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黄鹤楼登录 目录共9541章

首页

黄鹤楼登录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9 8:39

即将更新:第4542章 醒来后

黄鹤楼登录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深夜寂静,窗前抬头恰好可以看到月亮挂在半空之中,柔和的月光洒在身上,像感觉到了母亲的温暖。“呼呼呼。。。”烟从眼前慢慢飘过,朦朦胧胧之间好像忘却了一切烦恼,微风抚过,思绪充斥在天地之间。“吱吱。。。”开门的声音像鼠叫一般响起,林默一下清醒过来,回头看去是一个大块头,有印象,不熟。林默看了眼周围,“靠”,自己居然在卫生间发牢骚,再看看眼前的景色,低矮的房子,一片寂静,再也提不起半点赏景的胃口,转身就往宿舍走去。林默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起这些天的经历,自己是一名穿越者,一名在世纪茫茫人海中的普通人,一个碌碌无为的普通大学生,即将毕业走向社会的大学生,却在一觉醒来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年月日的民国。这个中华民国和林默印象中的一样,林默经过了解确定自己穿越的就是一样的。林默现在的身体原名也叫林默,家在杭城,家族在杭城也是排得上号的,家里爷爷奶奶父母健在,林默是长子,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一群堂兄弟姐妹,林默在上学时受到爱国言论的影响,便和自己的发小杨海城和季峰以及堂哥林文贵一起偷偷报考了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就是黄埔军校。回想起前世关于黄埔军校的介绍,林默的内心深处总是有种莫名的兴奋。想想也是,自己前世拼死拼活的努力,最后上的大学也没多好,现在自己可是上了中国最好的军校,在前世可是想都没法想的,自己在军校学习的是步科,毕业出去就可以成为一个尉级军了。“哈哈哈哈。。。”林默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突然一个机灵,林默想到:当兵可是要打仗的,在自己继承的记中,可是听说我们这一期的学生会被安排到前线和我党打仗的,自己前世可是在大学的最后时刻入党了的,自己可是拼尽全力才进入了我党大门。可是想想现在自己的条件,家庭是正儿八经的地主,自己又是根正苗红的国民党军校毕业,自己要入党可再也没机会了,想到这,林默欲哭无泪。算了,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最要考虑的几年后的那场浩劫,何况这几天没有电脑手机的日子自己都无法适应,何况是现在我党过的那种苦日子。这几天学校里的饭菜让林默提不起半分兴趣,可记忆中却告诉他这已经是很好的饭菜了,现在的林默才直观的感受到我党此时的艰辛。现在的林默纠结万分,既想回到我党,又不想吃苦。可他不知道的是,有一天的他,会是多么的渴望回去,是那么的想吃那份苦。此时此刻的他,还不知道他那时的回归之路是多么的艰难。当然,此时的林默是不会明白的,只是在心里默默想着:如果有机会,自己也会为我党提供自己力所能力的帮助。用这个想法来安慰自己,为自己的逃避开脱。林默也知道这些想法是在逃避,可是从那种安定和平的时代来到这种战乱频的社会,对林默来说,保证自己和家人安稳度过这场浩劫是最重要的,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能为这个国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足够了,自己不是神,没有改变历史的能力,林默在心里默默想着。但是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战争,林默内心又是一片恐惧。做为后来人,林默可是对这场战争的残酷有着深深的了解,由于国军与日军的装备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在正面战场上,那触目惊心的战损比例,以及在这场战争中几千万人失去了生命,这些时刻提醒着林默这场战争的残酷。想到这里,林默最后一点睡意也没有了。林默打算将自己的各方面优势盘点一下,看看自己有什么能力可在这个时代好好生存下去。首先,自己来自未来,有那么多年的学习,对这个时代的历史时间线还是比较了解的,就这己经是极大的优势。