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申博娱乐中心 目录共6847章

首页

申博娱乐中心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3 8:39

即将更新:第3056章 醒来后

申博娱乐中心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aunest.com

刘大明说,刘镇长,今天天气给面子,到村里的路也好走了,如果刘镇长方便的话,能不能今天就安排个人,把我们带到挂职干部指定的联系村,了解了解村里情况,也和村里的干部群众熟悉熟悉,开展工作也能有的放矢。“刘主任如此急切的心情,如此工作态度真是我们比不了的,既然有此想法,那我上午就陪你先到你联系的村看看,下午和明天再陪其他的挂职干部到所联系的村!”这次来的四个人中,刘大明在县里是发改委的领导干部,副镇长刘小娟肯定要亲自陪同,再说第一次下村有副镇长陪同,对刘大明来说也是一个面子。“我在乡里也工作过很多年,还是了解一些镇村的情况,知道镇里的干部有很多事要处理,到联系村的事就不用刘镇长陪同了,让胡天助理陪我就可以了,顺便把小吴带着,这样上午到我所联系的村,下午到吴龙科长联系的村。”刘大明这么说,表面上看是为刘小娟考虑,实际上有自己的想法,首先可以让码头镇的干部知道,我刘大明到了这里不需要任何帮助,就能开展工作,不是无用的庸才。第二,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和吴龙好好地谈谈,让他紧贴在自己的周围,听从差遣。关键时候,一定要让吴龙站好队。刘小娟对刘大明的建议自然是尽力配合,于是点头同意。几天后,市里来的挂职干部,也到位了。名字叫张富贵,市财政局的副处长,也是副科级,张富贵到了以后,这个队伍就是五个人,两个有级别的人,那么谁做这个队伍的领导或者说队长,很关键。谁都知道,做了队长,那么一切评奖评优的资源,就会随着而来。对于秦书凯这些没有级别的人来说,挂职的日子跟休闲度假差不多,整天没什么具体事情,时间就显得有些难熬,尤其是春天的天气越来越暖和了,不出去走走,自己都感觉有些辜负这室外的美景。但是,对刘大明和张富贵来说,那就很不一般,所以两人就在私下争取下面的人支持。对于刘大明,秦书凯是没有好印象,而对张富贵,也就是来之前,李伟成带着自己见过一次面。那是当时单位给自己送行的第二天,李成万带着秦书凯到了普水的宾馆去拜访了张富贵一次,主要是张富贵和李成万是党校的同学,关系很不一般,到普水来挂职,李成万当然要接待。后来,秦书凯也陪着小李和张富贵吃过一段饭,所以关系还比较和谐,有次关系,秦书凯当然很希望张富贵能够做队长。谁做队长,成为大家关系的一件事,根本吴龙透露的消息说,刘大明的希望很大,因为刘大明已经获得了乡书记姜照光的支持。听说刘大明做队长,秦书凯憋闷的不行,***,此人做队长,以后一切好处都和自己无缘。忧闷的时候,接到李成万的电话说:“秦书凯,最近忙不忙?过几天我想带这边的几个挂职干部去你那儿钓鱼,有没有合适的鱼塘?”秦书凯一听这话,兴奋起来,钓鱼也是他的爱好之一,李成万的建议实在是太及时了,这种时候,边钓鱼,边去享受一下大好春光是最合适的休闲方式了,再说,也就罢谁***做队长的事情不去想了。秦书凯撂下电话后,就去找金大洲。在一帮挂职中,金大洲必定是服务过县委领导的人物,说话做事相当到位,还颇有几分带头大哥的侠义精神,就冲着这一点,秦书凯对他印象很好,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找金大洲商量。最重要的金大洲跟刘大明也是有仇怨的,这话还得从十多年前说起,那时候的金大洲和刘大明都在乡里当差。二十出头的男人,整天在乡里憋屈着,白天还好说,到了晚上,身体某些部位总会有些正常反映。大部分的人都能控制住这种正常反应,金大洲却没管住鸡圈门,竟然和乡政府附近理发店的小姑娘睡到了一起。其实,男女之事,相互同意,相互快乐,也没有人指责。男人和女人只要突破那层关系,想收也收不住,金大洲跟理发店小姑娘关门干事实在相当于一叶障目,所有人都知道,理发店紧闭的门里头,一对狗男女的风流快活。一天晚上,金大洲和理发店的小姑娘正火热的时候,理发店的门被砸开,小姑娘的父母带着乡里的干部现场抓个正着。那个时侯,对这种事抓的比较紧。面对议论和开除的压力,金大洲无奈之下,灵机一动,坚持说自己和小姑娘在谈恋爱。