎,我怎么一点都不害怕了呢?”“恐惧是我们很正常的情感,是人就会有,并且它也是在提醒我们‘要小心哦,要防备危险哦’,我从你的身体上看到了恐惧,可以再回忆下那时的感受吗?”在我的认同下,小庄深呼吸一口,闭上了眼睛,缓缓捋起了袖子,手臂上一个天牛纹身,非常逼真,它的甲壳、头顶的双节都充满质感,那黑中透亮的高光,都完美地呈现了出来。小庄一言不发,眼里含泪。我有点懵了。不知道小庄此时向我展示纹身用意何在?更让我不解的是,小庄对于这个纹身所透露出来的恨与恐惧。鬼使神差地,我伸出手去摸那个纹身,这个作死的迷之冲动,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就在触及纹身时,我手指像被电击了一般,麻麻的,我心头猛震,汗毛倒竖,就跟在大冬天光着身子站着雪地里一样。那天牛纹身竟然缓缓地迈开了四条细腿,向我的手指上爬来,更恐惧的时,我想往回抽手,竟然抽不动,我想大声地叫喊,也叫不出声,我看到小庄也是一副惊骇的表情。我们就这样不动不叫,过了两三分钟(但当时感觉好久好久),那个天牛完完全全地伏在了我的右手手背上,身体晃了几晃,抖了抖翅膀,便不动了,隐没成我手背上的一个纹身。《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遗迹探墓》《岳两女共夫》《快穿之宿主是隐藏大佬》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足球资讯》。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55426_870564.html
足球资讯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