其次自己前世是学经济的,虽然只能算半吊子,但毕竟还学过不是,而且前世自己酷爱军事和机械,还专门跑去同学家的厂子里动手玩过,还改装过汽车做过模型,怎么说也能动动手,在这个时代还是有一些用处的。再说自己前世可是很喜欢看各种网络小说的,军事小说可没少看,民国的也是有很多本的,在后世那种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每天看到的各种信息,对于这个时代来说都是巨大的价值。再来说说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家里是一个大家族,还做着对外贸易,国内国外还是有很多人脉的,就自己家人安全来说,并不是多大问题,主要问题是要在这次浩劫中安安稳稳的度过,最好还能为这个国家做些事。想到这,自己又纠结起来,要保护家人安全,最简单的就是提前把他们迁到后方去就行了,可自己呢,虽然自己有那么多优势,可好像都改变不了自己是个军人的事实,作为一个军人,自己无论是在哪个军队服役,好像都无法避免与日本人的对战。想到这里,林默也知道,在来到这个时代起,自己和日本人交手基本己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过对于这件事林默的内心并不抗拒,反而有种莫名的兴奋感,也不知道是不是林默对战争缺乏了解?既然已无法避免,那就只有交手了,想到这里,林默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今后在军校的日子要努力了,不能再像前世一样,每天在大学里混日子了,林默默算了算,自己是黄埔第九期学员,今月日就毕业了,在黄埔军校的时间己经剩下不到半年了,自己应该努力了,毕竟在战争中只有自身有实力才是最好的保障。说起来这个世界的林默和自己前世一样,在军校里除了典范令、战术、兵器、筑城、地形、交通和卫生学等学术科目能排到中上以外,其他的像射击跑步这些实操的科目基本上就是抹尾巴了,都和自己前世有得一拼了。首先,射击最重要的,战争中枪法得好才行,其次格斗也要学一学,毕竟在战场上什么情况都会发生,到时候说不定会救自己一命。说起来这具身体也是有武术基础的,林默的外公是杭城有名的名医,来自云南,听说以前还在发明曲氏白药(云南白药)的人门下学习过,不过后来就搬来杭城了,这些年国家动荡,林默从小就被外公逼着练武,只是力量有点弱,林默自己也不怎么喜欢,也没什么实战经验成绩才会这么差。想到这里,林默想起前世在大一时自己还加入过学校的格斗社,学校还专门为我们请来了一个特种兵来当教官。由于这种社团是有学分的,林默只得跟着教官使劲学了几年,最后还真学到了一些真本事。回忆到此处,林默暗暗下定决心,一定努力锻炼,将曾经的本事全给学回来。想着想着,时间飞速流逝,林默缓缓的睡了过去。“林哥,林哥,别睡了,咱们今天不是要出去嘛?”“别摇了,起来了,起来了。”林默边说边从床上起来,往旁边看去,就看到自己的发小杨海城在那等自己,说起来也奇怪,林默穿越到这具身体时不仅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记忆,连感情都被继承了下来,就像是他以这具身体在这里生活了一遍似的,居然没有对这里的亲戚朋友产生默生感,这方便他很好的融入这个世界。。红山市北郊,建筑工地。工地大楼已经起了六七层高,上上下下建筑工人忙得热火朝天。突听得小工头程河一声吆喝:“孟浩你搞快点,今天这堆砖不搬完,就不能提前下班了!”一个灰头土脸的青年男子答应一声,更加用劲推着推车来回奔忙。谁知他跑得快了刹不住势子,差点儿撞到正从前方走过的一个砌匠师傅身上。那砌匠随口骂道:“你他妈眼瞎了?一个瘸子腿不在家待着养病,居然跑出来打小工,真不知程河是不是眼睛瞎了居然把你留下来!”孟浩在老家的时候,曾经被人打断过左腿,康复之后稍微落下一点残疾。这点残疾其实不耽误干活,连走路的时候都不太容易看出来,但还是会有很多眼高手低的人喊他“瘸子腿”。那砌匠姓赵,是整个建筑工地最厌恶孟浩的人之一,他嘴里骂骂咧咧,一边抬起一脚将推车踹翻。孟浩气得眼眶泛红,可他身为小工,真要跟砌匠师傅闹僵了,这个活儿也别想干了。最终他只能忍气吞声,等赵砌匠骂骂咧咧走开了,他才蹲下身来扶正推车继续忙活。他今年二十四岁,个头儿不太高,只有一米七三。长相不丑,但也说不上帅气,就是那种扔在人堆里找不到的大众脸。两个月前他来工地找活儿干的时候,清瘦的身板加一身洁净的衣衫,实在不像是能干小工的样子,是他再三恳求,程河才留他试用几天。没想到他干起活来很能吃苦,比其他小工要踏实许多。更加上他对工钱并不十分计较,程河这才将他留了下来,并且允许他晚上早点走,早上晚点来。