小姑娘的父母当场就傻了眼,是啊,谁说机关干部就不能和理发店的女人谈恋爱,这样说的话,金大洲可就成了家里的毛脚女婿,只不过这女婿在某些事情上性急了些。这件事以金大洲付出婚姻的代价而告终,金大洲不得不娶了那个女人为妻,这才免除了被处分的危险。结婚后,金大洲才从老岳父和岳母的嘴里知晓事情的真相,那晚是他的同事刘大明急匆匆的赶到老人家里,说是乡里干部金大洲利用权力,强bao了自己的女儿,老人一听这话,自然怒不可遏的要来找金大洲算账。金大洲当时气的差点把牙给咬碎了,刘大明背后对他下手的原因,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因为当时县委组织部正在考察金大洲,准备提拔为副乡长。如果金大洲提拔了,很有提拔希望的刘大明就失去机会。从此以后,金大洲跟刘大明结下了仇怨,这次到乡下来驻村,两人一见面,秦书凯就感觉有些不对劲。金大洲满脸冷笑着冲着刘大明招呼说,刘主任怎么到这里来了?不会是下来检查工作吧?我可是听说,刘主任最近一段时间在发改委深得一把手田主任信任,单位里大小事情都得从刘主任的手里过,怎么才这么短的时间没见,刘主任就从领导面前的红人,变成了下脚料了?金大洲对刘大明的说话口气带着调侃和不屑,这让秦书凯站在一边看了相当的解气,刘大明是自己的领导,即便是现在下乡了,以后总有回去的时候,自己作为下属没胆对刘大明说出什么过激的话来,可看着金大洲这么不待见刘大明,他心里一样的痛快。在乡里相处的时间长了,秦书凯趁着一次酒桌上推杯换盏的机会,问金大洲为什么对刘大明一副不待见的模样,金大洲于是把刘大明以前干过的龌蹉事吐露了出来。秦书凯当时恍然大悟的表情说,真是看不出来,道貌岸然的刘大明同志,背后居然隐藏着这样的一副令人恶心的假面具,他可真是为了自己的那一点私心,无恶不作啊。金大洲听秦书凯嘴里骂上了,感觉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跟秦书凯滔滔不绝的讲述起跟刘大明这些年的恩恩怨怨。那晚的一顿酒,一直喝到半夜,金大洲的讲述中,秦书凯见识到一个自己从不了解的官场阴暗面,原来一个人想要在仕途上有所发展,还必须把兵法好好琢磨透彻,这还不算,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也是缺一不可,有的时候,甚至还有套中套,局中局的出现,对于秦书凯这样的官场新手来说,他曾经面临的挫折已经算是重如泰山了,可到了金大洲的嘴里,简直小菜一碟。。张强略有所思地说:“你呢,漂亮又有气质,有较高的文化修养,温文尔雅,通情达理,事业心强,很有能力,我要是教育局局长,我一定任命你为大学校的校长!”赵倩高兴地鼓起掌来:“哇塞!我有那么完美吗?那不是集所有优秀女人的优点了吗?”张强很认真地看着赵倩说:“倩儿,你的确非常优秀,处了天生丽质之外,应该就是素质教育的成果吧!确切地说,是家庭教育素质化的产物!我要为你的父母点赞!是他们教育有方!”赵倩极其高兴地说:“你太会说话了!夸我还不够,还夸我的父母!要是我父母听到,一定非常开心!”张强说:“事实就是这样,我并未夸大其词,有意恭维!”赵倩笑道:“强儿,你既然会夸我的父母,你也夸夸你自己的父母吧!”张强“唉”了一声说:“我爸只顾工作,基本不管家里的事儿,更没有管过我的学习!从小到大都是我妈管我!我学习成绩好,全都是我妈的功劳!但是我不喜欢我妈这样的教育方式,一不听话,或学习成绩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就打骂!有时候还不让我吃饭,关我禁闭!”赵倩摸着张强的后脑勺说:“或许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教育方式不一样,我爸妈从来不骂我,更没打过我!我是在幸福的家庭长大的!”张强说:“倩儿,我好羡慕你啊!你有这样的父母!”赵倩笑着说:“是这样的,我确实很幸福!我父母,他们之间关系也很好,虽然经常斗嘴,但他们是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争论的。我非常向往我父母这样的夫妻生活!不知道以后我的夫君会是怎样的?”张强笑着说:“我要向你父亲学习,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让你和咱们的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赵倩故作很严肃说:“那你晚上还敢和我吵架啊?”