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孟浩匆匆忙忙将最后几块砖装上推车,却发现砖下边竟有一个锈迹斑斑的小铁箱。打开箱子看,里边用黑布包裹着一本旧书。随手一翻,书里全是空白,连一个文字都没有。“这是谁的箱子,有没有人要的?”孟浩喊了一声。程河立刻走了过来,看看箱子里边不过是一本旧书,而且书上还没字,便摇头说道:“谁会要这旧东西呀,八成是人扔掉的垃圾吧!”说着便转身走开。孟浩也没在意,就把小铁箱放在了一边。快手快脚将最后一车砖送到升降机上,孟浩跟程河打声招呼,便匆匆忙忙在工地换身干净衣服,又洗了一把手脸。突然想起那只小铁箱,忙又拎起那箱子,骑上他的一辆摩托车往家赶。别看他不过是在建筑工地打小工,他住的地方却是高档社区内一栋独门独户的小别墅。那是他跟本地富户向家的女儿向思思结婚的时候,向老爷子送的礼物。不过在孟浩的坚持下,这栋别墅的产权全部落在了向思思名下。方一走近别墅,孟浩便暗道不好。因为他看见门口停着一辆车,但却不是他老婆向思思的车,而是向家其他人的车。果然一推开房门,他就看见岳父向玉柏跟岳母陈幼莲、以及去年才结婚的向思思大姐向念念跟她男人葛运强。“爸,妈,姐姐姐夫都来了!”孟浩赶忙打招呼。“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窝囊废的女婿!”陈幼莲开口就骂,一张脸拉得比驴还长,“你大白天跑出去干什么,不会是去找女人了吧?”你看这话说的,大白天他不跑出去,难道晚上才出去?不过孟浩只敢在心里嘀咕,脸上还是陪着笑说道:“我是在家闲得慌,出去看能不能找个事情做!”他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是背着向思思的,自然向家其他人也不知晓。他会求程河允许他晚到早退,正是为此。“找个事情做?你何必呢!”向念念冷笑,“思思不是一个月给你一万零花钱嘛,难道还不够你花?再说你能找个什么事情做啊,做业务?做人事?还是再去找个财务,然后挪用巨款买股票?”这番话直戳孟浩心窝。两年前孟浩刚来红山投靠爷爷的老战友向老爷子的时候,向老爷子说他眉心发亮以后会有大出息,当时曾半开玩笑问两个孙女有没有谁愿意嫁给孟浩。向念念一口拒绝。向思思在考虑一夜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居然主动要求跟孟浩结婚。向老爷子乐见其成,向玉柏夫妇却只骂向思思疯了。但是在向思思的坚持下,又有向老爷子主持大局,最终向思思还是嫁给了孟浩。并且从向家大屋搬出来,住进了向老爷子送的这栋小别墅。而在结婚之后不久,向思思便让孟浩去了她名下的一间公司上班。孟浩其实很努力,可他只不过是专科毕业,在大公司做管理实在是力不从心。做业务,整整半年没有发展到一家新客户,反而老客户一个一个被其他公司挖走。做人事,人事部乱成一团。因为所有人都不听他的,所有人都认定他就是一个靠女人的窝囊废,打从心眼里瞧不起他。向思思不得已又把他转到财务部,就算他不懂财务,只要他肯学就好。孟浩确实肯学,而且渐渐能够独立做账。可就在那个时候,公司有一笔款子不知去向,经调查发现,是孟浩挪用出去买了股票。孟浩完全懵了,他根本没有挪用过公款,更没有买过任何股票。可那些股票确确实实在他名下,只不过已经暴跌成了一堆废纸。孟浩跳进黄河洗不清,而且根本也没有人听他辩解。包括向思思都对孟浩失望透顶,直接让他离开公司,每月给他一万零花钱,让他待在家里吃软饭就好。孟浩不是一个没骨气的人,可他舍不得离开向思思,纵然跟向思思只不过是挂名夫妻,他也想尽量维持这段关系。何况他妹妹孟馨正在上大学,如果他离开向家,孟馨在学校里的生活,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舒舒服服不差钱了。所以孟浩只能忍气吞声继续留在向家,白天闲着没事,他就去建筑工地当小工。可向家人认定他是闲在家里吃软饭,三天两头找来小别墅,让孟浩炒菜做饭地伺候他们。今天时间已经不早,向家人居然饿着肚子一直等着。孟浩只能在向家一家人冷嘲热讽之中,快手快脚做了一桌子好菜好饭。正好向思思也从公司加班回来了,向家一家人坐下吃饭。孟浩明知坐在饭桌边只会被向家人侮辱,索性躲在厨房吃。就听见外边陈幼莲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非要嫁给这样一个瘸子腿窝囊废!你要是听妈的话,跟聂家三公子聂枫结了婚,哪用得着你天天加班到这个时候?要我说早点跟这瘸子腿离了婚,聂枫还等着你呢!”聂枫是红山市名门望族聂家的三公子,生得仪表出众胆识非凡,在整个红山市都很有名气。但向思思却对聂枫很不感冒,任凭聂枫将向玉柏陈幼莲哄得只认他好,向思思却连跟聂枫单独约会都不肯。“我的事不用你们管了行不行?孟浩是窝囊,你们少来见他几面不就行了嘛!”向思思被说得烦了,索性撂下饭碗上楼去了。。  可是,家族虽然侥幸保存了下来,经过多年的人脉经营,实力也有了不小的增长,可在新时代的“新贵”面前,依然属于第二梯队。而萧晋惹出的祸事,就是把在第一梯队都算拔尖的易家继承人给废了。这祸闯的太大,萧家根本就保不住他,他爷爷只能连夜把他送出京城,又消耗了几个珍贵无比的人情,才让他安然无恙的躲过易家的追杀,以支教的身份藏进茫茫大山之中。易家虽然实力强大,但要想吃掉萧家,怎么着也得崩坏几颗牙,所以萧晋并不担心家里人的安危,无非就是损失一些利益而已,在进山之前,他甚至都抱了就这么老死大山的念头。只是他没有想到,刚到囚龙村的头一晚,一个没文化没见识的小寡妇就给了他狠狠的一记耳光。人家在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犹在为改变命运而努力牺牲着,自己虽然被人追杀的像条狗似的,可家族教育出来的眼界和见识还在,有什么资格就这么破罐子破摔?对得起爷爷二十年来的细心教导,对得起自己吗?所谓“豪门”,还不是人建立起来的,萧家的祖上可以,易家的家主可以,没理由老子不可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老子会强大到哪怕废了易家所有的嫡系子孙,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命的地步。抱着这种生平第一次的雄心壮志,萧晋稍稍调理了一下内息,就踏上了进城的客车。龙朔市,地处华夏中南方,自古便是商业重镇,随着时代发展,更是成为了沟通东西南北的几大交通枢纽之一,经济繁华程度隐隐直追一线大城,谁能想到,在它的治下,还会有囚龙村那样被人遗忘的贫苦之地?虽然只是稍稍离开都市没几天,但萧晋站在高楼林立的市中心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丝荒谬的恍若隔世感,自嘲一笑,摇头甩去无聊的思绪,掏出手机叫了个同城速递,然后就走进了一间咖啡馆,要了个包厢坐下。没一会儿,快递员到了,萧晋将那个绣有大红牡丹的肚兜装进袋子,填好单据递过去。快递员一看地址,发现竟然就在马路对面的写字楼,不由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他巴不得每天都是这种轻松的活计,所以并没有说什么。对面写字楼顶层,诗咏国际总裁办公室里,董雅洁正在看一份文件,忽然小腹传来一阵绞痛,让她的俏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片止痛药服下,情况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转,她看看手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不由微微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就不加班了。这样想着,她正打算呼叫秘书,办公室门却已经被秘书方菁菁推开了。“董总,有您一份快递,寄件人叫萧晋,他的地址很奇怪,居然是马路对面的品幽咖啡。”董雅洁接过一看,快递上面的寄件人地址果然如方菁菁所说就在对面,眉头不由蹙起。萧晋?名字很陌生,会是谁呢?打开快递伸手进去,触感柔软舒适,像是衣物,等她完全掏出来一看,顿时就气的面红耳赤。该死!不知道又是哪家的纨绔,一个个整天不干正事,就会用这种恶心的方式围着女人转。“给我丢进卫生间的马桶,我们下班回家!”把肚兜狠狠丢给方菁菁,董雅洁拿起手包起身,气鼓鼓的就往外走,可刚走到门前,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回身从方菁菁手里夺回肚兜展开细看,看着看着,一双桃花眼就瞪圆了。天呐!这上面……竟然是“天绣”!这姓萧的什么来头?追女人还真会花心思啊!不得不说,从十五岁开始,到现在三十岁,其间如过江之鲫的追求者所送之物里,这件肚兜是董雅洁最感兴趣的礼物。对于本身就是知名时尚设计师的她来说,一件“天绣”肚兜的价值,绝对远远高于几百万的珠宝首饰。这么“有心”的追求者,不见一面的话,实在是无法给自己的好奇心一个交代。当然,只是见面而已,董雅洁之所以快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不是因为她眼界太高,而是因为她压根儿就不喜欢男人,这从她刚刚对秘书说的那句“我们下班回家”中就可见一斑。