张强腼腆的笑了笑说:“我错了!夫人,请你责罚!”“张强同志,你又占我的便宜了!谁是你的夫人啊?”赵倩故意这样说,其实,在赵倩心里,张强早就是她心目中的丈夫了!张强笑了笑,伸过手将赵倩搂进自己的怀里……经过拌嘴,误会倒是解除了,赵倩和张强的感情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他们越来越相爱了。虽然没有领证,虽然没有举行婚礼,但他们与恩爱夫妻区别不是很大。赵倩感到无比的幸福,经常哼着小调:“时常想起你的好,时常记得你的微笑,时常想起在一起的美好,时常记得你的唠叨……”并把《想着你的好》这首歌设置成手机彩铃。晚饭之后,和往常一样,张强又去赵倩的宿舍了!张强有个习惯,除了赵倩特殊那几天,一来总是先做那事。赵倩也习惯了,早早就洗漱完等着张强。他们总是照常开灯聊这聊那的,张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述说着当天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今天晚上,张强来得比以往迟了一些。赵倩有点儿不高兴地说:“张强,你今天迟到了!到底为什么?”张强笑着说:“倩儿,我去喝喜酒啦!一个同事的女儿结婚!”赵倩由阴转晴,笑着说:“新娘漂亮吗?”张强得意地说:“挺漂亮的,但无法与你相比!你更漂亮!”赵倩笑盈盈地说:“真的啊?那你高兴了啊!你不是在说好听话吧?我真的有那么美吗?”张强严肃地说:“倩儿,你真的很美,自从有了你以后,不知道为什么,街上的女人突然变得黯然失色!”赵倩笑着说:“那是情人眼下出西施呗!”张强连忙说:“不,不,不!你真的非常靓丽!这辈子我要定你了!”赵倩娇滴滴地说:“强儿,容颜易老,等我老了,你可不能嫌弃我哈!”张强一本正经地说:“哪会呢?你老了,我也会老的啊!再说,我又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你放心好了,我会和你长相厮守的!让我来照顾你一辈子吧!”赵倩也一本正经地说:“男人都这样,婚前温柔体贴,说尽了好话,奴性十足;婚后马上变脸,由奴才变成将军,老子天下第一,把妻子当成保姆使唤!”张强说:“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部分男人的确是这样的,但是也有很多好男人啊,比如我!”张强说完话自己也笑了起来。赵倩说:“量你也不敢!你如果像我前面说的男人一样,我就离家出走!”张强盯着赵倩白里透红的俏脸说:“你就相信我吧!我真的不是那样的男人,我会对你很好的,把你宠的像公主一样。白天你是女儿,晚上你是娇妻!这样可以吗?”赵倩满脸喜悦地说:“这才差不多!我记着了,白天你把我当成女儿宠着,晚上你会温柔体贴!这样的老公我喜欢!我也要定你啦!”说完亲了张强一口。张强醉晕晕地说:“倩儿,我爸妈说要见你呢,你可以和我回家吗?”赵倩假装啥都没听见似的说:“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爸妈要见你!难道你不高兴吗?”张强把嗓门提高了一倍说道。“我不敢去!还是过一段时间吧,好吗?”赵倩故意矜持地说。“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啦!”张强笑了笑说。赵倩掐了张强一把道:“呸呸呸!你敢说我丑,看你还敢不敢?”赵倩再次掐得张强连连尖叫:“哎呦,哎呦!我的姑奶奶,疼死我了,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漂亮,你如仙女下凡,还不行吗?”“哼,这才差不多!”赵倩撒娇道。“这样吧,我妈妈说,叫你明天到家里吃晚饭!”张强道。赵倩故意半天不说话,张强有点急,说:“就这么定了,明天下班后我到学校门口接你。”“那好吧!”赵倩故意装着有点不愿意的样子,免得张强感觉自己那么容易得手。张强开心地笑着,笑得很甜很甜!第二天下午,比较早放学,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张强掌握了赵倩的作息时间,和单位领导请了假,准时到校门口接最珍贵的客人——未来的妻子。坐在副驾驶室的赵倩转头看着正在摆弄方向盘的张强说:“强儿,你说你爸妈见了我会怎样呢?”张强自信地笑着说:“当然是开心咯!你长得那么好看,又是大学毕业,要说有貌就有貌,要说有才就有才。这样的媳妇哪里能找到啊!他们看了你一定还笑地合不拢嘴啊!”“没那么玄乎吧?你以前不是也带过女朋友回家吗?他们是如何表现的呀?”赵倩猜出道。其实赵倩并不知道张强曾经谈过女朋友,她只是想逗张强玩。事实上,张强确实带过一个女朋友回家,并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你怎么知道我处过对象?是张秀告诉你的吗?这件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本来就是一件不能回忆的事儿,我们不提也罢!”张强有点儿伤感地说道。赵倩诚恳地安慰道:“强儿,过去的事儿就让她过去吧!”张强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都过去了,幸好有你出现,否则我要伤心一辈子了!”。  “是陈老板啊,货己经准备好了,不过实在不好意思啊,我还要陪几位客人,我让小张带你过去取货。”黄胜明说着便招来不远处一个伙计,让其带着那个陈老板去取货。“谢谢黄经理,鄙人就不打扰黄经理了。”说完等黄胜明带着几人出了门才跟伙计去取货。林默几人与黄胜明一同向成衣铺走去,杨海城突然插嘴道:“刚刚那家伙是什么人啊?一幅人模狗样的。”黄胜明闻言回头恨恨瞪了他一眼教训道:“别老在别人背后说人家的坏话,刚刚那人叫陈茂锋,人家是清茂商行的老板,在南京是能排得上号的大商行。”“那也没有林氏商贸行大,林家在全国也是能排上号的。”杨海城接着顶道。黄胜明白了杨海城一眼,又说:“那能比吗?林家都有多少年了,连跟洋人做生意都几十年了,人家清茂商行也只是开了不到五六年罢了。”一行人到了成衣铺,黄胜明看杨海城还打算跟他抬杠,便直接说道:“行了,别谈论他了,赶快进去选衣服。”杨海城一听连忙向成衣铺走去,将刚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不过林默却总感觉这个陈茂锋怪怪的,不过想不通也就没多想,便跟着几人一同进了成衣铺。林默走进成衣铺子时,黄胜明己经和掌柜交代好了,成衣铺此时己经有了很多人,掌柜和五人打了招呼便拿了仓库钥匙给黄胜明带众人去挑。黄胜明带着四人往三楼仓库走去,到了三楼便打开了仓库的门让四人进去挑选,林默一进仓库便被眼前各式各样的衣服吓了一跳,林默也是第一次进到成衣铺的仓库来,从没想过这个时代居然有如此之多的衣服款式。成衣铺的仓库衣服不是放在柜子里的,而是都用衣架挂到架子上,只是相比于卖场比较挤罢了。看到形形色色的衣服,几人也是喜上眉梢,连忙挑了起来,杨海城三人也知道林默家有钱,并不缺这一套衣服的钱,所以便安心的挑了起来。林默也挑了起来,不过适合他们的衣服款式并不多,林默先选了一顶黑灰色的礼帽,又找了一件白衬衣,再找了和礼帽一个色的马夹,风衣和西裤便去试衣间将军装换了下来,走出试衣间便向几人看去,看到杨海城三人还没挑好便向三人走去。“又不是小姑娘,这么大半天还没挑好。”李昌武赵平年两人看到林默走出来,眼前一亮,感觉林默这套衣服选得很不错,给人一种悍勇的感觉,两人便也照着林默这身装扮也选上了一套,李昌武选了一套黑色的,赵平年则选了一套灰色的。不过,杨海城只是往三人这边看了一眼便继续选自己的,林默问了一句便没再管三人,拿着军装便出了仓库,在门外等着三人。过了一会便见李昌武和赵平年两人走了出来,不得不说这套搭配还是挺适合几人的,穿上让人看着都更精神了。“三位,看看我这身搭配怎么样。”三人闻言向杨海城看去,杨海城向三人摆出一个骚包的资势,搭配上那一身白色西装、白马夹、白衬衣、白礼帽把三人看得是目瞪口呆。“你这是干嘛呢,搞得自己跟个浪荡子似的。”林默不解的问道,杨海城给了林默一个白眼,正色道:“这叫人不风流妄少年,风流,懂不懂,我这不是想着快毕业了嘛,以后在军队里可没这种好事了,再不疯狂一把,今后可再也没机会了,你们要不要也换一身。”林默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便冲杨海城摆了摆手,带着几人下了楼,跟黄胜明打了声招呼又让他找人将军装送往郑老头外,便往门外走去,一路上杨海城吸足了眼球,看着那些诡异的眼神,林默三人自觉的离得远远的。到了门外,就听到杨海城冲林默说道:“林哥,你看我的皮带都快要坏了,我们找个地方换一个吧?”林默闻言便向杨海城的腰带看去,确实很旧了,特别是在一身白色之下显得更加显眼,又看了自己三人的一眼,都很旧了,是到了换新的的时候了。“那行,那边就有个皮货铺子,我们过去让老板给我们换一下。”