因为方菁菁不仅仅是她的秘书,还是她的“女朋友”。很快,董雅洁就带着方菁菁走进了品幽咖啡,可当她推开快递单上所写的包厢房门后,整个人却惊讶的呆住了。萧晋出门的时候换上了一套周沛芹丈夫的衣服,上身是一件印有“XX水泥”字样的文化衫,下身黑色的粗布裤子,脚上也是一双土得不能再土的回力鞋,灰尘扑扑的,除了一双眼睛看上去自信有神采外,整个一刚从工地上下来的民工。这是什么鬼?虽然董雅洁对民工并没有什么歧视,可自己的追求者竟然是这样的身份,还是让她觉得像是在经历一场荒谬无比的梦。不过,只是片刻之后,她的嘴角就冷冷翘了起来。先不说一个民工是怎么得到“天绣”的,单单是知道她的名字,还能把快递准确无误的送到她的办公室,就绝不会是一个民工能办到的事情。所以,这算是比较新颖的泡妞套路吗?易家的影响力主要在北方,龙朔市不在它的势力范围,至少在大街上,萧晋不用担心会被认出来。因此,他特意把自己打扮成农民并不是为了伪装,事实上,确实如董雅洁所想的那样,这就是他以往惯用的泡妞套路——先声夺人。女人都是被好奇心支配的动物,所以初次见面,男人最首要做的就是给对方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只要能让她们产生出足够的好奇心,开局才算成功。关于董雅洁,萧晋在京城当纨绔子弟的时候就听说过,大家族里面出个“女同性恋”并不奇怪,但是能硬抗住家里的压力,还把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以一个华夏本土新生企业,愣是吞并了不少西方主流品牌,这份能力,“女强人”三个字实至名归。他玩过的女人不少,唯独还没尝过女强人和女同性恋,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对这两者合体的董雅洁产生了不小的兴趣,还特意找资料研究过呢!当然,那都是以前,现在的他心思早就淡了,之所以在这个时候用自己的泡妞套路,一点要追求董雅洁的意思都没有,只不过跟女人打交道,不管是追求,还是合作,说到底都无非是打动她而已,殊途同归罢了。“萧先生?”董雅洁率先开口,声音慵懒,略带些许沙哑,有点像轻口味版的斯嘉丽约翰逊,充满了撩人心弦的魅惑。萧晋站起身,微笑:“董小姐,幸会。”董雅洁没有理会他伸过来的手,冷冷的在对面坐下,方菁菁则很自觉的站在她的身后。萧晋也不以为意,看了方菁菁一眼,发现这姑娘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是眉眼之间却隐隐有股遮掩不住的媚意,不由对董雅洁的眼光佩服起来。娘的,老子自诩风流,当初还号称阅女无数,如今看来,全加一块儿竟然还没有一个拉拉质量高,丢人啊!。一向嘴巴不吃亏的车前子学着吴主任的样子翻了个白眼,也用同样刻薄的语气说道:“说反了,我是来找儿子的。那个倒霉儿子跟他妈姓吴,取名字的时候我喝了点酒。不知道天高地厚叫他吴仁荻”这两句骂街的话一出口,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起来。孙德胜和那个叫辣子的白发男人,以及杨书籍脸上都露出来惊讶与害怕的混合表情。三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似乎再等着一场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而那位吴主任的反应也很怪异,他并没有马上翻脸动手,只是用古怪的眼神盯着面前这个年轻的道士。担心殃及池鱼,杨书籍直接顺着墙边遛出了办公室。只剩下辣子和孙德胜两个人,看着吴主任一直没有动作,孙胖子装作挠头,凑在辣子的耳边,用蚊子叫声大小的声音说道:“要不你劝劝?”辣子的嘴巴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敢出声。他也抓了抓头发,也用同样大小的声音回了一句:“大圣,你真以为我死不了吗?”听到辣子不敢劝,孙胖子叹了口气,随后陪着笑脸对白发吴主任说道:“那啥,这里怎么说也是我以前的办公室。不是我说,下手别太重,到时候满屋子血次呼啦的不好清理”看着孙胖子和辣子唯唯诺诺的样子,车前子冷笑了一声,完全不把面前的三个人当回事。他从小到大,不论面对的是不是人,干架从来没有输过。吴仁荻这样的,三五个捆在一起都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现在麻烦的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一会动静大了大楼里其他的人冲进来,自己怎么能全身而退。至于那个一个月十万块钱的助理,看起来是不用惦记了。