林默边说指了指最边缘的那一栋三层小楼,说完便带着几人向皮货铺子走去。四人走进皮货铺子,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只是放着一个柜台,柜台上杂乱的放着一堆皮货边角料,柜台后面是一座高大的货柜,上面放着各式皮料。这间店铺的老板叫赫伯特·亨利,一个岁左右的德国人,跟以前的林默很熟,享利在林默还没到南京上学时就在这里卖东西了,不过皮货生意并不好,只能靠倒卖一些小玩意勉强糊口,一次去林氏商贸行交租时听说林默喜欢看书,便通过关系搞来各种国内没有的书藉卖给林默,一来二去就跟林默搭上了关系,大赚了一笔,不过享利也确实给林默搞来了不少好书,经济,科技,生物,化学,甚至一些军事学校里的课本讲义都有不少,林默甚至还专门买了座院子来存放这些书,那院子就在郑老头家后面,专门在郑老头家院墙上开了个门,平时让郑老头帮忙照看着,每次轮休林默都会去找一些书带到军校里看,虽然书上都是用德语或英语写的,不过得益于林家是做外贸生意的,林默从小就学习了德语和英语,阅读并不成问题。林默让三人在柜到前坐下,便冲屋里喊道:“赫伯特,赫伯特,赫红毛,有客人来了,快点出来。”因为赫伯特卖给林默的书贵的要死,又一头红发,所以林默后来干脆叫赫伯特赫红毛了。林默刚开始叫时,赫伯特每次都气得跳脚,不过次数多了,赫伯特反而不生气了,因为林默每次这样叫,都代表他能大赚一笔。正在后院和人交谈的赫伯特听到林默的声音,便对眼前的人说道:“斯科特,非常抱歉,我的大金主来了,我要先去迎接了。”斯科特向门口看了一眼,对赫伯特说道:“我也想要看看你的大金主,不知道方不方便。”赫伯特盯着眼前的男子看了几眼说道:“行,不过你可不准抢我的生意。”直到眼前的男子点头答应,赫伯特才带着他向外走去。“亲爱的林,你终于过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赫伯特才刚到门口就对林默说道,热情的向林默走来,伸出手向林默抱了过来,林默赶紧把他推开说道:“我今天过来只是跟你买几跟皮带,可不是来谈生意的。”赫伯特闻言一楞,连忙对林默说道:“亲爱的林,你可别这样啊,我可是有大生意要跟你谈的,皮带我这里多的是,你们自己选一根就行了,我这次可是有大生意要跟你谈的。”“大生意?什么大生意,我好像并没有跟你谈了什么大生意啊。”林默疑惑的问道。“林,你不会忘了吧,上次我给你带来的那一批技术资料的时候,你可是说这东西有多少要多少的。”赫伯特一听林默忘了,连忙提醒林默。林默一听,原来是这事,立马摆出一副愤怒的表情,怒气冲冲的对赫伯特说道:“赫红毛,你还好意思提这事,上次你卖我的那是什么玩意,还技术资料,那是你从哪个破产的小灯泡厂拾来的垃圾吧,你也好意思跟我说那是技术资料。”。不一会儿,穿戴整齐的王谦已经走了出来,一脸惋惜的看着脸色红润,陷入沉睡之中的美女,王谦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唉,果然又看错了。这美女都是人造的啊。这瓜子脸、这眼角、这唇线,就没有一个是纯天然的。什么时候,我才能摆脱这种*焚身的处境啊……”一番感慨之后,王谦就已经清理好了房间的痕迹。此时此刻,即便是最专业的痕迹鉴定专家都不可能知道这里曾经来进来过两人,关上了房门,王谦施施然下楼。此时,张哥一听到动静,就无比好奇的探出了他那头颅,照例是一脸的贱笑,照例是一脸的玩味。还刻意的看了看时间。调侃着道:“谦哥!你这不行啊。这时间不持久啊。这次久一点,也才不到两小时。这么极品的货色,你就舍得走啊?我啊,劝你就这么住着。多来几次,早晨起来难不成还能告你非礼不成?”“去去去!麻溜的,把你那可恶的脑袋给缩回去。你给我算着时间呢?放心,不会超过你钟点房的时间的。记得明天早晨问那美女要房费。怎么说你知道的啊。”王谦都懒得废话了。这货惦记的可不是美女,而是房费。果然,一听王谦这么说,张哥那麻花脸立刻就笑成了一朵花,讪笑着道:“好你个小子。哥哥我这是在教你呢。不就是男欢女爱么?这个社会谁吃亏还不一定呢。好心当成驴肝肺。老子睡了。”张哥的喋喋不休王谦直接无视了,走出宾馆,没有了空调冷气的压制,顿时一股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可这对王谦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他的火来自于身体之内跟外物无关。凌晨四点多的星城市已然有些寂静无声的感觉。建国西路上的路灯还在坚定的照亮着这一方地界。大大小小的酒吧外面,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些沉睡在路边的醉鬼,当然了,大多以醉汉居多。偶尔也可以看到那么几个长得不是那么和谐的醉女。‘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响起,王谦立刻从自己那迷彩服兜里拿出了一个老年机,一看号码王谦就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按下接听键,王谦就直接道:“怎么着?这是准备收摊了么?”对面一个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道:“谦哥,还早呢。有人非得跟你喝酒。赖在我这里不走了。”一听到这个话王谦的面色顿时一变,大脑都不经过思考,直接道:“我去你大爷的。和尚你他妈真是个贱人。活该找不到婆娘。”“嘿嘿!咱妈说身材好的粗壮女人才好生养。我这不是还没遇到么?”和尚也不生气,反而是笑嘻嘻的说起了他的择偶标准。这话让王谦直接无语了。脑海里瞬间浮现了一副画面,就在那夜宵摊上,一个一米九几的粗壮抠脚大汉,打着赤膊正在做着烧烤,旁边一个毫不逊色的壮妞正在做着收钱、端盘子、送啤酒的工作。顿时王谦就哆嗦了一下,直接道:“少废话了,你谦爷我天天熬夜的保着自己的小命我容易么?不去,说什么都不去。就说我不在!”话音落下,电话那端一个略带有一丁点沙哑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谦哥哥,你怎么就不在呢?你这是掩耳盗铃、睁着眼睛说瞎话啊。难怪你给别人看相、算命、测风水的时候能那么顺溜啊。”王谦一听到这个话,电话立刻挪开了,正准备挂电话呢。老年机那听筒已经传来了这个有些沙哑,却更是充满野性的声音:“挂电话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去你那里。给你十分钟,赶紧的过来,少废话!”说完,那边倒是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从建国西路这里,到和尚做夜宵的地方其实很近,从建国西路这边过去,星城市内赫赫有名的美食一条街——坡子街就在旁边。而和尚的夜宵摊位就在坡子街的边上。还不到十分钟,确切的说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样子,王谦就已经到了这边,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夜宵摊点都已经撤了。昏黄的灯光之下,少林夜宵城的招牌无比的醒目。一个烧烤的小推车,一个冷藏的陈列展览柜,十几张塑料的桌子配套的椅子已经收了一大半了。王谦远远的就看到了和尚那油光呈亮的大光头,一米九五的身高,那粗壮的身板给人一种震撼。在靠近着烧烤摊旁边的一张桌子这里,一个有着酒红色头发的年轻女子正在和尚的陪同之下吃着串、喝着酒。一看到王谦过来,红色头发的女孩就已经站了起来,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八的样子,柳叶眉、丹凤眼、鼻梁高挺,烈焰红唇,光是这五官和身材就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了,比起王谦刚才捡到的那极品美女有过之而无不及。走近细看,女孩的脖子上、手臂上、胸前、手掌合谷穴、大腿外侧、小腿外侧都纹上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图案和字母。配合浓烈的烟熏妆,再加上黑色的宽松小背心。穿的是黑色齐臀小皮裙,脚上是一双镂空的网靴。王谦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辣啊!辣眼睛。王谦硬着头皮走了上去,道:“苏酥,你这不是跟和尚吃着么?吃得好好的,那啥,我还有点事情,要不先走了?”随着王谦的话语落下,苏酥,也就是这个辣妹也站了起来,笑得灿烂,笑得花枝乱颤,直接上前,伸手揽住了王谦的胳膊,娇嗔道:“好啊,那我们一起呗,回你家。”随着苏酥这一靠近,王谦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可以看到王谦的眼白又开始有变成红色的倾向了。