此时的车前子已经想好套路了,只要那个姓吴的小白脸敢动手,他就去抢办公桌上面的灯座。先把小白脸放倒,趁着那个叫辣子的白发男人没有反应过来,再解决他。最后的孙胖子就好办了没想到的是,那个脸酸的吴主任竟然一直没有动手的意思。他盯着车前子的脸仔细端详了一阵之后,开口说道:“你是来找我的?”车前子会错了意,以为这个小白脸是怕了,在给自己找台阶下。他原本就是逞强好胜的性格,自然要乘胜追击一番了。当下道士斜着眼对吴仁荻说道:“是,我是来看儿”这句话还没有说完,车前子眼前一黑,便什么都知道了。在失去意识的瞬间,听到吴主任对着孙德胜和辣子说道:“这是你找来给我添堵的?徐福打发过来”等到车前子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icu病房里。身上插满了管子,虽然有了意识,不过他的身体缠满了纱布,浑身上下疼痛无比,连动动手指头都疼的浑身直冒冷汗。张嘴半天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此时的车前子脑中一片空白,他努力的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谁,是怎么因为嘴贱躺在这里的。当时俩白头发,加上一个孙胖子都在自己的面前,没看见他们三个动手啊,自己怎么就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个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边发觉车前子苏醒过来之后,小护士叫来了他的主治医生。随后对他又进行了一番检查。差不多折腾了两三个小时才检查完毕,这边医生护士刚刚离开,病房大门便再次打开,那个油腻腻的胖子孙德胜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车前子睁开了眼睛,孙胖子嘿嘿一笑,随后拉了张椅子坐在了他的身边。看着小道士的表情有些激动,他笑了一下,说道:“知道小兄弟你还不能说话,我说、你听着就好。哥们儿我问过大夫了,说你还要再躺俩月才能下床。不是我说你啊,整个民调局你谁都能惹,就是不能惹那位吴主任”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回头看了大门口一眼,见到没有医生、护士路过,他掏出来香烟点上了一根。自己抽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你算不错的了,那么消遣吴主任还能留条活命。不是我说,哥们儿我和吴主任还沾着亲戚。你那话就算我遮着说,那也妥妥的化为虚无了虚无什么意思你懂吧?对了,小兄弟你是出家人,明白什么叫虚无。”说到这里,孙胖子将抽了一半的香烟塞在了车前子的嘴里,随后继续说道:“你这罪,哥们儿我也遭过,抽一口能舒服一点。辣子还说你能昏迷一年,还好吴主任手下留情了,你才昏迷了三个月”听到了孙胖子的话,车前子吓了一跳。原本以为只是昏迷了一天两天,想不到一闭眼三个月过去了。孙胖子看出来车前子表情的变化,他笑着拍了拍道士的肩膀,说道:“以后记住了,再别对吴主任开伦理哏的玩笑了,这次你命大,再来这么一次的话,你实打实的就要去奈何桥上喝汤了对了,按着规矩,这三个月哥们儿查了查你的底细。敢情你是来找高老大求帮的,这话你早说啊,高老大虽然不在了,可是他的事就是我孙德胜的事。不就是五百六十一万的欠债吗?那什么,哥们儿我替你还了。这个是那些债主的收据”孙德胜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大把的收条。让车前子看清了这些债务已经还清之后,孙胖子这才笑呵呵地继续说道:“现在这笔帐已经转到哥们儿我的名下了,咱们亲兄弟明算帐。按着规矩我算你一年两成的利息,来,咱们按个手印,这笔钱咱们慢慢还,哥们儿我也不着急”说着,孙德胜又掏出来准备好的欠条和印泥。也不管车前子干不干,将道士的十指都沾满了印泥,随后印在了欠条上。这还不算晚,孙胖子当着已经小道士的面,又在欠条上面签上了车前子的名字。这字迹和他自己写的一摸一样,就算找了笔记鉴定专家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破绽。“知道小兄弟你不方便,哥们儿我替你代劳了。千万不要说谢谢。咱哥们说谢字就远了。”