王谦直接隔开一米的距离,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大声道:“打住!苏大小姐,您可别害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要说绝色,可以这么说,苏酥绝对算是顶级层次的那一批。可是无奈属性不和啊。苏酥是女人之中万中无一的阴体阳脉,这可跟那极品美女不同,跟苏酥去那啥,那是火上浇油——老寿星喝砒霜嫌命长啊。看着王谦那样子,苏酥倒也不再胡来了,眉眼一挑,对着旁边一脸憨厚的和尚道:“和尚,上酒,两件啤酒,喝完拉倒!”“好嘞!你们先坐着,我去烤点东西。”和尚应付一句,立刻就走开了,一手一件啤酒无比轻松的放在了旁边。然后屁颠屁颠的去烤串去了。一人一瓶,拿着,苏酥挑衅的看了王谦一眼,道:“老规矩?”随着两人一口而尽,苏酥的脸色也有了些变化,看着王谦道:“你这怪病什么时候能治好啊?”苏酥这话立刻就让王谦火了,眉头一挑,正色道:“苏酥,别以为我怕你啊。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我这是练功出岔子了。可不是病。就凭你谦哥我这种圣手,你觉得什么病能难倒我?”“切!”苏酥不屑的竖起了中指,紧接着神情一黯,苦笑着道:“其实你也说得没错,我全家都有病。”“嘿嘿!”和尚那标志性的憨笑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和尚端着几盘烤串过来了,坐在了王谦和苏酥之间,道:“闲的,都没病啊。”和尚看着苏酥道:“谦哥是修炼纯阳无极功出了问题。”说着,和尚也是一口啤酒下肚,看着苏酥欲言又止的挣扎了一番,和尚继续道:“苏酥,你还不回家啊。咱们认识也有两年了,一起从楚北浪荡到了楚南,过年都凑合在一起。可你也不像是没有钱、没有家的人啊。”,我们松了口气,急忙抬着王哥向着王神仙的村子奔去。我们抬着王哥急匆匆的来到王神仙家门口,却发现他家大门紧闭。李队长上前用力敲门,里面没有动静。当我们万分着急的时候,从大街上来了个老头,大约六七十岁年纪。李队长认识他,紧走几步上前握住这个老头的手问王神仙去了哪里。这个老头说他也不知道,问我们找他有什么急事。李队长简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这个老头看了看王哥,说抬他家去吧。我们随着老头到了他家里。进了堂屋,老头把我们让进东间屋,我看见屋子里立着一个堂口。正中间头上写着:供奉大仙堂。左面写着:出古洞四海扬名。右面写着:在深山修真养性。中间排列着许多符文。都知道立堂口,但是究竟如何立堂口,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立堂口需要买一些红布,黄布还有香,立堂口时要内心虔诚,不可心存杂念。如果自己的本领还浅,可以请一个有经验的第马帮忙,帮着请神仙,如果神仙不来,也不要急躁。在点燃香火,心里默念师傅的名字,一般都会请来。如果师父本领够大,还会领来上百个出马仙。这对于自己的威信是很重要的。请完师傅后,还要恭送师傅回去。要客客气气的。等师傅走后,要及时查看香火的余灰,如果余灰呈白色,说明师傅对这里很满意。从气势上看,这个老头里的堂口还是比较正规的。相对来说也比较灵验。从李队长嘴里知道这个老头姓刘。李队长叫他刘半仙。刘半仙做出马弟子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刘半仙点燃了三炷香,虔诚的双手合十对着堂口敬拜。过了会,刘半仙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看样子是出马仙上身了,我想他的师傅有可能是蟒常仙或者鬼仙悲王之类,因为胡黄仙上身都会流眼泪。刘半仙咧了咧嘴痛苦的说到:“堂下何人,来此有何事。”从声音上可以分辨出来的出马仙是个女仙。李队长急忙回复:“下面有个人被怪物吓坏了,请求神仙帮忙把他治好。”刘半仙距离王哥有两米多远,手臂忽然伸长触到了他的脸上,并且在王哥的脸上摸了会,说:“是不是被一个僵尸吓的。”看来这个神仙还真行。李队长急忙点头说是的。刘半仙说这事有些难办,那个僵尸是个千年妖怪,身上有僵尸毒,厉害无比,只要接触到人,轻侧昏迷不醒,重侧全身腐烂而死,无可救药。最可怕的是他吃人肉喝人血,生性残忍。飘忽不定,很难确定他的住处。”他这么一说,把我吓坏了。我为了去救王哥,曾拿枣子打在那个僵尸的后背上,和那个紫僵接触过。