孙胖子笑眯眯的收好了欠条,随后看着眼睛快要冒火的车前子,继续说道:“私事说完了,现在咱哥们聊聊正事,小兄弟啊,你的来历得好好说道说道了哥们儿我用尽了手段,都查不到你的父母是谁,你可千万别告诉我,是那个叫孔大龙的假老道”说到这里的时候,孙胖子见到车前子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是有话要和自己说,当下他趴在了小道士的嘴边,听了一下之后,笑着说道:“刚刚说完你就忘了,不要说伦理哏”孙胖子不理会车前子骂人的话,他笑嘻嘻从手里的公文包里取出来一沓文件。从里面找到几张文件纸之后,继续说道:“你的户籍是十八年前,辽东河安县正东乡派出所受理的。父母一栏空缺,监护人是一个叫做孔大龙的道士。户籍登记表上还附带一张说明,上面写着是孔大龙在道观门口捡到的弃婴”说到这里的时候,孙胖子将车前子嘴里的烟屁股拿走,自己又点上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为了这个,哥们儿我亲自去了一趟你老家。走访了你们道观周围的邻居,几乎问遍了那边的老人。却没有一个人能说清你是怎么到的太真道观。关于你的来历,孔大龙每次的说法都不一样。除了在派出所的弃婴说之外,和旁边小卖店的老板娘说这是他的弟弟。他爹妈老蚌生珠生下的你,他们养不了才扔给了孔大龙。和屯子的妇女主任说从人贩子手里救的该买儿童,和村长老婆说,你是他修炼的元婴”,杜睿琪平躺在床上,任凭丁志华激动地在自己的身上磨蹭,她内心却十分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她没有迎合也没有抗拒,就那么木然地躺着,任凭他在自己的身上亲吻磨梭着。丁志华却似乎有些等不及了,忙不迭地要让自己进入杜睿琪的身体,他那么激动,又那么笨拙。黑暗中杜睿琪就想着他能快点结束,本想帮他一把,让他能顺利些进入,可是没想到自己刚抬起手来,丁志华那儿也刚动了几下就不动了。“怎么了?”她愕然地问道。“太激动了,没,没……控制住。”他有些懊丧地说。“……睡吧。”过了一会儿,她松了口气说。黑暗中,两人都没再说话,没多久,杜睿琪沉沉地睡去了。梦中她又回到了那个简陋的宿舍里,她看见朱青云正微笑着迎接自己。丁志华却怎么也睡不着,刚才的失败让他很懊恼,难道自己还是不行?为什么这种事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就泄气了呢?丁志华想起自己曾经的恋爱经历,总是在即将成事的时候失败了。难道一场肾炎对这事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可是当时自己明明是已经治好了啊……唉,还有杜睿琪对自己的反应很冷淡,完全没有新婚的激情,是太累,还是因为自己不行,难道她还想着以前的男人……丁志华的大脑里出现了很多联想,彻夜难眠……第二天,杜睿琪和丁志华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阵的敲门声给惊醒了。门外婆婆方鹤翩在不停地催促道:“志华、睿琪,快起床啦!时间不早了,你们还要回娘家呢!”杜睿琪一听“回娘家”几个字,马上就清醒了,一个骨碌爬了起来。按照家乡的习俗,结婚的第二天是新姑爷回门的日子,而且要早早就到,不能太晚,否则大家又要议论个不停。于是马上起床穿衣服,还不忘催促丁志华快一点。此时的丁志华正在瞌睡的头上,昨晚胡思乱想了一晚,到天刚亮才朦朦胧胧睡着,刚进入梦境就被吵醒,心里正窝着火,但是丁志华没有发作,更没有表现出来,今天一定要高高兴兴地陪着杜睿琪回娘家。丁志华从床上爬起来,拿起衣服来到卫生间,他要从头到脚好好冲一遍,这样看上去才会精神抖擞,他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结婚的第二天就神情恹恹的样子。两人都准备好了,下到一楼,方鹤翩早就把早餐准备好了。“快,吃点东西,马上上路,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太阳都上房顶了。”方鹤翩说,“回门的东西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放在车上,司机在门口等着呢,快点啊!”杜睿琪看着方鹤翩,笑了笑,说:“谢谢妈妈,您想得真周到!”方鹤翩就是喜欢杜睿琪这个乖巧的样子,听了杜睿琪的话,更是喜上眉梢了。“应该的,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方鹤翩灿烂地笑着,“今天回去,一定要让父母和叔叔伯伯们高兴,他们每家都有礼物,待会儿我告诉你怎么分配的。”杜睿琪边吃着早餐,心里不免对方鹤翩办事的干练佩服至极,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当好领导。杜睿琪心里想,以后自己一定要像婆婆一样这么干练能干。吃过饭,两人带着杜华青,坐着广播电视局的专车回到了杜家庄。杜华青依旧是那么兴奋,似乎昨天的喜悦一直持续到现在,那裂开着的嘴怎么也合不拢。车子刚进村口就有许多人围上来看了。“快来看,睿琪夫妇回来了!”一群妇女站在村口议论着。杜睿琪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九点一刻,不早不晚,这个时间正好。车子停在门口,杜睿琪的父母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又是一挂长长的鞭炮。许多小孩围了上来,丁志华拿出了一大袋糖果分给他们,小孩子拿到糖果都高兴地欢呼着,然后四散躲开去吃糖果。叔叔伯伯们也都来了,杜睿琪和丁志华把准备好的礼物一一分发给了他们。看着这么多这么好的礼物,每个人都乐呵呵地笑着。给娘家的礼物是最好的,里面有吃的有用的,易海花看着这么大方的婆家,心里真是乐开了花。大家围着这对新人坐着,边吃果子边聊天。丁志华已经少了昨天的羞涩,很大方方地跟杜睿琪的叔伯们聊着。还不停地给他们敬烟、倒茶,显得文质彬彬,一家人更是喜欢丁志华了。很快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厅堂里放了四张八仙桌,都坐满了。杜睿琪的姑姑和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着,一盘盘大鱼大肉被端上了桌。看着这些菜,杜睿琪觉得这好像是昨天宴席上的菜品。杜睿琪来到厨房,看到妈妈正在锅里翻炒着青菜,满头大汗的,脖子上挂了一条毛巾,妈妈一边翻炒着,一边擦着不停地流下来的汗水。“妈,这些菜是昨天酒席上的吗?”杜睿琪站在易海花的身后问道。“是啊。那么多菜都没怎么吃,倒了太浪费了,我就让他们用塑料袋装着带了回来。”易海花头也没回地说道。“可是,那是丁家人花钱请客啊,不是我们花的钱,你怎么能把这些菜都带回来呢?”杜睿琪有些生气,妈妈真是太抠了!“你这孩子,什么丁家人?他是你的婆家,你的婆家就是你的家,你的家不就是我的家吗?还分得那么清楚!再说了,这些菜你婆婆都不要,如果她要我就不会要了嘛!”易海花转过脸看着杜睿琪,一脸的义正言辞。“你……你今天怎么能让人家吃剩菜呢?”杜睿琪气鼓鼓地走了出去。今天可是丁志华第一次在杜家吃饭,母亲就让人家吃这些昨天的剩菜,真是太寒碜了!杜睿琪心里十分难受。母亲这么小气,和方鹤翩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杜睿琪从心里感觉到了两个家庭的差距,她很怕母亲的这种举动让丁志华家更加瞧不起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这样的话,将来自己在丁家就不可能有什么地位了!杜睿琪是个好强的人,不愿意被人瞧不起,更不想过低人一头的生活。站在门口,远处的小学依稀可见,杜睿琪心里又想起了朱青云,如果自己嫁给他,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吧?杜睿琪走了,朱青云整个人就像被抽离了灵魂一样行尸走肉。这个狭窄的小宿舍里再也没有往日的欢笑和温存,再也看不到杜睿琪美丽的身影。朱青云躺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不睡。他知道今天是杜睿琪回门的日子,朱青云很想从床上挣扎起来,跑到杜睿琪的家里,质问这个狠心而又绝情的女人,为什么就这样抛下他而去?为什么不信守他们之间的承诺?为什么把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这个本不属于他的地方?当初要不是为了她,他何苦放下舅舅为自己的安排而跑到这个偏僻的穷旮旯里来呢……他要去找她!对,现在就去!朱青云突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抓过床头的衣服穿上,踉跄着出了门。跨过校门前的那条小河,朱青云停下了脚步,他看到了那辆黑色的小车停在了杜睿琪家的门口,许多人围着,过了一会儿,车子缓缓启动了,慢慢走远了。《陆先生请吃糖》《明媚正嫁》《岳两女共夫》《昆仑虚修仙十万年》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黄鹤楼登录》。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40591_444064.html
黄鹤楼登录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