我不由得低头看了看右手。没有发现什么奇异变化。据《毒物大全》)记载:僵尸毒一般是指千年僵尸身上的毒素,有的百年僵尸也有,只是毒性不够强烈。僵尸毒必须要处于常年密闭且干燥的空间内才会养成。而《寻冥录》上有如下叙述:上代冥仙,莺泣(第四任冥仙,冥号莺泣,阴名雀曼。泣字辈。),在游历阳间时,见过一具千年僵尸,她见僵尸虽还是假寐状态,但却已放出僵尸毒,凡沾染僵尸毒之物,皆早衰至死。至于僵尸吃人的事件,自古就有。据《山海经》: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射。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由上可知,魃是僵尸的始祖。僵尸的传说应该是五代南唐时期,据说那个时候有两个人一起去京城赶考。一个是穷书生,另一个是陪伴的,不过他会木匠手艺。他们没有钱住店,便在外面找了一个破庙住下了。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破庙里有僵尸。所谓的僵尸乃是冤死的人灵魂没有出窍,伏在死者体内所成。两个人睡到半夜,有异常动静响起,这个时候书生还没有睡觉。他起身见是一个僵尸,急忙喊起木匠向庙外跑。僵尸在他们后边追。木匠有些经验,他用随身带的墨斗在庙里棺材上横竖弹了几下,将棺材封上了。书生被僵尸追急了,见到有棵大树,便匆忙爬到树上去了。僵尸不会爬树,在下面干着急,只好返回庙中。但回去后见棺材被封住了,于是又转回来找书生。书生抱住大树不下来,僵尸生气了,把长长地坚硬手指插入树中,由于插得太深,拔不出来。这时天亮了,僵尸无法逃跑。村子人都来看,从此以后僵尸开始流传。清朝时僵尸大量出现,到了民国才逐渐减少。据说在年的江西,有个小县城叫做净水县,也曾发生过僵尸吃人事件。为了消灭这些僵尸,还动用了军队,全县封锁所有的道路,禁止进出。士兵每人都拿着一把式冲锋枪,头上戴着防毒面具。人们能听到县城里传来稀稀拉拉的枪声。有人如此描述当时被僵尸伤害的惨状:当医护人员把盖在笼子上棉布掀开的时候,我看见笼子里有个人形怪物,全身都已经腐烂,还带着血迹,有半边脸好像已经掉下来了,露出来白森森的骨头。刘半仙说你们看看他的样子。我低头看见王哥身体已经有些溃烂,身上起了脓包,还向外流脓。我们都苦苦哀求刘半仙,让他救救王哥。刘半仙说他能暂时封住王哥的僵尸毒不扩散,不传染给别人。但是只有三天时间。如果要救他,需要胆量。李队长问需要我们做什么事。刘半仙说到深山树林里找到紫僵的老巢,从他那里取原毒尸骨肉,碾碎,混入活五毒(指蝎、蛇、蜈蚣、壁虎、蟾蜍),制成颗药丸,每日六颗,服用六日。即可治愈。刘半仙刚说完,三炷香的时间就到了。这行有规矩,求神仙办事必须在三炷香的时间里完成。我们谢过刘半仙,抬着王哥回到住处。我们抬着王哥,感觉死沉沉的。与其说是一个活人,还不如说是一具尸体更准确些。他的身上已经腐烂,他的脸上肿起了一个个大脓包,有些脓包破了,从里面流出来淡黄色的血水。我们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步挪到住处。我们刚进入院子,就看见和崔大队长一起回来的那个女子正站在屋门口看着我们。她看上去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年轻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头上扎着一个马尾辫,马尾辫上别着一个精致的木叉。我们回来时是下午,太阳快要落山了,橘红色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让原本就穿着红色衣服的她显得格外妩媚。我原本沉重的心情,看着屋门口这个靓丽的女子轻松了许多。她不等我们说话,开口说道:“是不是没救了。”我心里一惊,她又没有去,为何知道王哥没救了。她见我们没有说话,便回屋子里去了。《缘来只为遇见你》《我是一朵霸王花》《岳两女共夫》《何其清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申博娱乐中心》。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aunest.com/wapbook/88675_674315.html
申博娱乐中心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